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嫡女翻身记 > 章节目录 第293章 意外
    令几个副将最惋惜的事情便是,他们一直尊敬的六皇子,居然在一次意外中中了毒,并且双腿瘫痪了,更严重的是,他还毁容了。

    这件事情,在天离国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具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许没人比他们这几个副将清楚了。虽说他们几个副将对于事情也不过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罢了,但比起其他人,他们也算是知情人了。

    但是这几个副将对于那一年所发生的事情,根本便不愿意提起。六皇子所受的伤害,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揪心了。虽然六皇子从未说过什么,而世人皆认为,这不过是一次意外。

    但只有这几个副将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有人蓄意为之。

    要说起来,他们当时也太过年轻气盛,在跟着六皇子,连胜了好几场战役之后,他们也变得有些飘飘然起来。他们认为只要有六皇子在,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战胜的。

    但当年的六皇子也不过十几岁罢了,他总会有考虑的不周到的地方。

    就在疏忽的一瞬间,意外便那样子发生了。

    其实事情的经过也并不复杂,他们收复了许多士兵之后,在六皇子的安排下,将这些士兵都编排起来,并且共同进行了一定的训练,使这些士兵变得更专业,用六皇子的话来说,没有经过操练过的士兵,在战场上是十分吃亏的。

    经过训练的士兵,不仅在内部有了一个相对而言更完整的机制,而且在战场上,也能增加彼此之间的默契。

    六皇子对于收复的士兵,一向都比较宽容,这也是为了减轻他们心中反叛的情绪。

    在士兵的队伍日益壮大之后,六皇子开始带着他们这几个副将去攻击周边那些一开始便对天离国虎视眈眈的国家,尽管都是一些小国,但当时的天离国,也不过是个刚建成没多久的国家罢了,实力也比那些小国强了那么一些而已。

    但在六皇子的努力下,天离国的人也愈发的壮大起来。

    在一次庆功宴上,几个副将都喝多了,他们根本不认为,在这种时候,居然会发生意外。事实上,连六皇子本人,也没有料到。

    那一天,所有的人几乎都喝得酩酊大醉,这个时候,士兵不再只是下属,而副将们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领头人,他们彼此之间互相敬酒,气氛一派和谐。

    一直到很晚很晚,那些士兵们这才在副将们的命令下,有些不情不愿的回去休息了。副将们也并非不体恤这些士兵,但若喝伤了身体,这可就得不偿失了。毕竟无论他们玩得再凶,第二天依然是要正常训练的。

    这是六皇子一向不变的规矩。

    虽然他年纪轻轻,但因为深谋远虑,胸有大志,那些士兵也都十分尊重他。

    几个副将看到一向少年老成的裴修,此刻也喝得脸颊有些通红,看起来更是俊美不已,他的眼神甚至都有了一丝迷离。

    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感觉到,六皇子虽然平日里总是像个小大人一般管着他们,但实际上,就像他们的弟弟一样。虽然他们作为下属,是不敢在六皇子面前这般自称的。但此刻六皇子喝多了,才更像一个少年。

    几个副将看他站起来的身形都有些摇摇欲坠,陆飞四周看了看,发觉旁边一直站着一个士兵,他神色正常,似乎没有喝醉的迹象。

    陆飞以为那士兵是特地没有喝酒,留下来伺候他们的。

    他高兴的冲那士兵挥了挥手,大着舌头说道:“你,你过来,来扶一下六皇子。”

    旁边的裴修听到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看了一眼那个士兵,摇了摇头,有些含糊的说道:“修不需要人扶,修没有醉。”

    一般喝醉的人,根本不会承认自己喝醉。

    陆飞几个人也是这般想的,但他们也不会勉强六皇子,他虽然平日里没什么架子,但骨子里的倔强,只怕是他们几个经常与他相处的人,才会知道。

    陆飞想了想,冲那士兵说道:“既然如此,你且去做一杯醒酒茶端过来,给六皇子醒醒神。”

    那士兵恭敬的行了个礼,赶紧退下去做醒酒茶了。

    六皇子看了一眼陆飞,也没有出声。

    今日他们收服了旁边的一个小国,这个小国已经硬撑了许久,今日终于被他们拿下了。裴修为了这几场战役,几乎几日都未合眼了,如今取得了圆满的结果,他怎能不高兴?因此,素来不饮酒的他,今日也忍不住多喝了几杯。

    不多时,那士兵便将醒酒茶给端上来了。

    陆飞正想接过去,裴修冲他摆了摆手,自己将醒酒茶接了过去。

    裴修刚喝了一口,便察觉出了不对劲,他脸色一变,刚刚出声道:“这茶有问题!”但此刻,裴修刚讲完这句话,那茶中的药效便已经立即发作了,他整个人顿时有些无力,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

    陆飞几个人还没反映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发觉六皇子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苍白。在他们听到裴修讲出这句话的时候,喝得有些醉醺醺的脑袋终于显现出一丝灵光的时候,旁边那个一直站着等候的士兵,忽然冲着裴修动手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柄长剑,飞身冲着裴修便冲了过去!

    裴修因为被下了药,一时之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士兵眼神阴冷的朝着自己冲过来,并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那士兵的剑原本直直的对着裴修的胸膛,但裴修此刻已经反应过来,尽管身体有些难以控制,他还是尽力将自己的身子斜向另一边,躲过了士兵的那一击。

    士兵一击未杀死裴修,而旁边几个副将已经回过神来,他深知自己已经没办法将六皇子杀死了。在陆飞他们还未冲过来的时候,那士兵趁着裴修还在移动自己的身体,企图摆脱控制时,举起长剑,狠狠地刺向裴修的双腿!

    长剑深深地的嵌入裴修的腿部,并且还是在膝盖的骨头处。士兵的那一剑得手之后,他猛然收了回来,本想再次攻击裴修,但几个副将已经冲到了身前。

    那士兵不知道究竟哪里来的力道,居然硬生生的将插在裴修膝盖的剑给狠狠地拔了出来,在场的几个人,甚至听到了骨头清脆的,已经碎裂掉的响声。

    裴修满脸惨白,只有他心里清楚,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痛楚。连膝盖的骨头都碎掉了,这种感觉,这种疼痛,根本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

    而且这个时候,裴修体内的毒素似乎也开始发作了,他俊美惨白的脸,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变得通红,随即长出了一颗又一颗,看起来非常恶心的脓包。

    那士兵得手之后立刻抽身往另一个方向跑了,这一切不过发生在刀光火石之间,让人根本猝不及防。

    陆飞几个人原本想追那士兵,但是看到裴修这副模样,顿时都被吓坏了。这个时候裴修也根本坚持不住了,身子往后倒,所幸被赶来的陆飞牢牢的接住了。

    几个人扶着裴修,看着他狰狞的、扭曲的脸,此刻酒全都醒了。裴修的双腿,血如同水一般,不要命的喷溅出来,其中还能看到夹杂着一点又一点的白色,那是他已经碎掉的骨头。

    陆飞不知所措的看着已经陷入了昏迷的裴修,他们几个人甚至不敢移动他,生怕在移动的过程中,裴修的腿……

    几个人都急得满头大汗,蒙副将大吼了一声:“来人、来人啊,叫大夫!”

    他的大嗓门本就在军队中出了名的,这一嗓子,那些还有些神志的士兵,都被吓醒了。几个人跑出来,看到六皇子的惨状,都吓了一大跳,赶紧去找大夫了。

    裴修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处在了帐篷中,面前站着一个脸上满是心疼和恼怒的老人。

    没错,这个老人便是后来一直陪伴在裴修身边的祁老。他那日刚好受邀来参加庆功宴,但老人毕竟是老人,不轻易喝酒。

    没想到,刚刚歇下,便收到了这么一个噩耗。

    裴修饮的那一口茶,真真是将他害惨了。

    在看到裴修的模样时,祁老气得几乎要跳起来,他将几个副将都赶了出去,吩咐谁都不许进来,这才开始紧急的医治裴修。

    所幸他身上还带了一些名贵的草药,在裴修的毒素蔓延的时候,堪堪止住了毒素的继续流窜,但裴修当时的俊脸也的确看起来很可怖。若非祁老医治及时,也许他真的会毁容。

    但是裴修的腿,当时的祁老也很愁。膝盖骨都整个几乎要碎掉了,这要怎么样才能够重新站起来?

    裴修醒来的时候,祁老还安慰了他几句,裴修在看到自己的腿时,眼中有一瞬间的阴霾,但很快他便恢复了常态。

    祁老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沉稳的问自己:“我的腿,可还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