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帝师夫妇日常 > 章节目录 第575章 不负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帝师夫妇日常最新章节!

    叶蓁惊过之后,红霞飞上双颊,连忙起身施礼问安:“臣女见过……”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康平帝伸手搀了起来。

    “我今日乃是微服,是为访亲,不必拘礼。”康平帝笑道,眼里心里只有眼前的叶蓁一人。

    一旁的韩葭撇撇嘴,皇帝表哥也太目中无“她”了。

    幸而舒予走了过来,笑着招呼康平帝道:“一会儿不见,圣上就来了这里,也不着人知会一声。”

    在韩府,尤其是这方院子里,康平帝一向是“小望之”自居的,舒予便也不如在人前时处处谨守君臣之分。

    叶蓁见舒予过来,连忙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双颊羞得通红。

    舒予也不挑破,佯作检查叶蓁和韩葭种花的情形,笑道:“倒也似模似样的……”

    叶蓁得了舒予递过来的话头,心里一安,连忙指着那些新栽的盆花笑道:“葭妹妹于莳花一道颇有经验,这两盆都是她种的呢……”

    说着话,脸上的热度渐渐褪去,人也慢慢有了先前的从容。

    一直被忽视的韩葭终于被“点名”了,开心不已,连忙上前指给大家看她种了那些花儿,这些花儿的品种为何、如何栽种,云云。

    舒予早就知晓自己这个女儿兴趣广泛,今儿爱这个,明儿迷那个的,最近又正好迷恋上了种花,便将院里所有闲置的花盆都找了出来每日拿着个小花铲捣鼓,惹得孟氏都笑说,只怕家里的花匠要担心无事可做呢!

    如今见女儿对着几盆花兴致勃勃地说个不停,舒予又有心打破方才她未来时的旖旎,便也顺着论起花道来。

    叶蓁自然是随附闲话。

    康平帝有心要跟叶蓁单独说会儿话,但是见眼前这幅情形便明白此时并不适宜互诉衷肠,只得无奈上前,跟众人一起说起花儿来。

    舒予一边与孩子们谈论花草,一边细心观察叶蓁的神色,见她渐渐从容大方起来,心中大为安定,遂让孩子们先去洗手,然后一起去花厅吃点心喝茶。

    叶蓁和韩葭两个种花弄了一手的泥,慌忙应声去了。

    康平帝有心跟上,却被舒予喊住。

    “圣上且先随我来吧。”舒予笑请道。

    康平帝无奈,只得跟随舒予先一步去了花厅。

    已经走了几步远的叶蓁,闻言情知舒予这是有话要教导康平帝,遂加快了脚步,牵着韩葭洗手去了。

    果然,到了花厅,舒予遣散服侍之人,谆谆告诫康平帝道:“圣上,叶大人夫妇是放心您的品性和韩家的家风,这才让蓁姐儿一同入京并且暂住韩府,让你们二人也方便见上一见的。您可不能为了自己的欢愉,就辜负了他们的这番信任。”

    康平帝一愣,旋即便拱手应道:“舅母放心,我记下了。”

    舒予点点头,笑道:“你们的亲事到现在还未曾公开,不就是担心眼下圣上刚刚亲政,国柄未稳,万一传出去会横生枝节吗?

    “韩府虽然安全,却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守得住秘密,您方才的那番举动,若是被人不小心传扬了出去,不仅你们的亲事会遇阻,只怕蓁姐儿也会被人议论指摘……”

    康平帝闻言,顿时心中凛然,这才后知后觉地回想起自己方才当众亲手搀扶起叶蓁,又说了那般亲昵的话,是多么地不合适。

    “舅母放心,我都记下了!”康平帝肃然应声道。

    舒予见康平帝已然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遂笑着点点头,也不再多言。

    等叶蓁洗完手回到花厅,就明显地察觉到康平帝待她虽然依旧亲切,然而已经没有了先前毫不掩饰的热切,多了一分克制,便明白是舒予方才劝诫过了他,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虽然她也心慕康平帝,但对方毕竟是皇帝,两人现在亦算不上是相熟,面对康平帝的热情,她确实觉得惶然不知如何应对。

    如此两人按照常情常理相处,那真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叶蓁不由地长舒一口气,眉眼间轻快起来。

    上座的康平帝见叶蓁一副显然松了口气的模样,不由莞尔。

    看来,他的热情给了叶蓁很大的压力啊。幸而舅母及时劝告了他,否则只怕会热情误事啊。

    两下里都想通了,接下来的相处自然是十分融洽。

    舒予并没有给康平帝和叶蓁单独相处的机会。

    康平帝虽然明白个中情由,但是也不免暗自遗憾,只能下定决心,赶紧稳定亲政政局,将叶蓁迎娶进宫,用余生相守相依。

    ……

    会试定在二月十九。

    二月十七一早,叶蓁便辞别韩府诸人,回到叶家暂居的小院,替父亲打点会试所需。

    待叶泽铭进了贡院,舒予因不放心叶蓁一个人在家,遂又将她接到了韩府暂居。

    会试分三场,直到二十五日才结束。

    这几天,不论是对应考者还是他们的家人,都是一种煎熬。

    叶泽铭会试的成绩,更是关系到康平帝和叶蓁的婚事、大周的未来,所以就愈发地让人悬心。

    这几天,不仅是叶蓁,就是韩府诸人也都暗自祷告,希望叶泽铭能够取得好成绩。

    好在叶泽铭不负众望,顺利通过了会试。虽然名次只是中等偏上,但是也已经足以让众人安心。

    一同参加会试的还有白亮、张诚等辽东旧人。这些人当中,有的幸运榜上有名,有的不幸名落孙山。

    榜上有名的自然是欢喜庆贺,但是名落孙山的也并未气馁,实则是他们当中最大的也不过才二十出头而已,人生才刚开始,未来机遇无限,何必因一时的科考失利而颓丧?

    当然了,这些辽东旧人可没有叶泽铭的幸运,有康平帝亲自帮忙搜集备考资料。

    非是康平帝不愿意帮助旧友,实在是此举有失公允,背离了为国家选拔人才的初衷。

    至于叶泽铭,谁让他是未来的国丈呢?

    为了皇帝陛下的终身大计,为了大周江山社稷的稳固,也只好走一回捷径了。

    然而叶泽铭却深觉自己的名次对不起康平帝和韩彦的特意关照,因此会试一结束便闭门谢客,专心准备殿试,誓要在殿试大放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