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逍遥小闲人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八章 被人灌进去的
    衙役领命而去,白一弦呼出一口气,自己继续往前走。

    冷不防前面却站了一个人,正背对着他,白一弦想着心事,没有防备之下差点撞上,幸好他及时止住了身形。

    那站着的人转过头,竟是韦夫人的女儿,牟珍珍。

    牟珍珍看到白一弦,便转过身来,眼神有些好奇,问道:“你真是顾大人找来帮忙查案的?”

    白一弦点了点头,牟珍珍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莫非已经找到线索了?”

    白一弦说道:“额,算不上什么线索,在下正要将东西送到顾大人那里。我不过是个学生,一切还要凭顾大人做主。”

    牟珍珍说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白一弦一皱眉,他要跟顾杭生说事情,牟珍珍跟着去,并不方便。

    白一弦说道:“这……恐怕多有不便,还请牟小姐恕罪。”

    牟珍珍微微撅了撅嘴巴,说道:“那好吧,你去吧。”

    说实话,牟珍珍这么好说话,倒是让白一弦很是有些惊讶。因为他对韦夫人和牟英杰的印象并不好。

    所以他下意识的认为,这牟珍珍应该跟两人一样,刁蛮任性才对。没想到自己只是说了不方便,她竟然真的就放弃了。

    这让白一弦对牟珍珍的感官稍微好了一些。

    牟珍珍见白一弦发愣,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你还不走?再不走,我可跟着去了。”

    白一弦急忙拱手道:“多谢小姐。”说完之后,便直接离开了。

    牟珍珍在背后看着白一弦,轻声自语道:“谢我?谢我什么的?傻头傻脑的,没看出来有多厉害啊。”

    实际上,牟珍珍的年龄比白一弦的年龄还要小了些,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般都爱做梦,也容易情窦初开。

    像是白一弦这种样貌极为出色的人,对女孩子的吸引力是巨大的。再加上,听到顾杭生和石庆等人对白一弦极为推崇,竟然请他来协助破案。

    所以,这牟珍珍对白一弦就有些好奇了起来。

    白一弦找到顾杭生,将信件和印鉴都交给了他,说道:“大人,学生刚才在书房,无意之中碰到了一个机关,没想到竟然打开一个暗格,在里面发现了这东西。

    学生也不晓得这东西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东西对破案有没有帮助,所以也没敢打开,直接给大人带来了。”

    顾杭生浸淫官场多年,又是知府,眼力自然也是非比寻常。

    或许石庆和庞知县看不出这封信的特殊,但顾杭生一眼就发现了那封着信件的特殊火漆。

    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接过了信件,翻来覆去的仔细查看了一番。

    白一弦好奇的问道:“大人,怎么了?这封信,有什么不妥吗?”

    顾杭生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便又坐了下来,说道:“没事,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证物,所以有些高兴。

    啊,对了,这封信,你没有看过吧?”

    白一弦心中了然,口中却说道:“信被封着,学生也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没敢打开。”

    顾杭生点了点头,说道:“哦,没事,一个普通的商户罢了,估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应该是给亲朋好友寄的信,到时候我会将信交给他的亲人。”

    白一弦点了点头,自然不会反对。想了想,便说道:“大人,学生对这案子,有一些发现。”

    顾杭生还在琢磨那封信和那特殊的火漆,闻言不由强打精神,问道:“哦?什么发现?”

    白一弦说道:“大人,学生发现,韦不同一家人,应该是被人害死的。”

    顾杭生说道:“既然是被人投毒,那自然是被人害死的。”

    白一弦回道:“学生并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韦不同等人中毒,并不是如表面上所看的那样,是被人投毒于水井,然后厨房打水做饭,他们吃下之后中毒身亡的。”

    顾杭生和其他几位大人都有疑惑,问道:“这是何意?”

    白一弦说道:“大人,学生曾经说过,主仆有别,韦府的人,是不可能同时吃饭身亡的,对吧。”

    顾杭生等人点了点头,白一弦接着说道:“根据那些残羹剩饭,以及尸体,学生怀疑,是有人将毒药,强行给韦府的人灌下去的。

    如此一来,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没有在同一时间吃饭,却全部中毒身亡的事情。”

    “什么?”顾杭生等人大惊,急忙问道:“你如何知道?”

    白一弦说道:“大人稍等,证据一会儿就来。”

    顾杭生等人按捺下性子,陪着白一弦慢慢的等待。没多会儿,那仵作和医官就来了,又等了一会儿之后,之前交代衙役搬来的东西,也全部带到。

    这乃是一口做饭的锅,以及韦府人吃饭的碗碟筷子勺子等等。

    顾杭生好奇道:“这是……证物?”

    白一弦说道:“不错。大人应该知道,从这些残羹剩饭之中,检查出来了毒药,对吧?”

    顾杭生等人点了点头,白一弦指着一口锅,说道:“这口锅里,也被检验出来了毒药,可是有一点很奇怪。”

    众人不解的看着他,白一弦看着周围,问道:“这里有谁在家中做过饭吗?”

    古代男尊女卑,除非是厨师,大部分男人,在家里都不做饭。

    起码这里的绝大多数都没有,反正顾杭生等人是不可能做饭的。就算没做官的时候,也是有母亲,姐妹做饭。

    就连仵作和医官都摇摇头,表示没有做过。其中一名衙役站了出来,弱弱的说道:“属下做过。”

    白一弦看着他笑了笑,问道:“平时家中都是你做饭吗?”

    那衙役点了点头,有些羞赧,说道:“是,属下家中只有一瞎眼老母,而且我尚未娶妻,所以都是我做饭。”

    白一弦问道:“那你做饭的时候,有没有发现,烹煮饭菜的时候,有些饭食,会沸腾?”

    衙役想了想,回道:“不错,比方熬汤之类的,开了之后会沸腾。”

    众人很奇怪,现在不是查案吗,怎么白一弦跟这衙役说上做饭的事儿了?

    白一弦也不卖关子了,直接说道:“大人,烹煮的时候,如果锅中有毒药,在烹煮的过程当中,锅壁上,必然也会沾染上毒药。

    可刚才学生检验过,这口锅,只有锅里的剩饭中有毒药,锅壁和锅沿上并没有。

    而且,根据这口锅里面饭汤的痕迹,当时这口锅里面的饭汤,是到这里的。”白一弦指着那口锅三分之二的位置说道。

    然后继续说道:“若是做饭的时候,锅中有毒,就算不沸腾,起码到这个三分之二的位置,锅壁上肯定会留下一些毒性。

    可如今,这口锅,只有锅底剩下的那一点残饭里有毒,这足以说明,这些毒,是有人后来倒进去的。

    学生由此推断,起码做饭的时候,那口水井里,也并没有毒,同样是有人为了掩饰,在事后将毒倒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