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历史小说 > 朔明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私盐没那么容易
    日头西斜,商队营地前的牧民渐渐散去,高进让伙计们收摊,然后和木兰一起去盘点货物,重新整理装车。

    在神木堡,不同的皮货价格都不一样,羊皮牛皮都要按着各自成色算价格,像是南方的水牛皮就要比北方的黄牛皮贵上三倍的价格,熟牛皮又比生牛皮要贵,至于羊皮则要看纹理光泽。

    这些都有门道在里面,木兰跟着魏连海久了,原本在堡寨时就经常接触皮子,对于这些皮货分类颇有心得。

    伙计们把一撂一撂的皮货摊开,先是按着牛皮羊皮,生皮熟皮分门别类放好,叠成了五大堆,还有一堆是牛羊皮以外的其他皮子,数量不大。

    “水牛皮够大够厚,所以做的皮具要比黄牛皮结实耐用,好在这里的鞑子鞣制皮货的手艺不错,这些黄牛皮的熟皮品相大都不差,不过有时候不仔细看,也会看漏眼。”

    白天收皮货的时候,木兰都会掌眼,但没时间细看,现在则是一张一张摊开来看,木兰指着一张鞣制好的羊皮说道:“牛皮虽然比羊皮贵,但是一张牛皮的分量就抵得上好多张羊皮,所以真算起来反倒是羊皮精贵。”

    “这种羔羊皮,只要品相好,没有瑕疵,拿去神木堡有的是人收购。”

    见木兰一板一眼地说着如何鉴别皮货的知识,高进在旁边听得很仔细,他未必要多精通这门本事,但不能不懂。

    一边听木兰讲,高进一边观察手下的伙计,发现大多数人都在走神,并没有把这当成难得的机会,只有两个人聚精会神地听着木兰说话,还不时去看那些皮货的纹理。

    这么多皮货,光靠木兰一个人也忙活不完,没过多久,魏连海过来忙完,而他来了后就把那两个伙计给赶到了一边,这让高进十分不解。

    见伙计们去了一边干其他杂活,高进到了魏连海身边,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魏叔,干嘛不让那些伙计也学这鉴别皮货的本事,这样你和木兰都能轻松些?”

    “二郎,你不懂,这人啊,一旦学了点本事,心就野了。”魏连海没有怪罪高进的意思,这个侄儿足够出色,只是还不懂人心。

    “魏叔,我还是不懂,还请您指点。”高进不明白魏连海话里的意思,他总觉得知识就是让人学的,这样才能有进步。

    “二郎,我问你,咱们堡寨里,像这些伙计一般年纪的青壮多不多?”魏连海扯了张皮子,眯着眼细细观看后,朝高进反问道。

    “多。”

    “那为什么就没多少人愿意跟咱们商队来这塞外跑商?”

    高进愣住了,他答不上魏连海的问题,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商队里的伙计居然都来自堡寨外,虽说记忆里堡寨里那位百户大人和自家父亲有些不大对付,可也不能解释为什么没有堡寨里的青壮愿意来商队讨口饭吃。

    “自万历皇爷在位,咱们这里已经太平了几十年,蒙古鞑子虽然也扰边,但可曾讨得好去?”看完手上皮货,魏连海放在一旁,感慨起来,“堡寨里那些人家,只想着老老实实种地吃太平饭,刀枪都不会使,自然不会跟咱们出来趟这条路。”

    “商队里这些伙计,都是外面穷得活不下去,咱们收他们,是图他们老实可靠。”魏连海看向那些伙计,独眼里的光冷得很,“你阿大以前也和你一样想,可有句话说得好,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你以为这些伙计学了本事,就会继续安心在咱们这里当个伙计。”

    高进终于明白为什么魏连海不愿让那些伙计学习鉴别皮货,他眼里的普通知识,在这个时代却是能用来安身立命的本事,高家商队说穿了还是个小商队,不能和那些大商帮比,伙计们有了本事,心思就会活泛,在高家商队没有向上的渠道,自然会去那些大商帮里搏个前途。

    “魏叔,我懂了。”高进沉声说道,他心里觉得这种观念是不对的,但他没有办法去改变,只能承认魏连海的做法是合理的。

    “二郎,你要记得,以后商队里能靠得住是你从小就玩一块的伴当和兄弟,等这趟回去,王斗他们都要来商队里……这些本事自然会交给他们。”

    听着魏连海的絮叨,高进再一次认识到,高家商队其实是个小圈子,上一代核心是父亲和叔伯们,下一代就是自己和叔伯们的子侄,外人想要融入这个团体很难。

    高进是被父亲高冲叫走的,他离开时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他觉得商队以后要做大,像现在这样不主动培养人才是不行的。

    “爹,咱们去哪里?”

    见父亲带着自己出了营地,高进不由有些发愣,火光里他依稀能看到商队外面十来个叔伯们带了工具,还有驮马拉着空车,一副要出远门的架势。

    “自然是去挖盐。”

    高冲冷声说道,白天里苏德明着带他去盐洞是表示诚意,其实是故意支开他,好让乌力罕让巴尔虎来商队闹事,幸亏叫高进给镇住了场面,不然他便是不想太早选边站队,也只能站到苏德那边去帮他对付乌力罕。

    “走吧,你不是学过堪舆的本事,给我看看,那盐洞究竟有多大。”

    白日里,高冲和苏德去的那处盐洞,在茂水掌外面十里外的一处丘陵,那里林木茂密,那盐洞就在矮山里,洞口不大,进去后里面果然是岩壁上都是大块大块的盐块。

    高进跳上了马车,高冲则是赶起了车,苏德只带了他一个人去了盐洞,好在他一路上来回都做了记号,便是黑灯瞎火也大体能辨认出方向。

    离了营地数里地,高冲让高进亮起了火把,这茂水掌附近早就被阿计部清理了个干净,没有其他什么小部落。

    十里地,一行人骑马坐车,半个时辰不到就到了地方,留下人看好马车,高冲打头带着高进他们进了山,一路上不时有雀鸟被惊飞,那叫声听得瘆人得很。

    打着火把,高进很快就停下了脚步,这时候在火光照耀下,前方一处黑漆漆的洞口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就是这里了。”高冲看着洞口自己做的标记,点了点头,然后率先走了进去。

    高进跟着叔伯们鱼贯而入,被照亮的山洞里,那些含有杂质的石盐结晶体在火光中透着灰、黄、红、黑等等不同的色泽。

    这一山洞的矿盐,高进粗略地估计了一下,大概能有个两三千斤,至于具体的储量,没有工具,他也说不准,只能看把这些裸露在外面的盐块都挖走以后,看看下面的埋藏情况。

    “来,弟兄们,咱们开始挖,把袋子都装满了。”

    高冲吆喝起来,高进身旁一群叔伯们也都是挥起锄头铲子,个个干劲十足,毕竟这是无本买卖,到下个部落和蒙古人换成皮货,回关内倒手就是银子。

    一时间盐洞里都是叮叮铛铛的声响,把铲下的盐块装进麻袋,高进仔细看着内壁的断层,还是泛着发黄光芒的结晶体,心里清楚这处盐矿的规模小不了,只不过等表层的矿盐没了,埋在地下的只怕不好弄。

    一夜下来,高进算了算他们至少从盐洞里挖了近千斤矿盐,装了整整二十多麻袋,这些矿盐不难挖,但马匹车辆不能进山,只能靠人背下来,很费体力和时间。

    黎明前,队伍悄悄地返回商队营地,高进骑马和老陈在后面抹去了车辆的运输痕迹,在蒙古人的地盘,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接下来一整天,商队仍旧摆摊和牧民做生意,高进和挖矿的叔伯们在营地内补觉休息,大伙都很清楚,今晚再去盐洞一趟也就差不多了。

    ……

    傍晚时分,高进一觉睡醒,整个人生龙活虎,又好似有用不完的力气,让一旁的叔伯忍不住羡慕起来,“年轻就是好,想当年,俺……”

    “二郎,你阿大找你。”魏连海打断了老瘌头的感慨,朝高进喊道,眼下商队里没人把高进当后辈看,虽然大家都是武夫,可不代表没脑子,高进最近表现出来的已经不是什么聪明才智了,不知不觉间,都把高进当成了能拿主意的人。

    高进出了帐,一眼就看到了父亲,“爹,什么事?”几步走过去后,高进发现父亲好像有些心事。

    “苏德要见我,估计差不多也该来了。”看了眼昏暗的天色,高进开口,脸上有些犹豫之色,“小进,你说我该如何应答他?”

    “爹,我有个问题想问你?”高进不答反问,这阿计部里待了两天,他和几个牧民有过交谈,对阿计部的情况了解不少,早有自己的判断。

    “你说。”

    “爹觉得乌力罕和苏德哪个做主,对咱们更有利?”

    “苏德吧!”高冲没有迟疑太久,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乌力罕太贪婪,又小气,苏德心机虽重,但是懂得取舍,也舍得给出利益。

    “这几年阿计部屡次败给官军,乌力罕早就不得人心,苏德看着势弱,但不是没有机会。”高进一边说,一边观察着父亲神色,“咱们只能选苏德下注,又何必犹豫,这锦上添花总归不如雪中送炭的情分大。”

    高冲听完高进的话,陷入了沉思,过了良久才抬起头道,“小进,你说得对,该下决断就是要下决断。”

    “爹,既然你要见苏德,不妨实话告诉他,盐洞的矿盐利益没他想的那么大,关墙内私盐买卖都有规矩,省的他以为这盐洞对咱们来说是多大的恩惠。”

    高冲看着高进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哑然失笑,儿子说得确实都在点子上,一时间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