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 > 章节目录 第959章 造反啊啊啊!
    整理残局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埋伏在附近的警察蜂拥而至,带人质去录笔录,抓捕那几个还活着的壮汉,清点损失和伤亡情况……

    这些统统不用血刃的几个人管了。

    他们现在要做的其实很简单——

    “卧槽明月你说啥?!”孙皓麟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腰带,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严北月。

    严北月拧着眉毛,一边给手术刀换上崭新的刀片,一边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把他裤子脱了。”

    “你个小姑娘大庭广众的你你你……卧槽你们干嘛?!造反啊!”

    孙皓麟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老鹰按住手、老狼按住腿、兔子解腰带了。

    “三爷,命重要。”老鹰憋着笑调侃。

    兔子也跟着应和:“对对对,又不是脱你内裤你怕啥?!”

    严北月把麻醉剂推入到孙皓麟的血液中后,他终于消停了。

    只是孙三爷这张老脸红的啊……

    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老人家又被下了春药了。

    “局部麻醉,可以吧?”严北月抬起头看着孙皓麟随口问。

    “你要不直接给我敲晕算了。”孙皓麟一手挡着脸,感觉自己完全没脸见人了。

    他曾经还觉得严北月利落的手术是个好事儿,但是现在……

    他只想抓紧时间去世啊!

    这啥玩意儿啊?!

    他觉得他能等一等,等去了医院再取弹也完全没问题啊!

    哪有这么就地手术的!

    还、还脱他裤子……

    这一刻,孙三爷表示自己很委屈。

    严北月没再搭理他,专心处理着孙皓麟的伤口,没一会儿就把一颗子弹从血肉中夹了出来。

    而兔子和老鹰……

    “老大,你这伤的地方真挺巧的。”

    “对啊,再往右一点儿就……”

    “哈哈哈……”

    “你们能不能闭嘴?!”孙皓麟忍无可忍的吼了一句。

    严北月一把拍上他左腿膝盖,随后又想起了他这腿现在没知觉。

    她瞪着眼睛看向他:“别乱动!我要缝合了。”

    “……”【# 爱奇文学.i7wx.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好么,他这一受伤,这血刃上下都造反了!

    清理后续的警察时不时的看他们这边一眼,有个警察犹豫着过来说:“同志,要不还是送去医院再处理?”

    “他没事儿。”严北月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一点儿皮肉伤而已。”

    “……”

    警察懵了。

    中弹了叫皮肉伤?!

    其实严北月真的没夸张,更不是故作姿态的假清高。

    孙皓麟是真的没什么事儿。

    那颗子弹只伤到了皮肉,没碰到骨头更没有伤到脏腑。

    只是伤处有些疼罢了。

    要是他真的伤得厉害,哪还能撑到任务结束?

    “怎么了?怎么了?谁伤着了?!”

    周温华一边往里走一边问出了声。

    而他身边有个人比他走得还快。

    是严穗丰。

    他一脑门的汗,小跑着冲着那堆人跑去,一眼瞧见是严北月在给别人手术,他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不过转瞬间他的眉头就拧了起来。

    因为他正瞧见严北月肩膀上的血痕了。

    血染红了附近的布料,直刺严穗丰的眼。

    “首长,你们怎么也来了?”孙皓麟的脸更红了,“在外边等着不好吗?!”

    干嘛啊这是……

    都过来看他大腿还是怎么着?!

    周温华很了解孙皓麟,瞪了他一眼说:“什么时候了还矫情这些?”

    周温华说完,余光瞥到了一边眉头拧得死紧的严穗丰。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周温华也看到严北月肩上的那道伤痕。

    他清了清嗓子说:“小严啊,让外边的医生来处理吧,你也需要休息。”

    严北月仍旧没抬头,把最后一段缝合线剪断后才说:“没事儿,一点皮外伤而已。”

    她说的也不知道是孙皓麟的伤还是她自己的伤。

    不管她说的是什么,哪怕明确指出是在说孙皓麟,也有人会觉得她说的是自己。

    严穗丰的脸黑漆漆的,他的嘴唇不住的颤抖,背在身后的手也紧紧地握成了拳。

    不过他竟然忍住了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严北月。

    “兔子搭把手,把老大腿抬起来。”严北月拿出纱布,随后朝兔子抬了抬下巴。

    “得嘞。”兔子应声过来,还咯咯笑着,“明月你手术是真麻利,这才多一会儿就完了。”

    严北月勾唇轻笑,开始给孙皓麟包扎伤口。

    “老大,完了去野战医院住几天。”严北月的手不停,嘴也没停,“伤不重也得好好养着,这一个月不能训练。”

    “你直接弄死我算了。”孙皓麟终于把挡在眼睛上的手拿开了,入眼的是严北月微白的小脸儿,还有……她身后的严穗丰。

    孙皓麟的眸光猛地收紧,下意识的就要坐起来。

    严北月一巴掌拍在他的右腿上,拧着眉毛轻斥一声:“别动!”

    孙皓麟看着严穗丰,无奈又尴尬的朝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严穗丰哪有心思理他怎么笑,他的注意力全在严北月身上。

    瞧瞧、瞧瞧!

    这是不记得自己受伤了还是怎么着?

    他就眼看着严北月肩膀上的伤口随着她的动作拉扯、流血、再拉扯……

    严穗丰终于看不下去了,他背过身,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花。

    这死丫头,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的,是想让他心疼死?

    或许在父亲的眼中,女儿掉一根头发都是值得心疼的。

    严北月终于包扎完了孙皓麟的伤口。

    她轻舒出口气,顺势坐在了地上。

    “好了好了。”她朝孙皓麟挥了挥手,“老大你可以选择单腿跳,这条腿不可以受力。”

    她说完也顿住了,因为她看到孙皓麟正在勤勤恳恳的朝她使眼色让她看身后。

    严北月狐疑的转过头去,正对上了转回身重新看向她的严穗丰。

    “爸……”严北月错愕的瞪圆了眼睛。

    她愣了足足三秒钟,这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从地上爬起来,低垂着头小声说:“您怎么来了……”

    严穗丰吸了吸鼻子,故作严肃的声音里还是带上了一丝轻颤:“我不来,能知道你之前是在骗我?”

    “我、我……”严北月的头垂得更低了。

    严穗丰拧着眉毛走到严北月的近前,终于是更仔细的看清了她的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