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嫡女翻身记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四章 是我
    柳勇看着知府大人,不知为何,心底忽然咯噔了一下。

    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而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起来,从方才开始,他就没有听说过关于任何柳婷的消息,也根本没有见过这个女人。按理来说,自己如今被知府大人这般对待,柳婷不可能不知道。

    他还以为,是因为前段日子,自己跟柳婷吵架,她还气在头上,所以才没有出现在这里。

    但是如今看来,也许她做了什么招惹知府大人生气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

    可是看到知府大人这个表情,直觉告诉柳勇,事情似乎又没有这么简单。

    难不成,柳婷真的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柳勇忽然想起之前有侍卫在询问关于桃儿的事情,但那个时候因为某些原因,自己并没有承认见过她。不会跟这件事情有关吧?柳勇希望不是,因为桃儿这个人,不管怎么说,他都没办法承认自己见过她。

    其实柳勇这样做也并不奇怪,说穿了,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有把柄在桃儿的手上,若非被她这般威胁,自己又怎么可能会不承认呢?但若是他承认了,有些事情就不得不解释清楚了,对于柳勇来说,这样让他更不能接受。

    所以,他选择了隐瞒。

    既然选择了这一条路,便断然没有回头的说法。

    知府大人看着柳勇的眼中忽然多了一抹不安,他又怪异的笑了一声,也没有再继续卖关子,而是将柳婷的事情告诉了他。

    “你这个好姐姐,背着本大人在外面私。会男人,若非本大人及时发现,恐怕一直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心里居然惦记着其他的男人。为了惩罚你姐姐的不忠,本大人已经将她给赶出去了,从今往后,她不再是本大人的姨娘。此事,你可是听明白了?”

    柳勇听着知府大人说出来的话,眼睛逐渐越张越大,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知府大人,半晌才喃喃的开口说道:“大人,您一定是搞错了吧,我姐姐她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她的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知府大人您呀,这些年来她是怎么对待大人的,大人想必是最清楚的了。”

    柳勇这会儿心里是真的慌了,他万万没想到,柳婷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更重要的是,那可是柳婷,而自己可是她的弟弟。知府大人居然已经将这个女人赶出去了,这才是让柳勇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而且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还犯下了滔天大错,柳勇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接下来的结局。若是没有了柳婷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庇护,那么接下来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也要被知府大人赶走了?

    柳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面临这样的问题。他在知府待了这么些年,早就养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人尽心尽力的伺候着自己。不管做错什么事情,背后都有知府大人在撑腰。

    这一切,柳勇又怎么甘心失去?但是眼下,他也有些六神无主了。

    因为知府大人的眼神在清晰的告诉自己,他并没有在跟自己开玩笑。

    “本大人有没有搞错,你可以离开知府以后出去问一问,当日在场的,可不只是本大人一个。可怜你姐姐看上谁不好,偏偏瞧上了谢公子,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谢公子这样的男人,是她这样的女人能够惦记的么?真是不知所谓!”

    知府大人说起柳婷这个女人,眼前又浮现了出了当时的画面,怒气不禁又涌了上来,让他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

    再看看面前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知府大人觉得,自己最近可真是倒大霉了,一直在身边的人居然是这副德行,亏他当初还这般信任那个女人还有这个混球,到头来呢?他得到了什么东西?他真是被害惨了。

    知府大人重重的“哼”了一声,看着面前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的柳勇,加上他额间的白布已经被鲜血染红,红白交映,看起来有些渗人。

    柳勇终于回过神来了,他三两步爬到了知府大人的脚边,抓住了他的一只鞋子,哀嚎道:“大人,您不要将阿勇赶走哪,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错,不关阿勇的事情啊,请大人明察呀!”

    知府大人这会儿是真的开了眼界了,若是柳婷还在这里,他真想让她听一听这个男人究竟在说些什么,看看,她一直以为都维护着的弟弟,到头来,却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了她的头上,这哪里是弟弟?分明,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不过正因为柳勇是这样的人,他会做出逍遥庄这样的事情来,知府大人也不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了。可是这样的损失,让他根本就难以接受。

    就这样将柳勇赶出去,未免也太便宜他了吧?

    知府大人想到这里,看向柳勇的目光,多了一丝阴霾。

    柳勇接触到知府大人的目光,忽而打了一个寒颤,忽然觉得知府大人的目光,有些不对劲。

    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知府大人忽然喊道:“来人——”

    空中忽然凭空出现了两个黑衣人,虽然柳勇方才已经见过一次,但突然又出现两个人影,还是把他吓了一大跳。

    两个黑衣人冲着知府大人行了一个礼,知府大人指了指跪趴在地上的柳勇,淡淡的开口说道:“将他给本大人带下去。”

    “是。”两个黑衣人简单的应了一声,便走向柳勇。

    柳勇看着两个缓缓逼近的黑影,没由来的,心底升起了一丝恐惧,他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你们干什么?你们想要对我做什么,你们不要过来……”

    两个黑衣人根本就不在意柳勇的话,他们两步便靠近了柳勇,一人一边,直接将柳勇给架了起来,随即两个人冲着知府大人点了点头,算是行礼。

    柳勇见状,忍不住放开嗓子大喊:“救命啊,杀人啦,救命,唔——”

    还没等柳勇继续喊叫,其中一个黑衣人已经利落的手起手落,在柳勇的后脑勺狠狠地劈了一下,柳勇闷哼了一声,两眼一翻,顿时便晕了过去,再也没有声息。

    两个黑衣人纵身一跃,便架着柳勇消失在了知府大人的面前。

    书房里重新变得静悄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知府大人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眼睛沉沉的看向一个地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手指慢慢的捏紧,将面前的一张纸抓的皱巴巴的。

    另一边,怜儿已经背着自己的小包裹,来到了赌石店的面前。

    这个时候,虽然太阳已经下山了,天色隐约已经多了一丝灰暗,但赌石店里的人依然满满当当,人满为患。

    大伙儿似乎不知疲倦,不知饥饿一般,都盯着面前的切石台,聊的热火朝天,津津有味。仿佛面前的切石台让他们忘却了一切,几乎就像是他们的精神食粮一般。

    对,就是精神食粮!

    怜儿望着面前热闹的情景,抖了抖自己的包裹,再一次感叹这位裴夫人可真是会做生意。就冲这么些人流量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光是这样的宣传作用,效果就已经杠杠的了。

    她感叹了一声之后,往切石台瞧了一眼,发现切石头的居然不是上一次自己看到的那个小哥了,而是换成了一个年纪大了许多的大叔。她忍不住挑了挑眉头,咦,那个小哥莫不是已经离开这个店了?可是不可能吧,这赌石店的生意这么好,是个傻子才会离开呢。

    更何况她觉着,那位小哥应该是真心热爱自己的工作的,他这般认真。这年头,认真工作的男人,可少了。至少,能够引起她注意的很少。

    不过怜儿忘记了一件事情,她在知府里待了这么些年,见过的男人,多半都是府里的侍卫和小厮,根本就没见过其他的男人了。

    所以,这实际上是没有可比性的,不过怜儿并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她绕过那些正激动的看着切石台的客人们,灵巧的身影往店里面走了进去。一进店里,果然和上次一样,店里的人比起门口看切石的人,可谓是少了一大半。总感觉,这里的空气都跟外面的不一样。

    怜儿走进去之后,忍不住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感叹了一句,有时候生意太过兴隆,感觉也挺有压力的。

    她左看看右看看,正想走到前台去询问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

    “怜儿,你是怜儿吧?”

    怜儿一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顿时别过脑袋去,看向来人。

    面容普通的女子,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斜斜的依靠在前台的桌子前,一副懒懒的模样,分明长得很是平凡,但她的身上却带着一股独特的气质。这股气质究竟是什么,怜儿也说不上来,但她觉得,这个女子很不一样。

    怜儿应了一声,有些迟疑的开口道:“是……裴夫人吧?”

    女子忽然一笑,平凡的面容顿时多了许多的生气,令怜儿一下子移不开眼。

    “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