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宝贝迷人,BOSS轻点宠 > 章节目录 第272章 落败的人,还是宫溟
    宫溟听到这句话只是淡淡的闭着眼道:“就说我出差了,回来的时间不定。”

    他知道她现在肯定忍受不了这种所谓的“囚禁”;一定会闹。

    可是……他宫溟竟然也会有这么无力的时候,除了这个……除了困住她,他竟然找不到任何其他的好办法。

    也或许……若是对别人,他还有千万种的方法。

    可那些,都是真真折磨人的,他怎么舍得用在她的身上。

    所以……就这样吧!让她闹一闹,说不定就好闹乖了,愿意安安静静的呆在里面。

    正好,医生来了。

    “医生,宫先生的腿怎么样?”这一次,是一位认识的权威老医生。

    医生叹了一口气:“你啊!本来腿就恢复的过快,要好好养着,前几天还那么大的折腾,硬是腿疼成那样,又红又肿……都不吭声,不过幸好,你还算重视这条腿,知道及时来医院,不然……这条腿的状况还真不好说。”

    “杨叔,我看你啊,说话还要更抓住精髓才好!”这小子,是在说他说的太多了。

    “好好……既然这腿现在恢复的情况不错,我也就放心了。”

    “杨叔,我受伤的事,你可别跟我爷爷说,拜托了。”

    杨医生道:“恐怕已经晚了,昨晚……你爷爷还打来了电话,看来是已经知道了。”

    爷爷已经知道了?

    那就是说……爷爷的旅行已经结束了?

    而且,爷爷不仅知道了他受伤的事,可能还已经知道了之前的订婚和策划婚礼的事情。

    不行,这一切他一定要妥善安排,绝对不能让她受到爷爷的任何伤害。

    “爷爷,你旅游结束了?”宫溟马上主动拨通了电话。

    “是啊!你小子还知道联系我,自己受伤了,腿伤那么严重,都不跟我说,我旅行结束了凭什么跟你说。”宫老爷的气势很足。

    “爷爷……那只是不想让你太担心,不想耽误你的旅程。”

    “最好是……希望不是因为什么隐情。”

    听爷爷这句话的意思,他果然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爷爷,你多虑了。”宫溟道。

    “一周后……我回来,你准备准备!”老爷子道,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一声通知。

    “好,我知道了爷爷!”宫溟道,他肯定不能阻止,越是阻止,越是让爷爷怀疑。

    况且,心颜和爷爷迟早是要正面相对的,早或者晚……都是躲不过的。

    本来……他之前想的是,先和心颜举办婚礼,得到外界的一致认同,两人感情稳定,最好心颜再怀上孩子,再带着她去见爷爷,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到时候,爷爷再怎么反对,也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看在曾孙的面子上也只能接受,剩下的……就是时间的问题。

    现在看来,这一条很明显是行不通的。

    既然如此,那就见面吧!

    迟早都是要见的。

    挂断了电话。

    宫老爷子对着身后的人道:“三天后,回去的机票定好,还有……和诗语说一声,就说三天后启程,让她提前做好准备。”

    那助理结合这句话,和刚刚的一句话,清楚的明白老爷子这是摆了自己的孙子一道。

    说是一周后道,实际上是三天后就到。

    而且……电话里说是他回去,实际上……不仅仅他这个爷爷,还有宫先生的未婚妻宁诗语也一并回去了。

    真是“姜还是老的辣。”

    宫先生这次肯定是被将了一军。

    ……

    宫家。

    宋心颜无数次提出要见宫溟,要和宫溟好好谈一谈的消息都被堵回来了。

    每一次,收到的恢复都是:“宋小姐,宫先生正在出差,归期不定,他回来后一定会第一时间和您联系的。”

    太过分了!

    而且……她现在的手机也被宫溟没收了。

    这别墅里的一切通讯工具都被宫溟让人截断了。

    呆到第五天的时候,宋心颜已经彻底忍不住了。

    但是……外面守着的保镖各个身强体壮,她宋心颜完全打不过啊!

    最后,宋心颜想了一个办法。

    “放开,让我出去!”宋心颜拿了一把刀放在手里。

    如此一来,之前守卫的保镖没有办法,只能放开让宋心颜离开,然后再通知宫溟。

    宋心颜其实也知道她的这种方式,是没有办法离开这里的,可是……她想用这种办法逼宫溟现身。

    只有宫溟出来,他们才有谈条件的可能。

    出了别墅,宋心颜没有用车,倔强的自己一个人往外面走 ,这条路……如果没有车,她自己走出去,恐怕走五个小时都没有办法出去。

    韩萧很快将这里的事报告给了宫溟。

    宫溟的脸色冷的可以,很好……竟然知道把自己当作筹码来逼迫他了!

    “宫先生,现在怎么办?”工作上的事,韩萧多数能提供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但是……和宋心颜沾边的事情,他一向都是直接根据宫溟的指示来做。

    毕竟……宋心颜在宫先生这里太过特殊了。

    “她不是步行吗?让人开车去接回来。”宫溟一只手指轻点着桌子,有节奏的响声,随后道。

    “是,宫先生!”

    宋心颜走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保镖已经开车很快跟上她的步伐:“宋小姐,宫先生请您上车。”

    宋心颜拿着刀靠近自己,冷冷的看向保镖:“我要见宫溟,宫溟不出现我是不会上车的。”

    随后……继续倔强的行走。

    保镖们也不敢用强,只能再次汇报,等通知。

    如此……反反复复……竟然消耗了两个多小时,宋心颜已经走的很有些累了,再加上……她当时只是急着离开,走的比较匆忙,竟然穿的是一双高跟鞋,而且……还是一双不合脚的高跟鞋。

    此刻……脚像是要废了一样;一双脚再疼不过了,脚下每走一步都非常疼,脚底好像已经起了水泡了,只是咬牙忍着。

    宋心颜传达的话,依然坚定:“宫溟不过来,我是不会上车的,我就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一直走,走到晕倒,走到走不动了为止,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见宫溟。”

    最终,落败的人,还是宫溟。

    他记得……今天黄昏时会有一场大雨,如果他再不去,她只能被淋成落汤鸡。

    他终究,是不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