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一对可怜的小年轻
    “你们二位可以离开了,接下来的事情属于他们林家的内务,你们两个姓金的不合适待在这里。【】”

    赵昊看着眼前这两人,对着他们轻轻挥了挥手,就像是在打发奴仆一般,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声音中似是夹带着一种特殊的磁性意志,叫闻着难以拒绝。

    面前这金氏二人闻言之后,微微一愣,进而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也不曾说话,只是老老实实地转身向房舍之外走去。

    直到踏出了篱笆院落,顺着竹林间的小路,向外走出去好一块才骤然惊醒过来。

    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儿,齐齐对望了一眼,下意识的便要破口大骂,向回走了几步,看着那隐在竹林之后的小茅舍,两人登时却又是一阵冷汗齐流,顿时止步于此。

    “不对劲!很不对呀!刚刚我明明想要留在那屋里的,怎么会只因为那姓赵的小道士一句话,就走出了这么远?自己甚至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是啊!我也这样,刚刚身上好像是中了什么邪似得,根本不听使唤!”

    “看来这姓赵的很不简单啊,保不齐真是会些歪门邪道的玩意儿!”

    “难不成那江湖之上的传言都是真的!?”

    “不会!江湖上的传言哪儿能当真啊?一夜之间斩杀三千倭寇,这种话你也信?你以为他是谁啊!”

    “那我们现在还回不回去了?”

    “唉,我看还是算了吧,看来那姓赵的小子的确有点门道,贸然闯进去的话也讨不了什么好处,咱们还是回家里等着吧。”

    “恩,也对,反正平之那孩子早晚得回家,等到咱们金家之后,那辟邪剑谱怎么着也逃不出我等的手掌!”

    ......

    其实刚刚这二人之所以那么听话的转头就走,自然是赵昊在有意为之。随着他这些日子以来,对体内真气的掌控愈发纯熟,和精湛起来,触类旁通之下。

    对于一些武学秘法的施展。也是有很大的帮助,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意外之喜。

    之前那金家的两个,其实就是中了九阴真经中记载过的移魂大法,这套秘法的威力关乎于施术者精神力的强度,以及对真气的掌控程度。

    不用说。金家那两个半调子的武者,在精神力方面的造诣,肯定不是他赵昊的对手,在他的面前,对方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能力,以至于自己就连教训他们的兴致都提不起来。

    “看来你这两个舅舅,乃至你家的那个外公,也未必就没有染指这辟邪剑谱的心思啊,要我将剑谱给你可以,可是你想过拿到剑谱之后的事情了吗?”

    渺渺茶香飘起。似乎整个室内都逸散着一种沁人心脾的香气。

    赵昊挥手将二人引到一旁的茶座上,一旁的墨玉替他们斟好茶水之后便出去了,而黄晓鱼这小姑娘此前也是早先一步,便被任盈盈拉着去往了竹林之处。

    最近这俩丫头也是对琴艺这东西着迷的很,隔三差五的便拉着任大小姐学了起来,一副劲头儿很足的样子,似乎在这个家里,琴艺这东西正在逐渐的成为一种时尚一般。

    “为今之计,平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那两个舅舅的心思其实在下早就察觉了。但是他们毕竟是我在这个世上的亲人,这份联系无法割舍,若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不太想与他们计较过多。

    其实。在来赵真人这里的路上,我便悄悄的让灵珊通知了师父师娘他们,待会儿只要我们二人出的了这洛阳城,二老便会在城外接应,到时候我便直接回华山去了,这洛阳外公家的家里。短时间内我恐怕是不打算再回来了。”

    果然是吃一堑长一智啊,这林平之的回答倒是让赵昊有些意外了,却又在情理之中,不过~

    “你们华山派的确是要比你那外公家的人可信不少,趁早回山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你自己对这辟邪剑法又多少了解呢?你真的确定要练了吗?”

    “赵真人您话中的意思是?”林平之此时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昊,心中却是会错了意,升起了一丝警兆,下意识的,悄悄地拉住了一旁岳灵珊的手,紧紧的握着。

    “之前我也早就跟你说过了,不过当时人太多,贫道也不好说太细,你们林家这辟邪剑谱的确是有很大的缺陷,这个我可没骗你。

    若是你真要练了这东西的话,恐怕你们二人最终就做不成夫妻了。”

    见对面这小子有些误会了,赵昊于是也不多废话,直接翻手将此前他叫任盈盈抄录的那一本辟邪剑法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并信手翻开了第一页叫两人看。

    “欲练此功,挥刀自宫。”八个繁体正楷此刻正工工整整的呈现在上面。

    当场吓的对面的一对小年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林平之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黑了,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一边的眼皮子还噔噔直跳,而旁边的岳灵珊此时更是直接变得一脸煞白,额间隐现汗迹,一双纤手紧紧的拉住身边之人的胳膊,连连急声喊道。

    “不练了!平之!咱们不练了!这东西不能连!赵道长不是说了吗,要找嵩山派报仇方法多着呢,你身边还有华山派!还有我!有我爹我娘!还有大师兄!

    大师兄他身怀独孤九剑!实力超群!咱们只要等他将体内的异种真气都化解掉,到那时候就算是左冷禅,肯定也不是他的对手!到那时候咱们不是也一样报仇了吗,咱们不练了吧!”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我林家的辟邪剑谱怎会是这样的!赵真人,您!您不是在跟平之开玩笑吧?”

    林平之此刻激动的浑身颤抖,一边有些难以抑制的喃喃自语着,一边劈手抓起了桌子上的秘籍,不信邪一般,继续向后翻看着。【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0_48/】

    “开玩笑?呵呵,你是怕我拿了本假的剑谱来骗你吧,不过你觉得贫道有必要这么做吗?你练不练这东西,对我来说又没有什么影响,我骗你有什么意义。

    再说此前你们家的原版剑谱不是已经被别人抢去了吗,既然这辟邪剑谱已经外泄,那我又何苦去做这敝帚自珍的事情呢。”

    赵昊此时只是微微一笑,端起身前的茶水来,喝了一口,淡淡的道。

    “不,不是!道长误会我了,平之绝对没有怀疑道长的意思!我,我......”林平之慌忙解释道,只是一时之间他心中思绪紊乱,根本不能组织出什么辩解的话来。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们二人先坐下吧,其实也无怪乎你会有刚才的表现,不要说你了,初见之下,不管换了是谁,恐怕都比你好不了多少,所以之前我才有了那么一问啊,你对你们林家的辟邪剑谱恐怕没有多少了解吧?”

    赵昊看着眼前的低头沉默不语的林平之,又看了看旁边一脸紧张兮兮的岳灵珊,不由带着几分怜悯的道。

    “还,还请赵真人解惑。”

    只是在翻看了一小半之后,林平之便已经大概可以肯定手上这本秘籍的真实性了,毕竟辟邪剑法他从小就在习练,缺的只是相配套的心法口诀,以及运转此功的一些窍门了。

    方才他这一看之下,便已是从中受到了不少启发,颇有种有种恍然大悟,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既视感。

    再加上他这一年来在华山上的勤学苦修,虽然自身的武功进展并不大,但却抵不住他自己能读书。

    华山派的许多有关于武学方面的杂书,典籍,门派前辈的笔记等等,能读的他差不多都读过,对于武学的认知上自然也有了很大的进步,遂,对手里的剑谱已经没有了多少怀疑。

    “要说你们林家这辟邪剑谱,就不得不说一下,那曾经在江湖上引起一片血雨腥风的葵花宝典了,说来,这件事还跟你们华山派有不小的渊源呢......”

    接下来,赵昊便就为对面的二人讲解了一番华山派的门派发展史,以及那华山气剑两宗的来历,自然也包括了他们林家的先祖远图公。

    也就是那渡元禅师,在当时是如何从葵花宝典的残篇中有所领悟,后来又是如何根据这宝典上的武学理念,结合自身所学,开创出这门威力不凡的剑法的。

    事无巨细,对面的二人也是听的很认真,以至于暂时忘却了方才的痛苦与艰难,可惜的是这只是暂时,赵昊很快就帮他们回忆起了这些痛苦来。

    而且为了加大自己的可信度,也是顺手便将那葵花宝典的原版秘籍取了出来,展开放在二人的面前,大大方方的叫他们观看。

    “......这里,看到没有,也就是说,这门葵花宝典其实原本就是一位身在皇宫大内之中,武功高强的太监所开创出来的武学,这辟邪剑谱既然取学于此,那自然会带着这本宝典的一些特征。

    只不过比较遗憾的是,这欲练此功,挥刀自宫的条件,一直都没能改变,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吧。

    恩~~现在,这剑谱我已经给你了,至于要不要学,就看你自己的意思了,不过就贫道个人来说,自然是不希望你去练这东西的。

    毕竟你父母在九泉之下,肯定也不想看到你们林家就此绝后,做父母的也是希望自己的孩儿能够过得好,至于报仇这种事,方法多着呢,也不一定非要自己亲自动手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