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394 七更
    394

    蒋直说这些话,自然也是为了提醒永安帝不要忘记从前和沈之信之前的情谊。

    那可真是经历过生死的。

    当年这永安帝的皇位得来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并且遇到的风波也是不少,沈之信真的也是赤胆忠心,好几次救了永安帝与危难之中。

    并且以身挡刀,到现在沈之信的胸口还留着刀疤。

    那一刀可是刺中了沈之信的左胸,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可也是万中之一的幸运了。

    沈之信的心脏与正常人不同,正常人都是在胸前靠左的位置,可偏偏沈之信是靠右的位置。

    这才捡回来一条命,否则的话,只怕此刻沈之信的坟头上都长草了吧。

    这些也真的是救命之恩,应当是没齿难忘。

    蒋直其实也有替沈之信打抱不平的意思,毕竟沈之信对永安帝的衷心,也真的是可见日月了。

    果然,经过蒋直一提醒,过去的一幕幕全都浮现在永安帝眼前。

    他自己都觉得怀疑沈之信也是太不应该了,沈之信对他如何,难道他自己还不知道吗?

    他就怀疑全天下所有的人,也不该怀疑沈之信的。

    蒋直说的对,沈之信此举,只怕也是担心自己为难,所以才会想着先去找皇后出主意的。

    这些年,皇后想拉拢沈之信,张贵妃想,连穆德妃也想,他不是不晓得。

    可沈之信从来没有同哪一派亲近过,就算是和太子有些交往过密,也是因为沈之信打从心里明白他的意思。

    放眼这些皇子里头,能继承大统的,除了太子,真的找不出第二人来了。

    沈之信也是明白他的心意,才会对太子亲近一些的。

    不过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是朕糊涂了,竟然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可见是让张贵妃给气的,简直糊涂了。”永安帝笑着说道。

    永安帝虽然如此玩笑一句将这事儿给遮掩过去了。

    可他心里到底还是种下了一点点怀疑的种子。

    他可以相信沈之信,但是对玉皇后,却不是百分百的信任的。

    也许在从前的时候,两个人是同一个目的的,就是都想要赶紧生个嫡子出来。

    云夙的出生,的确是让两个人十分开心的。

    可到了现在,玉皇后的重心完全都在儿子身上,根本不能说是以夫为天了。

    他现在也算看重太子,若是哪一天不看重太子了,他和玉皇后很可能就会成为敌对的关系。

    这一点,永安帝毫不怀疑。

    永安帝倒是没有多说什么,晚一点先召了沈之信来,解决云周的亲事吧。

    既然云周自己愿意娶,别的就都不重要了。

    而云周此刻却高兴万分的回去见穆德妃了。

    穆德妃在宫里万分的焦急,她自然也是心惊肉跳的,害怕云周会出事,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宫女说禀报说云周来了,穆德妃一下子站起来,差点站不稳给摔倒了,幸好云周一下子扶住了穆德妃。

    “如何,周儿,你父皇如何,有没有责罚你。”穆德妃问道。

    不过下一秒看到云周眉开眼笑的样子,穆德妃也就不怀疑了,看样子,定然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看你这样子,似乎你父皇对你挺满意的?”穆德妃问道。

    “那是自然,父皇不但没责罚我,而且还答应替我向沈家提亲呢。”云周颇为自得的说道。

    “当真?”穆德妃真的有些不大相信,一向重视规矩的永安帝会这般轻轻的放过此事。

    “母妃放心吧,父皇真的没有责怪我的意思,而且还夸我重情义呢,张贵妃倒是狠狠的被父皇给斥责了,父皇此番可是没有给张贵妃留半点的脸面,直接大骂着让找张贵妃滚呢,我听着可是真的解气了,这些年,张贵妃明理暗里的给了咱们多少气受啊!”云夙狠狠的说道。

    “陛下真的重重的斥责了张贵妃?”穆德妃还是有些不大相信。

    “真的,不骗你,张贵妃只怕现在还躲在宫里哭着吧,父皇还说了,不想见到张贵妃,见到张贵妃就来气。”云周越说,越发的得意了。

    当初在东宫的时候,穆德妃就没少受张贵妃的气。

    虽然张贵妃是庶妃,可到底张贵妃得宠啊,穆德妃一向都不大得宠,而且当初没有子嗣。

    张贵妃进了东宫没多久就怀了身孕,那个时候,连玉皇后正沉浸在丧女之痛里。

    张贵妃先一步怀了身孕,后来穆德妃也查出了身孕,张贵妃心里气的要死。

    自然明里暗里的给穆德妃使绊子,穆德妃的身子本身就是难受孕的,不然也不会嫁进来好几年,才有了身孕,并且就生了这一胎。

    穆德妃也是暗地里用了一个生子的秘方。

    这秘方虽然管用,但也是极其厉害的,用药太猛,虽然能得子,但是以后却再也没有生育的可能了。

    当时穆德妃也是急疯了,她其实比玉皇后嫁到东宫的日子稍微晚了些。

    淑妃身子弱,而且不得宠,所以一直没有身孕,玉皇后生了女儿,唯有她也算是得宠,可一直都没有子嗣,所以才辗转求得了这个方子,不过在服用之前,穆德妃就知道,这方子吃下后,可以一索得男,但是生育之后,却再也不能有子嗣了,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孩儿了。

    穆德妃在权衡之下,还是服用了这生子秘方,当然也是称心如意的怀了孩子,果然,自此之后,她再也没有身孕了。

    哪怕她吃了多少坐胎药,都没有在开怀过,倒是张贵妃又生了一个女儿。

    其实玉皇后能怀上太子,也和这方子有关系,当然,这也是穆德妃猜测的。

    她能得来的方子,玉皇后自然也有本事得来,当初玉皇后生育大公主时伤了身子。

    太医说玉皇后最好调养几年在生育子嗣,并且说的很是婉转,意思就是玉皇后已经不大容易怀上子嗣了。

    眼见她和张贵妃都怀孕了,玉皇后何尝不着急。

    只是没想到在几个月后,玉皇后也诊出了喜脉。

    然后一举得男,生下了三皇子,出生不久,就被册立为东宫太子了。

    三个皇子的年纪十分的接近,永安帝也是龙颜大悦,毕竟一开始没有儿子,这才一年多的时间里,却一下子多了三个皇子,如何能不开怀呢。

    反正也是因为云里和云周的年纪相差很近,张贵妃心里不痛快,永安帝登基之后,她们虽然同为妃位,可张贵妃多年一直为难她,尤其是做了贵妃之后,张家的门第更是显赫起来,她真是没少受气啊。

    现如今,也算是出了口恶气了。

    “周儿,你此番虽然侥幸过关了,可是也不能松懈啊,你是真的打算娶那沈卿月不成?”穆德妃仍旧是有些郁结于心,真的不觉得沈卿月是良配。

    “必须娶,并且还要恩爱有加,放心吧,母妃,依着沈卿月的智商,儿子想要拢住她,一点儿也不难,都是做给父皇看的,等过个一两年,想法子让她病逝就是了,看父皇的身体,只怕是未来十几年都不会有问题的,日子还长着呢,我看的出来,父皇虽然说疼爱我,但到底心里还是属意太子皇兄的,不过我不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先让张贵妃和皇后去斗吧,咱们后来居上,也是极好的,这一两年,就韬光养晦吧。”云周分析的头头是道,完全对未来运筹帷幄,根本就不需要穆德妃来操心了。

    穆德妃只是陪着笑了笑,她看着云周这么有主意,也当真是觉得自己根本就插不上话,也插不了手了,可见是儿子大了,她也管不了了,只能任其的想法做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