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身边空无一人
    丛子安都这么说了,丛白书唯有勉强同意。

    “现在可别让他进来!”但对于陈伟阳,丛白书还是本能的抗拒,“等你妈妈和妹妹回来了,再开饭,等那时候他再来也不迟。”

    丛白书戾气十足的说着,他是真的厌恶陈伟阳。

    丛子安面色严峻,“慢慢这个时候能跑到哪里去呢,她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出去该多危险……。”

    “还能干嘛去,顾有汜那小子不来,她心里放不下,这会儿必定是去找人了。”

    话说的凌厉,可是眼神中不见半点生气,丛白书其实一直都很欣赏女儿这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

    “至于她的安全问题……,你倒是不用担心,早就知道那妮子说走就走的脾气,我安排了几个保镖在她身边。”

    丛子安喜出望外:“舅舅你什么时候还雇了保镖,好酷!”

    丛白书当然不会告诉丛子安,他之所以有保镖就是为了防止陈伟阳对自己做些什么,而最近,因为更担心女儿,他将自己仅有的三个保镖都安排到了丛慢慢身边。

    至此,丛慢慢身后有六个人保护着。

    而他自己和丛子安身边空无一人。

    但是丛白书现如今一点都不担心,毕竟这里还有个丛子安,陈伟阳哪怕再怎么混蛋,也不会在最重要的丛子安面前做什么。

    这一点,丛白书十分坚信。

    也是因为有丛子安这个‘保护神’在身边,刚才丛白书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辱骂陈伟阳。

    “你就别再恭维我了。”

    丛白书笑呵呵但却没好气的看着丛子安,“行了,你也出去。”

    丛子安嘿嘿一笑,动身去餐厅外头和陈伟阳搭话。

    自从离开丛家之后,陈伟阳这也是第一次回来,刚才车子一进来,看到丛家张灯结彩庆贺新年的年味儿装饰,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有些认不出来。

    没了自己的丛家,当真是更加惬意了。

    冷冷的嗤笑了一声,陈伟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于一片寂静之中悠然打量着周围。

    时不时也会条件反射的低头看手机,似乎一直在等着谁的消息。

    可惜,手机消息目前十分的安静。

    “既然来了,今晚就别走了。”

    餐厅和客厅的隔断门被拉开,满脸红光的丛子安从后边走出来,一边和陈伟阳说话,一边迈步走过来。

    陈伟阳脸上闪过一抹异样情绪,闻声点了点头。

    “那丛白书……”

    “我已经跟舅舅说好了,”顺势坐在陈伟阳身边,丛子安稍显亲昵的望着他。

    “只是一起吃饭而已,他同意了。”

    丛子安说者无心,陈伟阳听者有意,丛子安这么说,并没有让陈伟阳心里舒服一些。

    他觉得,他始终还是比不上丛白书在丛子安心里的位置。

    果然,就算是他养育了十八年的儿子也没有拿他当回事儿。

    陈伟阳面上冷意更甚,放在腿边的手将手机攥的更紧了一些,不甘于得到这样的结果,他硬生生扯出一丝笑意。

    “他倒是很听你的话。”

    十八年的亲情,不会只是这样而已!

    丛子安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手机在玩,听陈伟阳这么说,心里没有多思量,开口就是被宠坏了的口吻,头也不抬的跟陈伟阳说道。

    “毕竟关系不一般。”

    这听起来也就是个恃宠而骄的孩子口气,平时听起来没有任何毛病。

    但搁在现在这个情境下,落进陈伟阳的耳朵里,这可不就是在嘲讽他。

    好啊,你们是亲舅甥关系不一般,你们是一家人,就

    他一个是外人。

    心里无限怨念升腾起来,陈伟阳目光灼灼的望着丛子安光洁的后颈,耳边是他聊天时候的轻笑声。

    有种想法冲上心头,陈伟阳暗暗咬着牙,放置在身上的手慢慢的收紧,再收紧。

    他的脖子看起来很纤细,只消伸出手轻轻伏在上边那么一掐……

    陈伟阳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丛子安对他毫无防备,他的手不由自主的已经搭在了他后颈上。

    就差那临门一脚……

    “别,痒。”

    丛子安缩了缩脖子,完全没当回事儿。

    重新找回了理智的陈伟阳急忙收回手,皮笑肉不笑的别开脸。

    “这……怎么安排的,年夜饭这时候了也不见其他人回来。”

    丛子安专心玩着手机,说一句叹三句的。

    “妈不在家也联系不上,慢慢你也知道了,临时出门。”

    “来了这么久,”陈伟阳装作若无其事的提起了蓝迪,“怎么也不见你舅妈出来张罗饭菜,她……。”

    玩手机的手一顿,丛子安惊愕的看陈伟阳。

    “你不知道吗?”

    陈伟阳心里一动,有那么一瞬间是以为自己强要蓝迪的事情被发现了,可看丛子安的表情并不是如此。

    他求稳,摇了摇头,并问道。

    “发生了什么?”

    “舅妈她……前几天自杀了。”

    第一反应是死得好,而后才控制面部表情,陈伟阳装得一派惊骇。

    忙不迭的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嫂子怎么会……。”

    丛子安也不玩手机了,他一脸茫然的摇头,将自己知道的那点东西毫无遗漏告知给陈伟阳。

    “……我知道的也就这些了,其他的,”丛子安为难:“看舅舅那么伤心,我怕触碰到他的伤口就没有多问。”

    说完,他背靠着沙发望天花板唉声叹气了起来。

    “舅舅舅妈伉俪情深,舅妈突然离开,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

    语气里都是心疼和不忍,陈伟阳咬牙切齿的开口:“你就这么在意丛白书的感受!”

    “那当然了!”

    丛子安斩钉截铁,又真诚的说道:“我们可是亲舅甥!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还说好下次要送我跑车……。”

    “白眼狼!”陈伟阳骂道。

    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丛子安一点不当真的,还真就顺破下驴点起了头。

    “不是我说,舅舅可比你对我好多了!”

    丛子安觉得他们的聊天是在开玩笑,可他从没有站在陈伟阳的角度想过问题。

    殊不知自己这几句话,几乎每一句都是在陈伟阳身上插刀子。

    就在陈伟阳按捺不住怒火,想要一巴掌扇烂丛子安那张无遮无拦,自以为风趣幽默的嘴巴时。

    ‘嗡嗡嗡……’,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急忙垂眸拿起手机看,通知中心果不其然出现了一天新的短信提醒。

    来自老刘。

    得手了!

    难掩喜悦,陈伟阳喜上眉梢,心想着A城的天儿今晚才是要变了!

    顾氏旗下的产业一半已经落在了自己手上,只要他今晚彻底解决丛家这个麻烦,明天一大早就能飞回A城,用点钱财手段,将自顾不暇的分公司们顺理成章的收入自己手下……

    一想到日后光彩的未来,陈伟阳如何还能不露声色?

    “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眼瞅着刚刚还一言难尽的陈伟阳忽然面露喜色,而且还不是普通的那种高兴,丛子安一脸懵逼。

    “你怎么突然笑的……这

    么不羁,老陈?”

    父子两之间倒是也经常开这种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没有理会丛子安的调侃,陈伟阳再次确认了一下短信的内容,而后又走出去和刘总打了通电话。

    事情的确办妥了,明天商业头版头条关于顾氏的消息会跟太阳一同出现。

    刘总之前就找了几个有经验又有能力的卧底潜伏进各个分公司,又雇佣了一批黑客入侵分公司后台窃取机密文件和重要的合作伙伴、客户资料。

    从人员到隐私一步一步一网打击,刘总在电话里跟陈伟阳保证万无一失。

    挂断电话,陈伟阳长吁短叹的出了好长一口气。

    在丛家忍气吞声这么久,如今可算是要解脱了。

    “老陈。”

    丛子安站在大堂门口翘首望着陈伟阳的背影,“打什么电话这么久。”

    陈伟阳转身,嘴角边噙着一丝高高在上的笑意,他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整个人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来了。”

    说罢,他大步流星的走向丛子安身边,两人还未站在一起,他便大剌剌的指挥着丛子安去叫丛白书。

    “啊?”丛子安愣愣的,“你找舅舅干嘛?”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干嘛,吃饭啊。”

    说完之后才意识到丛白书人早就在餐厅里等着了,他好笑的拍了拍后脑勺,自言自语骂了句记性不好什么的,抬脚便往餐厅方向去。

    “也不用叫了,我们直接过去就开饭!”

    丛子安可还记得刚才丛白书让他别带着陈伟阳早点进来的事情,他急急忙忙上去阻拦。

    可好话都说尽了,陈伟阳铁打的决心就是要过去了。

    被拦急了,他甚至一反常态的大力推了一把丛子安,一脸烦躁的瞪他。

    “你这是做什么,我还能吃了他不成!”

    丛子安好险稳住了身形,尴尬的说道。

    “我是怕他吃了你。”

    “你……,”陈伟阳想骂又骂不出口。

    胳膊肘往外拐?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可想一想,毕竟丛子安打从血缘关系上就跟自己没关系。

    他也没必要向着自己。

    “无所谓了,本来就是一个人,就这样吧。”

    陈伟阳突然变得冷然的语气使丛子安后背一凉,他正要问清楚陈伟阳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先拿起了电话,而后……。

    “直接进来。”

    “所有人包围这里,今晚不管谁来都给我拦住。”

    “快。”

    目瞪口呆的看着陈伟阳打电话,丛子安始终没有听明白这通电话是什么来头。

    但是下意识的,他觉得陈伟阳此刻的语气和表情瘆人的很。

    丛子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眼瞅着陈伟阳电话挂断了,“老陈,你这是……”

    “嘘!”做了个让他闭嘴的口型,陈伟阳收好手机,笑的凄凉而又阴险。

    “你马上就能知道了。”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明明是室内,丛子安忽然觉得很冷,发自内心的寒冷。

    被从前亲爱的儿子这么看着,陈伟阳心里竟然还有些得意。

    “你之前哪过这种眼神看过我,”陈伟阳诡异惊奇的说着,他伸出手示意丛子安的眼睛。

    “这样包含着害怕、敬畏、和对未知事物恐惧的眼神。”

    之前丛子安看他的时候,从来没有这种情绪,他的眼神很平常很普通,很多时间陈伟阳觉得在丛子安眼中,自己真的只是他的兄弟。

    而此刻,他眼里的那抹异样神情真的太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