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重生日本当神官 > 章节目录 258. 第255章 强势镇深羽
    许久之后,一切结束。

    黑泽逢世重新化身大柱,回归到夜泉之中,并与夜泉一同消失在了月牙形山石处开辟的大洞内。

    只余下秦和清、月儿、鲇川茜、不来方夕莉和黑泽密花以及雏咲深羽留在黑之泽中,望着乌云散尽后的天空所呈现出来的明月与繁星,默默无言,感怀着黑泽逢世的牺牲。

    直到又过了片刻。

    “我们也回去吧。”秦和清道。

    对此,不来方夕莉和鲇川自然不会反对,点点头,转身做势朝着水上宫行去。

    却是发现,队伍中少了一个人。

    谁?

    雏咲深羽!

    依旧矗立在夜泉消失之后,已经再见不到半点黑泽的湖水当中,默默的望着天,一副遗世而孤立的样子,让人看了很是心疼。

    见此,秦和清却是不由皱了皱眉,动身上前,走到了雏咲深羽身边。

    “深羽……”

    “我什么都没有了。”雏咲深羽无声的流着眼泪,望着天空喃喃道“希望、妈妈、亲情、一切的一切……全都随着她的消失而消失了。我,再次变成了孤身一人……”

    “不,你还有我。”秦和清眼神动了动,叹息一声,伸出拉住雏咲深羽的手臂,微微用力,将她拉到自己身前,直视着她泪水朦胧的双眼,轻声说道“你还有很多。只是以前的你太执著于自己的母亲了,才让你忽略了身边的一切……”

    “不,我没有。”雏咲深羽回视着她否认道“所有人的心思我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包括你的。”

    停顿一下,雏咲深羽又继续说道“哪怕我无法通过看取的力量读取你的内心,但我依旧能感觉到,你接触我的目的并不纯粹。”

    “那又怎样?”秦和清眼皮一跳,皱着眉头追问道。

    “这说明你们所有人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只有妈妈!她对我是无私的……但是现在,我最后的寄托也丢下我消失不见了,我还有什么?我一无所有了!”

    “那就再重新找!重新找到自己的寄托,找到自己的归宿!”秦和清表情沉重,盯着她冷声道。

    “怎么找?”雏咲深羽迷茫道。

    “从生活中找!反正我们都还年轻,还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供挥霍,我就不信,十数年过去后,你依旧无法找到半点存在的价值和所有物。”秦和清坚定道。

    “十数年吗……我怕我坚持不了那么久。”雏咲深羽颓废道。

    “那我就给你一个坚持的动力。”秦和清眼神闪了闪,沉声道。

    “什么?”

    还没等她明白,秦和清的脑袋就已然凑了上去。

    顿时,雏咲深羽眼瞳大睁,眼神间满是不可思议的盯住了与她面容咫尺相隔的秦和清。

    直至片刻后。

    “你!”雏咲深羽大睁着眼睛凝视着秦和清,呼吸急促,神情既是气恼又是惊震,却唯独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你不是感觉缺少实感,一无所有吗?那现在我就把这些东西都给你。哪怕是不纯粹的,带着功利性质的。也代表着你不再是一无所有。所以给我打起精神来,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对你做更过分的事情!”秦和清盯着雏咲深羽闪烁的眼神肃声说道。

    “……”雏咲深羽默然,彻底的说不出话来。

    这种不要脸皮的家伙,他怎么没被人给打死。

    “好了,下山,我们回家。”

    而后秦和清也不给雏咲深羽反应的机会,便拉住她的手臂,强势的把她拖回到队伍当中,无视不来方夕莉和鲇川两人怪异的目光,一行人返回了水上宫,回到了码头,坐上小船,重新回到了幽之宫。

    然后回到地面,搭盛着电车返回了村里。

    “话说,你最后让月儿给黑泽小姐的是什么?”回去的路上,见气氛有些沉默,以及心头确实感到好奇的鲇川茜出言询问道。

    “九字真言咒法的传承和《心经》咒法。”秦和清到也没有隐瞒,望着车窗外快速滑过的森林景致淡声说道。

    随着夜泉的重新被封印,整个日上山给人的感觉已然和之前大相径庭!少了诡异幽深,多了幽静清雅,让人有了浏览和深入的兴趣。

    “九字真言和心经?”鲇川意外道。

    同时雏咲深羽和不来方夕莉也感到很奇怪,纷纷扭头看向他,等待着他的解答。

    “恩。其中心经可以有效的平复她的心境波动,不至于让她崩溃。九字则可以磨练她的精神,让她升华。只要她能认真练习这两套咒法,并把它们熟练掌握,那么黑泽逢世短时间内就不会再出现问题,从而从根本上解决掉夜泉的镇压一事。”秦和清道。

    这也是他当时思考之后的选择。

    毕竟日上山这边的传承实在是太糟糕了,只有一套名为看取的读心之术,其他什么阴阳术、神术、法术少之又少,大都还是巫女的那一套,搞搞净化还行,提练心性什么的,真心不如佛经和九字真言。

    “原来如此。还是和清君考虑的周到。要不然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日上山这边又会出现问题,让世间发生危险。”听完秦和清解释的鲇川恍然大悟,继而一脸赞叹的望向秦和清说道。

    眼中流转的光芒,就算是秦和清也有些遭不住。

    “又来了……”见状月儿不由瞥了下嘴,神色间隐带不屑的暗暗嘀咕道。

    真当她不知道鲇川的心思吗?

    那也太小看她作为精灵度过的那数百年间的岁月喽。

    如此之后再没什么对话,一行顺顺利利的返回了古董咖啡馆中。

    ……

    “啊!”

    怨灵哀嚎,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到秦和清面前,被他收进了炼妖壶中。

    “好了,继续。”秦和清满意的点点头,冲着身旁的鲇川招呼道。

    “是!”

    此时距离黑泽逢世重新恢复并镇压下夜泉已经过去了大半天,来到了第二天的傍晚,因为要处理黑泽密花的灵魂融合之事的关系,原本应该今天就坐飞机回东京的秦和清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留在古董咖啡馆中进行休整。所以本着无聊,以及机会难得的想法,在对黑泽密花的事情做出初步安排后的他就带着鲇川再次上了已经恢复一些模样的日上山,对山中存在的怨灵展开了清剿工作。

    结果自是无须多说,一路顺畅,让秦和清收获了不少的怨灵材料,赚了个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