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四章 又来一波~
    约莫两刻钟的时间之后。

    以蛮胡子,儒衫修士,及临时加入进来的秦秋月为首的魔道势力团体,在经过了这内殿中的傀儡人偶重重阻截之后,也总算是匆匆赶来了顶层宫殿。

    初一进门,映入众人眼帘的是这样一幅画面。

    只见在这宫殿的迎门正对面,一丰神俊朗年轻修士正手握一卷书册,斜坐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之上静静地阅读,仿佛高高在上。

    夕阳自窗外射落进来,在这仿佛以白玉砌成的宫殿中,拉起了一块斜斜的亮光。

    这景象安静而和谐,足以令闯进来的众人牢记一辈子。

    蛮胡子,儒衫修士,韩立,玄骨老魔等人进来之后,就这么呆呆看着对面的男子,内心里竟出现了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以为自己这是进错了地方。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回过神来~

    “你是何人!”

    蛮胡子此刻异常气愤地向前迈步走去,随着他的步履,似乎连地面都开始震颤起来。

    尽管此时的他,已经辨认出了那高坐在祭台之上的男子,就是在这虚天殿的前几个关卡中与他们同为闯关者的男子。

    但蛮胡子此刻,却依旧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

    “跟你们一样,都是来这虚天殿里寻找机缘的人。”

    赵昊闻言,暗地里翻了翻白眼,慢慢地抬起了头,又是随手将书卷扔进储物空间,对着下方的众人说道。

    “你怎么可能比我们来的还早!不对!万天明那帮人呢,怎么不在?难道是你们联手在此设下了什么埋伏!?”

    这蛮胡子说着,立刻散开了神识开始在这整个大殿之上,仔仔细细地扫描起来。

    倒是后边的儒衫老者反应比较快,一边与蛮胡子一般,放出神识在这大殿上细细扫面,一边面带狐疑之色的指着赵昊道。

    “不对!你小子之前,根本就没有在内殿门前出现过!现在又是如何来到了这里?难道你与星宫那些人是一伙儿的?”

    “呵呵呵,谁说我之前不在了?只是我到了那里的之后,你们还尚未从那幻境里出来罢了。”

    赵昊说着,轻蔑扫了一眼那表面上道貌岸然,实则一肚子坏水的儒衫修士。

    又看了看后方已经带着韩立,元瑶二人退到了一侧去的秦秋月蔡琰二女,以及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正一步步往后退去的玄骨老魔。

    自己则慢慢地从那座位上站了起来。

    “没有埋伏?不对!万天明,天悟子那帮人来过这里!那虚天鼎也已经不见了!你到底是何人!”

    蛮胡子在经过了一番仔细又肆无忌惮的查探之后,终于在这大殿上确定了某些信息,重新回过神来。

    阴沉着一张脸,怒目瞪着着赵昊,沉声怒喝道。

    说话的同时,其周身之上已经十分诡异的隆起了一层尖利的鳞片,一道又一道银色的光带正在其周身上下盘旋不已,身上的气势正一步步的攀升着。

    旁边的儒衫老者,此刻也是做好了战斗准备,无数玄阴真气自身上冒出,一片青色鸟群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方,不断地盘旋着,却诡异的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赵昊见此,却是根本不为所动,慢慢悠悠地一步步自祭台的台阶上走了下来,着重的在那蛮胡子身上的异象上打量了几眼,随后才道。

    “想要虚天鼎?你们能拿得走吗?”赵昊说着,便轻轻将手一挥。

    在这祭台的下方,一尊正被蓝色火焰包裹着地古朴大鼎顿时出现在了那里。

    此物一经出现,这大殿上似乎一下子骤降了上百度,一股凌冽的寒流开始在空气中流淌!

    “虚天鼎!”

    那蛮胡子与儒衫老者一见此物,齐齐一声高喝,神情中充满了激动与亢奋之色,。

    反观那位于殿门之处的玄骨老魔,却是脸色骤变,整个人顿时化作一道流光向后射去,竟是打算就此退出大殿的样子!

    不得不说,人老成精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在见到那虚天鼎被赵昊毫不在乎地取出之后,这玄骨老魔便立时察觉到情况不妙!

    终究是差点死过一次的人,自然不会轻易地被眼前的诱人利益所迷惑。

    在他想来,赵昊既然可以从容的取出此鼎,并展示在蛮胡子和儒衫修士面前,那一定也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应对之策。

    在这种情况下,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参与进这种争夺中却,稍有不慎就会折在了这里,赶紧退走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可惜的是,这玄骨老魔的判断力是不错,但正如他所想的一般,就是修为上差了一点。

    就在其正要倒退而走,遁出这大殿的一瞬间。

    一朵璀璨的白光,忽然间在那大殿的光门之前升起。

    这光芒堂皇庄正,如大日一般博大,带着一种煌煌森然的威势,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白色气雾环绕在侧。

    当这玄骨老魔一头撞在了这雾气之上后,立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浑身上下竟是冒起了丝丝黑烟。

    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向后方的大殿中退走!

    “浩然正气~!秦仙子你这是何意!?在下自问从未招惹过仙子,如今不过是想明哲保身,提前退出这场争夺,为何还要拦我去路?”

    玄骨老魔一边以双手遮住自己的眼睛,根本不敢直视那浩然正气分毫,一边浑身冒着丝丝黑气,踉跄着向后退。

    直到最后,退居到了这大殿中一根粗壮玉柱的后方,才停了下来。

    “这位道友何必急着走呢,妾身的夫君如今正在处理此间诸般事宜,道友若执意要离开的话,恐怕还需再等上片刻。”

    秦秋月此刻依旧站在这大殿的一侧,不曾挪动半分。

    但以她如今元婴中期的修为,要对付一个实力才刚刚到达了金丹期的玄骨老魔,却根本用不着如何郑重出手。

    随手一道浩然正气挂在那里,已经足以应对。

    “秦道友的夫君?难道就是你!?”

    殿口这边所发生的事情,自然是瞒不过另一头的几人,蛮胡子很明显就抓住了其中的关键字眼,紧盯着赵昊说道。

    “然也~!”

    赵昊说着,轻轻一个闪身,整个人便已经站在了那虚天鼎之上,任凭下方的乾澜冰焰如何煅烧,却都无法为他造成半点影响!

    “难道,你,你已经是位列化神期的前辈?”

    一旁的儒衫修士看着这厮这般威势,忽而面色大变,指着他说道。

    “诚如你们所见,我如今也不过才刚刚进阶结丹巅峰罢了。”

    赵昊将手一摊,坦言道。

    “哼!故弄玄虚!这虚天殿内怎么可能进的来那等化神期的高手?他最多也就是元婴中期之境!

    我问你!万天明那几人是不是早就来到了这里?你们是不是已经布算好了什么阵势?哼!尽管拿出来吧。

    我蛮某人,今天就要你们见识一下这托天神功的厉害!”

    说着,这蛮胡子一身气势忽而一涨,整个人竟然又凭空胀大了三分,浑身肌肉外凸,鳞片之上竟是泛起了一抹暗金之色。

    不过在这看似莽撞的背后,那双眼眸中却还闪过了一丝警惕的神色,显然,他其实也是为求自保而已。

    赵昊见此,依旧是有些不以为意,双手抱胸,从容的站在那虚天鼎上,不紧不慢地道。

    “万天明那些人?他们来的确实比你们早,不过已经被我全部都解决掉了,现在却正好轮到了你们。”

    对面二人一听此言,纷纷面露不可思议之色。

    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那第一个拉开了战斗节奏的人,竟然是一旁那看似有些懦弱与奸猾的儒衫老者!

    “动手!”

    只闻这儒衫修士轻喝一声,同时飞快地捏了个法诀,一指头顶上方的那片青色飞鸟。

    顿时,只见这群鸟立刻将尖嘴一张,一道道纤细的青色火焰纷纷射出,然后迅速融为一根巨大的青色火柱,带着一层森然之气,向着赵昊攻杀而来!

    同时,手上又是轻轻一抖,一把暗色盾牌立时从袖间飞出,刹那间化作一层透明的厚实钢盾挡在了身前。

    一旁的蛮胡子反应也是不慢,听到儒衫修士的话后,只在一个愣神间,便也立刻展开了攻击,只是他的攻势比起那儒衫修士来,可要直接的多了!

    只见这铁塔般的大汉,举着自己比砂锅还大了两圈的拳头,隔空对着赵昊抬手就是一拳!

    “轰~!”的一声巨响,空气砰然炸裂!

    一只丈许宽厚的暗金色光拳,就此向着那鼎上的赵昊快速打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