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嫡女心计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谢琅华扬眉一笑,看了萧陌一眼,撩开车帘朝外看去。

    只见谢瑶华与冬雪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两人脸色微红,显然是跑着过来的,她竟弃了素常喜欢的华美衣裙,与冬雪的衣着打扮一模一样,一眼望去与府上寻常的婢子无异。

    谢琅华眼底拂过一丝讥讽,纵然赵氏将谢瑶华看管了起来,可她哪里能囚住一个一心想要逃跑的人。

    “妹妹快上来吧!”谢琅华没有多问,冲着谢瑶华微微招手。

    萧陌也朝谢瑶华看来。

    在两人的目光之下,谢瑶华有些促狭,不由得垂下了眸子,轻声说道:“是,姐姐。”

    冬雪扶着她上了马车,便是三人同行马车也很是宽敞。

    “等了这么许久,我还以为妹妹不来了呢!”谢瑶华坐在谢琅华对面,谢琅华看着她笑盈盈的说道。

    谢瑶华面色微红,抬眸细细看了萧陌一眼,便将视线落在谢琅华身上,轻声细语的说道:“姨娘不许,奈何我想去,想求佛祖保佑我觅一门好亲事。”

    谢琅华眉眼一弯:“妹妹一定会觅一个如意郎君的。”

    说着,她漫不经心的看了萧陌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冷笑。

    就怕她不来,她若是不来,这戏可怎么唱下去。

    上一世他们二人不是郎情妾意吗?

    这一世她便成全他们。

    谢瑶华见萧陌一言不发,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陌表哥不介意吧!”

    “怎会!”萧陌淡淡的看了谢瑶华一眼,视线落在谢琅华身上,满目温柔的说道:“有你和琅华作伴我求之不得呢!”

    “多谢陌表哥!”谢瑶华说着垂下头去。

    经过王宫一事,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压抑,好在萧陌是个能说会道的,比起谢琅华与谢瑶华来见多识广,他挑拣了些趣事说与她们二人听,引得两个人忍俊不禁。

    气氛慢慢缓和下来,这也是谢琅华乐得所见的。

    她看着不停说笑的萧陌,不由得感慨万分,当一个人愿意对一个人用心时,便会倾尽全力去迎合一个人的喜好,处处以她为先,可见凡事都在用心二字。

    若是一个人无心,另一个人再好也入不了他的眼中。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到了甘泉寺。

    萧陌一马当先的跳了下去,他伸手想要去扶谢琅华,谢琅华已经自己跳了下去,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一时之间,他很是尴尬,刚想缩回手。

    哪知谢瑶华竟将手放入他手中,看着他盈盈一笑:“多谢陌表哥。”

    两人对视一眼,萧陌飞快的避开谢瑶华的视线。

    谢琅华还在一旁,总不能叫她在有所误会。

    所以谢瑶华一下车,他便急急的松开了她的手。

    “大小姐,累不累?”春桃从后面的马车跳了下来,朝谢琅华走了过去。

    冬雪也朝谢瑶华走了过去,她手里抱着一个包袱,想来是谢瑶华日常的衣裙,看着谢瑶华说道:“二小姐,我们找个地方换一下衣裙吧!”

    谢瑶华轻轻的点了点头。

    谢琅华在一旁说道:“既是如此,妹妹快些去吧!穿成这样终归不妥,我们在正殿等你。”

    谢瑶华看了谢琅华一眼,余光从萧陌身上扫过,轻声说道:“好。”

    谢琅华与萧陌也进了甘泉寺。

    在踏入甘泉寺的时候,萧陌扭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驾车的车夫。

    谢琅华今日着了一袭薄荷绿的衣裙,面上粉黛未施,头上只别了一支洁白如玉的发簪,一双眼睛异常明亮。

    她此行主要是想来亲自谢一谢寂灭大师。

    谢瑶华很快便换好衣裙,她一袭紫色衣裙,领口与袖口镶着金边,裙尾绣着几朵高雅的兰花,很贴合她的气质,头上珠翠生辉,妆容一丝不苟,比谢琅华这个嫡女光鲜亮丽多了。

    萧陌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谢瑶华面上纹丝未动,眼底却闪过一丝浅笑,凡是世间男子,如何拒绝得了美色,萧陌也不例外。

    三个人在正殿拜了拜,便出了正殿。

    这一趟甘泉寺之行,除了谢琅华,有谁是想真心来拜一拜佛祖的,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表哥,我有事要去见一见寂灭大师,妹妹初次来甘泉寺,你便带着她四处转一转吧!”谢琅华笑盈盈的对着萧陌说道。

    谢瑶华心中一喜,淡淡的看了一眼萧陌。

    萧陌轻轻的点了点头。

    谢琅华便带着春桃朝后院走去。

    她早已命春桃为寂灭大师准备了茶,寂灭大师乃是出家之人,唯一喜爱的便是这杯中之物了,这也算得上是投其所好了。

    只是很不凑巧,寂灭大师外出云游了,并不在寺中。

    谢琅华不免有些失望,却没有急着去找萧陌与谢瑶华,她这是故意给他们独处的时间,让他们发展奸一情。

    已然立秋,日光甚好,少了夏日的燥热,多了几丝舒适。

    谢琅华带着春桃在后院漫无目的的走着,春桃忍不住小声提醒道:“大小姐,我们快些回去吧!二小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光天化日之下,她还能把表哥给扒光了不成。”谢琅华毫不在意的笑道。

    轻轻的拍了拍有些脸红的春桃说道:“你就放心吧!”

    春桃只好闭上了嘴,大小姐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这么办。

    谢琅华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来的时候萧陌说了,赶在天黑之前到家,可她既然已经知晓他的意图了,那也就是说今天晚上他是绝对不会放她们回家的,按计划晌午用过斋饭之后,他们便要下山的,只是途中发生些什么那就未可知了。

    总之萧陌一定会托住她们,让她们回不了家的。

    忽的,一阵悠扬的笛声传入谢琅华耳中,她不由得侧耳倾听起来。

    春桃看她这副摸样,出声问道:“大小姐怎么了?”

    “你没有听到笛声吗?”谢琅华反问道。

    春桃一脸疑惑,又凝神听了听,然后摇了摇头。

    谢琅华一笑才想起来,她六识过人,她能听到的声音,春桃未必能听到。

    她带着春桃寻着笛音而去。

    如今的文人雅士皆爱抚琴,弄笛的却不多,这笛声恁的悦耳,一听便知技艺高超,不知何方高人竟能吹出如此笛音。

    谢琅华寻着声音,从后院出了甘泉寺,在一片枫林之下才寻到那人身影。

    秋已到,枫叶微黄,秋风卷起漫天落叶,比春日的落英缤纷还有壮观几分。

    漫天落叶之中,那人一袭白衫,衣带飘飞,只留个谢琅华一个背影,全然没有听到她们的脚步,独自沉浸在无边秋色之中。

    直到他吹完一曲,谢琅华出声说道:“如此高超的笛技,真是世间少有。”

    那人堪堪转过身来,看着谢琅华先是眉头一蹙,接着笑道:“谢家大小姐,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