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第一宠婚:神秘总裁求抱抱 > 章节目录 第532章 和她的未婚夫独处
    苏橙跟随着苗传英进了尤家的宅院。

    她正准备找个机会去尤澈的院子时,耳坠上就传来了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

    “我送你回慕家,是想让你好好休息,怎么去了尤家?”

    男人的质问,让苏橙顿住了脚步。

    她落后了两步,用手掩住嘴,压低声音道:“你不是很忙吗,怎么还有空关注我的行踪?”

    “不过是准备一个鸿门宴而已,能有多忙?”霍北川淡漠的声音传来,“我知道你去尤家是想找到褒祖,但,褒祖早就被孔大师送到了尤家,他那里肯定没有团团的消息。”

    “我知道没有,但是……”苏橙低低的道,“最起码褒祖和团团在一起待了好几天,团团过的好不好,乖不乖,胖了还是瘦了,也只有褒祖知道……”

    “你怎么这么傻……”霍北川轻叹一声,“既然你想知道,那就去吧,尤家现在自顾不暇,你去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安排了人跟着你,有什么异动你大叫一声就可以,千万不要一个人硬撑,知道吗?”

    “我知道……”

    苏橙还想再说几句话,却忽然看到前面的苗传英回了头。

    她连忙将耳坠松开,故作镇定的拂了拂头发,这才跟了上去。

    她淡淡的笑道:“苗苗,我和尤夫人从未打过照面,我就不去了,我想去找尤澈。”

    闻言,苗传英疑惑的皱起了眉:“对了橙橙,你还没告诉我你来尤家是干什么的。”

    “我能不说吗?”苏橙看着她,“等这件事过了之后,我再告诉你,我不想骗你。”

    “那……好吧。”苗传英妥协的垂下手,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尤澈的书房在那边。”

    苏橙点点头,迈步朝那边走去。

    两个保镖见苏橙进都进来了,也不好再拦着,只好当做没看到。

    苗传英看着苏橙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视线中,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明明尤澈是她的未婚夫,可苏橙却不止一次的要和尤澈单独见面。

    上次来尤家是这样,这次也是如此。

    虽然她想和尤澈退婚,可,毕竟还没退婚不是吗?

    他们还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关系。

    苏橙是她的朋友,却一次又一次和她的未婚夫独处……

    她怎么有一种,苏橙想和尤澈有点什么的错觉?

    苗传英连忙摇摇头,将这个念头从脑海里驱散出去,不管苏橙和尤澈要有点什么,都跟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是一定要跟尤澈退婚的,这个婚必须退掉。

    思及此,苗传英回过头,抬步朝尤夫人的房间走去。

    苏橙之前来过一次尤家,对尤家的布局还是清楚,很轻易地就找到了尤澈的书房。

    她刚站在门口,还没敲门,尤澈就杵着拐杖走了出来。

    然后用像是看到了鬼一样的表情看着苏橙:“你,你怎么会在我们尤家?”

    “尤六少,别来无恙。”苏橙弯唇一笑,“尤六少这行色匆匆的,是要去哪里?”

    尤澈从惊诧中回过神来,淡淡的蹙眉道:“苏小姐,我想我跟你说过,尤家也是养小鬼的,你血液特殊,是所有人眼中的香饽饽,你来尤家,就等于是羊入虎口……”

    “尤六少,你就少恐吓我了。”苏橙冷然勾唇,“如今神医就在你们尤家,我想尤六少应该迫不及待的希望那位神医能治好你的腿疾,哪还有时间来派人抓我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苏橙的话,犹如一记天雷在尤澈的头顶上炸开。

    他看着苏橙,半晌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褒祖在你们尤家吗?”苏橙漫不经心的捻着指尖,淡淡的说道,“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孔家孔大师的失踪,与我有关。尤澈,为了我的女儿,我可以做任何疯狂的事!我要见褒祖,现在就要见到!”

    尤澈跌跌撞撞的往后退了两步,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先前苏橙说要毁了他们尤家重金请回来的常仙,他虽然惶然,但其实也是不信的。

    因为一旦毁了常仙的塑身,那个人的后半辈子将会遭到想常仙的报复,一辈子不得安宁。

    可如今,这个女人却告诉他,孔家的事,与她有关。

    那个让HK岛所有名门望族都尊崇不已的孔家,昨夜被一场大火给烧毁了一切。

    然后,孔家所有的人都被警方抓走了,甚至,当家人孔大师也失踪了。

    一夜之间,HK岛甚至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因为,没有孔大师,那就没有人再能克制那些小鬼,每个人都害怕被小鬼反噬。

    所有人都在暗自打听孔家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却没想到,竟与这个才来HK岛不到一周的女人有关。

    这个女人身上,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尤澈握紧了手中的拐杖,缓缓开口:“据我所知,虽然你身后有霍家大少爷这个靠山,但毕竟远水救不了近火,而且京城管不到HK岛,你得罪了孔家,慕家根本就保不住你。你只知道孔家是风水世家,却不知道孔家和HK岛九成以上的豪门贵族军政世家有扯不断的牵连,你得罪一个孔家,就等于是得罪了HK岛所有的豪门,你……”

    “得罪了又如何?”苏橙丝毫不惧,“我不怕。”

    尤澈脸色一僵,知道苏橙今日过来,见不到褒祖肯定不会罢休。

    他顿了顿,才道:“苏小姐,我可以带你去见褒祖,但是,你不能带走他。”

    “你们尤家花二十亿美元从孔家将褒祖买过来,纯属是枉顾人权,你们觉得心高气傲会心甘情愿的给你们尤家的人治病吗?”苏橙淡淡的道,“想要他救你们的命,首先就要给他应有的尊重。”

    她曾和褒祖打过交道,没有谁比她更能理解褒祖的心境。

    尤澈却苦笑的说道:“给他尊重,就是要放他走,那尤家花掉的那二十亿美元怎么办,我八弟的病该怎么办,我的腿又该怎么办……算了,我先带你去见褒祖吧。”

    他说着,杵着拐杖走在前面,苏橙连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