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408
    408

    听到永安帝的话,楚睿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

    总算永安帝是答应放人了,如果永安帝依旧坚持不让沈卿瞳出宫的话,那他也绝不会按照永安帝的心意来了,他会直接带沈卿瞳出宫,到时候就算是不给永安帝面子,也无所谓。

    反正他不能让沈卿瞳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楚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抱着沈卿瞳离开了。

    其实就现在而言,楚睿心里也是责怪永安帝的,若不是永安帝非要见沈卿瞳,自然也不可能会刺激到沈卿瞳,沈卿瞳的情绪都已经稳定,可正因为看到永安帝才会这样的,楚睿如何能不怪永安帝呢。

    楚睿抱着沈卿瞳离开之后,永安帝的脸色却更加的难看了。

    其实永安帝也没想到沈卿瞳会这样排斥他,而且到了这种地步,让他真的很难接受。

    他本以为自己只要说清楚了,沈卿瞳怎么也会原谅他的,可是到了现在他才明白,他给沈卿瞳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想来沈卿瞳不会轻易原谅他吧。

    永安帝想到这些,心里也是郁郁寡欢。

    自然是更恨陷害他和沈卿瞳的人了。

    而沈卿瞳此刻受到的刺激真的不小。

    她原本以为自己很坚强的,可是事实证明,她真的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原来她始终都是个弱者。

    沈卿瞳紧紧的搂着楚睿的脖子,将脸埋在楚睿的胸口上,她此刻真的谁都不想见,她闻着楚睿身上的气味儿,觉得十分的安心,原来不知不觉当中,她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楚睿了,楚睿在她的生命中已经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重要到她不能忽略了。

    沈卿瞳从来没有这样过。

    “瞳儿,没事了,都是我不好,是我没保护好你。”楚睿十分愧疚的说道。

    “阿睿,别离开我,好吗?”沈卿瞳的声音带着很强烈的恐惧感,仿佛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

    “不会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楚睿的声音很坚定。

    这样的话,听起来,却更加的安心,楚睿一直都这样抱着沈卿瞳,沈卿瞳的身材纤细,楚睿孔武有力,这样抱着她,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吃力,反倒是心里洋溢着幸福。

    一直到到了宫门口,上了马车,楚睿才放下了沈卿瞳,而这一刻,沈卿瞳的情绪也已经平复了一些了。

    起码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

    “瞳姐儿,你感觉好些了吗?”楚睿问道。

    沈卿瞳点了点头,神色没有刚才那样紧张了,:“我没事了,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竟然这么脆弱?”沈卿瞳苦笑了一下。

    “不,你一点也不脆弱,你很坚强,瞳儿,是我不好,我没有好好的保护你,我不该让你回去的。”楚睿一脸的自责,真的是万分后悔让沈卿瞳去见永安帝。

    “算了,不怪你,其实我也不怪陛下,我知道,他心里也很不好受,可是我真的没法面对他,让我冷静一下吧。”沈卿瞳别过脸去,显然不想在继续说这个话题了。

    “好,为先送你回去。”楚睿说道。

    沈卿瞳却摇了摇头,:“楚睿,你回去见陛下吧,顺便看看这件事的进展如何,我自己回侯府就可以了,我也没什么事情了,我想着我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父亲那边势必也瞒不住的,你在,我也放心些,我怕父亲也受不住这个打击,到时候在闹出事情来,岂不是叫我心里更难受吗?”沈卿瞳说道。

    出了这样的事情,玉皇后肯定不能瞒着父亲,也不会瞒着父亲,而此刻,只怕父亲也知道了吧。

    “不行,我不放心你,我先送你回去。”楚睿坚持着说道。

    “楚睿,你听我的,我真的没事儿了,我自己心里有数,你回去吧,今日陛下没早朝,我想这个时候,只怕父亲也知道了,赶着进宫呢,你就在这儿等着吧,我实在是不想面对这些,你在这里,就是代替我的位置的。”沈卿瞳更加坚持着说道。

    到底楚睿还是拗不过沈卿瞳,只好点头答应了。

    楚睿下了马车,沈卿瞳就坐着马车离开了。

    果然,沈卿瞳离开没多久,楚睿就看到沈之信从另一处宫门下了马,准备进宫去。

    楚睿心想沈卿瞳猜测的果然没错。

    “岳父。”楚睿叫道。

    昨夜沈卿瞳失踪的时候,玉皇后到底还没敢去告诉沈之信,因为当时觉得告诉了沈之信,这么晚了,也是鞭长莫及。

    可到底云夙想事情比较周全,毕竟楚睿是未婚夫,而且他和楚睿是兄弟之情,而且也好说话些,所以才让楚睿进宫来了,可沈卿瞳到底是出了事儿,虽然没有出大事儿,可这件事也不能瞒着沈之信,所以早晨的时候,玉皇后还是让人通知了沈之信。

    今日永安帝没早朝,沈之信等朝臣自己都回府去了,在路上,沈之信得到了通知,立刻快马加鞭的赶回来了。

    沈之信听到楚睿叫他,立刻疾步赶到了楚睿面前。

    “瞳姐儿呢?”沈之信问道,脸色阴沉,却是十分的焦急。

    “刚刚出宫回侯府去了,放心吧,她没事儿的,从昨晚开始,我就一直陪着她,直到现在。”楚睿安慰着说道。

    “糊涂。”沈之信愤然道,:“你为何不陪她一起回侯府?”沈之信带着几分怨怼。

    “她让我留下来等您的,她说,您知道了这件事,肯定是按耐不住的,所以要我在这儿等您,而且陛下已经亲自主审此公案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给瞳儿一个交代,也还自己一个清白。”楚睿解释道。

    沈之信听到楚睿的话,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他的瞳姐儿,还是关心他的。

    “哼。”只是想到永安帝,沈之信的脸色还是不大好看,若不是永安帝对沈卿瞳先起了心思,弄得阖宫上下没有不知道的,也不会有人用这件事来算计瞳姐儿了。

    虽说永安帝也是造人算计的,可是也不能说完全是无辜的,这件事,到底瞳姐儿是无辜的才对。

    “走吧,本候倒是也想听听陛下如何公审!”沈之信说道。

    “那小婿陪岳父一同去吧。”楚睿陪着沈之信一起走了。

    二人来到了龙吟殿外,自然是要进去通报的。

    而里头,永安帝还在郁闷呢,却听到太监进来禀报,沈侯和楚世子来了。

    一听到沈之信,永安帝的脸色就十分难看,他转头看着玉皇后,问道,:“这件事,是玉皇后告诉沈卿的吗?”

    玉皇后脸色一僵。

    而云夙却接口说道,:“是儿臣让人告诉沈侯的。”

    永安帝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云夙继续说道,:“父皇,这件事,如何能瞒得住沈侯呢,即便咱们不说,瞳妹妹那边也瞒不住啊,索性到不如先说了,还显得咱们态度虔诚一些,而且这件事,父皇也是受害者,沈侯是个明白人,不会对父皇有什么看法的,而且方才瞳妹妹也说过,不怪父皇的,只是瞳妹妹受到的刺激太大,才会排斥父皇,等过些日子,瞳妹妹缓过劲儿来了,肯定就好了,所以父皇不必太过于担心了。”

    要说云夙这些话,说的就十分的妥帖了,听着也让人觉得顺耳。

    永安帝听了,这才缓缓点头,心里到底也舒服了许多。

    “让沈卿进来吧。”永安帝说道。

    沈之信和楚睿一同进入了正殿。

    沈之信和楚睿行礼过后,永安帝也赐了座。

    如此才开始正式进入审讯。

    自然受审的对象是正戚夫人了,因为现在所有的线索都在正戚夫人身上了。

    永安帝看到正戚夫人,真的是一肚子的火气啊,都快气死了。

    恨不得直接弄死正戚夫人算了。

    “正戚夫人,你说,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永安帝满脸怒容的看着正戚夫人,眼神更是犀利无比,看样子,似乎想要生吞活剥了正戚夫人。

    正戚夫人早就被永安帝吓得魂飞魄散了,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个小虾米,或者是能遁地的话,她就遁地逃走了。

    可事实上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这儿活受罪。

    “臣妾冤枉啊!”正戚夫人觉得自己除了喊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可是她真的是冤枉啊。

    窦娥也没有她这么冤啊。

    “你还敢说自己愿望,这在你宫里发生的事儿,如何就冤了你!”永安帝疾声厉色的问道。

    “臣妾真的冤枉,臣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昨晚的事情,凡事臣妾知道的,臣妾都对皇后娘娘说了,臣妾也是被人陷害的,陛下都好些日子没到臣妾宫里来了,好不容肯来看臣妾了,臣妾满心欢喜的都是能够见到陛下,哪里还有别的心思啊,请陛下明鉴啊,臣妾昨日和陛下吃了酒,就同陛下一起回了寝室,然后也不知道被什么人给迷晕了,然后在醒来就在皇后娘娘的凤仪宫了,臣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求求陛下明察秋毫,也好给臣妾一个清白啊!”正戚夫人说完,更是重重的磕头,一下一下的,将头都磕破了。

    还不肯停下,看样子,哪怕是把自己磕死了,都不肯停下吧。

    “够了。”永安帝喊道,旁边立刻有太监商圈拉着正戚夫人了,正戚夫人的额头已经红肿不堪了,昨日在玉皇后面前,也是磕了不少头,而今日一下一下的都是实打实的磕在地上的,肯定是惨不忍睹了。

    “陛下,臣妾冤枉啊,臣妾真的冤枉啊,求陛下明鉴啊!”正戚夫人哭求道,样子也是十分的凄惨可怜。

    正戚夫人一味儿的喊冤,而且看样子,真的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玉皇后到底看不下去了,她其实也确定了,正戚夫人应当是被人给利用的,一味儿的在这里浪费时间,因该也是无用功了,倒不如去差查一些有用处的事情罢了。

    “陛下,这正戚夫人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到不如从她身边的人入手吧。”玉皇后提议道。

    “皇后这话是何意思,是在指责朕吗?是觉得朕审的不公平吗?是不是不合皇后的心意啊,那不如皇后你来审,朕做旁听。”永安帝带着几分冷嘲热讽说道。

    这话直接噎的玉皇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其实云夙看的出来,永安帝还在因为刚才玉皇后说的话儿生气呢,自然不肯给玉皇后好脸色了,所以才会这样冷嘲热讽的。

    玉皇后也是一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泄。

    她自然也没想到永安帝会这样当众给她没脸,而且今天也不是第一次了,已经是第四次了。

    “陛下若是觉得臣妾碍眼的话,那臣妾就先告退了,那这里就交给陛下来审理吧,臣妾索性什么都不管不问了就是。”玉皇后也实在是不想受这个鸟气了。

    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她就一句话都不能说了是吧。

    “那好,既然皇后不想管,那朕自然不会勉强皇后了,皇后回宫去吧。”永安帝冷冷的说道。

    旋即对蒋直说道,:“去请德妃来,让德妃来主持也是一样的。”

    玉皇后听了这话,气的浑身发抖,没想到永安帝也太不给她一点儿面子了,竟然这就要请了德妃来下她的脸面。

    她堂堂一个正宫皇后,这样的大事儿,竟然她不在场,倒是让德妃在场,这算是什么,德妃难道比她一国之后的分量还重吗?

    云夙微微蹙眉,总觉得今天母后失了风度,而父皇,也太没分寸了,不管也因为什么,帝后也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儿这样争吵,岂不是让人猜测帝后不和。

    若是这帝后不和的闲言碎语被传了出去,只怕也会动摇国本啊。

    “父皇,母后,请三思。”云夙连忙跪了下来,开口求道,:“父皇和母后应当以大局为重,不管谁对谁错,现在查出谁是幕后黑手才是最重要的。”云夙郑重其事的说道。

    云夙的话,到底让玉皇后的理智恢复了一些,玉皇后也是深恨自己为什么要和永安帝杠上,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也是真不应该的。

    “陛下,臣妾失礼了。”玉皇后微微欠身,显然已经服软了。

    永安帝见玉皇后服软了,倒是也不好在坚持了,其实永安帝也觉得自己今日对玉皇后是有些过分了,从一进门,就一直都在数落玉皇后的不是,玉皇后能忍到现在,也已经着实不错了。

    “皇后坐下吧。”永安帝摆了摆手说道。

    好歹帝后这一场危机,在云夙的干涉下,算是化干戈为玉帛了。

    正戚夫人再一次要吓死了,今天她也是见识了帝后之间的争执了,这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以前帝后也没有这样争执过啊,为何今日三番两次的争执呢,而且这一次,还是为了她,当然心惊胆战啊。

    永安帝看了一眼跪在正戚夫人身边的宫人,除了贴身伺候正戚夫人的,就是在殿内伺候的,而且一个个脸上身上多少都有些伤痕,看来昨日皇后的人也是用刑了。

    “你们说,到底怎么回事儿?若是再不说,朕就把你们都关进刑部大牢,你们应当知道,进了刑部的大牢,会受到怎么样的待遇,到时候,只怕是你们一个个都后悔活在这世上了。”永安帝对这些宫人,自然是更加的不客气了。

    宫人们一个个都快吓破了胆,却也是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正戚夫人越发的不敢说话,她此刻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哪里还能顾得了旁人呢,她如今只求着赶紧查出真相来,可别冤枉到她身上就好了,别的真的是什么都不求了,如果给她一次机会选择的话,她宁可不要恩宠了,也不愿意遭受到今天的这场劫难。

    正戚夫人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总算是有一个宫女战战兢兢的开口说道,:“陛下,奴婢知道一点点情况,但是不知道有没有用。”

    这个宫女名字叫做小婵,是正戚夫人殿内打杂的一个宫女。

    永安帝一听,只是有了线索了,立马说道,:“你说,若是说的事情有用的话,朕不但不追究你的责任,反而重重有赏。”

    小婵一听到这话,神色顿时松动了好多,她们这些人从昨晚被抓到凤仪宫里之后,就开始遭受到非人一般的审问,简直像疯了一样被审问,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绝望了。

    小婵甚至觉得自己的死期快要到了,可永安帝说的这话,似乎给她一些希望。

    “奴婢看到娘娘身边的春素姐姐,跟贵妃宫里的宫人有过往来,不过也是好些日子之前的事儿了,奴婢无意中发现的,而且出了事儿之后,春素姐姐就不见了,所以奴婢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妙的。”小婵说完,赶紧将头低了下去,也甚是害怕的样子。

    永安帝一听,立刻将眸光转向玉皇后,:“皇后,正戚夫人宫里的人少了一个,你没发现吗?”

    玉皇后一时间没说上话来,要说这正戚夫人宫里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宫女太监的也是一大堆,昨日一股脑儿的都被带走了,少一个半个的,自然不会被发现,尤其是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都在审讯,却独独忘记拿着名单一一对照了。

    真的没发现少了一个宫女,而正戚夫人自己也晕晕乎乎的,更是顾不上人数如何了。

    只怕现在正戚夫人也不知道呢。

    “臣妾不太清楚。”玉皇后低头说道,的确是觉得这是自己疏忽了。

    “皇后啊皇后,你让朕说你什么好呢,这么大的事情既然都疏忽了,你说朕以后还能让你做什么呢?”永安帝满脸怒容。

    其实永安帝很想对玉皇后破口大骂,但是因为之前和玉皇后已经三翻四次的有争执了,所以觉得对玉皇后也不能太过分了,但是心里对玉皇后的不满,已经到达了顶峰了,恨不得直接过去骂一通了。

    “是臣妾失职了。”玉皇后赶忙认错,这件事,的确是她的不对。

    “芝兰,你去找了正戚夫人宫里人的名单来,一个一个对照,看看是不是少了一个叫春素的宫女,如果是的话,而且另一方面,也赶紧着手去调查这叫春素的宫女的详细资料,看看她是怎么进宫的,势必要查出个所以然来。”玉皇后安排道。

    “不必了。”永安帝已经冷冷的开口打断了玉皇后的话,:“不必皇后费心了,一切交给蒋直去办吧。”

    永安帝给蒋直使了一个眼色,蒋直立刻躬身去了。

    玉皇后也没在说什么,此刻她只怕是在永安帝的心里,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吧。

    玉皇后的内心其实也很无奈啊。

    那个叫做小婵的宫女倒是一直都很老实,虽然说了这样的消息,还是把头埋的低低的。

    她也是怕了,如果不是觉得生命受到了威胁,肯定也不会说这样的事情的。

    这蒋直做事,从来都是十分妥帖的,不多时就回来了。

    “启禀陛下,的确是没见到正戚夫人宫里的春素,从昨天晚上起,就没有人见到春素了,老奴将春素入宫前后的档案都查过了,没什么可疑的,这春素年方二十,十三岁进宫,在太妃宫里伺候过,后来太妃殁了,加上正戚夫人获封昭仪,这才到了夫人宫里伺候,在夫人宫里呆了六年了。做事一向也沉稳,虽然不是夫人的贴身宫女,但是早在三年前,就到殿内伺候了,平时做事勤勤恳恳,也从来不与人结怨。”蒋直说道。

    这春素的底,很干净,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宫女,背后也没有什么势力,只是选宫女的时候,从京郊的州县选出来的清白人家的姑娘。

    家世很一般,只是一般的乡绅,而且容貌也不出众,自然就只能成为宫女了。

    一般宫女到二十五岁就可以出宫了,想来春素肯定也是要被放出宫的。

    “这么干净的底,一定有问题。”云夙忍不住开口说道。

    其实说起宫女的身家清白,倒也不是问题,可是被人发现有问题,而身世却没什么问题的话,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而现在春素的失踪,和这小婵的话,就是最大的一个疑点了。

    如果这个疑点成立的话,云夙猜想,这春素八成是张贵妃安插在正戚夫人宫里的一颗钉子。

    其实张贵妃这手伸的也挺长的,东宫里也有张贵妃的人。

    只是云夙老早就知道是谁罢了。

    他知道却不动声色,自然也是不想打草惊蛇了。

    这张贵妃既然有了这样的心思,如果他拔出了钉子,张贵妃自然还是要想方设法的在安排人进来的,到时候,只会更加的麻烦而已。

    到不如将人安排在一个不显眼地方,而且这消息,想让他怎么传递,他就怎么传递,岂不是更好吗?

    张贵妃从前都把人安排到凤仪宫了,不过被玉皇后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张贵妃才作罢。

    才不敢对凤仪宫伸手了。

    所以张贵妃将人安排在正戚夫人宫里,云夙是一点儿都不意外的。

    那这件事,当真是张贵妃在背后主使的吗?

    可是依着张贵妃的性子,这不像是张贵妃能做出来的事儿啊。

    一则张贵妃对父皇的心思,也是人尽皆知的。

    别的不说,张贵妃心里多在乎父皇,恨不得霸着父皇的恩宠,当然这些年了,父皇最宠爱的妃子,始终也是张贵妃。

    张贵妃的容貌,在这一众妃嫔里,的确也是佼佼者,她的年纪和母后还有德妃差不多,可是看起来,却比母后和德妃要年轻的多了。

    说比母后和德妃小十来岁,也是有人信的。

    而且张贵妃是惯会撒娇耍痴的。

    这一点,真的是让父皇也很无可奈何的。

    不管张贵妃处于什么目的,都不会把父皇和瞳妹妹凑在一起的,她自己醋坛子都会打翻了一缸了,如何还会做这样的事情呢,这绝对不符合常理。

    云夙心里早就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缘由都想了一个遍了,总觉得张贵妃的可能性很低。

    其实玉皇后也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说张贵妃用个上不得台面的人来陷害瞳姐儿,这样的可能性还有,若是赔上陛下的名声,这绝对不可能,她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玉皇后和张贵妃打交道这么多年了,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别说玉皇后了,其实永安帝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张贵妃的为人,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骄横跋扈,张贵妃对他的心意,他也是清楚的。

    张贵妃本身就是醋坛子,从前他对沈卿瞳刚刚表露出心意来的时候,张贵妃依旧已经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了,又如何会做这样的事儿呢,这不是纯属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父皇,儿臣总觉得,这事儿和张贵妃已经没有关系,贵妃娘娘不像是会做这样事儿的人啊。”云夙思量着开口说道。

    沈之信和楚睿对望了一眼,其实心里也都赞同,因为张贵妃这好拈酸吃醋的性子,大概也是人尽皆知的吧。

    “朕也是这么想的。”永安帝叹了口气,说道。

    “那这线索又断了吗?”

    “是不是这宫女撒谎了?”永安帝突然将眸光看向了小婵。

    小婵虽然是跪在地上的,但是也感受到了永安帝犀利的眸光,小婵直接吓得身子都瘫软在地了,立刻磕头道,:“启禀陛下,奴婢没有说谎啊,你借给奴婢天大的胆子,奴婢也不敢胡乱说话啊,奴婢说的都是奴婢亲眼看到春素姐姐同四公主身边的紫苏说话的,而且被紫苏姐姐拉到了暗处,奴婢人微言轻,身份卑微,自然不敢凑过去听的,但是奴婢看的真真切切的。”

    一听到这话,云夙心中咯噔了一下,他的眸光立刻转向了楚睿,怎么没想到是四公主呢。

    如果是四公主的话,事情就明朗的多了。

    毕竟四公主对楚睿的心思,他还是清楚的。

    因爱生恨,怪不得这楚睿和瞳妹妹被指婚的消息都这么久了,四公主那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丫头是个什么货色,楚睿还是心知肚明的。

    虽然对外无可挑剔,落落大方,秀外慧中,甚至父皇最开始的时候,都有意将这丫头指婚给楚睿,只是楚睿不愿意,当然他也不愿意。

    因为这丫头心思可不小呢,嫁给了楚睿,只怕也是够闹腾的,他可不能害了楚睿。

    也就是父皇对这丫头如珠如宝的疼着吧,这丫头的心思可深着呢。

    楚睿被云夙看的如坐针毡,难道这件事,真的是因他而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