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修真小说 > 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全2册) > 章节目录 第六回 俪影轻鸿
    夜里忽然醒来,沈瑄不觉又朝蒋灵骞的卧处望望。那张草垫子上空荡荡的没人,沈瑄一惊,跳起身来,四下一看并没有蒋灵骞的身影。他心里着急,点燃了一支蜡烛,举着四周照了照,又在庙堂前前后后地找了一圈,仍是没人。沈瑄一时心乱如麻:她不告而别,是为什么?这样晚了,脚上还有伤,又是到哪里去了?难道是回钱九那里去了?但她白天的言语中已露与钱九决裂之意,根本没有回去的意思。沈瑄走到门外,夜风冷冷,长河渐没,周遭一片寂静,一两只寒鸦仍在枯枝上啼叫。“别是出事了吧,我还是得找到她的下落。”沈瑄主意已定,就沿着那条山道继续向前走去。匆匆忙忙向前奔了也没多远,眼见下面正是钟山脚下的市镇,但镇上火光冲天,一片混乱。钱九他们住过的那条街早已陷入一片火海,到处鸡鸣狗跳,人们呼叫着跑来跑去,不时夹杂着刀光剑影和厮杀声。沈瑄暗道:不好,如果离离在这里,说不定会出事的。当下更不思索,就着火光向钱九的住所摸去。

    那座宅院几乎全被大火吞噬了,人早已跑光,烧断的房梁噼噼啪啪地掉下来。热浪灼得沈瑄脸上发疼,他心里一片迷茫。正要冲到火中去看个究竟,忽然发现那边一道断墙下蜷着一个人影,怀中抱着一件东西,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沈瑄冲过去看看,那人忽然抬起脸来,看见沈瑄,轻轻欢呼了一声,原来正是蒋灵骞!沈瑄也无暇细问,急道:“还不快跑!”蒋灵骞站起身来要走,忽然一下子又跌倒在地上。沈瑄将她一把扶住,蒋灵骞低声道:“沈郎,我……我左脚也伤了,走不了了。你快躲开,要是让他们看见你就……”她话还没讲完,沈瑄已把她拉了起来,将她怀中那件东西自己背上,抱起她就向外冲去。

    沈瑄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这样大的力气,马不停蹄地一口气竟然奔到了镇外。看看火光稍远,才渐渐缓下脚步,此时方觉得气喘吁吁。低头看见蒋灵骞靠在自己肩上,急急问道:“离离,你的左脚怎的伤了?”

    蒋灵骞道:“我右脚不灵,从墙头跃下时倒在了地上,偏偏一根烧断了的房梁又迎头砸了下来,我赶快滚到一边,可左腿还是被砸到了,疼得不行,连站也站不起来。幸亏你来了。”

    沈瑄焦急道:“伤到了腿骨吗?我给你看看。”

    蒋灵骞道:“不,不。你别着急,我还忍得一时。这里到处都是钱九的人,你快带我离开。”

    沈瑄闻言,把她背到背上,许是刚才奔跑脱力,一动脚步,竟然不住地摇晃起来。

    蒋灵骞见状道:“你奔跑时,应当用我教你的轻功,调理气息,就又快又不费劲儿。”

    沈瑄点点头。

    蒋灵骞又道:“那一门轻功我只教了你一套,还有几套。现下再告诉你一套,用来快速奔跑更为合宜的。”旋即将口诀一一道来。这一套轻功虽与前一套不同,但要义精神是一样的,只在技巧的精细之处略有改变而已。沈瑄听了两遍口诀,已然默记于心,不待蒋灵骞解释,自己已经明白了。他走了几步试了试,觉得步履如飞,气息平和,果是不同,喜道:“离离,你们天台山的轻功果然是高明得紧,就连我这样一点儿功底也没有的人,也能一学就会。”

    蒋灵骞嗤地一笑,道:“天台的轻功再好,也是不能一蹴而就的,总须练个三年五载,才能打通各种艰难烦琐之处。我在悬崖那边教你的叫作‘青云梯’,用来攀登绝岭,云梯直上。这一套却叫作‘踏莎行’,练得好时日行千里,没人能够捉住你。这套功夫其实是最基本的,当年我单是练这个,足足花了三年。倘若练得好时,踏着水面行走都无妨,那便是天台绝技‘玉燕功’了。”

    沈瑄道:“踏莎行,这名字倒风雅得紧,可见你阿翁雅好诗文。”

    蒋灵骞骄傲道:“那个当然。我在江湖上逛了这一年多,还没有见到像我阿翁那样武技又高、读书又多、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的人。像什么钱九啦,范定风啦,什么这个帮主那个掌门啦,通通及不上我阿翁。”她想了想,眨眨眼睛又道,“沈郎你倒是读过些书,只可惜……”

    沈瑄接道:“只可惜我不会武技,连一点三脚猫功夫都没有,因此更是万万不能和你阿翁比了。”

    蒋灵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不会武技,却三下两下地就练成了如此艰难的‘青云梯’和‘踏莎行’。别说是像你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郎中,就是一般习武之人,不是已练到一流高手的境界,也万万不可能学得这么快。这是为什么?”

    沈瑄一听,自觉茫然不解。当初跟着乐秀宁学习洞庭剑法,进益迟缓,学无所成,也没有发现自己身具习武之异禀,可以速成奇功什么的。而这天台宗的轻功,如魅如仙,神奇轻灵,显然是武学中极其高明玄妙的功夫,怎么自己这样轻而易举就练会了?他摇摇头,反问道:“为什么?”

    蒋灵骞一脸不相信,只是笑眯眯地说:“我不知道啊。”

    沈瑄看她的眼睛滴溜溜地瞧着自己,意思不过是“你可别装啦,我早知道啦”,心里更是糊涂,道:“离离,我真的不知道,你告诉我吧。”

    蒋灵骞正要说什么,忽然听到一声断喝:“什么人,站住!”

    沈瑄听得喊声来自西边,不假思索地立刻向东飞奔而去,脚下的“踏莎行”使得如腾云驾雾一般。沈瑄从来没有运用轻功跑过步,这一下连心都不免飘飘然起来。然而追击者的脚力也不弱,跑了一会儿,耳听着跟从的一大帮人落得远了,为首的一个却在几丈之外紧追不舍,显见得轻功甚佳。

    蒋灵骞回头望去,急道:“又是钱九的人,怎么这样冤家路窄!”原来,钟山武集的群豪见街上突然起火,料想是夜来夫人安排奸细所为,欲施偷袭,却又不见有人动手杀人。于是分头守住了几条要道,想要捉住一两个敌人。钱九早已带着手下逃出火巷,并没看见蒋灵骞,却正好把着这一个方向的路口。其时镇上已然乱成一锅粥,方才沈瑄抱着蒋灵骞奔走,一直与逃难的百姓在一处,并没人留意。后来蒋灵骞教与他上乘轻功,他试着练成,走将起来,飘飘若草上飞,在懂得武技的人看来,一眼便知是有功夫的,于是反倒露了形迹。一前一后地跑了数里地,沈瑄费尽心机左穿右绕,始终甩不掉跟踪者。看来人家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更是认定非抓住他们俩不可了。“踏莎行”妙是妙,沈瑄究竟是初学乍练,能够使用却没练足劲力火候,与蒋灵骞的轻功仍不可同日而语。追兵渐渐逼近,一把飞刀从沈瑄耳边嗖地擦过,削下几茎头发。沈瑄吃了一惊,心神大乱,脚下的力气顿时泄了下来。心道:罢了,罢了,今日只怕是逃不脱了。别让离离被他们发现才好。

    忽然看见路边树后一个稻草堆,足有一座小茅屋高,沈瑄立刻有了主意。他绕到草堆后面,把蒋灵骞靠着草堆放好,又抓了一大把稻草盖在她头上身上。夜色之中,竟也不易看出稻草里藏了一个人。匆匆布置妥当,沈瑄就要走开,蒋灵骞忽然从草中递出一件东西:“拿着。”

    沈瑄接过来,竟然是她那柄清绝宝剑,心中一动,赶快跑远。沈瑄拐了个弯,装作是走迷了路,逡巡一回的样子,又朝另一个方向上一条小路上奔去,只求把追兵带得离蒋灵骞远远的才好。然而这一折腾,又费了一番时间,跑着跑着,一个瘦脸黑须的中年人忽地从路边杀出拦住,冷冷道:“小子,别跑了,束手就擒吧。”终是被他抄近道赶上了。

    黑须人两眼紧紧地盯着他,问道:“阁下何人?”

    沈瑄心道:临时编派倒也易出破绽,遂道:“你们这些钱塘府的鹰犬爪牙,放火杀人,只管上来,不用啰唆。”说着挽了个剑花儿,作势要打。原来沈瑄眼见逃不掉,势必又要有一场打斗,自己显然讨不了好去,心想他们要找的不过是放火的奸细,可追了这许久,我若说我不相干,他定然不信。不如装作也是上钟山开会的客人,黑暗中与黑须人误认为敌,只盼能够就此混过去。

    果然,黑须人淡淡一笑,道:“如此倒是误会了。”沈瑄暗暗一乐,但见他右手仍旧按在刀柄上,便知他未全信,一时也不敢怠慢。

    “我们只道你是放火奸细,才追了一路。原来却是同道的朋友。失敬,失敬!”

    沈瑄佯怒道:“你是什么人?”

    这时几个骑马人匆匆赶到了,穿了一样的服色,沈瑄记得也是钱九手下兵丁的装束模样。这几人唤一声“石公,属下来迟”,纷纷跳下马来,一时排开队形,将两人围在一个疏疏的圈中。

    沈瑄不免焦急起来,黑须人石公略挥了挥手,向他道:“这位朋友,听你说来倒是也把我们误认作奸细了,追逐半夜,一场误会。你看,我们是九殿下手下的人。”

    沈瑄思忖着这许多人,如何脱身,又听石公道:“大家白白追了这半夜,这时天也要亮了。这位朋友不如一同回去吧,查找奸人一事,还望出一臂之力。”

    “石公,”几个兵丁中突然有一人喊道,“这人好像是昨天跟着钱丹的那个贼子,可别放过了他!”

    他话还没讲完,沈瑄已然往后奋身一纵。他本来面对着石公的,这一跃使了天台轻功,竟然飞过兵丁头顶,跃出了包围圈。他听到被人认出,已知无幸,只求逃出包围,离石公远些,或者还挣扎得一时。

    石公也毫不含糊,挺刀而上,向沈瑄门面劈去。沈瑄只得抬剑相挡,将乐秀宁教授的几套基本的洞庭剑法一一使出来,左支右挡。石公使一把九炼钢刀,刀法也不快捷也不轻灵,看似平淡无奇,其实沉稳有力、后劲绵绵,实在是深得上乘武技精到之处,着实一个高手。沈瑄自知远不是对手,剑法上只求自保,索性不管他刀怎么劈下,自顾自地把洞庭剑法一招一式地使出来,脚底下却不知不觉地踩起了“踏莎行”。这一下,端的是身法轻盈,石公刀没劈下,他人倒早已闪到一边,都不知他怎么走的;待要欺近他身旁,又不太懂得他的剑法。只见沈瑄手中的长剑青光闪闪、剑芒隐现,石公知道是极厉害的宝器,也十分忌惮,生怕一时不慎伤了自己。两人过了十余招,沈瑄步步躲避、节节败退,石公的刀却连他的衣角都没削到。石公早看出他武技全不足道,可是有好的兵刃,且脚下的轻功着实精妙,久取不下,只怕被他跑了,于是呼哨一声,旁边那几个兵丁一拥而上。

    沈瑄知道他们一围上来,自己万万再跑不了,于是转身急急要走。石公见他剑芒一收,立刻扑上,腿一抬,将他绊倒在地。沈瑄待要翻身而起,只听见噌噌几声,那几个兵丁已经围上,几杆长大的兵器早就结结实实地架到了他胸前。石公知他轻功太好,怕他又跑了,连声道:“先将两条腿砍了,再押回去。”

    沈瑄闭上眼仰倒在地,等着与自己的双腿告别。

    叮叮当当——“哎哟妈呀,哎哟哎哟……”

    沈瑄睁眼一看,只见那几个兵丁一个个抱着胳膊跳开,手中的兵器都掷到了地上。沈瑄连忙爬起来要走,那些人虽然喊着疼,却也尽职尽责,又跑过来把沈瑄拦住。

    “还不让开!”一个不大而清澈的声音斩钉截铁地喝道。

    沈瑄欣喜地望过去,看见不远处,蒋灵骞盈盈立定,一脸威严地瞧着那几个人,又道:“第一回我只用石头打你们的手,是留你们的性命,你们知道好歹就赶快退下。若还等我第二次出手,可就不是石头了。”说着扬了扬右手,只见纤纤玉指之间几点金光闪闪烁烁,煞是好看。

    那几个兵丁一见,知道是极厉害的暗器,不由得胆怯而退。沈瑄赶快抽身而出朝蒋灵骞走去。那石公却连忙抢上,拦在头里,转身向蒋灵骞作了个揖道:“原来是蒋娘子到了。”

    蒋灵骞仍是不动,只淡淡道:“石公万福。”

    石公又道:“娘子昨日出门去,不知可玩得痛快?怎的一日不回,可把九殿下急坏了,属下们山前山后找了一天。天幸这下娘子回来了,大家可不用悬心了。”

    蒋灵骞横了他一眼,并不接他的话头,只是指着沈瑄道:“这位郎君是我的人,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奸细,你们不必与他纠缠,让他跟我去。”

    石公微微踌躇,旋道:“原来是娘子的朋友,我们不知道,倒多有得罪。喂,你们不要围着他了。”

    沈瑄见蒋灵骞总是不动,想绕过石公到她身旁去。呼的一声,石公的钢刀又截在了他的身前,将他挡住,随着左手一伸,又把他推开。沈瑄大声道:“你干什么?”

    石公歉然一笑道:“对不起,这位郎君,我们既然两下里罢手,那么这就别过了。请郎君自便吧,蒋家娘子现下可要随我们回去了。”原来他权衡轻重,觉得找到蒋灵骞远比捉住这个武技低微的少年重要得多。只是要挽回蒋灵骞却是不易,少不得讨了她的欢心,因此上大大方方地放开沈瑄,好求蒋灵骞跟自己走。至于他请沈瑄自便先行,却是不安好心,仍打算瞒过了蒋灵骞,派下属将他抓回。

    蒋灵骞仍然一动不动,平静地说:“石公,九殿下那里我已经说明白了。现在我与你们九王府了无瓜葛,不会跟你回去的。你带着你的手下们走吧。”

    石公和颜悦色却不依不饶道:“娘子怎么说了无瓜葛呢!我敬重娘子是九殿下的妹妹,才听从娘子吩咐放了这位郎君。娘子这样讲,却是不把我石某当作下属看待,叫我怎生处?”

    沈瑄听他这话,立刻远远地跳开,防他突施偷袭,挟己为质,逼蒋灵骞回去。

    蒋灵骞见他动作,不由得微微一笑,转头对石公道:“石公,我知你能言善辩、计谋多端,是九殿下的得力助手,但你也须得知道我的脾气。我既说了不回去,你也不用再费唇舌,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你的。”

    石公的脸唰的一下铁青起来,但立刻恢复了常态,又道:“娘子你真是孩子气。九殿下这般疼你,你却只顾闹着跑出去玩儿。你不为九殿下想想,他的大业若要完成,哪里能少得了你相助?”

    蒋灵骞一听“大业”二字,也不禁变了脸,疾声道:“行了,我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的。石公,我今日便不跟你走,你待怎样?”

    石公嘿嘿笑道:“那说不得,只好得罪娘子了。将来九殿下怪罪,也是无可奈何。”

    蒋灵骞冷笑道:“你自忖能够‘得罪’得了我吗?”

    石公道:“但尽忠主事,勉力而为。”说着挺刀而上。若论武技,石公的确比不过蒋灵骞,但就这么向一个小娘子认输,也太没面子了。何况,他仗着己方人多,未必没有机会,所以竟然认真跟蒋灵骞打起来。说来也奇,蒋灵骞不避不闪,连站的地方都不曾挪动一下,只是身子稍稍侧了一下,旋即右掌抹上刀背,直取石公的手腕,使的是擒拿的手法。石公倒也真的不敢伤了她,见她竟然不躲,只得刀锋一转,带了过去。

    这时那几个兵丁又纷纷围到沈瑄身边想抓住他。沈瑄捡起清绝剑,准备迎敌,可再看那几个人,不觉好笑。只见他们虽然走动如常,可是一双手连掉在地上的兵刃都拾不起来了。原来他们刚才被蒋灵骞用石头打中穴位,一直不曾缓过来。沈瑄见状,心想良机不可失,赶快制住这几人要紧。那几个人见他舞着剑上来,纷纷踢腿飞脚,抵挡一阵,然而沈瑄身法灵动,踢他不着,反倒中了他的剑。沈瑄做医生,认穴辨位的本事毫不含糊,也知道如何点穴使人受制。不一会儿,竟然把那几人身上、腿上的穴道一一用剑尖儿点了,令他们一个个到底动弹不得。沈瑄自学习武技以来,与人交手这还是头一回获胜,再看蒋灵骞,不禁大吃一惊。蒋灵骞竟然还死死地站在原地,一步不挪地与石公过招。更奇怪的是,石公单刀飞舞,蒋灵骞却始终只用一只右掌与他拆招,左臂紧紧背在身后,绝不伸出来。看她一只白玉般的手掌,翘着兰花纤指,在纵横交错的刀光之中穿梭飞舞,掌法精妙绝伦、举重若轻,如黄莺入柳一般。可就这么站着不动用一只手打,虽然极轻巧极优雅,但也着实极险峻极惊心,稍一不慎,只怕一只手掌也切了下来。沈瑄起初还想离离故意如此,以示轻蔑,但再一细看,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蒋灵骞一只手翻来覆去,只在仗着掌法精巧奇特以维持一个守势,石公却在步步逼近,看起来竟是险象环生。

    她为什么不出左手?沈瑄大惑不解,又看了一眼她一毫不动的双脚,突然想起来了。离离的双脚受伤,根本不能站立,我怎的忘了?她一定是找了一根拐杖支撑着来的,两脚不能使力,又不能叫石公看出,那只左手一定是在背后撑着身体。这是何等艰难!沈瑄想到这里,几乎出了一身冷汗,心想现在只得我冲了过去,将她负在背上,两人当一人用了。

    沈瑄手握长剑,从一侧暗暗靠近两人。不料这时石公手上不停,脚底却忽然变步,竟飞起左腿向蒋灵骞的下盘扫去。石公是个精明人,他知道蒋灵骞的天台武技所长就是轻功,与人比武脚底一向轻捷灵变,以此制胜,这时竟然站着不动,实在古怪。他十分谨慎,虽猜想蒋灵骞有伤,仍恐有诈,但试探了良久不能取胜,决心冒险一搏。

    沈瑄见他左脚既出,心中大骇,知道离离无论如何躲不了,登时想也不想,扑了上去,长剑撩向石公的左腿。眼见就砍中了,那条腿却嗖的一下子缩了回来。石公嘿嘿一声冷笑,左手拂向沈瑄面门,右腿却已经如法扫出。这鸳鸯连环腿并不是什么新鲜招数,但变换得如此迅速,也很难得了。沈瑄见石公左手扇来,本能地往后一仰,身体晃动。忽然觉得随着刚才那一个动作一带,体内一股劲力如波浪一般涌到持剑的右手上,剑峰就那样自然而然地一撩而转,势如流水,跟着手腕不觉轻轻一拨,于是风平浪静。却只听见石公一声惨叫,坐倒在地。沈瑄后来那一剑,竟然正砍到他右边大腿上,虽然用力不重,但清绝神剑何等锋利,将一条右腿生生地削了下来。

    石公痛楚不堪,坐在地上嗷嗷大叫着,将一柄钢刀上下左右地疯狂乱挥。沈瑄担心蒋灵骞被他乱刀伤着,急忙将她抱起来走开。蒋灵骞扶着他肩头,长长吁了一口气。啪的一声,一段树枝落在她身后,那只紧紧抓住树枝撑着身体的左手竟已变得青紫。一场恶战下来,忍不住身子微微地颤抖。沈瑄将她放在树底下坐了,回头看看石公,只见他坐在血泊之中,紧紧攥着断腿,一张脸痛苦得扭曲变了形。他那些下属急得焦头烂额,苦于动弹不得,也只有干瞪眼,救不了他。沈瑄十分不忍,心想此人虽然不善,却并非恶贼,自己出手不知轻重,害得他一生残疾,也太过分了。他尽量和气地说:“石公,我急于救人,失手伤了你,实在万分过意不去,不敢指望你见谅。但请稍安勿躁,好为你包扎伤口,否则一会儿失血过多,恐有性命之虞。”

    石公果然一下子平静下来,瞪着沈瑄,目光有些古怪。沈瑄略一迟疑,还是走了上去。离他只有一步,石公竟猛地单腿一跃而起,钢刀就朝沈瑄头顶抡去,一面呼喊着:“天爷!老子断了一条腿,活着干什么,跟你们拼了!”

    沈瑄有所防范,早已一跃闪开。他这一刀虽然蓄势而发,却是心智大乱,没了准头。话还没喊完,他却把刀一扔,复又倒下,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不停地咒骂。这一回却是蒋灵骞怕他伤了沈瑄,握了一把绣骨金针在手里,他大刀抡起时,前胸诸穴就已经被钉上了。

    蒋灵骞道:“此人不知好歹,人家好意保他性命,竟然反咬一口。也别管他了,让他自己去。沈郎,你去牵两匹马来,我们走吧。”

    沈瑄点点头,心里也实不敢再招惹石公,就过去将那几个兵丁骑来的战马挑了两匹牵过来。

    “喂,”石公见他们要走,又嚷嚷起来,“你用绣骨金针钉了我,就这样走了吗?”

    蒋灵骞道:“那还要怎样走?”

    石公强忍着怒气道:“我……我可从来没有对你下杀手。拜托你……你……你把解药给我。”

    沈瑄心想,是了,这绣骨金针奇毒无比,他若不得解药,那可是死定了。他望了蒋灵骞一眼,心里也盼望她救他一命。不料蒋灵骞嫣然一笑,道:“开什么玩笑,石公?你几时听说绣骨金针有什么解药?告诉你,绣骨针的毒性天下无药可解,我就算想给你解药也拿不出来。这可不是骗你。”

    “你……你……”石公又痛又气,几乎晕倒。绣骨金针的剧毒,江湖上闻风丧胆,谈虎色变。可是蒋灵骞既然说不给解药,那是一定不会给的,只有等着毒发身亡。他似乎已经觉得一股股诡异阴寒的毒液正从胸口弥漫到四肢百骸,浑身麻痒。想到江湖上流传的绣骨金针毒发作时那种惨不忍睹的情形,自己已然身受重伤,还要受这种折磨而死,全是拜这个蒋灵骞所赐,不觉急得流下了眼泪。他看见蒋灵骞被沈瑄抱上了马背,再也忍不住了,骂道:“你……你敢走!我把你这个烂了心肝、十恶不赦……你这小妖女……”

    “你说什么?”蒋灵骞猛地回过头来,盯着石公,又惊又怒。江湖中人多有这样称呼她,她也知道,但在九王府中,钱九看重她,众人也都娘子长娘子短的十分尊敬。不料此时这石公情急骂出,依然是“小妖女”,原来他们心中对她从来也只如此看待。石公喋喋不休地叫骂:“我就骂你这个小妖女、野种、小妖精,你简直比蛇还恶毒!你都定了亲,还跟野男人勾勾搭搭,不知羞耻啊你!”

    这般污言秽语,连沈瑄也无法听得下了。蒋灵骞脸色煞白。马鞍上正挂着一个箭筒,蒋灵骞拔了一支,朝石公狠狠地掷过去,正中咽喉。石公一下子顿住,半句恶语卡在嗓子眼里出不来,终于彻底倒下死了。蒋灵骞将那张脸盯了半天,缓缓道:“你本来不会死的。”

    沈瑄和蒋灵骞骑马离开。蒋灵骞始终一语不发。沈瑄知道她恼恨石公临死前讲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却又无从劝解,只得问道:“离离,你腿上的伤怎样?”

    蒋灵骞这时才从满腹怨气中清醒过来,不觉哎哟一声,几乎从马上跌下来。耽搁这许久,那条受伤的腿其实奇痛无比。沈瑄伸出手去扶她,不料她将身一闪,硬生生推开了他的手。

    沈瑄愕然。

    只听她没头没脑地说:“沈郎,前面有个岔路口,我们就在那里道别吧!”

    沈瑄怀疑地看着她,只见她微微咬了咬下唇,又道:“前面应该没什么危险了。你往东,我往西,不要在一起了。”

    沈瑄恍然大悟。石公说得十分不堪,她女孩儿面皮薄,想是生了气。她既然已经定了亲,瓜田李下,确实不该再与他同行。此情此景,彼此尴尬,沈瑄放心不下又不敢强留,只得叹了一声:“那就后会有期。你腿上伤还没好,自己多加小心。”

    蒋灵骞还是生气,扭着脸不看他。沈瑄等了片时,只得拨转马头从岔道上离去。

    树影婆娑,马蹄声声,走了不知多远,心里却越来越烦乱,有如百爪挠心。就这么走了终归有些舍不得,又想起该给她留一点药膏的,只是这时送药回去,又像是借机留她,有点不成样子。日光晃得双眼发酸,他一时也看不清自己的路了。

    哐当一声,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沈瑄勒马一瞧,是蒋灵骞的清绝剑!

    他呆住了,他好糊涂,把她的随身佩剑也带走了。拾起那把剑,他出了一回神,忽然又跨上马,朝原路追了回去。

    他惊讶地发现,就在那个岔道口,蒋灵骞的马一步也没有走,正在悠悠地徘徊着。她听见马蹄声,身子一颤,猛然抬起头来。沈瑄看见她的眼圈似乎有点红,但眼睛里却有一些十分明亮的东西在闪动——她定定地瞧着他。

    两人对视一会儿,沈瑄喃喃道:“离离,你是不是腿疼?”

    “呸!”蒋灵骞骂道,“亏你还是个郎中,就这样把病人甩在路边了……”

    虽是如此,脸上却绽出一对清甜的笑靥儿。

    其时天已蒙蒙亮了,沈瑄见前面有一间农家的草棚,忙停下马,扶了蒋灵骞进去。蒋灵骞坐在草堆上,脱下鞋子,将左边裤腿卷到膝上。沈瑄看去,一段纤长的小腿红肿得像萝卜一样,觉得又是怜惜又是心急,轻轻地摸了摸腿骨,分明是早已经折断了,难为她受了这么久的煎熬,经过半夜颠簸驱驰,与石公过招时又强行站立,伤势加重了好几成。

    沈瑄抬头看看蒋灵骞,见她额头透着细汗,知她十分痛楚,只得说:“离离,一会儿我与你接骨,你千万忍着些,不要乱动,倘若接得不好,只怕将来这条腿就不方便了。”蒋灵骞点点头。沈瑄探明了伤处,握住伤腿,猛地一推,一次接好,手法甚是明快,又取出自配的接骨灵药断续玄霜和专门化去瘀血的明玉膏细细抹上,又削了两条夹板,用布条缚在断腿两边。蒋灵骞果是一动也未曾动,却咬着嘴唇,疼得泪眼蒙蒙。沈瑄笑道:“不错,真是个勇敢的小囡。我给瑛娘治伤,她总是大喊大叫,没有片刻安静。她有你一半乖就好了。”

    蒋灵骞破涕为笑,只道:“我并不是你的亲妹妹,怎敢跟你闹。”沈瑄又瞧了瞧她扭伤的右脚踝,也是未见好转,只有肿得更厉害。沈瑄一面用明玉膏涂抹按摩,一面叹道:“这几日里,这两条腿可再不能用力了,不然将来可不得了。昨晚若没有那番折腾,右脚也该至少好了一半。”

    蒋灵骞道:“你自然是怪我昨晚不好好睡觉,又跑出去胡闹。可是我的宝贝还留在钱九那里,不取了来,难道他还会自己送来给我?”

    沈瑄道:“什么宝贝?是这把清绝剑吗?”

    蒋灵骞道:“嗯……是的。”

    沈瑄却想起来:“噢,还有这个。”于是解下自己背着的那个包裹,长长的倒不像装着衣物。蒋灵骞接过来解开,却是一架七弦琴,正是沈瑄制做的。琴额已然烧得焦黑,漆面剥落,琴弦也一根根地断了,想是从火海中抢出的。沈瑄叹道:“又何苦为它费心,你想要琴,再做一架不就是了。”

    蒋灵骞恍若未闻,只是伤心道:“终究迟了一步,烧成这样了。”

    沈瑄见她不舍此琴,就捧过来细细察看一番,所幸琴箱还未破裂。他走到门外挑选了几根合适的马尾,揉了一番,将断弦换了下来,重新调了音,拨动几下,觉得琴的音色与从前大不相同。他奏了一首《碣石调幽兰》,觉得琴音清冽中有深沉,高音处嘹若九天鹤鸣,看似居高临下,犹能扶摇直上,宛转自如;低音处却是潜龙在渊,浩浩渺渺,深不可测。实在十分难得。蒋灵骞也听出来了,奇道:“想不到这琴在火中一烧,竟然脱胎换骨,有了这样奇妙的声音,简直是宝琴。”

    沈瑄道:“当年蔡邕在山中看到樵子燃烧桐木,从木头烧出的噼噼啪啪的声音中辨出良材,因此要过那段烧了一半的桐木,做成了‘焦尾’琴,乃是琴中极品。那琴的琴尾处还有烧焦的痕迹。做琴的材料本以陈年旧木为佳,那时我找不到旧板,只好砍了一些新材做了你这琴,只是音质平平。如今想不到这琴经过这一番烟熏火燎的历练,木质改变,音色不同凡响起来,倒是它从此修成正果了,可喜可贺。”

    蒋灵骞见他说起来脸上尽是一本正经,也笑道:“没错。人家先烧木头后做琴,咱们却是把琴做好了再拿到火里烧,如炼砖炼瓦一般,反正都是奇缘。人家的琴叫作焦尾,我们的琴呢?看这琴额也烧得黑乎乎的,炭墨一样,不妨亦步亦趋地也叫个‘墨首’好了。”

    沈瑄将蒋灵骞的伤处处理完,问道:“琴倒是无事,你怎么办?这一个月之内你可不能再动了,须得寻个地方静静地养伤才好。”

    蒋灵骞想了想,道:“我跟你回葫芦湾好不好?我还有事情,要去一趟的。”

    沈瑄听得有点莫名其妙,只道:“回葫芦湾自然好,但是太远了,一路奔波,你可怎么休养?你的事情若不急,养好了伤再去办行吗?”

    蒋灵骞点点头,犹犹豫豫地问道:“沈郎,我问你一件事。那时我被你从湖中救起来以后,是谁……是谁为我换的衣裳?”

    沈瑄大惑不解,却也有些尴尬,她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只好照实答道:“是秀阿姊。”

    蒋灵骞不言不语,只是出神。

    沈瑄想了想,问道:“你是在葫芦湾里失落了什么要紧东西吗?”

    蒋灵骞道:“是一件有些要紧的东西。”

    沈瑄道:“秀阿姊将你的东西都好好地清理过,她如果见了,应当知道在哪里。回去问问她便是了。”

    蒋灵骞自言自语道:“只怕不容易找回。若真的丢了,又是一番麻烦。”

    沈瑄好奇道:“是什么呢?”

    蒋灵骞道:“我不便告诉你。”顿了顿又道,“沈郎,江湖上的事情,知道的越少,你就越安全。”

    沈瑄吐舌笑道:“娘子见教的是,我绝不多打听了。”可是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还是禁不住道,“说起秀阿姊,我倒忘了问你一件要紧的事,关系到秀阿姊的杀父大仇,恐怕只有你知道。我问一问,不算多管闲事吧?”

    蒋灵骞瞪了他一眼:“偏你就这样啰唆!问吧。”

    沈瑄略一沉吟,就将当年乐秀宁父女如何被人追杀,乐子有如何惨死,当晚又如何在葫芦湾畔发现了仇人的尸首,诸般情形一一道来,说:“知道那晚吹箫的人就是你,我们猜想放针杀人的一定也是你。虽然报了秀阿姊的仇,干干净净连活口都没留下,但是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幕后主使又是谁,可就成了谜。本来希望你能告诉我们,谁知那时你又失了忆。”

    蒋灵骞抚弄着自己那支竹箫,嘴角挂着奇异的笑容,一言不发。沈瑄觉得有些奇怪,只好又问道:“离离,你知不知道?”

    蒋灵骞这时方道:“我却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缘故,还以为你们照料我,纯粹只是发善心。”

    沈瑄听她这话,竟是责备之意,不觉正色道:“离离,我们那时救你,只是一时之事,哪里想得了这许多。你就是一辈子失忆,我们也要照料你一辈子。这件事情虽然问了出来,说与不说在你。”

    蒋灵骞自悔失言,听他这样说不禁满面通红,柔声道:“你别生气啦,沈郎。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有半点不好,不是有意这样讲的。我告诉你吧,那晚的确是我放绣骨金针杀了那四个人,不过我不知道他们意在秀阿姊。”

    沈瑄虽然毫不意外,还是呆了呆。

    蒋灵骞道:“我暗中见他们设下埋伏,还以为是对付我的。那时我也被一帮人追杀,日日如惊弓之鸟。这四个人与追杀我的人原是同一个主子的下属,也分不清谁是谁。我生怕他们使诡计,是以并不上岸,只在船上放出杀手,钉其要害。不料那四个人武技平平,一针就钉死了。我却直到今日方知原来他们是要找秀阿姊的晦气,并不是算计我。不过他们竟敢冒充我们天台宗作恶,也就死有余辜了。亏他们想得出!当真以为我门中无人了。我这时承认,你定要觉得我心狠手辣,可是,倘若我落入他们的主子手里,不知会死得有多惨,我也是不得已而为。”

    沈瑄叹道:“不管怎样,总是谢谢你了。幸亏你杀了那四人,不然秀阿姊、瑛娘和我恐怕也活不下来。只是那主使者究竟是谁?”

    蒋灵骞微微一笑,并不回答:“秀阿姊的仇,我看她是报不了的。此人武技卓绝,党羽又多,天下鲜有对手。”

    沈瑄道:“又是夜来夫人?”

    蒋灵骞道:“还能有谁。”

    “可是夜来夫人又为什么跟乐叔叔一家过不去?”沈瑄问。

    蒋灵骞道:“那我可就不知道了,你该去问秀阿姊。其实夜来夫人那种人,仇人冤家遍天下,她欠下的血债也够多了,想找她报仇的人有多少!别说秀阿姊打她不过,就算打得过,也轮不上亲自手刃大仇。”

    沈瑄叹道:“不管报不报得了,将来还是要告知秀阿姊,乐叔叔死于非命,总算知道仇家是谁。”

    蒋灵骞点了点头。沈瑄这时想起,这些腥风血雨的事情一讲起来,方才谈琴论律时的情致简直荡然无存,不免遗憾,就问道:“离离,你那支湘妃竹的洞箫妙得紧,可是上面刻的诗句只留下了四个字:离、泪、去、时——所以叫你离离。原来是几句什么诗?”

    蒋灵骞眨眨眼道:“是一曲《潇湘神》,沈郎,你博古通今、诗书满腹,猜不出来吗?”

    这一时哪里想得起,沈瑄只得笑道:“我原是不用功的,只好回去背熟了曲子再来请教。说了半天闲话,这会子天都大亮了,现下去哪里呢?”

    蒋灵骞道:“还说呢,你又不让走远了养伤。可这金陵城附近全是范定风、钱九的势力,早晚被他们发现,那才是糟糕。”

    沈瑄道:“或者找个不起眼的地方躲起来。”

    蒋灵骞想了想,忽然一笑道:“前些日子我住在范定风府上,他家后面有一个废弃了的园子,据说夜里闹鬼,平日里没人进去的。我有时一个人去逛逛,倒还知道地形。不如我们住那里去吧!”

    沈瑄知道她的心意,范定风、钱九只道他们一定远走高飞,绝不会想到躲在自己府里、眼皮子底下,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心里暗赞蒋灵骞颇有心计,也就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