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召唤
    行完礼起身,曹易颜不敢在小殿里放肆,而是回到了地面。

    一直压在心上的沉甸甸感觉,一下子消除大半,只觉得神清气爽,满是兴奋。

    “魏世祖4岁封王,8岁登基为帝,13岁就剪除权臣,28岁统一天下,60岁驾崩,享位52年。”

    “无论文治武功,都可称历代之冠,我曾经看过魏世祖写过的幼主无为之篇论。”

    “当时列国尚在,国家多事,多有宗亲、大臣要讨伐别国。”

    “魏世祖不肯,密语云:朕尚幼,大臣领军,不胜者劳师动众,与国有损,要是得胜,班师回朝,又置朕于何地?”

    “故主幼,只有静慑于位,不得多事实在是精辟入里。”

    魏世祖被称千古一帝,世人尊隆难以想象,就算是郑朝,最多只是不给予评价,却少有恶语。

    有着它的预兆,曹易颜心情激动来往徘徊,大郑立国三十有余,天下归心,根基渐渐稳固,就连是曹易颜,也不过是尽人事,心中渐渐绝望。

    不想,现在却有这个转折。

    “噗噗”就在这时,上空有着声音,一支飞到了自己顶上,盘旋的巴掌大的纸鹤的到来,犹一盆冷水兜头倒下来,让曹易颜那颗热烈起来的心,又随之冷下来。

    “汝速速赶到双华府余香观。”

    “请师父放心,弟子马上就到!”纸鹤上传来的刘湛声音,虽听起来很是淡然从容,但曹易颜还是听出透着一种焦急。

    虽不知刘湛这时命自己以最快速度赶到余香观是何原因,但想必有着大事,丝毫不敢耽搁,立刻应着。

    纸鹤随之燃烧殆尽。

    “将我雕奴牵来。”这里离双华府余香观有百里,曹易颜命令着,稍过片刻,一道人带着巨雕过来。

    眼前巨雕身形甚巨,比人还高,迈大步过来,话说有着妖化,自有人想办法控制,这其实是半妖。

    不过驯化半妖不易,自己也仅仅一只。

    曹易颜翻身上乘,朝着刘湛所指的位置飞去。

    巨雕本就是代步工具,一日千里,落地时,距离收到消息不过一炷香。

    但空气中已是弥漫着一股血气。

    余香观很是偏僻,居于一个小山上,台阶上倒着几具巨大的动物尸体,使得了巨雕一阵骚动。

    “不许食这等尸体。”曹易颜呵斥着,他见多识广,一看就知道这是妖怪死后现出的原形。

    巨雕本身是半妖,要是食了妖尸,进化了怎么办?

    成了真妖,没有会当雕奴。

    奇怪,这样妖怪虽不算弱,以刘湛的修为,格杀并不算难,为什么还用叫自己过来?

    还是说,还有着强敌?

    等远远看到盘坐榻上的两个道人,心里一动,走近了,更微微惊讶。

    郑应慈就算了,入门很短,遇到妖怪围攻,狼狈不堪很正常,可刘湛是尹观派派主,号称「穷达形一神万之微」,道法返璞归真,极具杀伐,给自己的感觉一向是深不可测,这时同样狼狈,道袍都有了破损,虽表面看不出伤,只从气色就能看出,情况不太好。

    “师父,弟子来晚了。”不敢多打量,曹易颜对刘湛行礼。

    这一行礼,又暗自“咦”了一声。

    “怎么回事,往日见师父时,都感觉给我的感觉深不可测,可这一次,这种沉甸甸压力消失了不少。”

    至于郑应慈这师弟,给曹易颜的感觉就更微妙了。

    过去见面时,此人身上同样有一种让人暗凛的气质,天赋更是出众,可现在看去,不过是脸色苍白的普通青年,神色还透着不安。

    “你来得还算及时。”刘湛皱眉,打断了曹易颜的思绪:“为师在钦差祭典观礼之后,就受到了妖族袭击。”

    “妖族甚多,你小心戒备,让我安心疗伤。”

    “是!”看见道袍上有几处血迹在里面渗了出来,曹易颜瞳孔就是一缩。

    这道袍是尹观派密法所制,能抵御一定的刀矢,还不染灰尘泥土,可避雨,看这样子是彻底毁了,刘湛这是受了重创?

    曹易颜不敢多想,忙应了一声,过去帮忙。

    “师弟,你的伤也不轻啊,先不要动,师兄帮你看看。”又顺便看向郑应慈,关切地说。

    因着曹易颜到了,刘湛的压力骤减。

    他能感觉到,周围原本还有的窥视的目光,已渐渐不见了,应该是发现有支援到了,那些受了伤的妖怪不得不撤走。

    望着这个低头给自己喂着丹药的徒弟,刘湛垂眸,心情同样复杂。

    到了这时,他甚至都不愿意去看郑应慈。

    但要说错,还是自己,钦差事完,他还不想罢休,用钦差之令,调了一支二十人的甲兵,围攻孙不寒。

    尹观派,只要一照面,就有办法根据气息追踪。

    不想孙不寒早有谋算,反而设下陷阱,一举杀之,甲兵和跟随的道人全部死伤而尽,再加上元神大损,让刘湛带郑应慈到了这里就举步维艰。

    丹药本就没带多少在身上,吞完后就渐渐力竭,无法抑制伤情。

    这样弱小,对一向强大的刘湛来说,简直就是种折磨,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和钦差交代。

    “这次倒是麻烦你了。”刘湛叹着。

    曹易颜无奈说着:“师父,你跟师弟受这样重的伤,叫我来帮忙不是应该的么?弟子侍奉师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您安心养伤就是。”

    不料,这话被刘湛拒绝了。

    “你带的丹药足矣,我有事吩咐你去做。”刘湛试着起身,发现服了几颗丹药,伤重新被压制,已可以动用部分力量。

    这里不宜久留,他需要带郑应慈,去一个自己真正放心的地方去养伤。

    但走之前,必须将事情都交代清楚了才成。

    “孙不寒乃是妖族,与大计有碍,他现在也受了重伤,我也将其党羽剪除大半,你这去截杀此妖。”

    “就算杀不死这妖本体,将这次伪装的身份,全部清理掉。”说着,凝神在掌心,片刻,就有了一颗透明珠子。

    “这是孙不寒的一缕气息凝聚而成,你带着它,就能找到孙不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