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 恶少堵门
    “这么热闹啊,我还以为像你们窦家这样的世家,都会在这种时候选择低调行事呢,现在看着,怎么都像是在开年会一样。【】”

    赵昊此时已经在窦晴的陪伴下,来到了窦家深处,两人现在正走在一座面积不小的花园里,四周围怪石,花草林立,果木成林。

    比较可惜的是,在如今这个季节里,大部分的绿色植物都已经凋零,余下的能在燕京之地生长的,也就只有像冬青一类的长青植物了。

    那一盆盆怒放着的金黄金黄的大菊花,倒是比较能吸引人的眼球,可惜自从这种花的名字在网上被赋予了一层新的含义之后,赵昊就比较人为地对这种植物敬而远之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爷爷怎么说也是从那个年代撑过来的人,目前在整个华夏的官场上,也就仅存了这么几个老人家而已。

    再说了,九十岁是整数年,古称鲐背之年,在这个年纪办寿宴,想要低调也难,对了,听说待会儿大长老他们还会代表中央过来慰问呢,到时候你,自己可要小心着点。”

    窦晴说着,面上也是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神色,有些善意的提醒着,而后就像个犯了错的小女生一样,凑到了他的近前,再次小声问道。

    “你,不会因为这个,对我产生什么不满吧?”

    “现在你也知道给我惹麻烦了?呵呵,不过也还好,进入了那个层次的视线里,总的来说还是好处大于坏处的,起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家的赵氏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再遭什么小人的算计了呢。”

    赵昊其实对于这件事并不算在意,毕竟大长老这个层面的人,他之前又不是没有打过交道。

    在生化世界里的时候,某人可是经常有机会与他们一起碰碰面,聚聚会,吃吃饭什么的。

    如今在这现实世界里,这厮虽然暂时不打算于世人面前暴露出他自己的另外一面。

    但距离接触到这一类处于世界权力顶峰的人群,其实也就是个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反正早晚都得有所交流。

    “哼!你知道就好!我知道现在在心里,对这件事肯定有疙瘩,但即使你对我有所不满,最好也给我藏得严严实实的,不要让我看出什么来!不然~哼!”

    窦大小姐说着,一双玉手在赵昊的手臂上不轻不重地扭了一下,而后迅速地放了开来。

    脚下步子加快,几步的功夫便穿过了这花园,迎着对面不知何时已经等在那里的窦月容,那似笑非笑的目光,很是从容的打着招呼。

    “小姨!你早就来了!爷爷他老人家今天心情怎么样?吃饭还好吧?”

    “恩,好着呢,你爷爷今天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一直眼巴巴的等着吃自己的寿桃呢。”

    窦月容说着,目光很自然的从窦晴转移到了后边紧随而至的赵昊身上,脸上笑容不变。

    只是当这位窦大小姐刚要与之打个招呼的档口,身后边却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抢先一步,对某人进行了一番友好而亲切的问候。

    “哟~这不是赵昊赵总吗,怎么,你还敢来我们窦家呢,就不怕今晚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吗?”

    听着眼前这怨气丛生,仿佛被深藏在冷宫十几年的深闺怨妇一样的语气,赵昊甚至不用拿眼看,都能猜到此人的身份。

    这正是当初在赵昊的家门口,要争夺自家小姨窦月容那一份家业的窦成,窦大少。

    可惜,因为某人在那晚的赌局上接连胜出了两局,从而使得这位刚刚从海外游学归来,正踌躇满志地想要开创,施展一番自己胸中的报复的窦成大少的计划,直接宣告了破产。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正处于人生之巅峰,高高在上的人,飘飘然之际,直接被一脚踹进了山脚下的臭水沟里。【】

    如果说此时的这位窦大少在心里对赵昊充满了怨念的话,那绝对是应当应分得。

    可反过来说,他赵昊这边,对于帮着窦月容赢下那场赌局的事情,也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毕竟他也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谁叫那时候他跟这位窦大少不熟呢。

    谁叫他看着人家窦月容小姐更加顺眼呢。

    与其去期盼着,这位在赌局之前,与他从未谋面过,且心性、能力上都是个未知数的窦家大少。

    会在入驻了自家小姨的集团之后,与自己进行良性的竞争,不会凭借着他爹在鲁东地区的滔天权势为所欲为,甚至是把主意打到他赵氏集团的身上的话。

    赵昊觉得,保持现状,让窦月容这么一位更加熟悉,更加富有原则的人来操作,似乎更加靠谱一点。

    当然,事情的结尾其实要远比赵昊预料之中的还要好一些,月容小姐如今已经是赵氏集团的总裁。

    而且至少从表面上看,让这位大小姐来出任赵氏的话事人,也要远比赵昊自己来坐这个位子强上不少。

    无论是从管理能力,管理经验,还是从人脉关系的角度来看,都是这样的。

    “哦?听窦少的意思,今晚上窦家这里,似乎不太欢迎我来喽?”

    赵昊说着,很是从容地从衣襟里掏出了那张绣着红底烫金字体的寿宴请帖,在他面前晃了晃,面上笑容不变。

    旁边的窦月容亦是如此,甚至于,就算是在听到了自己这个侄子的话后,这位姐姐自始至终却都连头都懒得回一下,似乎是直接将之当成了空气。

    倒是窦晴这小妞目前没有这份城府,此时已经对着窦成怒目而视起来。

    “欢迎你?呵呵,我看是你想多了吧,你算个什么东西?区区一家集团的所有者罢了,要不是仗着我们窦家在背后撑腰,你家的赵氏可能早就被人夺了去!

    快滚!别让我在我家看见你!真特么碍眼!”

    窦成此时出口毫不留情,说话之余也没忘了用肢体语言来表达一下自己内心对某人的厌恶之情,就像是在赶苍蝇一样,用力地挥着胳膊让他离去。

    此时此地,在这窦家大宅的内院门口处,虽说由于身份上的一些限制,能来往在这里的人并不算多,但其实也不算少。

    窦成大少与某人的这番态度,自是被往来之间的许多人注意到了。

    有的对此不甚在意,只以为这是小辈之间的矛盾罢了,脚下步子都没停下几秒来。

    有的对此则是很感兴趣,尤其是一些年纪尚轻的世家子弟,此时更是直接驻足在了那里,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热闹。

    赵昊见此,也是顺手就拉住了旁边想要上前与之理论的窦晴小妞,而后面色不变的道。

    “既然是这样,那我也就不强求了,看来这次窦家是真的不欢迎我来了,那么,告辞了!”

    说着,赵昊这厮也是干脆的很,转身就要向外走。

    不过,身子在原地打了转之后,忽然想起了点什么,人又回来了,对着旁边的窦月容道。

    “既然来都已经来了,那这礼数上我也得做足了,呐~这是我给窦老太爷的礼物,待会儿帮我转交一下吧。”

    说完,赵昊这次也真是一点停留的空子都没有,转身就朝着来时的花园走去。

    眼见此景,不要说是已经傻在那里的窦成窦大少了,就连窦月容和窦晴二女都没反应过来。

    原本按照人家窦大少的意思,这次来门口拦人,其实也不过是要恶心一下赵昊,顺带着骂上几句,出一出自己心头的恶气罢了。

    赵昊这边确实是窦家发了请帖,正儿八经请过来参加寿宴的客人。

    而且貌似当时还是窦家老爷子亲自点的名,指名道姓的要邀请的人,这事儿他窦大少也是知道的。

    此时窦成的目的,不过就是来给某人使使绊子,要他这门进的不能那么舒坦,在旁人眼前丢丢面儿罢了。

    要是能顺带着,叫他因为自己的出现,一晚上都吃不好,过不好的话,那他窦大少的目的也就算是超额完成了。

    谁曾想,赵昊这厮办起事儿来竟然会这么干脆,真的是说走就走啊?

    就这么个实在人?

    要知道他窦家的大门,可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说进就进的,华夏那么多人,其中像赵昊一般,从商的更是不计其数。

    规模能达到赵氏这种的,不说遍地都是,但起码也有不少吧?

    那些人里边,有哪个不想巴结他们窦家的?

    就算是买卖不在他们家的管辖范围内,但即便只是为了介个善缘,想在这次窦老爷子的寿宴上,露露脸,结识一下那些达官显贵们的人,也绝对不在少数。

    要是能够亲自给他老人家敬敬酒的人,甚至说上几句话,那这个面子可就大了,说不得在事后都能成为一桩值得吹嘘的美谈。

    事先的时候,为了能够搞到这次寿宴的请帖,在某个圈子里,甚至都有人明码标价的开始竞拍了,窦大少也是因此而狠狠的赚了一笔零花钱,顺带着,还卖了人家个好。

    想想人家,再看看这边,谁跟赵昊似得,这么一次巴结他们家的机会,就这么白白放弃了?

    真的,就这么放弃了?

    “不能吧?我窦家的招牌......恩,不对!要是让他就这么走了的话,那一会儿我爷爷要是问起来......”

    看着眼前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窦大少此时的心里也不禁已经开始打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