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396 九更
    396

    张贵妃心里那种强烈的不甘,让她愤恨到了极点。

    说到底,也是因为张贵妃还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总是妄想着跟玉皇后比肩。

    可说白了,她到底只是一个妾室罢了。

    在寻常家族里,这正室的地位也是不容撼动的,更遑论是皇室之中。

    “母妃,您最好不要再有这种想法了,父皇到了现在这个年纪,还是喜欢温婉大方的女子,就像穆德妃这样,不管私下里如何,但是当着面还是不要这般骄纵了吧,而且咱们现在也没有骄纵的资本,皇兄若不是占了长子的名分,只怕也会被母妃给连累了。”四公主十分不客气的说道。

    其实四公主也是真的有些拿张贵妃没法子,尤其是瞧不上她从前对皇兄的管教方式。

    都说慈母多败儿,皇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和母妃的骄纵也是脱不开关系的。

    这些她都不想说什么了?

    “珠珠,今天本宫已经够难过的了,你还来刺激本宫,你还是不是本宫的女儿啊。”张贵妃哭着说道。

    “母妃,我若不是你的女儿,我都懒得管你这些事儿,好了,你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吧,这些日子,你也别到父皇跟前儿去了,去了也不过是讨人嫌罢了。”四公主说完,也不顾张贵妃的脸色,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张贵妃原本想着女儿能安慰一下自己的,结果没想到和云珠谈过之后,她反倒是更加的郁闷了。

    而与此同时,玉皇后这边也得到了消息。

    这宫里本身也是没有什么秘密的。

    玉皇后听了芝兰的回禀,不由得皱眉,:“陛下当真斥责了张贵妃?”

    芝兰点头,:“是的,虽然具体说的什么,龙吟殿的人嘴巴都很紧,奴婢也没探出什么来,但是有人看到张贵妃是哭着从龙吟殿离开的,而在这儿之前,张贵妃见过穆德妃身边的一个宫女,那宫女虽说不是在殿内侍候的,可也在穆德妃宫里当差好些年了。”芝兰一一作答。

    玉皇后在皇宫里这些年,自然是什么都知道的。

    张贵妃想安插了人在穆德妃宫里,穆德妃一早就察觉了,但是却不说破,只是把该透漏给张贵妃的消息让张贵妃知晓,到时候也能算计了张贵妃,这就是穆德妃的成算。

    说起来,这穆德妃除了家世不如张贵妃,其余的,张贵妃还真的没法同穆德妃相提并论呢。

    玉皇后闻言忍不住又开口问道,:“在张贵妃去求见陛下之前,还有谁去见过陛下了?”

    芝兰答道:“是二皇子,二皇子先去求见了陛下,然后还是在张贵妃离开之后,又过了一会儿才离开的。”芝兰打听的倒是挺清楚的。

    虽然那些重要的谈话,芝兰打听不出来,毕竟龙吟在蒋直的管理之下,犹如铁桶一般,只要是永安帝说过的话,自然不会流传出来,可一些枝叶末节,芝兰还是能打听出来的。

    玉皇后虽然没有经历这个场景,但是仔细一想,多少也能想出整件事的经过来。

    她串联了一下细节,然后忍不住开口笑道,::“这张贵妃,果然是活该!”

    芝兰倒是还糊涂着呢,不知道为何玉皇后会这样说,忍不住问道,:“娘娘,您怎么这样说呢?”

    “张贵妃就是活该,这是被穆德妃和云周给算计了。”玉皇后笑着说道。

    “此话怎样,请恕奴婢郁闷,还请娘娘明示。”芝兰真的是一头雾水。

    “昨个儿本宫找了穆德妃来谈话,想来穆德妃也一定跟云周正儿八经的谈了,本宫了解云周的性子,是个极其会算计也是个心高气傲要强的人,更是惯会讨了陛下欢心的人,所以本宫敢断定,这云周,只怕是亲自对陛下请罪去了。”玉皇后分析着说道。、

    若论起会讨永安帝欢心来,这云夙自然是不及云周的,只怕是这些皇子里头,没有人比云周对永安帝更会投其所好的了。

    永安帝对云周,也是疼爱有加的。

    不是嫡出,不是长子,但是得到的重视,甚至比这两位还要多。

    云周自然也是有自己的本事的,这一点,肯定是不能抹杀的。

    “不会吧。”芝兰听的也是大吃一惊。:“二皇子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来,也敢让陛下知道吗?”

    “这有什么不敢的,他自然不会做这样说了,云周的心思可比夙儿要沉稳多了,而且他应该成功了,一面上穆德妃去引了张贵妃入瓮,这张贵妃也是越来越蠢了,怎么都不好生的筹谋一下,就跑去陛下那里挑拨是非了呢,这不是给人留把柄吗?”玉皇后觉得张贵妃现在做事是越来越没分寸了。

    “怪不得,奴婢明白了,原来是二皇子已经把陛下那里疏通好了,陛下也不责怪二皇子了,可这个时候,偏生张贵妃一头撞过去了,所以才会遭了斥责。”芝兰也明白过来了。

    “就是如此,所以怪不得旁人,要怪就只能怪张贵妃自己蠢。”玉皇后一点儿也不同情张贵妃,对于张贵妃这号人,早该受一些教训了。

    可芝兰却没有这么轻松,反倒是有些担忧。

    “娘娘,依着奴婢看来,这二皇子的野心似乎也不小呢,一点儿都不必大皇子差,只怕是比起大皇子来更胜一筹呢,而且二皇子似乎更难对付,穆德妃表面上与娘娘交好,这些年来,也倒是安分守己,可看今日二皇子的手段,几乎什么都没做,就让张贵妃吃了这么大的亏,若是以后他同太子殿下作对,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芝兰十分担忧的说道。

    玉皇后如何能想不到呢,其实她这次也算是好心好意的替穆德妃还有云周打算了,她是真的没打算害云周的,这等龌龊的事情,她也做不来,可是云周却丝毫不肯领情,反倒是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就证明,云周根本就不想领她的情。

    更加证明了云周的野心。

    不过这几年,她倒也是不担心,太子的地位稳固,可陛下的身体康健,只怕未来十几年都不会有大问题,到底这夙儿的路往后还很难说。

    玉皇后从来也是以大局出发的人,如果一直保持现在的状态,她的夙儿自然可以顺利登基,可到底往后会如何,真的是难以预料的。

    “你说的这些,本宫都知道,可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现在太子的地位稳固,自然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威胁,张贵妃这几年,越发的不受陛下待见了,而且大皇子是个什么性子,本宫也清楚,大皇子算是被张贵妃给养废了,只怕张贵妃再有心,只要陛下不糊涂,本宫是不怕的,可现在,云周却开始崭露头角了,而且这心思之深沉,连夙儿都没法比,总之,本宫也是头痛。”玉皇后禁不住揉着眉心说道。

    “娘娘不得不防,娘娘是陛下的结发妻子,中宫之主,只要娘娘能坐稳这正宫之位,就不怕那些宵小之辈,咱们华夏的规矩,以嫡子为尊,太子殿下才是正统嫡出呢。”芝兰说道。

    “这话倒是不假,总归一切按部就班的来吧,陛下对本宫这些年,也不过是念着过去的一些情分罢了,若是论起来,到不如对穆德妃的情谊重呢。”玉皇后叹息着说道。

    穆德妃倒是个通透人,和云周一样,十分入永安帝的眼。

    “娘娘如何妄自菲薄呢,她们算什么,张贵妃,穆德妃,说到底都是妾室,娘娘才是正宫皇后娘娘呢,她们不过是妾室罢了,就算在寻常百姓家里,妾室伺候主母都是应该的。”芝兰满脸不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