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 冰山上司爱上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章 这是真爱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冰山上司爱上我最新章节!

    这诸多失败仿佛一道道鞭子一般,在回忆里鞭挞着我,让我逐渐反思对错。

    靠着沙发想了很久后,我暗暗做了一个决定:“以后我再也不要为了感情而活,我要为了我脚下的东西活着。”

    想着,我低头望向自己脚下这一袋钱,拉开了拉链,看着这一沓沓钞票。

    这刹那,裴玲对我的好又让我动摇了自己坚定的立场。因为我始终都辜负不了别人对我的好,会想着做人应该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于是我重重叹息了一声,将这拉链给拉上了。

    夜已深,可见窗外那漆黑的夜空里,闪着明晃晃的星辰。我还一个人坐在这里,贪图这短暂而又漫长的安逸,虚度光阴。

    就当我浑浑噩噩,就要入睡的时候,手机竟然响了。

    我如梦初醒,拿出了手机,点开一看。只见竟然是陈梦莎打过来的。

    犹豫片刻后,我才接听:“喂。”我以为她是起床找不到人,要问我跑哪儿去了。

    却听她急匆匆的说道:“雪儿在学校发高烧,现在要去医院,你快点过来吧!”

    “要去哪家医院?”

    “人爱。”

    “好,我马上过去。”

    ……

    挂断电话后,我就离开了这里。

    打开门,只见李梧桐还在这外面,地上有些血迹。看来她们还玩出血了。

    我看了狼狈的她一眼后,就匆匆关上门,离开这儿。不过我的门并没有锁上,只是虚掩的。因为我也不忍心看她流落街头。

    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

    就这样离开后,我提前赶到了医院的急诊部。

    等了十五分钟左右,我才看见那辆救护车开了过来,停在前面。我急忙迎了上去,心中莫名其妙的紧张,火急火燎。

    无可厚非的是,我很担心雪儿。

    然而下车的竟然不是雪儿。

    回过头,看见了陈梦莎的车从大门外面开进来,我才知道是自己太过着急搞错了。

    我急忙向陈梦莎的车走了过去,将车给拦下,走过去打开了车门:“雪儿呢?”

    “在后座。”

    陈梦莎也担心得连妆都没得化,不过还穿着一条比较暴露的黑色长裙。

    我也是懒得说她了!直接走过去打开后门,抱起了浑身起了红斑的雪儿。

    “爸爸。”雪儿趴在我的肩膀上,咕哝道,“好难受。”

    我匆匆的抱着雪儿走向了急诊部,一路上不断给予安慰与鼓励,说道:“雪儿乖,爸爸在。医院到了,一会儿就不难受咯!爸爸在。”

    这会儿我心急如焚,上台阶的时候都差点将自己给绊倒。

    把雪儿带到前台后,我就对护士说:“快点找医生过来,孩子发高烧。”

    “啊?”护士懵了一下,“她身上起这么多红点,该不会是什么流感吧?你先把孩子放下。以免被传染。”

    “都这种时候了还说这种话?”我压抑了一整晚的情绪陡然爆发,“你快点叫医生过来啊!”

    她“哦哦”的应了两声之后,才匆匆的转身离开这里,去找医生过来。

    医生来到这里后,就为雪儿进行诊断。结果初步诊断为: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

    “这是什么病?严重吗?”

    我着急的看着医生问道。

    医生说:“交给我们来吧!你先不要这么担心。”

    “好!”我这才将雪儿交给了她。

    但雪儿还是用力的抓着我的衣服,哀求的望着我说:“爸爸你别不要我。”

    “不会的。”焦急之余,我挤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傻的,爸爸怎么可能不要你?”

    就这样,我看着医生把雪儿给抱走了。

    随后,停好车的陈梦莎才匆匆走了进来,问我说:“孩子呢?”看得出,她也是很担心,但是一想到她平时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我真想怪罪了她。

    是想到在医院里吵架不够体面,也都没意义,我这才忍着,转开脸去。

    她竟然还拉扯着我的衣服,高声问道:“我说孩子呢?!”

    见她一如既往的猖獗,我顿时忍不住甩开了她的手。原本我是要吼回去,但想到这环境不适合,便是低声说道:“当然是交给医生,我抱在怀里就能救她了吗?”

    当此时,刚刚随着医生走进去的护士走出来,说道:“你们先去挂号吧?”

    “好!”

    应完之后,我原本打算和陈梦莎一起去。

    可走到一半,陈梦莎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我走在旁边,只听她用那温柔到发嗲的声音说:“嗯?李老板你怎么喝的这么醉啊?唔,我的孩子病了,现在进了医院,可能今天不太方便。”

    这会儿我真想一手夺过她的手机给摔了!

    却听她竟然答应道:“好嘛,那人家现在就过去。”

    听她说出了这样不要脸的话,想到雪儿还在那里难受。我一个没忍住,停下脚步,夺过了她的手机,猛地往地上一摔。

    “啪啦”一声,走廊上的人都回头看向我们。

    她茫然的望着我,那眼中隐藏不住的是她内心的愤怒。

    但这会儿我已经被憋着的怒气给冲昏了头。

    我忍着,忍到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又抬起脚往她这没有摔烂的手机踹了一脚。“咔擦”一声,那手机屏幕被我给踩碎了。

    她张着小嘴,皱着眉,问我说:“你是疯了吗?我早知道就不叫你过来了。”

    我气得将双手暗暗握成了拳头,重重呼吸着,调节自己的情绪。

    她重重舒了一口长气,转开脸去,说道:“算了,随便你吧!我现在有点事儿要走,你帮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一下。有什么事,你现在自己看着办吧!不能让我的孩子有事。”

    跟我说话时,她的口吻依旧如同当时,就是一个上司在对下属说话的口吻。这说得好像是我欠了她似的!

    一想到她撇下雪儿和我不管,这种时候还要去陪别的男人睡觉,我心中的恶心就变成了愤怒。

    我终于开口:“凭什么?”我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冰冷,只是有些颤抖。

    她竟然恬不知耻的说:“就凭你是雪儿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