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修真小说 > 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全2册) > 章节目录 第十三回 波撼洞庭
    三醉宫的主人吴剑知,今年已五十五岁了,双眼深陷,鬓发花白,虽然还是习武之人轻健矍铄的样子,但暗藏在额角皱纹里的衰老和思虑逃不过沈瑄的眼睛。吴剑知见到他来,并不很惊奇,和蔼地问这问那,又嗟叹妹妹的早亡。却是舅母杨氏,一看见沈瑄就落下泪来,搂着他哭了一场,弄得大家都有些戚戚然,还是吴剑知将夫人劝住了。

    吴剑知看到乐秀宁,眼神中闪过了一线尴尬,一时间竟然没能说出话来。

    乐秀宁先就跪下道:“大师伯,侄女这次回来,是奉了阿耶的遗命。阿耶在世时常对侄女说,在江湖上飘荡了这些年,不曾有半点作为报答师门,自己也无颜回三醉宫。但倘若有机会,还要回来看看。不料……不料阿耶的心愿尚未了,就……就丧身在天台宗的手里。”话音未了,已是泣不成声。

    吴剑知看她容色忧戚哀婉,皱起眉头,喟叹道:“此事我已有耳闻。天台宗与我们仇深似海,你阿耶的大仇我们是一定要报的。”

    沈瑄忍不住道:“害死乐师叔的是夜来夫人手下的人,却与天台宗无关。”

    乐秀宁十分讶异,目光烁烁地问道:“真的吗?你听谁说的?是……是她?”

    沈瑄知道,要解释清楚乐子有的死,势必牵连到蒋灵骞,这个名字在三醉宫显然是不宜提及的。但不说清楚,误会岂不是越来越深?他沉住气,将那日蒋灵骞对他讲的一番话说了一遍。乐秀宁听罢不语,只向大家略略提了提在葫芦湾相遇的事情。

    沈夫人十分诧异:“想不到你们俩竟然和天台宗的小妖女还有交情,瑄儿还治过她的病。若说是夜来夫人的辣手,也有可能。但是阿秀,你阿耶为什么惹上了那妖妇?”

    乐秀宁摇头道:“素无瓜葛。”又望着沈瑄道,“蒋娘子说的……也只是一种猜测吧?”

    沈瑄道:“她说的不会有错。”

    吴剑知一言不发,只是深深地瞥了沈瑄一眼。沈瑄被他看了这一眼,几乎心都冷了下来。

    楼荻飞遂道:“蒋娘子所言不差。那日我正路过桐庐,见过那一场变故。乐娘子,向你阿耶下手的那人叫桑挺,是夜来夫人手下的得力干将。”

    乐秀宁瞧着楼荻飞眨了眨眼睛,恍然道:“原来楼君就是那日相助我们父女的人,请受我一拜!”

    楼荻飞忙拦住她:“不敢不敢!惭愧得紧,到底让那姓桑的跑了。”

    吴剑知一时无语,转而问道:“霜娘呢?”

    吴霜从吴霆背后走出来,默默地跪在父亲面前。吴剑知呵斥道:“你这已经是第三次出走了,爷娘的话,一点也听不进吗?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又何必这样苦苦执着。你一个人在外头跑,我们如何不担心?难道一定要我把你锁起来?”

    吴霜一声不响,娟秀的面容上瞧不出一点神色。杨氏忙道:“算啦算啦,霜娘这一回也吃过亏了,将来要记住教训。霜娘,这一回若不是你表兄和楼君帮忙,你可就完啦!”

    吴剑知神色缓下许多,道:“从今日起跟着你娘住,好好反省反省。”忽然又对沈瑄道,“瑄儿,你这表妹就是这般不懂事,将来你要好好教导她。当年她才出生时,你娘喜欢得不得了。不料后来天各一方,亲戚间也疏远了。”

    沈瑄听着这话不对,不觉呆了。吴剑知又道:“霜娘一直还没定亲。她和你一样,打小儿就不习武。我是希望她不要嫁给武夫,远离江湖纷争。可巧你现在回来了,却不是天意如此?不如你们二人这就定了亲,夫人你看如何?”

    杨氏不免觉得这也提得太突兀了,但想想很合适,就微笑着点点头。

    “舅舅?”沈瑄惊讶极了:娶吴霜为妻,他想也没有想过这种事情,莫非舅舅为了躲避汉王选妃,想早早给吴霜找个夫婿?他瞥了一眼吴霜,只见她面色苍白,敢怒而不敢言。此事无论如何不能答应。他灵机一动,道:“我不能娶表妹。我练习本门剑法已有时日,此番回来,还想求舅舅收录门墙,传习武技呢!”

    杨氏笑道:“那也很好啊。谁说娶霜娘就一定不能学武技了。夫君,我看瑄儿是个可造之材,你收了他做徒弟吧,也好让师父和二师弟这一脉传下去。”

    吴剑知却紧锁双眉,盯着沈瑄道:“瑄儿,你娘当年,不是不许你习武的吗?”

    沈瑄一愣,喃喃道:“母亲确有成命,叫我不要学武技,以免江湖纠葛。但我还是学了一些本门剑法,眼下很想跟着舅舅多多练习,将来好有一番作为。至于婚姻之事……还不想考虑。”

    吴剑知沉默了半天,终于道:“你的婚事可以慢慢再说。不过,我不能传你武技。你母亲为你打算,不叫你习武,我若是违背她的意思收了你做徒弟,将来有何面目见她于地下?”

    沈瑄愕然,望着吴剑知背过脸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杨氏将沈瑄安置在三醉宫后面一间小小的院落里。这屋子多年没有人住了,廊庑简洁雅致,墙外是一杆杆长得极高的湘妃竹。沈瑄见到这幼时熟悉的植物,不觉慨叹。湘妃竹生长在湘江边上,但以君山所产最为名贵。相传帝舜崩于苍梧,他的两个妃子——娥皇和女英沿着湘江寻夫不得,投水自尽。君山上至今还有湘灵祠,纪念这两位殉情的潇湘妃子。据说她们当年一路寻找,一路哭泣,泪痕留在江边的竹枝上,从此湘江两岸的竹子皆是斑斑点点,又称斑竹。

    杨氏领了一群仆妇细细地打扫干净,搬来了床帐、被褥和条几,还特意取了好些书籍纸笔给沈瑄;恐他住不习惯,关照了许多话。黄昏时,吴霆和几个门中的弟子就请沈瑄过去叙话,乐秀宁和楼荻飞也在座。几个弟子虽是初见,说了一会儿就颇为投合。直到一更时,吴剑知请楼荻飞到书房去,说有密事相商,大家也就散了。沈瑄回房中躺下,却兀自思量睡不着。舅母对己关怀备至,如同慈母,吴霆也视他为手足一般,但吴剑知的态度就让人十分猜不透了。他竟然不肯教自己武技,这可万万没有想到,难道只是为了母亲的约定?沈瑄的眼前,吴剑知的眼神忽远忽近、捉摸不透。他心里烦闷,披衣下地到外面走走,听见洞庭湖水波浪连天,在夜色中拍打着石岸。忽然觉得虽然回到了这三醉宫中,也只是像坐在一个漂移不定的小船上,风浪中摇摇晃晃,不知流向何方。

    走了一会儿,忽然听见杨氏的声音:“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收瑄儿做徒弟。”

    沈瑄一凛,知道已到了吴剑知夫妇的窗外,忍不住竖起耳朵听下去。吴剑知却道:“我知道,霆儿资质平平,小山一去,门中无人,瑄儿却正好是一块好料。但不让他习武,这是他母亲的意思。”

    杨氏斥道:“借口!你别忘了,瑄儿是师父唯一的孙子,当日师父在时有多疼他,大家都对他寄寓了厚望。就为了妹妹一句糊涂话,耽误了他十几年。你不赶快给他补一补,如何对得起师父?”

    吴剑知正色道:“江湖险恶,妹妹没有说糊涂话。”

    杨氏奇道:“正是江湖险恶,才要好好习武。二师弟自尽三醉宫,死得那样惨烈,难道瑄儿不该为他报仇吗?”

    吴剑知叹道:“你不明白。”

    杨氏冷笑道:“我明白,我怎不明白?二师弟当年与妹妹怄了气,你们兄妹俩耿耿于怀,所以如今你就不肯教瑄儿武技!”沈瑄心中大奇,自己父母不合,这倒是从未听说。

    吴剑知急道:“师妹,你都在说些什么呀,毫不相干的事情嘛!你总该信得过我,我这样做,都是为了瑄儿好,否则我又怎么想把霜娘嫁给他!”

    杨氏沉默了一阵子,又道:“正是,我还要问你,你今日为什么急急地要把霜娘嫁给瑄儿?” 吴剑知道:“我看瑄儿人品不错,又救过霜娘——霜娘老记着小山,也不是长理。” 杨氏道:“那又何必这样急?你明知霜娘这一时间转不过弯来,又要迫她。” 吴剑知道:“一半也是为了瑄儿。你不见卢道长的信中说,瑄儿与天台宗那个小妖女有些不清不楚。此事若真,这岂不是冤孽……” 沈瑄愤然想到,原来卢道长给他写过信了!可是什么叫不清不楚?这卢道长也未免太多事。忽然又想起了卢淡心所说天台宗那段恩仇往事,心里乱了起来,一个字也听不下去了。   这一夜心情激荡,说什么也睡不着。一忽儿想到吴剑知的冷漠暧昧,一忽儿卢淡心的话又反反复复在脑海中翻腾。他本来早已打定主意,不料一旦被人触动心弦,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思绪。听听窗外已交四更,实在耐不住了,抽出壁上的长剑,冲到院子里,舞弄了一回。 他练的却是蒋灵骞教他的梦游剑法。这套剑法轻灵快捷,使完之后似乎心情真的舒爽许多。可是蒋灵骞没有来得及教完,只到了“唯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练到这里戛然而止,心中总有不足之意,只好再来一遍。 如此几个夜晚,沈瑄都在院子里悄悄地练习梦游剑法,直练得精疲力尽为止。如此一来,倒不会睡不着觉了。谁知这一夜,他方练完一遍梦游剑法,就听见吴剑知在背后道:“很不错的剑法嘛!” 沈瑄回过头来,道:“舅舅取笑了。” 吴剑知宽厚地笑笑,抚着沈瑄的肩膀道:“你跟我过来。”沈瑄跟着他转了几道门,却来到了湖边一所亭子中。放眼夜色中的洞庭湖,明月在天,繁星在水,烟波淼淼,潮浪如歌,胸中的尘埃都被一股豪情荡涤掉了。 吴剑知道:“瑄儿,你知道这碑文的来历吗?” 沈瑄早看见亭子中间是一块古旧的石碑,上刻有诗句,遂道:“小时候阿翁对我说过,这碑文中有一套剑法。阿翁最早就是靠了这剑法成名的。” 吴剑知点头道:“不错。‘朝游北海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三醉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当年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说这碑文是吕洞宾留下的真迹,原是一个谜语,暗指一套纯阳剑法,只是无人解得出。有人说剑法藏在北海,有人说在广西,都不尽实。当时先师也如你现在一般年轻,发誓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这套剑法。他走了好几年,足迹遍及长江两岸,也历经了不少江湖艰险,但始终没有找到这剑法。最后他又回到洞庭湖来,再看这石碑,忽然福至心灵,顿悟出其实这剑法并没有藏起来,就摆在这石碑上。瑄儿,你跟我来。” 吴剑知带着沈瑄到了三醉宫前面的一间大厅里。灯烛一盏盏点亮,一时间大厅里灯火通明。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家具,四面墙壁上却泼墨淋漓地写满了大字。沈瑄细细看去,多是临摹古代名作,有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如清风出袖,明月入怀;有颜真卿的《麻姑仙坛记》和《大唐中兴颂》,筋力刚健,雄秀独出;最精彩的是临摹怀素的《自叙帖》,真是落纸烟云,随手万变,观之颇有超尘出世、逍遥自在之感。沈瑄早就知道,吴剑知在三醉宫“洞庭四仙”之中号称“书仙”,书剑合一,以一手卓绝的书法剑术名满江南,这里想来是他的练功房了。临摹不算,他却想看看吴剑知自己的字写成怎样。却见南面墙壁上零零散散地写了几幅诗,诗句算不得大雅,不过笔力着实令人叹服。吴剑知所学书法,沿袭“颠张醉素”一脉,走笔潇洒如意,但抑扬顿挫之间又隐隐然地刚劲不挠,有面折廷诤之风。 “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沈瑄还在暗暗惊叹,吴剑知却道,“瑄儿,你能把那首诗写一遍吗?” 沈瑄提起笔来,在那面南墙上写了一遍,凭着记忆把一笔一画都描摹得十分逼真。吴剑知细细看了看道:“你果然聪明。当年我拜师之后,练的第一门功夫就是临摹这碑文。我可足足学了半年,才可见形似。你第一次写它,就能够体会到这碑中剑法的要义在于无拘无束而又处处随缘。可见书读得多了,连武技都是可以融会贯通的。” 沈瑄道:“什么武技?舅舅,这不是碑帖吗?难道吕洞宾的剑法,是用文字的笔画表现出来的?” 吴剑知道:“不错。吕洞宾将他的绝世剑法融入这二十八个字当中告知天下,只待有缘人来识别。你看这些字,点为侧,如鸟翻然而下;横为勒,如勒马之用缰;竖如弩,用力也;挑为擢,跳貌与跃同;左上为策,如马之用鞭;左下为掠,如篦之掠发;右下为磔,裂牲谓之磔;右上为啄,如鸟之啄物。笔画之间的气韵流露,又暗示了剑招之间力量的运用和转换。” 沈瑄道:“可是这样来记录一套剑法,毕竟太隐晦。” 吴剑知笑道:“所以有的人看得出,有的人看不出,有人看出得多,有人看出得少。先师也是在江湖上阅历已久,才明白其中的奥秘。这就看各人的领悟了。瑄儿,你的领悟是什么?” 沈瑄盯着墙上自己写下的字,默默地想了一会儿,然后以毛笔为剑,照着笔画将那诗演练了出来。吴剑知道:“不错,你所看出的剑法,与先师总结的大体相类。只不过轻巧有余,厚重不足。你看我练一遍。” 吴剑知的动作很慢,让沈瑄看清每一招的细节。他的剑招平正端庄、进退有度,十足的名家风范。沈瑄看完之后,自己照着练习。吴剑知在一旁指点用力诀窍,务求每一个动作都一丝不苟。如此练了半夜,不知不觉天也快亮了。 吴剑知说道,这碑文上的剑法是洞庭剑法的入门功夫,后来沈醉在此之上又创立了几套剑法,各有特色,但都是以此剑法为根基的。吴剑知知道沈瑄另学过洞庭宗的三套剑法,就让沈瑄练来看看。沈瑄这三套剑法是乐秀宁教的,又经过玄武湖畔那个王师兄的指正,自己练习了这些日子,已有小成。吴剑知看了,又提点了他几句。沈瑄又要吴剑知多教他一些,吴剑知笑道:“闹了半夜,你年轻人自是不妨,我可乏了。明日我再继续教你吧!” 沈瑄谢过,忽然道:“舅舅收我为徒不好吗?” 吴剑知沉下脸来,道:“瑄儿,你可知我为何要教你?” 沈瑄犹豫了一下,道:“舅舅怕我去练别派的武技。” 吴剑知见他直言出来,倒也有些诧异:“不错,我同你母亲意思一样,并不想让你习武,希望你远离江湖祸患。谁知你已经涉足江湖!你资质太好,又学了天台宗的轻功剑法,只怕我不教你,你就被歪门邪道拉过去了,那样岂不是害了你?从今日起我将本派的武技尽数传于你,盼你勤于练习,将来有所成就。但我不敢做你的师父。我与你母亲有约,不能正式收你为徒。” 沈瑄听他将天台宗称为歪门邪道,心中不豫。吴剑知又道:“瑄儿,有些话我要向你说清楚,武技不是心中一时热情弄出的儿戏,也不是简简单单的行侠仗义、游剑江湖。你既然学了武技,从此是是非非都要有所担当,将来或许还要为它付出代价……” 沈瑄盯着吴剑知的脸,那脸上的表情深不可测。   从那天起,吴剑知就以洞庭宗的入门功夫相授,教沈瑄调神练气,再学拳法、掌法和洞庭剑术。沈瑄的气功已有一定的火候,吴剑知又教他练耳、练眼、发射暗器等功夫。杨氏看见吴剑知教沈瑄习武,甚是欢喜,又传了他洞庭宗的轻功秘技。杨氏每日亲自给沈瑄喂招,吴霜也在一旁观看。 匆匆半年有余,沈瑄进步极快,已经将洞庭宗主要的剑术、轻功、拳技学了个全,所差的只是火候未到,经验不足。毕竟是半路出家,在这短短一两年间,他的剑法不可能像吴霆他们一样练得准确到位、功力十足,但他灵活机智,出手轻灵善变,也足以弥补其不足。说起来,这还是他当初练习了天台轻功和梦游剑法的结果。吴剑知看他的剑法中偶尔露出天台剑法的痕迹,心想他能取别派所长为己所用也没什么不好,遂不说什么。 慢慢地不觉春去秋来,沈瑄每日一心一意地练习武技,闲时与师兄弟们谈诗论画、抚琴下棋。蒋灵骞的影子渐渐淡去了。吴霜随母亲居住,能与他时时见面。沈瑄从前觉得这个表妹行事古怪,现在才知道她其实性情温良,两人颇为谈得来。 转眼到了十月底。这一日用过晚饭,沈瑄独自在房中看书,不防门呀的一声,吴霜进来了,盈盈笑道:“表兄,娘叫我把这个给你。”沈瑄接过,是一只辟邪的香囊。他笼在袖子里,吴霜指着窗下一只花瓶道:“这个是我给你的。” 那只蓝瓷花瓶里插了一高一低两枝白色的菊花,显得玲珑俏丽。沈瑄回头看看吴霜,见她纤手如玉、笑靥如花,不禁想到:她名字是一个霜字,当真是人淡如菊,清华无双。 吴霜见他在看自己,忽然想到以前父母提亲之意,心中不自在起来,兜开话头道:“表兄,你会画画吗?” 沈瑄道:“会的。” 吴霜想了想,道:“有一个远方的朋友,我一直想赠他一幅自己的小照,可惜丹青上太差。你替我画一幅,但不要告诉阿耶、阿娘,好吗?我信得过你。” 沈瑄心想,这表妹真怪,画一幅画也要背着父母。当下铺开颜料纸笔,作起吴霜的小照来。沈瑄原没学过画,好在自幼熟习人体骨骼肌肤,所以写真颇具神形。不料他只画了一双眼睛,吴霜就轻轻叫道:“表兄,你没有在画我。” 沈瑄一愣,不明白吴霜的意思。吴霜问道:“这是谁的眼睛?” 沈瑄低下头,与纸上那双眼睛对望了一下,心中大惊,几乎将一大滴墨汁甩了下去。那双眼睛如谷底清泉,幽深不可测。吴霜看他神情,心中明白了几分:“这双眼睛真美,想来这人也必然是绝顶可爱的人物。表兄,你把她画完吧,我明日再来看。”说着飘然出去了。 直到掌灯时分,沈瑄才从沉沉的思绪中清醒过来,拨亮灯烛,把那幅画作完。他来三醉宫小半年,这一向以来,潜心练武,心无旁骛,并不去想起从前的种种经历。不料今天一幅画,却泄露了自己心里藏得最深的疑问。 夜已经深了,他把小照挂起来,呆呆地凝望着。那人侧身立着,长剑点地,神色似忧还喜,如同一个难解的谜题,永远难以启齿,永远无法解开。

    忽然外面乱了起来,乐秀宁匆匆推门进来:“师弟,碧芜斋里好像出事了,咱们快去看看!” 碧芜斋是三醉宫的藏书楼,吴剑知从来就不准人随便进去。不过此时,大家都聚在了楼下围成了一圈。沈瑄和乐秀宁走近一看,地下直挺挺地躺着一个人,却是吴霆。乐秀宁嘤的一声就晕了过去。沈瑄俯下身去,看出吴霆早已咽气,没有救治的可能了。他脸色惨白,状若惊恐,全身上下却毫无伤痕。沈瑄看见他眉心的黑气未褪,口鼻中淌出殷红的血,才知道他是死于中毒。 吴剑知呆呆地一言不发,面色十分可怕。杨氏和吴霜披头散发,搂在一起,哭成了泪人一般。沈瑄一阵阵地痛心。吴霆是他幼年时的伙伴,感情良深,不料重聚未久就死于非命。他忍住难过,问道:“舅舅,表兄是怎么……” 吴剑知摊开手掌,沈瑄不看则已,这一看,心中的痛苦更不亚于见到吴霆的死。原来吴剑知的手掌上亮晶晶的,赫然有一枚绣骨金针! 杨氏咬牙切齿道:“天台宗的妖女,终于向三醉宫下手了!” 乐秀宁在吴霜的扶持下悠然醒转,接过吴剑知手里的金针,针尖上还沾着黑血,显然有阴寒的剧毒。乐秀宁颤声问道:“针……针打在他哪里?” 吴剑知道:“大椎穴。” 那正是蒋灵骞的致命手法。其实不用多问,绣骨金针是天台宗至高无上的独门暗器,即使天台弟子也没有几个人会。譬如夜来夫人的“绣骨金针”就是假的。自从天台宗解体后,世上除了蒋听松和蒋灵骞,没有第三个人拥有绣骨金针,并且能以如此精确的手法杀人。沈瑄和乐秀宁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吴霆瞪着一双翻白的眼睛,死不瞑目。吴霜哭叫着阿兄,旁边几个弟子纷纷说着要杀了蒋灵骞为师兄报仇。沈瑄脑子里嗡嗡作响,重重的血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不愿再看下去,匆匆跑回自己房中。 那幅画挂在壁上。沈瑄望着那双眼睛,忍不住哭了。   安葬吴霆那一日,楼荻飞来了。吴剑知和杨氏这一两日间,一下子老了许多。老年丧子,门庭无继,其痛可知。饶是吴剑知一代大侠,这番打击之后,显得精神委顿,几乎说话的气力也提不上来。沈瑄虽是心中五味杂陈,也只能强打起精神来,侍奉舅舅和舅母,应酬各路吊客。 沈瑄带着楼荻飞去见吴剑知。楼荻飞不免安慰了一番,吴剑知叹道:“枉我在江湖上成名这些年,到头来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 楼荻飞道:“天台宗与三醉宫有隙,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蒋灵骞下山这一两年,不曾找过三醉宫的麻烦,为何忽然起意要杀吴贤弟?” 吴剑知沉吟道:“我也觉得蹊跷。若说原因,只能还是为了那卷经书。” 沈瑄忍不住道:“舅舅,蒋娘子真的会想要我派的武技秘籍吗?当初,我倒觉得她对洞庭武技并不十分看重。” 吴剑知看了他一眼,道:“有关你阿翁留下的《江海不系舟》那本书的事情,想来卢真人都对你说过了。我想天台宗或者不稀罕别的洞庭武技,对这卷书却是必须得之而后快的。” 沈瑄惊道:“那本书藏在碧芜斋吗?” 吴剑知点点头。沈瑄心里一凉,却是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原来《江海不系舟》仍在三醉宫,那么说当年蒋听松指控洞庭宗盗取经书,乃是凿凿真言,自己父亲伏剑谢罪,也并不是冤枉了!这一时间,一阵耻辱和羞愧蒙上心头,几乎把原来的痛苦犹疑都盖过了。看这三醉宫,也竟然都像不认识一样。吴剑知却不知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又徐徐叹道:“可惜霆儿也不知道,他是白死了。那本书早已被人带走,不在这里了!楼君,我托付你找的那人,有消息了吗?” 楼荻飞道:“人没有音讯,但经书似乎落入了金陵范家手里。” 沈瑄一听金陵范家,又是一凛。难道吴剑知找的人,是那个“王师兄”?难道当初范定风与王师兄争得你死我活的,正是这卷《江海不系舟》? 记得当初玄武湖畔遇见的那个王师兄,亦是洞庭门下,他盗走了经书想自己学,不料又被范定风抓住了什么把柄,最终把经书骗走了。只是沈瑄回三醉宫以来,从未听吴剑知说起过有个姓王的徒弟,他也不便问起。 只在一刹那间,他忽然悟了过来。是蒋灵骞听岔了,不是王,而是汪,王师兄就是吴剑知的大徒弟汪小山。此人修习洞庭武技的功力在吴霆之上,吴剑知之下,简直不可能另有一人。自己怎么从来没有想到过呢?之前吴剑知说,汪小山被夜来夫人杀死,恐怕是掩饰遮丑的谎话!洞庭首徒欺师背门,说出去吴剑知也没有脸了。想到这里,沈瑄禁不住有些悲哀。 正猜测着,却听吴剑知又淡淡道:“书没有很大关系,主要是人在哪里。” 沈瑄越发不解,既然这本经书就是当初从天台宗盗回的《江海不系舟》,丢失了怎么会没有关系呢?难道说汪小山带走的那卷经书,其中还有机关? 吴剑知没有解释的意思,楼荻飞也不深问,只是点点头,道:“吴贤弟的事,能够确认是蒋娘子下的手吗?或者其中还有缘故?” 吴剑知道:“我想不出还可能是别的什么人。犬子的仇一定要报,但我也不会鲁莽行事。要设法向那小妖女问个明白。” 楼荻飞道:“这可不易。吴掌门知道吗,下个月十五,岭南汤君就要迎娶蒋灵骞了,还在黄鹤楼大摆宴席,遍请天下英雄呢!” 吴剑知道:“我知道,汤铁崖已送来了请帖。只是犬子新丧,我们是不能去凑这个热闹的。” 沈瑄茫然问道:“她就要出嫁了吗?” “那又怎样!”杨氏红着眼睛道,“小妖女有一天活在这世上,她嫁给皇帝都没有用。只要我找到她,就一剑把她刺死,为我儿偿命!” 沈瑄毛骨悚然。

    楼荻飞看看沈瑄,又看看杨氏,道:“夫人别急,让我先去江夏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