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嫡女翻身记 > 章节目录 第342章 惩罚
    容言玉是苏晚卿“干哥哥”一事,若是传了出去,只怕大家都会为此而震惊。毕竟天离国的和玥郡主与东霂国的容太子,若说要相识的话,也是由于之前和玥郡主为容太子寻找凶手一事,但此事倒还不至于让两个人的关系如此密切吧?

    但乔斯依旧感到十分的难以接受,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在即将冲向自己的猎物时,却只能硬生生的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猎物在自己的面前消失。

    这样的感觉,简直让人无法言喻。

    而对于司幽奇来说,这样的感觉,无疑是非常令人愤怒和难以平息的。凭什么?他们原本精心策划了这么久,却不得不放弃?

    乔斯与司幽奇自然不想放弃这大好的机会,毕竟这几万的士兵到达这里,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的,怎能就这样无功而返?

    容言玉看着对面两位将军像是吃了什么一般憋屈的神情,淡淡的开口说道:“二位若是依然不打算退兵的话,那本太子只能调兵过来,与你们战上一战了。若是你们有信心能够打赢东霂国,你们尽管可以发兵。本太子虽然不才,但手下还是有一个城池的二十万精兵的,不知道北齐国与司幽国有何想法?”

    二十万!精兵!

    这个字眼让在场所有的士兵的内心都忍不住抖了一抖,果然不愧是东霂国,随随便便一个小城池,都有二十万的精兵!这样的大手笔,想必也只有东霂国能够拿得出来。

    乔斯与司幽奇看着容言玉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仿佛在陈述今天的天气十分好一般,似乎并不认为自己在说一件多令人害怕的事情。

    但对于乔斯和司幽奇来说,尽管容言玉的情绪并没有太大的起伏,但他话语中的震慑力,却是让他们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司幽奇紧紧地咬着牙,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若非理智告诉他不能冲动,他真想冲上前,一拳打在容言玉那张嘴脸上!真是怎么看怎么讨厌!他凭什么能这么悠闲的讲出这样的话,难道,他真的不担心因此与北齐国和司幽国交恶吗?到时候他回去,如何跟东霂国的皇帝交代?

    司幽奇倒是想错了,容言玉对于这些事情,倒真的不是太担心。笑话,虽然妹妹即将要出嫁,他作为哥哥的,心中自然是万分不舍。但对于裴修这个男人,撇开私情不说,他的确很欣赏这个男人。

    对于外人,他自然是向着自己未来的妹夫的。虽然他也知道,也许自己此次不出现,裴修想必还是有法子能够解决这些人的。但是既然晚卿给自己写了信,自己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管呢?

    更何况,晚卿也是为了不浪费人力物力罢了,既然如此,他自然是愿意做的。这北齐国和司幽国,也未免太将自己当回事了,都打到未来妹夫的家门口了,难不成他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妹妹受伤害?

    他用脚指头都想得到,若是裴修出了什么事情,自家妹妹会如何。她只怕是会将这两个国家都给铲平了,这一点儿也不夸张,虽然容言玉每每想到这里便觉得很吃味。但他转念一想,自己没有找到妹妹的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是裴修在照顾着晚卿,他也对晚卿一直一心一意,付出自己的所有。

    这般想着,容言玉的内心便觉得安慰了不少。他们两个男人能够达成一致,终归到底,都是希望能够对晚卿好罢了。

    若是裴修对晚卿不好,那还好说,他随时能够教训这个男人。但关键是,裴修对于晚卿太好了,好到他这个哥哥都有些无地自容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说什么呢?

    更何况这件事情,父皇在一开始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吩咐自己带兵过来了,还嚷嚷着要教训一番北齐国与司幽国的人。

    但还是晚卿及时制止了他,毕竟晚卿此刻还不想这般引人注目。父皇这个宠女狂魔,才堪堪的止住了。否则,如今乔斯、司幽奇他们还能完好无缺的站在这里跟他们对话?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想到自家父皇一脸愤怒的神情,虽然晚卿没让他出手,但父皇这般记仇,只要是招惹到自己女儿还有未来女婿的,想必都会被他深深地记住了。

    容言玉看了一眼乔斯和司幽奇,随即将视线转向了旁边的苏晚卿。

    乔斯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容言玉,不知为何,方才容太子那一眼,是他看错了么,为何他感觉容太子看向他们二人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怜悯?

    乔斯晃了晃脑袋,将这个古怪的念头撇开了。他们眼下这样的状况,的确有些尴尬。但是他们也不敢贸然出兵,毕竟容言玉那一番话,还是成功的将他们镇住了。

    他们不过带了六万精兵过来,对方二十万,这是什么概念!比他们整整多了一倍不止,到时候根本就是秒杀,他们根本无力抵抗。

    虽说他们也许现在可以先发动进攻,先斩后奏。但是接下来的后果,却是他们两个国家无法承受的。因此,乔斯和司幽奇尽管内心再愤怒,再难以接受,依旧选择了面对现实。理智告诉他们,如今是断然不能跟容太子过不去的。

    否则,东霂国会与北齐国、司幽国都过不去,到时候他们回了国,如何向皇帝交代?只怕是把小命给赔进去,都没有用。

    想通了这一层,司幽奇咬了咬牙,恨恨的看了一眼那与容言玉说着什么的苏晚卿,在心中将她的面庞给牢牢记住了。倒不是因为苏晚卿究竟有多绝色,而是她是此事的罪魁祸首,这一笔账,他没有能力记在容言玉的头上,那只能记在她的头上。

    苏晚卿是吧?你给老子记着!看容言玉能护你到几时!他就不相信,每一次,容言玉都会护着她。到时候等他逮住了机会,一定会让这个女人知道什么叫后悔。

    苏晚卿五官敏锐,自然能够感受到司幽奇的眼神,但她怎么可能会在意?既然他们一开始决定了要招惹天离国,就要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更何况,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呢。待会,保证他的目光能吃人。

    容言玉也注意到了司幽奇的眼神,他的眉心又皱了起来。这个男人,还敢瞪他的宝贝妹妹,是不是活腻了?原本他只想“轻轻”解决一下他们,现在看来,要加大筹码才行了。

    容言玉冷冷的开口说道:“你们不会以为,如今退了兵,本太子就这样算了吧?”

    乔斯刚想开口,一旁的司幽奇已经瞪大了眼睛,看着容言玉,忍不住说道:“容太子,您还想怎么样?”

    容言玉没有接话,而是看向旁边的苏晚卿,柔声的问道:“妹妹,这一次的事情,你没有受到惊吓吧?”

    苏晚卿顿时缩起了肩膀,一副害怕的神情,她怯怯的看了一眼乔斯和司幽奇,随即用大伙儿都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哥哥,实不相瞒,妹妹被吓坏了。妹妹差点以为,自己的家园就要被践踏了呢。若是妹妹没有家住了,哥哥会收留妹妹吗?”

    容言玉一副疼惜的模样,他摸了摸苏晚卿的脑袋,心疼的说道:“让妹妹受苦了,是哥哥的不对。妹妹说这样的傻话,只要你想来,哥哥自然随时欢迎你呀。”

    苏晚卿的一双星眸顿时亮了,她抬起小脑袋看着容言玉,感激的说道:“那妹妹先谢谢哥哥了。”

    旁边的司幽奇都忍不住要咆哮出声了,这个女人居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演戏!说什么受到惊吓,明明她方才还一直笑眯眯的,哪里有半分被吓到的模样,分明是假的!还说什么会失去家园,这里离皇城还隔着几十座大城池呢,他们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将天离国给一锅端了吧!

    他们倒是想这样,但是你们倒是让开啊!

    容言玉与苏晚卿却仿佛没有注意到司幽奇的神色一般,继续一唱一和,旁若无人的对话。他们接下来的话,让司幽奇和乔斯的脸庞,都变成了猪肝色。

    只听容言玉柔声的说道:“妹妹,北齐国与司幽国此次如此过分,若非哥哥及时出现,只怕是妹妹就要受伤了。哥哥一定会帮妹妹讨回公道的,妹妹希望哥哥如何处罚他们呢?”

    听到“处罚”两个字,司幽奇的额间不禁多了一滴冷汗。他看着苏晚卿嘴角慢慢扬起来的笑容,心中不禁腾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总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一旁的乔斯,也是这样的心情。这两个男人的心情,从来没有如此同步过。

    苏晚卿看了一眼司幽奇二人,故作思考了一番,随即她歪着脑袋,天真的说道:“妹妹也不想将此事做得太难看,毕竟天离国目前暂时也没什么损失。既然如此,妹妹便大人有大量,北齐国与司幽国只要赔偿天离国‘丢失’的那几千担粮草,妹妹就原谅他们。”

    苏晚卿话一出,众人皆瞠目结舌。

    司幽奇都要忍不住咆哮出声了。

    你这哪里是大人有大量,分明是狮子大开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