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355
    355

    这顿饭吃下来,也算是其乐融融。

    主要是沈老夫人变了,如果放在以前,大家肯定是要被沈老夫人给气死的。

    饭毕后,楚睿已经喝的有点儿多了,也是,沈之信虽然没怎么跟楚睿很久,可是沈之远,沈之觐几个都是长辈,还有沈朗钰这个嫡亲大舅哥,三个人轮番上阵,这楚睿的酒量即便再打,也经不住这样的车轮战啊。

    好歹楚睿能撑得过饭局结束,沈卿瞳已然觉得很好了。

    而她还不好帮着楚睿说话,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心疼楚睿,可也是毫无办法啊。

    所以只能待会儿让人去给楚睿送醒酒汤了。

    看楚睿这样子,一时半刻也是走不了了,先让楚睿到前头院子里睡一觉,醒醒酒再说吧。

    果然,楚睿虽然一直都在坚持,可的确也是有些喝多了。

    撤了宴席的时候,已经觉得酒气上涌了。

    他双颊通红,整个人都有些站立不稳了,今日,他的确喝的太多了。

    沈家的人酒量都十分好,三个人轮番上阵,你一杯,我一杯的,他还是真的有些吃不消了。

    沈之信自然也看出来了,所以让人泡了参茶来,让着楚睿先喝了几杯,然后吩咐小厮扶着楚睿到前院去休息一会子。

    自然也让人熬了醒酒汤送过去。

    楚睿心中倒是还清醒,但是身体却的确有些不受控制了,他很想和沈卿瞳说说话,可自己现在的状态,的确也不合适,所以也就先下去歇着了。

    楚睿也是怕沈卿瞳会嫌弃他。

    楚睿走后,沈之信才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们也忒过分了些,连番上阵劝酒,若是喝出个好歹来,可怎么好?”

    沈朗钰忍不住开口说道,:“楚睿这小子,一声不吭把我妹妹拐走了,还不允许我找他的麻烦吗?”

    沈朗钰这心里很不服气,楚睿不动声色的就拐走了自己妹妹,这算怎么回事儿呢?

    她自己心里还别扭不已呢。

    今天此番,他也是一早就跟两位叔父商量好的,就是要给楚睿一个下马威的。

    “你也小子。”沈之信见沈朗钰扭着脖子,似乎心里这股子气还没过去呢,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楚睿什么了。

    沈朗钰看着沈卿瞳,满脸的宠溺:“妹妹,你放心,以后若是楚睿欺负你,哥哥我会狠狠的揍他的!”沈朗钰说着比划着拳头。

    沈卿瞳微微一笑,倒是没说什么,若真打起来,只怕沈朗钰也不是楚睿的对手。

    不过沈卿瞳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

    “我知道哥哥疼我,不过放心吧,我不会被人欺负的,素来只有我欺负人的。”沈卿瞳笑着说道。

    这话倒是不假,反正楚睿是没欺负过她的,她也不会跟一个欺负自己的人在一起的。

    沈卿瞳说这话的时候,沈卿月却是忍不住撇嘴,在心里更是将沈卿瞳骂了千百遍。

    当然,她也留意到楚睿喝多了,心中自然也有了其他的想法。

    如此一来,大家也都尽数散去了。

    沈卿瞳回了蔷薇苑,韦氏毕竟是有身孕的人,而且坐了这好久了,身子也不大爽利,沈之觐连忙扶着韦氏回去休息了。

    沈之远和白氏也好些日子么见了,如此见着了,自然也不好马上就离开,沈之远也去白氏院里。

    沈卿雪和沈卿双也都各自回房了。

    其实沈朗钰也喝了不少,他酒量虽然也不小,但到底不如楚睿,虽然喝的就不如楚睿多,但也真的不少,此刻也体会了什么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滋味儿了。

    他觉得头疼的很,沈朗威就将沈朗钰给扶着到前院休息去了。

    而众人三三两两的离开,自然是忽略了沈卿月。

    沈卿月心中愤愤不平,她母亲自从怀了身孕,这心里就只有肚子里那个没出生的孩子了,根本就不在意她的想法了。

    她心中十分不忿,尤其是自己喜欢的楚世子,现在也跟沈卿瞳定亲了。

    这才是她心中最大的痛苦。

    明明从前的时候,沈卿瞳是个人人可以欺负的怂包,就是个软柿子,谁想过去捏一下都可以的,可现在怎么就这般硬气了呢,尤其是教训起人来,一点儿都不手软的。

    沈卿月心中也是恨毒了她,可是却也没办法。

    不过沈卿月此刻却有一个大胆的计划。

    她就不信,她若是和楚世子有了什么,难道还不能嫁给楚世子吗?

    即便是陛下赐婚又如何,难道她和沈卿瞳一起嫁给楚世子不可以吗?

    本来就是姐妹,都是沈家的姑娘,姐妹共侍一夫,也不是不行,而且她丝毫不必沈卿瞳差,她到不信了,二人若是有了肌肤之亲,难道楚世子还能不娶她?

    这到底是在沈家,沈卿月要计划自然也是不难的,她如何就培养不出一个两个心腹来。

    而且韦氏也不是没帮沈老夫人管过家,毕竟在侯府这些年了,又不是在外头。

    所以沈卿月很轻易的就打听到楚世子在前院的哪个客房休息了。

    沈卿月避开众人的视线,连自己的丫鬟也没带着,就偷偷摸摸的到了外院的客房外头。

    因为是来侯府,楚睿也就将自己身边的人都打发走了,这侯府的安全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沈卿月是侯府的姑娘,上上下下都认得,出现在侯府,也不会显得突兀的。

    沈卿月轻轻的推开客房的门,这客房也是里外套间的,里头是寝室。

    沈卿月悄悄的走进寝室,果然看到红木雕花的大床上,楚睿正在沉沉的睡着。

    她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看着楚睿熟睡的俊颜,更是神情痴缠。

    男子也可以生的如此勾魂夺魄的,如果能嫁给眼前的男子,让她做什么,她都是乐意的。

    只可惜这样的好男子,怎么就是沈卿瞳的未婚妻呢,沈卿月真的是从心里呕死了,这样的男子,若是呢个娶她该多好啊?

    不过她现在不也正向着这一步来努力吗?

    沈卿月笑了笑,她也真的是破釜沉舟了,不成功便成仁了。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沈卿月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将外衣尽数褪去,只是穿着红色的肚兜和亵裤。

    她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而且掀开被子,想要躺在楚睿怀里,正在这是,却见楚睿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瞬时一掌就拍在了沈卿月的身上,一下子就把沈卿月给拍飞了。

    沈卿月的身子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沈卿月登时呕出了一大口鲜血,然后就昏死了过去。

    而楚睿呢,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打完了人之后,又躺了下来,继续睡了,看样子,就好像是根本就没醒过来一样,这可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怎么会如此呢。

    可沈卿月却受了重伤昏迷了,并且衣衫不整,裸露着身体,晕倒在寝室门口。

    楚睿继续睡着,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过了些时候,有小厮进来给楚睿送醒酒汤。

    但是走到寝室门口,却看到了衣衫不整的沈卿月,顿时吓坏了,就把醒酒汤摔在了地上,然后大喊大叫起来。

    这样一来,自然是惊动了不少的人。

    而楚睿此刻也酒劲儿也散去了不少,也被惊醒了。

    他慢慢的坐了起来,揉着眉心,觉得头疼的不行,真的是头痛欲裂啊,他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起事情。

    此刻只想喝水。

    很快门被打开了,来的最快的就是沈之信,因为楚睿休息的客房,就在他的书房的前一排院子里。

    沈之信喝的酒不多,只是稍稍的休息了一会儿,此刻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感觉了,可是楚睿不同,楚睿的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了。

    他见沈之信来了,也觉得有些意外。

    并且后头还跟着几个小厮。

    “岳父,怎么了?”楚睿揉着眉心,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疲惫,毫无精神,一看就是还没醒酒。

    沈之信刚才进来之前,就已经看了沈卿月的情况。

    沈卿月中了一掌,受了内伤,而且衣衫不整,只穿着肚兜和亵裤,样子十分的狼狈不堪,他赶紧将自己的外衣盖在了沈卿月身上。

    然后让几个婆子将沈卿月带到一旁的厢房,请府医过来看。

    沈之信自然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同寻常了。

    沈卿月怎么会在楚睿休息的厢房亲事门口,而且还将衣服都脱了。

    并且挨了一掌,昏迷不醒,这真的很不符合常理。

    沈之信一直都在观察楚睿,看楚睿的样子,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力道,和功力,沈卿月身上的伤,应该是楚睿打的才对,可楚睿为什么打沈卿月,难道是沈卿月对楚睿做了什么吗?

    一个女孩子,出现在外院男客休息的厢房外头。

    这其实也不用过于解释了,真是丢人啊。

    家门不幸啊。

    “岳父,您怎么这么看着我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楚睿忍不住问道。

    他饶是喝多了,脑子反应的不快,也觉得沈之信的样子不太对劲,但是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却真的猜不到。

    “你不记得发生什么了?”沈之信问道。

    “没有,一直在房间里休息,直到被叫喊声吵醒。”楚睿继续揉着眉心,真的是头疼的厉害,今天的酒,喝的真是太多了,多的让他有些承受不住了,而且现在还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这种滋味儿真的是太难受了。

    “岳父见谅,我想吐。”楚睿说着,起身直接往净房里跑去。

    然后听到一阵子呕吐的声音。

    沈之信看楚睿的样子,似乎是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心中的猜想也更加的明确了。

    楚睿都醉成这样子了,若是说他要玷污了沈卿月,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自己醉的七荤八素,乱七八糟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且这是在外院的客房,他若是要做什么,也不能在这儿吧。

    而且楚睿对沈卿瞳的心思,沈之信也看的清清楚楚,他除非是疯了才会去招惹沈卿月。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沈卿月借着楚睿酒醉,用自己的清白来陷害楚睿,但是却被酒醉的楚睿一掌给拍飞了。

    习武之人,哪怕是酒醉,睡着了一般也会十分警醒的。

    若是有人靠近,这下意识的自然会把来人当做敌人,所以楚睿拍飞了沈卿月这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沈之信气的混身发颤,真是觉得丢人现眼啊,如何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净房里呕吐的声音结束了,楚睿才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这样看来,相比之下,楚睿的衣服倒是整齐多了。

    “实在抱歉,今天真的是喝多了。”楚睿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无妨。”

    楚睿这才发现地上扔了几件女子的衣服。

    楚睿心中警铃大震。

    “这,这衣服是谁的呀?”楚睿指着地上的衣服问道。

    他今天喝的真的是太多了,况且这酒的后劲儿大,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这客房休息的了,好像是两个小厮扶着他来的。

    “岳父,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吧?”楚睿苦着脸问道,他第一次喝的这么多,自己都失忆了,真的记不住发生了什么,可是他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十分整齐,应该不会发生什么的吧。

    “沈卿月重伤昏迷,昏倒在你休息的寝室门口了。”沈之信叹着气说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楚睿满脸不可置信,沈卿月,沈家三房的姑娘?

    她长什么样子来着,楚睿真的是不记得的。

    可是她怎么会昏倒自己休息的寝室门口呢,这绝不可能,这太离谱了吧。

    “是真的,本候亲眼看到了,她受了内伤。”

    “岳父,你可要相信我啊,我真的不记得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喝的太多了,到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的了。”楚睿也着急了,觉得自己真是该死,为何要喝这多,可是这外院,一个后院的小姐如何进来的呢?

    “阿睿,你放心,我自然是信你的,况且你身上衣物整齐,虽然沈卿月的外衣在这里,相信你们应该没发生什么,只是她身上的伤,应该是你打的。”沈之信说道。

    “我打的?”楚睿真的没有印象,只是他虽然喝多了酒,但是脑袋也在飞速的运转着。

    思来想去,也算是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沈卿月瞧瞧溜进了他的房间。

    然后企图趁着他酒醉,想要无赖他?

    结果被他给打了。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他虽然喝醉了,可到底是习武之人,哪怕是喝多了,这潜意识里也是高度警觉的,如实沈卿月企图要靠近他,甚至是爬上他的床,肯定会触及到他的警觉,然后促使他动手的,可在他的意识里,大概是察觉不到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丝毫不记得的缘故。

    “岳父,我真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瞳儿的事情。”楚睿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信你,只是这沈卿月对你的心思,你以前知道吗?”沈之信问道。

    楚睿摇头,:“不知道,岳父,你也知道,我对女子从来没有在意过,更加不会去管她们有什么心思的。”楚睿连连说道。

    沈之信知道楚睿从来都是一个不会怜香惜玉的人,除了对瞳姐儿,对别的女子,一向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

    也不会有任何的温言软语。

    “这是这事儿到底是牵扯到沈卿月的清誉,我已经通知老三夫妻两个了,等他们来了再说吧。”沈之信说道。

    “那别让瞳儿知道啊,我怕瞳儿知道了会生气。”楚睿叮嘱道。

    “晚了,我已经知道了。”沈卿瞳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

    这可把初日吓了一跳,而却看到沈卿瞳缓缓而来。

    看着沈卿瞳的脸色倒是如常,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只是沈卿瞳的性子一向沉稳,你也看不出来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卿瞳走到楚睿面前,楚睿此刻是坐着的,但是却如坐针毡,不由得站起身。

    沈卿瞳看着楚睿,见楚睿一脸的疲惫,她忍不住关切的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楚睿却是一脸的受宠若惊,没想到沈卿瞳竟然不恼他,反倒是关切的问他的身子如何。

    “瞳儿,你不生气,不恼吗?”楚睿问道。

    “我既然决定了要跟你在一起,我既然知道自己喜欢你,那自然是信任你的,我若是连这点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那以后的几十年,我们该如何相处下去呢?”沈卿瞳郑重其事的说道。

    这话自然是让楚睿感动不已的,楚睿没想到沈卿瞳会这般的信任自己,若是寻常女子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气死的。

    并且会哭闹不止的。

    说不定还会要他给一个解释的。

    他也真的担心,沈卿瞳会想不开的,可是沈卿瞳却丝毫没有不信任他,反倒是来安慰他,关心他的。

    “瞳儿,谢谢你,谢谢你这么信任我。”楚睿由衷的说道。

    “好了,你先喝了这碗醒酒汤。”沈卿瞳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琉璃,果然,琉璃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醒酒汤。

    楚睿端起来,一饮而尽,这醒酒汤虽然有些苦,但是他喝着心里却甜滋滋的。

    有一个真正相爱的人,原来是这么舒服的感觉。

    “瞳儿,你送来的醒酒汤,格外的好喝。”楚睿连连说道。

    “好了,别贫嘴了。”沈卿瞳真是拿楚睿没办法,楚睿这张嘴,也真的是太会红人了。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我相信你,也没什么用,若是三叔父和三婶娘,还有沈卿月赖上你了,看你怎么办?”沈卿瞳也有些担忧。

    如此看来,这沈卿月的心思,大抵上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沈卿月衣衫不整的在楚睿的亲事门口,并且还被众多下人和小厮看到了,这对沈卿月的名声也是太大的折损了。

    若是韦氏知道了,势必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虽然平日里三叔父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可事关女儿的名节,他也不一定会怎么抉择呢。

    而且沈老夫人那边还不好说,沈老夫人一向很疼韦氏的,对沈卿月也是十分疼爱。

    这样的考量之下,沈老夫人会做如何决定,会怎么反应,这些都是难以预料的。

    “没事儿,我不怕,只要你信我就可以了,我曾说过,宁负天下人,不会辜负你,而我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勉强我。”楚睿轻描淡写的说道,态度很明显了,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以随便他们怎么闹都好,只要沈卿瞳认可他就好了。

    “你别想得太简单了。”沈之信忍不住开口泼冷水。

    “父亲说的对,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件事只怕也会复杂化,我和父亲自然是信你的,可韦氏的性子一向胡搅蛮缠,她现在还怀有身孕,三叔父八成也会站在她那一边,而你还打上了沈卿月,事情真的麻烦了。”沈卿瞳却有些担忧。

    同时心里也是恼怒的很,这沈卿月真的是太不知道羞耻了,一个姑娘家家的,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真的是丢尽了沈家的脸面。

    而此刻韦氏和沈之觐都赶过去了,府医正在给沈卿月把脉。

    沈卿月的内伤并不严重,楚睿这一掌,伤了沈卿月的肺,怎么也要将养上个把月才能好起来。

    算起来,也是万幸了,若是楚睿在下手重一点,只怕沈卿月这小命不保了。

    韦氏见沈卿月的样子,还在昏迷着,她自然也听说了沈卿月的事情,衣衫不整的昏迷在楚睿的客房亲事门口子,还被众多下人看到了她只穿着肚兜和亵裤的样子。

    整个后背,还有大腿以下,全部都露在外头了。

    韦氏气的浑身发怔,真的是很想杀人,把那些人的眼珠子都挖出来。

    她的女儿也是金枝玉叶,如何能被那些肮脏龌龊的下人就这样轻薄了去呢。

    “夫君,这件事,可如何是好啊?”韦氏带着哭腔说道。

    沈之觐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他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这里头的事情有问题,这沈卿月如何能跑到外院来呢,一个女子,不安安分分的待在后院,竟然跑到外男休息的客房里,而且还衣衫不整,被人给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想来也不用过多的解释了吧。

    最关键的是,宴席上,这初日喝了多少酒,他是有目共睹的,楚睿喝的酒是最多的,几乎是他的一倍,这些酒下肚,没有几个时辰,这酒是不会醒的。

    一个烂醉如泥的人,能做什么呢?

    还有能力做什么呢?

    肯定是沈卿月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送上门的。

    这死丫头八成是看上了楚世子,然后想要趁着人家酒醉,做些什么,结果别人给打伤了,还弄的自己名声尽毁啊,颜面无存了。

    “哭哭哭,哭什么哭!”沈之觐听到韦氏哭,就觉得心烦不已,好好的一个女儿,做出这么厚颜无耻的事情来,真的是让沈之觐觉得丢人现眼,也实在是无颜面对自己的兄长。

    “夫君,我可以不哭,但是女儿怎么办?女儿如此,以后可怎么嫁人啊?”韦氏强忍着眼泪,忍不住说道。

    沈之觐气的冷冷说道,:“还嫁人,做出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来,还想嫁人,可别出去祸害人家了!”沈之觐满脸不屑。

    韦氏却忍不住反驳道,:“你这是何意,难道事到如今,你不帮着女儿吗?你倒是要帮着外人吗?月姐儿昏倒在楚世子房门外,还衣衫不整的,难道楚世子不该负责吗?你难道要逼死月姐儿吗?”韦氏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