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 冰山上司爱上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她愿当赌注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冰山上司爱上我最新章节!

    当此时,那伤势应该还没有看到,就见电梯的门打开了。

    我们同时错愕的回过头,只见她的父亲蔡京生正站在外面,应该是要回楼上的办公室吧?!

    场面顿时变得尴尬。

    “爸。”蔡梓涵轻轻叫了这一声。

    此时蔡京生的神情青一阵红一阵。

    感觉到他心中的愤怒,我急忙将搭在蔡梓涵肩膀上的手缩了回来,暗暗的藏到身后,做出很无辜的样子。

    等蔡京生憋着气走进来后,蔡梓涵才站在他身后,低声解释道:“刚刚罗东无缘无故在下面踹了他一脚,我帮他看看。”

    站在前头纹丝不动的蔡京生发声问道:“男孩子的东西,是你们女孩子可以随便看的吗?你是一个女孩子,大家闺秀,更是我蔡京生的女儿!”

    说话时,他重重喘着粗气,全是被气的。

    蔡梓涵可怜兮兮的瞥了我一眼,像是要我替她解释一般。

    我便跨越了身份地位的界限,鼓足勇气解释道:“伯父,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

    话音一落,蔡梓涵就伸出手来,轻轻的拉了拉我的袖口。回过头,只见她皱着眉头,对我暗暗摇头,好像在说我说错了。

    因为铁板反光倒映,蔡京生看见我们的小动作,便猛然回首。

    蔡梓涵吓得急忙将手缩了回去,悄悄的扣着另一只手,羞怯似水的低着头。

    “哼!”蔡京生发出这一声后,便转过头,“再过不久你就要和罗东结婚,少和别的男生混在一起。”

    蔡梓涵犹豫了好一阵后,才低声说道:“知道了。”

    回头等我们随蔡京生走向办公室的时候,蔡京生才发现我们是故意来找他的。

    他停下脚步,回头望着我,问道:“你跟过来干嘛?”

    蔡梓涵急忙开口,替我说道:“爸,他这次是代表公司来和我们谈合作的。”

    话音刚落,就听蔡京生问她:“是他代表还是你代表?”

    言下之意是要我自己说。

    我便说道:“是我。这次我们公司的情况,相信蔡总裁你也有所耳闻吧?我们要渡过难关,所以需要贵公司投资五千万。”

    听到之后,蔡京生冷不丁的发出了“呵”的一声苦笑。紧接着只见他一声不吭的转过头去,冲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看样子,八成是没戏!

    蔡京生比我们那沉迷欲望的老板强多、也理智得多,要他拿五千万出来估计比登天都难。

    不过我还是随蔡梓涵来到他的办公室,想做最后的争取。

    来到他的办公室后,就见他坐在办公桌前,批改着文件,又一边盯着两台电脑。这个样子,应该是在看股市的起起跌跌。

    “你们还站在这里干嘛?”他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我和蔡梓涵说道。

    蔡梓涵不敢再说话。

    我则斗胆说道:“蔡老板,我希望你还是能够考虑一下我们的合作。”

    “有什么好考虑的?”蔡京生翘起了二郎腿,指着身边那台式电脑的屏幕,“你要不要自己过来看看,你们的股价现在都跌成啥样了?四块六一股都没人买。”

    我急忙解释道:“这是我们市场部的调控力度不够我承认,回头我会禀报上司,亲自去调控一下。”

    “就凭你?”蔡京生抬眼望着我,眼中尽是不屑,“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以为自己是股神巴菲特?就凭你也想操控市场?!少在这里说大话。”

    我转开脸浅浅的笑了笑,道:“但我确实有这个把握。”

    说完后,我便又凛冽的看向了他,道:“或许我确实没有这个能力,但蔡老板你有。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只要蔡老板你投资,就有一个好的回转趋势。因为你也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以你的影响力,会带动股民在‘有限理性’阶段的消费。”

    “你有把握?”蔡京生站起身来,眼中尽是那锐利却又不屑的神色,“我做生意这么多年,起死回生的情况也确实见了不少。但都是那资深老一辈人玩的。年轻人,眼界狭隘害死的是你自己。”

    “蔡老板是不相信你的影响力呢?还是不相信我的操控能力?”

    我话音刚落,就听蔡京生说:“两样都不信。”

    “那好,我们来赌一赌。你决策通过投资我们公司五千万,赢了的话,你也赚。输了的话……”

    说到这儿,我的话音停顿了一下。因为我找不到价值等同于五千万的代价。

    “输了的话怎样?”蔡京生用右手按着桌面,神采飞扬的望着我,“说不出?那我替你说。假如你输了,就离开这儿,从此以后别让我在商界看到你。同时离开我女儿。”

    这个代价很大!我大学学的就是这个专业。这是要我用前途来作为赌注。

    我揣度了一下后,道:“别让你在商界见到我,那是不可能。其余的可以答应。”

    “怕了吗?”蔡京生态度坚决。

    我低下头,从容一笑后,才又抬眼看着他,道:“我不是怕,是稳重。就算有百分百的把握,我也不会孤注一掷。”

    蔡京生暗暗考虑了一下后,还是答应,道:“好!重要的是你离开我女儿。”

    我回头看了站在身旁难过的蔡梓涵一眼,自个儿沉着了片刻,而后才说:“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我一定会扭转局势,大刀阔斧。”

    听我说得如此自信,蔡梓涵便转过头来,用肯定的眼光凝望着我,给予鼓励:“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这个赌注对我而言或许没什么,但是对于蔡梓涵来说,可是她的终身幸福。

    如今得到她的支持与鼓励,我也觉得信心爆棚,“会的,就拭目以待吧!”

    由于这个赌约,蔡氏企业拨款很快,第二天款项就到了我们公司的财务部门。

    当天午后,我有史以来第一次主动来到袁总裁的办公室。他也欣然的会见了我。

    我和他说明了赌约的事情,并定下一个协议,道:“这笔投资是我拉回来的,我希望这笔钱由我决定怎么用。毕竟,运营失败的话,最大的代价将是要由我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