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历史小说 > 朔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该杀
    家丁们三面环住剩下的马贼们,这时候高进策马向前,出现在白英面前。

    火光里,看到高进那张有些熟悉的面孔,白英的瞳孔瞬间缩紧了,“是你,高家的死剩种。”这时候白英终于明白,是高进带人来报仇,想到自家和高进间的血仇,他清楚没有活路,于是喊叫起来,“咱们杀了姓高的全家,别想着能活,杀一个够本,想活命的,都给我上!”

    “这还有点样子!”看到被白英鼓动起来,自知绝无幸免的马贼们终于朝前冲杀,高进自语着,然后看向在自己身前横队迎敌的家丁们。

    拼起命来的马贼们红了眼,几个当日从袭击高家商队那一战活下来的马贼尤其凶悍,他们手上都沾了高家商队的血,旁人或许能活,但他们绝对难逃一死。

    有厮杀经验丰富的马贼,取了短斧投掷,面对家丁们森严的队列,若是不能搅乱对方阵势混战,他们压根就没有乱中逃命的机会。

    数柄短斧呼啸飞旋砸进正面的家丁队伍,饶是家丁们挥舞长矛格挡,也有人被斧头砸到身上,直接倒在地上,不过好在家丁们经历过两次大阵仗,虽然有伤亡,但也没人退却。

    “都用短家伙招呼。”

    白英看到对面家丁里有人倒下,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大喊起来,三面站定的家丁们已自朝他们合围,要是不能趁这当口杀穿出去,不然的话等这些家丁们长矛逼近,他们退无可退,便只能等死了。

    “杀。”

    看着马贼里有人投掷起斧头短枪,王定浑身发抖,然后怒吼一声,举着盾牌头也不回地迎了上去,他记得董步芳说过,盾牌手便该在前面为后面的兄弟抵挡贼人的攻势。

    王定一冲,和他一块儿的四人也都跟上去,谁都知道高爷就在后面看着,若是他们此时怯战不前,不用马贼们动手,事后高爷也不会饶了他们。

    五面盾牌挨着一起,挡住马贼们投来的杂七杂八的短兵器,靠着王定等人奋勇在前抵挡,后面的家丁们也都是纷纷跟上,和马贼们拉近距离。

    “还是缺了鸟铳手。”

    高进自言自语着,董步芳当年上过高丽战场,也学过戚爷爷的兵书,虽然不全,但是他教家丁们的阵列队形都是鸳鸯阵里的变化,只是眼下家丁里尚缺藤牌手和鸟铳手,不然以鸳鸯阵的阵型,最不惧这等小规模的战斗。

    “等诸般事了,都安定下来,也该想想怎么培养鸟铳手了。”

    高进心思已不在眼前的战斗上,马贼们不过是靠着股气势死战,但几轮投掷都破不开家丁们的队形,这口气一泄,便没什么好怕的。

    见到家丁们已经冲到马贼们近前,双方短兵相接,高进便晓得这仗打赢了,剩下十来个马贼再也没法像样的抵抗,有人想要逃跑,有人跪地投降。

    “少爷,请让我生擒这贼子。”

    “兀颜,你这是……”

    看到带着桑哈出现的兀颜,高进知道方才不见兀颜踪影,怕就是去寻桑哈,桑哈不会武艺,再加上为人木讷,当了马贼还是个被人瞧不起的养马奴。

    “少爷,那姓白的不是人,是个畜生。”

    兀颜想到那一屋子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的女人,双眼发红地看向不远处被家丁们团团围住,满脸死灰的白英。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高进晓得兀颜为人,这个蒙古汉子向来老实,除了马猴子李三死了那回,他还是头回见到兀颜这般愤怒。

    “少爷,他们吃人。”

    桑哈在旁边开了口,瞧着白英的目光里亦满是愤怒和仇恨,这三当家白英,为人最是暴虐,过去李达在时,他还有些顾忌,不敢太过肆意,可李达带着寨中大队人马走后,这白英便彻底露出其残忍邪恶的一面。

    过去李达在时,不怎么去边墙的村落劫掠,一来这些地方没什么油水,二来还会得罪当地的大豪。可到了白英当家做主,他便陆续去附件边墙的村落劫掠,这一个多月时间便先后抢了十多个妇人少女回来。且不说白英和手下马贼折磨这些可怜女子,甚至还施暴虐杀。

    高进握刀的手都颤抖起来,他从未想过这世上还有如此穷凶极恶之徒,他身边的伙伴也都是个个愤怒起来,“这等畜生,还留着做什么,二哥,让我去杀了他。”向来性如烈火的王斗喊起来。

    “不能就这样杀了他,要把他生擒活捉。”

    高进的声音冰冷,他看向仍旧负隅顽抗的白英,从鞍旁拿起角弓,一箭射穿白英的大腿。

    白英哀嚎倒地,他身边几个心腹再没有抵抗的勇气,哪怕知道投降未必能活,可仍旧丢了兵器跪倒在地。

    “抓活的。”

    随着高进吩咐,原本上前要戳死这些马贼的家丁们停住手上长矛,然后几个伙计出身的家丁上前绑缚起来,捆人有讲究,绑得不牢靠,就会留下贼人挣脱的隐患。

    那几个绑人的家丁原先在商队里都是侍弄牲口的,便是烈马也能用绊马索绑得服服帖帖,除了白英外,剩下的马贼都被他们两臂反剪地五花大绑起来,挣动不了半分。

    白英疼得额头上满是冷汗,看到走近的众人,他仰着头道,“姓高的,爷爷认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见白英死到临头,还要装什么英雄好汉,高进越发愤怒,这时家丁们已经重新列队,剩下还活着的马贼,被驱赶到一块跪在地上。

    “大家,看到这个贼人了吗?”

    高进环视着四周的人群,他并非嗜杀之徒,可是从桑哈那里,他才知道这马贼老巢在过去一个多月里彻底变成魔窟,眼前这些马贼,没一个人配活下来。

    只要高进一声令下,家丁们就会杀光这些跪在地上乞降的马贼,可高进没有那么做,他从小跟着父亲学戚爷爷的兵法武艺,知道当年戚家军所向无敌,不仅是戚家军的士兵训练有素,武备精良,更是因为戚家军的士兵知道自己是杀贼保民,是正义之师。

    高进没有口若悬河,也没有雄辩滔滔,只是声音冰冷地说着白英所行诸恶,家丁们,伙伴们都愤怒起来。

    “这样的恶人,杀了就是行善。”

    “我等当日立誓,要诛杀恶贼张贵,要保境安民,诸位兄弟,我高进在这里问一句,今后我要扫荡群贼,还关墙百姓一个太平,你们可愿相随。”

    高进掷地有声地问道,当日众人在堡寨外盟誓,便有他说的内容,只是伙伴们未必当回事,可今天他既然问出口,那便不一样。

    “誓死追随二哥!”

    杨大眼头一个喊起来,接着便是王斗等人纷纷高声相合,他们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这些日子随着高进和马贼厮杀,固然杀得痛快,可心中总是有些茫然,就像是为杀而杀,可此刻随着高进言语,他们却猛地有了主心骨,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杀贼。

    “誓死追随高爷!”

    董步芳带着家丁们亦是高喊起来,他当年投军,固然是想靠一身本事从马上取功名富贵,可心中深处何尝不是想要保家卫国,护佑百姓。

    看到众人高呼的一幕,马贼们都惊惶起来,就连自觉必死满脸不在乎的白英也莫名地心中焦躁慌乱,他觉得高进是大言不惭,塞外马贼多如牛毛,他手下不过区区数十人,就敢说什么扫荡群贼,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今日这些贼人,个个作恶多端,罪无可赦,尤其是此贼,所行更是天人共愤,一刀杀了他也太过便宜。”

    “姓高的,你休要在那里拿腔作调,假仁假义的,什么扫荡群贼,你以为你是谁……”

    白英怒骂起来,他不怕死,可他怕疼,怕被折磨,所以他要激怒高进杀了他。

    兀颜上前一脚踢碎白英满口牙齿,他是亲眼瞧见白英是如何对那可怜少女如何施暴,此刻见他还敢胡言乱语,更加愤怒。

    “你……这……骚鞑子,就是……养不熟……白眼狼……高进,你迟早……”

    “兀颜本就是我的人。”看着口齿不清,满嘴血沫还试图挑拨激怒自己的白英,高进冷声说道,“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只要我高进能力所及,凡是被我知道作恶的贼人,都会和你一个下场。”

    看着高进凛然的姿态,伙伴们也好,家丁们也好,都觉得跟着这样的兄长、首领,跟着这样的东家、主人,才不负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