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嫡女翻身记 > 章节目录 第512章 南城酒肆
    苏晚卿对此表示很无辜,很委屈,这完全不关她的事情好不好?

    她总不能坐在马车里,听着人家这般肆意妄为的骂人吧?是可忍孰不可忍,总之她这暴脾气,是忍不了的。

    虽然平日里苏晚卿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若是谁招惹到她的头上来,她可不会就这样饶恕别人,哼!

    而且,还是这一个傻子,在外面叫嚷,简直是一点儿都不将别人放在眼里。这般不尊重人,苏晚卿感觉自己十分有必要,十分有义务,好好教一教这位车夫,要怎么做人。

    苏晚卿脑子飞速的旋转了一番,无果。

    她伸出手,复而扯了扯裴修的袖子,这一次,使得劲儿大了一些,引起了一旁裴羽墨的注意。

    裴羽墨一边跟着易昭往楼梯的方向走,一边回过头看了一眼苏晚卿,笑嘻嘻的说道:“晚卿,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她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裴修,随即说道:“看来咱们聪慧又厉害的和玥郡主,在遇到我六哥,也没辙啦。没想到,晚卿你这么受欢迎,走到哪儿桃花都不断。”

    苏晚卿闻言,忍不住瞪了一眼裴羽墨。这个小妮子,这个时候还这般调皮,这不是明摆着火上浇油嘛。果然,旁边的空气,似乎又冷了一点点。

    苏晚卿侧过眸,看向裴修,一脸带着讨好的笑容说道:“修,你别理羽墨那丫头胡说八道,你肚子饿不饿呀,我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呀?”

    裴修淡淡的看了一眼旁边巧笑嫣然的女子,眼神微微软了一软,但嘴上却说道:“我不饿,你们去吃吧。”

    苏晚卿看着裴修的眼神微微松动,立刻就知道,自己只要识趣一些,他绝对不会生气了。

    因此,苏晚卿也不管周围是不是有人看,她光明正大的扯着裴修的衣袖,撒娇道:“夫君,你跟我们一起去嘛,你不在,我吃啥都不香呢。”

    “噗——”一旁的裴羽墨,忍不住嗤笑出声,她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笑声却无法掩盖,从手边溢了出来。

    苏晚卿暗自又瞪了她一眼,死丫头,笑个头!随即一脸真诚的看着裴修,只希望他不要生自己的气就行。不然,最终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苏晚卿在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对此事有了十分清晰的认知。自家的男人说到底还是太在意自己了,所以才会这般,她有什么理由跟他置气呢?

    更何况,这种被爱的人在意的感觉,其实一点儿也不差。因此,苏晚卿才会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向裴修撒撒娇,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否则,以苏晚卿的性子,是决计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裴修看着站在旁边扯着自己的衣摆撒娇的人儿,心下一松,他伸出手,揉了揉苏晚卿的脑袋。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苏晚卿当众唤自己夫君这件事情,的确很令人愉悦。可惜那个讨厌的家伙不在,裴修想起方才那个男子,眼底闪过了一丝冷意,但又很快恢复。

    罢了,来日方长。

    此刻大堂内并没有几个人,宾客基本上也都待在自己的房中,毕竟南城酒肆用餐的地方与其他的酒肆并不一样,他们有专门用餐的地方。不用想,这个点子也是苏晚卿提出来的。

    裴羽墨看着苏晚卿与自家六哥对视的模样,尽管并未做什么亲密的举动,但他们的周围都蔓延着粉色的泡泡。裴羽墨撇了撇嘴,眼睛看向了另一边。她还是不要虐待自己了,再看下去,她又该想言玉了。

    想到言玉,裴羽墨眼睛微微一亮。国土争霸赛就要开始了,想必言玉应该也很快会到这里了。不知道,他今日会不会到,之前写信给她的时候,信里也说了会尽快过来呢。

    裴羽墨想到这里,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她的眼睛四处看,发现这酒肆内的装潢十分的特别,跟她以前住过的酒肆,完全不一样。

    刘掌柜这会儿出来了,他笑眯眯的迎了上来,冲着裴羽墨等人说道:“请各位跟我来,已经安排好了最上等的房间给各位。”既然是主子带过来的人,那身份必然是不一般的,他可得好好的招呼才是。

    易昭在旁边摇着自己的扇子,看着酒肆内的景象,微微点了点头,笑着冲刘掌柜说道:“这南城酒肆你打理得不错,若非有你在,恐怕也不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刘掌柜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主子言重了,小的也不过是按照主子的吩咐,才做出这般罢了。若是没有主子的想法,如今酒肆的生意也不会这般兴隆,名声更是远扬在外。”

    刘掌柜一边说,一边引着几个人来到了他所说的上房中,只见其中一间房内满满的都是绿色,春意盎然,地板上摆满了许多花花草草,甚至还有一棵大树立于其中,旁边还种着几朵又大又漂亮的蘑菇,看起来鲜嫩欲滴。

    房间内宽阔无比,正中央铺着一张红木制成的大床,上面铺满了翠绿的青草,仔细看去才发现,原来那是一张毯子,只是做成了青草的模样。周围的一些家具,也披着植物的模样,隐于其中。若是不仔细看,也许还无法发现。因为这实在是,太过逼真了。

    来到这里,仿佛置身于森林中一般,甚至连空气,似乎都与外面的不一样。许是因为,这里种满了绿植的缘故。

    地上也用了上好的细软的小草铺盖而成,进去之后关上房门,无论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房间,倒像是真的处在森林中一般。

    裴羽墨看着房内的景象,忍不住微微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说道:“难怪这南城酒肆这般有名,光是这一个房间,就花费了这般多的心思,未免也太神奇了。”

    刘掌柜听到裴羽墨这般夸赞这房间,眼中闪过了一丝骄傲,他笑眯眯的说道:“这位小姐说得对,这些花草树木,都是从不同的国家专程运过来的,每天都会有专门的人进行打理,因此才能够保持这般生机勃勃的模样。其他的房间,也各有各的特色,待小姐体验一番,就能够了解了。”

    裴羽墨听着刘掌柜的解释,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她看向一旁的易昭,忍不住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多新鲜的点子,换做是我,我可想不出来呢。”

    易昭依然笑眯眯的,但却冲着站在裴修身边的苏晚卿努了努唇,开口说道:“羽墨,这你可说错了,这些点子,可都是晚卿想出来的,与我无关哦。这酒肆,说起来,虽然名下是我的产业,但实际上,是晚卿的。”

    “什么?”此话一出,除了裴羽墨,连刘掌柜也忍不住微微瞪大了眼睛。

    没想到,自己的主子,上面居然还有一个主子?

    裴羽墨则有些惊讶的看着苏晚卿,但半晌,她又很快恢复了镇定。若是苏晚卿的话,能够想出这些点子,倒也不奇怪了。

    “晚卿,没想到,你才是这幕后真正的主子。若是方才那个什么金公子知道了,岂不是会被你气得吐血?”裴羽墨想起方才那个男人,眼中不禁带上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她倒是很想看看,那位金公子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是一副怎样的神情。

    一定很有趣。

    苏晚卿看着裴羽墨幸灾乐祸的小脸,忍不住微微抽了抽嘴角。这小妮子,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这南城酒肆,一直都是易昭在打理,我也不过提供了几个点子罢了,真要说起来,易昭才算是主子,我可不算。”

    易昭摇晃着自己的扇子,慢悠悠的说道:“晚卿是我的头,我名下所有的产业,都是晚卿的,头,你就别谦虚了,若是没有你的那些点子,这南城酒肆,也不会开得这般好。”

    一旁的刘掌柜忍不住点了点头,主子说得没错。没想到提供这些点子的,会是这位姑娘,这般说起来,也的确如此。没有这些点子,他们也没办法做的这般与众不同。

    一直没出声的小决此刻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向苏晚卿,说道:“苏姐姐,小决肚子好饿,可不可以先吃饭呀?”

    苏晚卿看着小决那个可怜的模样,心下一软,笑着说道:“好,饿着小决了,苏姐姐这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易昭看向刘掌柜,刘掌柜立刻会意的开口说道:“请各位贵客挑选好房间后,我们会将行李搬运好,这附近的各大酒楼,味道都十分不错。当然,咱们南城酒肆里也有特色的饭菜,看各位贵客想在哪里用餐。”

    苏晚卿看着小决,思索了一番,随即开口说道:“既然如此,便先在这里用餐罢,走出去也要时间。反正这几日,有的是机会,吃完饭,可以出去逛一逛。”

    刘掌柜一听,立刻说道:“既然如此,小的这就下去准备,许多菜都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很快就能给您做好。”

    小决听罢,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只要先填饱肚子,什么事情都好说。

    苏晚卿看着小决的模样,总觉得,他跟小葵越来越像了。说起来,也不知道若冰她们怎么样了?

    另一边,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正缓缓驶入灵州。

    “主子,听说公主已经入住南城酒肆,往南边的方向去,便是了。”坐在马车上的黑衣人,转过身冲着身后的马车恭声说道。

    “哦?卿儿已经到了?既然如此,那便往南边去吧。”

    一个温润如玉的嗓音响了起来。

    风轻轻吹过,掀起了半边帘子,里面露出了一张俊美如天神般的脸庞。

    此人,正是容言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