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嫡女翻身记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四十八章 不是她的错
    “知府大人您居然凶婷儿……是婷儿做错了什么事情,所以您才会这般吗?”柳婷呆呆的看着知府大人满是怒气的面庞,嘴里喃喃的说道。

    她此刻有些反应不过来,脑子里一片空白,愣是不知道,为何知府大人会对自己如此。难不成,她说错了吗?可是这个女人,分明对阿勇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她不过是让这女人给阿勇道个歉而已,有这么难吗?

    柳婷想起来,眼里多了一丝委屈。

    知府大人却是对柳婷眼里的委屈视而不见,平日里,若是她露出这样的表情,自己早就赶着上去心肝宝贝儿般的安慰了,哪里舍得让这个人儿露出这般表情。

    柳婷见状,咬了咬牙,眼里泪眶盈盈,似是随时会掉落下来,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是柳婷经常会做的。而且她相信,自己这副模样,知府大人一定会不忍心,会过来安慰自己的。

    只是令柳婷万万没想到的是,知府大人居然连自己的这副模样,都完全无动于衷!他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又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柳婷这会儿是真的委屈上了,知府大人到底怎么了?难不成自己真的说错话了吗?柳婷想了想,自己说的话,按理来说没什么毛病才是呀。

    知府大人又瞥了柳婷一眼,继而看向柳勇,柳勇原本还在拼命朝着柳婷使眼色,这会儿看到知府大人扫过来,他赶紧收敛了自己的神情,不敢再做什么动作。

    苏晚卿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如今她似乎也不需要说什么了,这柳婷未免太蠢了,她都不需要做什么,说几句话,她直接就上套了,不带一丝拖沓的。

    苏晚卿都怀疑,她究竟有没有想过自己在做什么了,真是一点儿也不在意。就算要朝她泼脏水,也要讲究证据吧?她倒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泼脏水,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这样的人,不是无脑是什么?

    知府大人没有吭声。

    柳婷哪里会甘心,她方才眼神不小心看到了苏晚卿,正好捕捉到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这个丑女人是在嘲笑自己吗?还是因为知府大人不理会自己而感到得意?

    柳婷这般想着,心里更是恼怒。

    “知府大人您说说呀,这位夫人推了阿勇,妾身只是希望她能够给阿勇道个歉,便不再为难她。这件事情,对于夫人来说,莫非很难吗?”柳婷不依不饶的说道。

    她似乎完全忘记了,苏晚卿方才说的,自己是无辜的那番话。不过即便苏晚卿说了,柳婷也认为,她不过是在狡辩而已。

    这里除了他们这一行人,还有谁会伤害阿勇呢?

    “够了,回你的房间去!”知府大人再也忍不住,黑着脸大吼道。

    他堂堂一个知府大人,府上来了几位慕名而来的外乡人,还是为着自己的名声而来。在这样的人面前,他哪里能够丢了自己的颜面,这要是传出去了,不是让人笑话吗?

    柳婷完全不知道知府大人心中所想,她此刻一心一意只想帮自己的弟弟讨回公道。虽然这个弟弟惯常总是给自己惹事,但是终究是她的亲弟弟。如今这副可怜的模样,若是容貌都被毁了,那还得了?这往后,让他如何在别人的目光中生存?而她这个做姐姐的,又该如何自处?

    柳婷光是想到这件事情,心里就疼得不行。

    “知府大人,您可以怪罪妾身不识礼数,在这里唐突了夫人,但是妾身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当年父亲临终前,可是好好交代了妾身,要保护好这唯一的弟弟。如今他被人弄成了这般模样,妾身这个做姐姐的,心里就像被剜了一块肉一般,可疼得很哪。知府大人就算不怜惜妾身,也请怜惜一下妾身的弟弟吧。”

    柳婷说着,眼里一行清泪,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

    若说美人流泪,那自然是令人怜惜,也是赏心悦目的。

    但柳婷脸上擦着厚厚的白。粉,这泪水一流下来,便顺着她脸上的粉,“艰难”的流了下来。而她脸上的白。粉,也因为她的眼泪,而变得惨兮兮的。

    总之看起来,柳婷这张脸,可谓是一塌糊涂。

    让人光是瞧了,就有点于心不忍,不忍再看下去。苏晚卿也别过了头,她生怕再多看几眼,都害了肚子里的宝宝。

    她在前世可是听说了,怀了宝宝之后,要多看一些美的东西,要多熏陶一下自己,这样生出来的宝宝,才会更好看。

    若是她总看一些不该看的东西,污了自己的眼睛,那到时候宝宝生出来没有这么好看可如何是好?

    苏晚卿想到这件事情,赶紧移开了自己的脑袋,转向了另一边,看起了石板路旁种的一棵棵高大的松树,枝叶随着微风轻轻晃动,发出簌簌的声响。

    嗯,一片绿油油的景象,甚是养眼。

    苏晚卿眯着眼睛,看着那细碎的阳光洒在翠绿的叶子上,仿佛钻石一般,星星点点,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天气可真好呀。

    这知府大人虽然又土又豪,到处都将景布得雍容华贵,生怕旁人不知道他兜里有银子一般。但不可否认的是,走进来的这一片假山与园林,还有这从别处引进来清澈见底的湖水,的确景色很不错。

    知府大人在这一方面,倒是做得挺好的。

    柳婷眼睁睁的看着苏晚卿瞧了自己一眼,随后又将目光移开,看向另一旁的几株松树上,顿时就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她若是没有看错的话,这个丑女人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嫌弃,而且是非常显眼的那一种!

    她长得这么丑,居然敢嫌弃自己,凭什么?!而且,她哪来的脸嫌弃自己!

    柳婷原本在知府大人这本就受了委屈,这会儿还受到了苏晚卿的鄙视,她哪里受得住?从她来到知府开始,就深得知府大人的宠爱,知府里的下人,谁不是对她毕恭毕敬的,根本没有人敢给她脸色看。

    也正因为如此,她的弟弟柳勇在这里横行霸道,不管干什么事情,都无人敢说什么。她柳婷在这里受尽了宠爱,如今被一个长相平凡的丑女人这般鄙视,她心高气傲的性子,如何会接受得了?

    而且这个女人,分明是因为知府大人当众凶了自己,没有给她面子,而取笑她!一定是这个样子的,否则她怎么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她一定是因为伤害了柳勇,又对自己方才的指责怀恨在心。若非她来得早一些,听到了她说的那些话,后面晚了,指不定她还会说出什么侮辱阿勇的话语出来。

    知府大人若是真的相信了这个女人,这不是在给她难堪吗?柳婷认为,这更是对她身份的一种挑衅!这个丑女人分明就是嫉妒自己得到了知府大人的宠爱,而自己只有一个平凡的不知道容貌的丈夫,她心怀妒意罢了。

    若是苏晚卿知道柳婷的想法,估计会笑出声。她嫉妒柳婷,这真是她近期听过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了。

    她嫉妒柳婷什么呢?是柳婷一脸白乎乎的粉末,涂得跟城墙似的,还是嫉妒她是知府大人的姨娘。

    若说她是知府夫人,也就罢了,好歹是一个正牌夫人的身份。但却没想到,闹了半天,结果只是一个妾室。这柳勇还闹着说自己是知府小舅子,结果呢?压根儿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小舅子。

    这样的人却在外面到处趾高气昂,做尽恶事,这不是坑人么?

    不过想来,若非知府大人这幅德行,授意底下的人,这知府小舅子会这般为所欲为吗?苏晚卿觉着,恐怕不会。

    所以说到底,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知府大人,本身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知府大人看着柳婷眼里稀里哗啦流下来的泪水,将她的妆都弄花了一些。若是换做往日,他早就心疼不已,立刻将柳婷拥进怀中,好好地抚慰一番了。

    但他此刻却不能这么做。

    虽然对面那个平凡的女人眼神里并没有什么东西,但他却觉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让他这个做知府的,都觉得无所适从。

    毕竟方才他那一脚踹过去,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若是他知道这些人看着,后面还有会这么一出,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换做平时,他也不至于这么凶残。但男人在关键时刻,却忽然被打断,饶是他是知府大人,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更何况,打扰自己的,还是自己平日里经常维护的柳勇。这不是明知故犯吗?

    柳勇平日里会这般不知礼数吗?分明知道,没人在门外守候的时候,他在做什么事情,非要在这个时候打扰自己。

    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愿意接受的。

    可恨的是,柳婷还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的,非要得到一个结果。

    这不是摆明了想让他下不来台吗?

    知府大人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如此碍事。这眼泪,也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好了,你闭嘴吧!此事跟这位夫人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