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大宋好官人 > 章节目录 810. 第八百零九章:无赖招数
    【笔趣阁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类似的情景,在汴梁城到处上演着。

    这些银行的“托”很是聪明,大多是旧钱夹着新钱使用,不到一天时间,新钱已经开始在汴梁城流通了。

    一开始,很多百姓都不信任这些新钱。甚至有些疑心病的百姓,愣是把新钱拒绝了,表明了只收旧钱。这种情况也是难免的,毕竟新钱的信用度,还没有建起来,一些宣传不到位的百姓,自然是不会用这些钱了。看见这些钱,跟看见铁钱、花钱一样,深恶痛绝。

    有人就问了,一枚铜钱换一枚新钱,银行不吃亏么?

    当然不会吃亏,因为银行柜台小娘子的入职培训,第一课就是识别各种铜钱。甚至,还有专门的磁铁,来判断是不是铁钱。这种磁铁,就在柜台下方,一般人是看不见的。如果这铜钱里掺杂着铁,或者根本就是铁钱,银行是不收的。

    这是因为宋朝的铜钱,大多都是铜锌合金,或者是铜锡合金。铜锌合金比较黄,而铜锡合金反而是青色的,因为是青铜嘛!

    这两种铜钱,都很受欢迎。

    而张正书铸造的新钱,也是托名了“元符通宝”,与一般铜钱一样,天圆地方的。上面字迹端丽,面文从上而右而下而左旋读,钱背光而无文。有篆、楷、行三种字体,样式很精美。原本铸造这种钱,是造一枚亏一点的,但是因为张正书有先进的流水线工艺,又用工具代替了人力,还定下了含铜比例,又怎么会亏呢?

    别的不说,如果有人想大量更换这种铜币回去熔铸铜器,那他肯定会亏的。

    这不,被张正书言中了,还没到第二天,就有人抬着一箩筐的铜钱来换新钱了。

    张正书在“京华报社”得到消息后,对曾瑾菡说道:“这种人啊,保证会后悔的!”

    其实,新钱的冲击,远远不如张正书想象得那么猛烈,反而还有点不温不火的意思。张正书就纳闷了,这么新钱好像打水漂了一样,毫无声息呢?好在,张正书这么安慰自己——这还是第二天而已。

    曾瑾菡也瞧出了张正书的不安,笑着说道:“郎君急了?”

    “我怎么会急呢?我是泰山崩于前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人,怎么可能会急?”张正书到底是有点心虚,不自觉地加快了一点点语气。

    曾瑾菡笑了笑,说道:“原来郎君是这等大将之才啊?”

    “那可不……”

    张正书得意地自夸了一句,没办法,男人都希望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装一下的。

    “那我听说了,今天好像是朝中发放俸禄的日子?”

    曾瑾菡是知道的,就在几日前,户部的人来银行,兑换了好些个铜钱回去,想必是拿去做俸禄了。想了想,这应该是赵煦的旨意,不然的话,为什么户部这么听话?但仔细一想,说不定那些官员也是乐意的。因为新钱的“坏处”没有宣扬出去——不能熔铸铜器,这就很伤了。要知道,很些高官家中的钱窖里,已经不知道堆放了多少铜钱了。他们想要赚金银,只需要将铜钱熔铸了,造成铜器就好,价值立马上升一半!

    但是,张正书的新钱一旦冲击市场,那恐怕铜价就立马大跌了。

    毕竟富人可以熔铸铜器,可平头百姓只能拿铜钱来用啊!

    也就是说,百姓喜欢新钱,新钱流通多了,那就冲击原先旧钱的市场。而最大的功效,就是解决了铜荒。

    一个不能熔铸铜器的铜钱,富人要它也没用。所以一到手上,就会用出去了。平头百姓,则喜欢把手中的旧钱换成新钱,因为防伪啊!而且买卖的时候,优先收新钱,这就很致命了。市面上的铜钱,都流向了银行;银行又流向了作坊,作坊再造出新钱来……

    如此一来,钱荒就缓解一大半了。

    钱荒一缓解,铜价立时就会大跌。那些富人瞧着铜钱不值钱了,还不立马去换成金银?那会,张正书在顺势推出金币、银币,肯定是能占领市场的。钱荒一解决了,就是张正书刨坑的时候了。

    没错,张正书在为信用货币做铺垫。

    如果顺利的话,银行能在十年内,就用纸币从西夏、辽国、高丽……等等国家手中,换取数不尽的资源。

    这一招无赖吧?但确实很有用。

    要知道后世的米国,凭着这一招,已经不知道从全世界吸了多少血了。米国就是通过金融杠杆,让全世界都为它打工。这不,在后世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米国就是用这么一招,狠狠坑了一把日本,日本缓了二十年都没缓过来。

    米国的霸主地位怎么维持的?一是武力,一是金融。那米国的霸主地位是怎么失去的?就是米国太迷信金融,忽略了工业之后,那它自然就自己衰落了。金融确实是能发挥别人想象不到的力量,但是归根结底,根基还是要在工业上。

    张正书用银行赚的钱,其实都是要贴入工厂里面去的。

    别人都道“建设银行”是建设那座还是镜花水月的坚城,但张正书却很明确,他的“建设银行”,只是为了建设工厂而存在的。

    因为这关乎张正书未来的计划,听到曾瑾菡说官员发放俸禄,张正书忍不住心剧烈地跳动了两下:“这可……真的好啊!”

    “郎君,你还说你不急,鼻子都冒汗了!”

    曾瑾菡揶揄道,“你是不知道你自个啊,一心急,都写在脸上了!”

    张正书摸了摸鼻子,确实出了汗。

    但这会算是初秋,汴梁城还是挺热的,这不正常么?

    “咳咳,今天天气不错啊!”张正书顾左右而言其他,就是不接话。

    曾瑾菡也知道他这惫赖性子,只是暗笑,没有揭穿。这也算是小夫妻间的情趣了,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默契度很高。

    “对了郎君,官家还是不肯见你么?”曾瑾菡觉得奇怪了,要知道这可事关张正书的命运啊!这可不是说笑的,在宋朝也好,任何一个朝代也罢,只要皇帝是有实权的,随便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