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被赵昊那一瓶子轻型治疗药剂恢复了青春的任我行,也是自觉高手寂寞,神功大成之下,已经按耐不住内心里的躁动,经由梅庄出发,四处联系自己当年的手下去了。

    期间顺手取了,两个前来梅庄视察的日月神教长老的性命,正是原著中那一男一女。

    而任盈盈因为与父亲相聚才没几天,本想与之同行,但却被任大教主给否决了,只从她这里拿到了这些年来,手下聚集的那一众来自三山五岳的旁门好手的联络方式,便轻装上路,一副踌躇满志,正要施展伟大抱负的模样。

    被剩下的赵昊与任盈盈两人,自然也是闲不住,只在这风景如画的梅庄里盘桓了几日之后,也一起相协离开了。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在杭州的这几日里,除了游山玩水,外加持之以恒的修炼之外,赵昊为了陶冶一下情操,提高一下那什么格。

    也是开始向身边这位技艺高超的妹子学习起了琴艺,而那黄钟公在密室中收藏的几把古琴,也因此跟着他姓了赵。

    在赵昊那超绝的反应能力,记忆力,和身体控制力的综合作用之下,短短几日的功夫,竟也是能单独比较完整的弹奏一些古曲了。

    这份“才情”也着实震惊了一旁负责教授他的任盈盈,每每见到自己那堪称为一日千里的进步之势,这妹子眼中都会闪过异常的惊艳色彩,大大地满足了某人的虚荣心。

    离开梅庄之后,两人并没有急着重归中原,因为在此前从长安来时的路上,任大小姐其实便已经做下了安排,直接派遣了不少好手驻扎在华山脚下,随时注意着那里的一举一动。

    想来田伯光如果在这时候上山的话,是绝对逃不过任大小姐布留的眼线,而同样的,华山派的动作也在他们的留意之下。

    在没了解救自家爹爹的目标使命之后,今年也才刚刚十七岁的任盈盈,在赵昊面前也是显露出了她天真烂漫的一面,这妹子现在是彻底放松了下来,颇有点跟着自己寄情于山水,纵马执剑闯荡江湖的意思,脸上时时挂着甜美的笑容。

    两人骑着骏马一路南下,几天的功夫便从杭州赶到了他们此行的第一站,福州城。

    赵昊面对着这座他降临笑傲世界之后,第一个被他踏足的城市,心中也不免有些感慨万千。

    如今距离他当日初临贵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过了一年的时间,在这武侠世界中闯荡了这么久,不肖旁人去说什么,他自己都能感觉得到自己身上的变化,成长一词,正随着时间的历练,与见识的广博加注于身。

    带着任盈盈来到这福州城,其实赵昊也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辟邪剑谱重归原位......

    没办法,这辟邪剑谱对于整个剧情的推动作用实在是太大了,当初自己想的倒是挺好,拿到这东西之后以为就占尽了优势,抢得了整个笑傲世界的先手。

    谁道真拿在手里之后才发现,若是没了这本剑谱,那这个世界后期的剧情就全乱套了,会向着一个不明了的方向发展,而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着想,赵昊这厮又不打算练这玩意儿,而且在经过了这不到一年的闯荡之后,他身上也已经收集到了不少绝世武学。

    不管是从任务方面出发,还是从自身需求的角度来讲,这部本世界里被各路武林人士纷纷追逐,并即将引发一系列血案的辟邪剑谱,在他这里竟是完全成为了鸡肋。

    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于是乎,本着废物利用的心思,赵昊也只是在重新将这剑谱抄录了一本,留着完成任务之外,原版的袈裟已经被他重新放回了林家向阳巷老宅的房梁之上。

    “唉~!尽特么折腾,早知道这样,当初在看完了之后就该直接放回去了!”

    ......

    结束了福州之行后,赵昊携手任盈盈继续南下,一路来到了福建莆田少林寺,不用问,两人此行的目的自是十分的明确,那便是要得到那《葵花宝典》的原版之作。

    可以说在整个笑傲江湖的世界里,尽管日月神教以及福威镖局内,都藏有这本绝学的分支武学,但真正的完整版却一直都放在莆田少林寺里。

    “这么多的武林中人都知那《葵花宝典》之名,也明白这部经书的价值,而清楚这门旷世武学身在那南少林的人,想必也不在少数,起码你日月神教和那华山派是绝对通晓此时的。

    可如今都这多年过去了,你们为了这部经书打打杀杀这么度年,为什么没有人直接去那福建莆田南少林寻求原版秘典呢?”

    此前在那梅庄之上,赵昊在与任我行对饮之际,也是问出了这个一直藏在他心里的不解,而面对着他这位准女婿,这位任大教主回答的也是相当干脆,分析的也十分透彻。

    “在这江湖之上,正道武林,以少林武当为魁首,而以我日月神教为首的势力,则被那帮道貌岸然的货色称为邪教势力,双方一直以来虽然互有争斗,但却也保持着一份克制,从未发生过真正的大战。

    别看我们跟五岳剑派那帮人斗得上百年,双方你死我活,恩怨也已经到了一个不可化解的地步,但五岳剑派那帮人,在这江湖之上充其量也就是个二流势力罢了。

    不过是充当了人家少林武当的马前卒,被捧到了门前,为那些所谓的正道武林挡枪的罢了,也许只有当他们真正的搞成了那什么五岳合一之后,才能成为江湖上的一流门派势力。

    在如今这个世上,正道武林北方以少林为尊,南方以武当为首,莆田少林寺虽然在江湖上一直比较低调,行事也不张扬。

    但却如一颗棋子一般,深深的钉在南方,与北少林互为呼应之势,两寺之间虽明面上联系不多,但谁都知道,他们是同宗同源,里边住着的,也都是念着一种经书的和尚。

    那华山派身为正道武林中的势力,自然不会跑上去找他们正道魁首的麻烦。

    而在这个江湖上,我日月神教以及手下所聚集的邪道势力虽然庞大,但比之那些所谓的正道却依旧不如,一旦去攻那莆田少林,很容易便会引起局势的变化,比如说,十几年前我教攻上武当山的时候,那一次就差一点引起了正邪大战啊。

    哈哈哈哈哈哈~!不过,好在那些伪君子们也知道,在这江湖之上,有邪才有正,若是没有我们这群邪魔外道存在,那些绑束依附在他们这群正道身上的势力。

    人家凭什么还听他们的?每年又凭什么供奉那么财帛之物给他们呢?

    至于~这些年来,那东方不败为什么不去莆田少林寺,寻那葵花宝典的原版,这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哼!兴许人家是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贵为天下第一了,再去寻根问底,揪着那原版不放也没什么意义呢!”

    看着老任同志那副怨念丛生的模样,赵昊在一旁也是无言以对,只能赶紧劝酒,转移了话题。

    而当这位任大教主得知了自己有意于,去那莆田少林寺寻诉葵花原版之后,畅然之下,也是不禁出言提醒道。

    “此去务必还要小心行事,虽说小友你这一身神通伟力无双,但那少林寺韬光养晦这么多年来,真正的实力从未在江湖显露示过,那南少林自唐初之际便从北方迁到了福建。

    多年来一直低调行事,其寺中隐忍藏匿的后手,恐怕比之北少林更甚,况且此行老夫的女儿还跟在你身边,因而,凡是需多加谨慎才是。”

    ......

    事实也真就跟老任同志所说的那般,笑傲江湖这潭水还真就挺深的,不过毕竟整个江湖的大环境在那里摆着呢,天地灵气的浓度比之前朝已经下降了不少,因此,这个所谓的深字,深的也是有限度的。

    当赵昊带着任盈盈,二人同上莆田少林寺,对着人家方丈住持直言了来意之后,果然就没再见到过什么好脸色,嘿嘿。

    谈不容之下自然就只剩了动手一途,而对于赵昊这位名声在外,且又自称是道家出身的人员,人家莆田少林寺可谓是给出了足够的重视。

    连作为明面上当家之人的方丈住持,都是退到了二线,站出来的是两个衣着普通僧服,且形容枯槁的老僧。

    赵昊可以感觉得到,这两个老僧虽然看着不怎么样,但其一身筋骨却已经淬炼的如同铁铸一般,体内能量反应虽然平和,却又十分由深厚,稍一引动,便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这二人显然都已是打通了天地二桥的当世高手,单轮功力的话,绝对不输于这世间上任何人~

    而面对着这两个其貌不扬的老和尚,赵昊也是没有废话,直接拔剑而出,一人赏了一剑。

    恩,是以倚天剑之利,在他们二人身前的地板砖上,用了自己三分之一的力道划了一剑......

    在赵昊这一身无匹伟力的加持之下,尽管那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剑,甚至其中都没有动用过什么内力加持其上。

    但那也至少是上万斤的力道,直接就在双方之间留下了一道宽二三十公分,七八米长,黑洞洞剑痕。

    当事时,土石飞舞,碎砖瓦砾四溅,那剑痕四周,一道道不规则的裂缝如同散乱的蜈蚣一般,四处乱爬。

    直惊得那对面刚刚冲上来的二僧,如同受惊的鸟雀一般,连连后退,面上冷汗直流,直等到赵昊回剑入鞘,确定自己这边没有杀心之后,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两个老和尚双手合十,对着赵昊直念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