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历史小说 > 朔明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假扮
    长夏之末的茂水掌,牧草渐渐泛黄,即将入秋的草原正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候。

    沿着窟野河的河道一路疾行,高进没有半点欣赏沿途美景的意思,他在众人面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但实际上对于这次阿计部之行,心中忐忑不安。

    商队被袭击,乌力罕极有可能和张贵勾结,那么密谋对付乌力罕的苏德,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对高进来说都是未知,甚至很有可能到了阿计部后,他不仅会一无所得,甚至还会身陷险境。

    高进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苏德已死,那么他便立刻回去纠集所有人手,趁着张贵离开边墙,还没有和黑沙马贼汇合前,伏击张贵。

    从马上下来,高进牵着马到了河边,给马喂水,他这趟出来带了双马,轮换骑乘,虽说按往常的规矩,古北寨那里还有半个月才有大规模的交易,但是现在涌入古北寨的商队不少,张贵或许会提前脱手剩下的财货也说不定。

    给马匹喂完水,高进取了干粮,就着凉水吃起来,就在他吃了没几口的时候,远处忽地冒出了一股商队,那商队的规模不大,只有五辆车,近二十人的样子。

    咽下干粮,从一旁吃草的马匹鞍上取了长矛和角弓,把长矛插在地上后,高进拿着角弓,箭筒放在右手侧,小心戒备起来。

    这趟出来,高进做了蒙古人的打扮,头上还戴着毡帽,阿计部那里,苏德身份敏感,他若是以原来的身份去找苏德,只怕立马便叫人发现了。

    ……

    “叔,那里有个鞑子。”

    李二狗在马车上喊叫起来,他过去都在叔叔家里干活,这还是头回出来跑商,对塞外的一切都新鲜得很,只是景色看多了会腻歪,这一路上都没遇到个活人,眼下突然看到蒙古人,让他颇为好奇。

    “给我闭嘴。”

    看着脑袋缺根弦的大侄子在那里大呼小叫,李老根喝骂道,他这商队规模太小,虽然看着都是青壮,可真正握过刀把子的也就五个人。

    “二狗,这些在野外的独行盗最不好惹。”

    李老根身边,商队的二当家董步芳在旁边说道,他看着远处那握着角弓的蒙古人,心里莫名地有种危险感觉,就恍如当年在军中时面对那些夜不收一样。

    “董叔,那鞑子就一个人,咱们这么多人,有什么好怕的。”

    见叔叔和董步芳都谨慎得很,李二狗忍不住道,他倒是没有上前厮杀的意思,在他看来商队沿着窟野河走了那么多天也没碰上什么蒙古部落,眼下好不容易见到个鞑子,过去问问话也不行么。

    “你懂什么,你看见没,那鞑子一人双马,弓刀齐备不说,还有长矛傍身,能有这等武备的,放在鞑子里必定是一等一的武士,咱们贸然过去,只怕对面弓箭就招呼过来了。”

    李老根骂着,他眼下心里也虚得很,对面鞑子若真是独行盗还好,就怕是马贼的斥候,只不过仔细想想,什么马贼养得起这般奢侈的斥候。

    “李头,我过去和对面打个招呼。”

    董步芳忽地开了口,一旁的李二狗振奋起来,“董叔,我跟你一起去!”

    “小兔崽子,你给我太平点。”

    “疼,疼,叔你撒手。”

    李老根看着要凑热闹的大侄子,直接拧住他的耳朵骂道,接着看向董步芳,“对面瞧着不像是善茬,小心些!”

    李老根是老江湖,知道眼下这个局面,对面没有跑,也没有动手,说不定可以交流一番,他三年没有出塞经商,对着塞外的情况也是两眼一抹黑,只能沿着窟野河的河道前进,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上蒙古部落做些生意。

    高进的视线里,对面的小型商队忽地停了下来,然后里面有人下马,离开商队朝他走过来,看到这一幕,高进心里的戒备稍微放下一些,毕竟对方步行过来便是诚意。

    董步芳走得并不快,他还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没带武器,当他看到对面的蒙古人终于放下了弓,心里一喜,这说明对方是能交流的。

    “对面的蒙古兄弟,我没有恶意,我想和你打听些消息,我愿意拿东西来换。”

    相距不到二十步时,董步芳用蒙古话大声说道,虽然离得不远,可他依然看不清楚那个戴了毡帽的蒙古武士长什么样,只是那双冷厉如鹰的眼睛让他印象深刻。

    “我会说汉话。”

    既然扮做蒙古人,高进自然不会随意表露身份,他故意用带着些口音的汉话回答道,然后把角弓放回了马鞍上。

    “那太好了,在下董步芳,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

    董步芳面露喜色,一边朝前走去,一边说道,虽说河套蒙古和大明打打停停几十年,但对他们这些跑出来和蒙古人做生意的商人来说,和蒙古人称兄道弟套交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我叫巴图鲁,你有什么想问的?”

    高进没有表现得太过热情,如果说这支小型商队没有停下,也没有派人来和他交流,大家自然是各走各路,可是眼下这个叫董步芳的过来套交情,他不由觉得或许能利用一下这商队遮掩身份前往阿计部。

    “巴兄,咱们是大明来的商人,做买卖的,这附近可有能和咱们交易的部落。”

    董步芳倒也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后,从怀里摸出了几钱碎银子道,“我不白问你,若是消息属实,这些银钱给你。”

    看着那几钱碎银,高进稍微有些意外,他倒是想不到这个董步芳挺熟悉蒙古人的性情,没有半句废话,直接便是拿钱来砸。

    “往前再走一天半,便是茂水掌的阿计部,我正好要往那里去,可以给你们带路!”

    高进故意朝董步芳手上的银子多看了几眼,显得自己贪财动了心。

    “巴兄愿意带路,那就太好了。”

    董步芳故作惊喜道,然后直接把手中差不多有半两多的碎银扔给了高进。

    高进接过那把碎银,揣在怀里后,拔出长矛,然后牵着马跟上了董步芳,“我带你们过去,不过我有些急事,你们需得走快一点。”

    若是按着商队那种慢腾腾的速度走,八十里路起码走上两天,高进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那是自然,不满巴兄,咱们也想早点把货物卖了好回去。”

    对于高进说的要求,董步芳不怎么在乎,他们的商队规模不大,携带的货物有限,没法深入草原,本就是想趁着还没有太多商队过来,早点把货物脱手赚一笔回去。

    高进没有再说话,他不是真的蒙古人,说多错多,反正他只需要跟着这商队去阿计部,然后找机会联系上苏德就行。

    商队里,原本颇为紧张的众人,看着董步芳和高进一前一后地回来,都是松了口气,商队里好几人刚才可都是做好了万一这个蒙古鞑子暴起发难,随时救援董步芳的准备。

    高进瞧着归刀入鞘的四名骑士,又扫了一圈其他人,发现这商队比他想得弱得多,能打的也就这四个加上那个董步芳。

    “那……”

    看到高进,李二狗大感兴趣,不过他刚开口,就被叔叔李老哥再次拧住耳朵,“臭小子,皮痒了不是,这里没你说话的份,给我滚去赶车去。”

    把侄子赶去赶车后,李老根才上前道,“这位蒙古兄弟,在下李老根,是这商队的主人。”

    “我既然拿了你们的钱,自然不会食言。”高进说完后,便在众人目光下翻身上马,朝商队前方策马而去,“你们跟着就是。”

    “七郎,怎么回事?”

    看着这个蒙古鞑子颇为高冷的样子,李老根朝上了马的董步芳问道,方才董步芳和高进说了什么他都不知道。

    “他会带我们去阿计部。”董步芳简略地把方才和高进的交易告诉了李老根。

    “靠谱不?我怎么瞧着这鞑子和其他鞑子不太一样?”

    虽然高进戴了毡帽,压低帽檐遮了半张脸,可李老根瞧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蒙古人多生得矮壮且不去说,这个巴图鲁虽然只能瞧见半张脸,但也太俊了些。

    “应该没撒谎,只要能把咱们带对地方就是了,管其他那么多做什么?”

    董步芳知道李老根这个老哥向来谨慎多疑,不过他刚才和这个巴图鲁打交道,觉得这人虽然看着冷了些,但不是什么坏人,这便足够了。

    李老根没再说话,他压下心头的疑惑,决定趁晚上扎营休息的时候,问问那阿计部的事,要知道四年前可就是火落赤和阿计部纠集了好几个部落犯边,然后这河套蒙古就打成了一锅粥,官总兵连着四年出兵,弄得他们这些小本经营的商队都不敢出塞做生意。

    眼下听到是去阿计部,李老根难免心头有些忐忑,这阿计部这些年听说被官军打惨了,连长水滩的老巢都丢了,没想到居然跑到了这里来。

    高进并不知道李老根的诸般心思,他现在只想把身边那个话痨无比的李二狗赶走,这个脑袋似乎缺根弦的年轻人是个傻大胆,缠着他问东问西的,他不回答,他也能在那里自得其乐,一个人说得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