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314
    314

    溧阳郡主是越骂越起劲,简直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钟郡马身上了。

    不过也实在是钟郡马素日里太软弱可欺了,溧阳郡主根本就没把钟郡马当做平等的夫君看待。

    甚至在溧阳郡主的心里,钟郡马连个下人都不如,所以才会动辄打骂,丝毫都不留情面,也不管当着什么人,总之,只要心情不好了,就是一通打骂。

    根本不考虑后果和影响会如何?

    说实话,昌平长公主并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因为多数时候,她和溧阳郡主见面的时候,钟郡马都不在场。

    溧阳郡主从来不会让钟郡马出面的,大概也是觉得钟郡马丢人吧。

    所以昌平长公主只是听说溧阳郡主对钟郡马十分不好,可是也没想到竟然到了这个地步,看起来的确是有些太过分了。

    昌平长公主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真的是让人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皇姐,你这是做什么。”昌平长公主连忙上前拉住了溧阳郡主,让溧阳郡主不要在继续打钟郡马了。

    虽然她的内心也极度瞧不上钟郡马来,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打的抱头鼠窜的。

    而且一点儿尊严都没有,可见这样的男人也没什么用了。

    像从前她和顾准也吵闹过,可顾准虽然前让她,可半点也不会失了男子的气概和风度,尤其顾准真的发火的时候,连她也不得不低头。

    可她却是心甘情愿低头的,怎的跟钟郡马这般,她都想上去抽他两耳光。

    真是太没有一点儿尊严了。

    虽然昌平长公主心里也瞧不上钟郡马来,可到底也不能这么做。

    毕竟钟郡马也是永安帝亲自给溧阳郡主指婚的丈夫,即便溧阳郡主是皇室女,也不能这般欺辱自己的丈夫啊。

    而且钟郡马的确也没做错什么,全程昌平长公主都在,溧阳郡主做的太过火了。

    “昌平,你别拉我,我今天非得要与他和离不可。”溧阳郡主此刻是满肚子的怨气无处发泄啊。

    她真的是要恨死钟郡马了。

    如果不是他,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不田地的。

    都是因为钟郡马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嫁给这么个窝囊废不说,什么都做不好,还给她添乱拖后腿。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溧阳郡主真的是快郁闷死了。

    “好了,皇姐,你到底要闹到什么地步啊?”昌平长公主劝道。

    看着钟郡马被溧阳郡主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只是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

    昌平长公主实在也是看不下去了,忙说道,:“你先下去吧,本宫来劝一劝皇姐。”

    钟郡马一听这话,如释重负,连忙头也不回的就下去了,可见真的是被溧阳郡主给打怕了。

    钟郡马走后,昌平长公主才拉着溧阳郡主坐了下来。

    “皇姐,从前外头人说你凶悍,咱们姐妹经常在一处,我还不信,但现如今进你如此,我倒是真信了,你怎么能这么对你的丈夫呢?”昌平长公主十分不赞同溧阳郡主的做法。

    她和顾准当初也是情投意合,婚后感情也不错,当然,也有过互相伤害的时候,饶是昌平长公主如此骄纵无礼,但是也没有股准这般过。

    只怕她若是这样对待顾准,二人早就和离了八百回了。

    昌平长公主和溧阳郡主最大的不同就是,昌平长公主对外人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端着长公主的架子,但是在顾准面前,从来都是给与顾准最大的尊重,绝对是把顾准当做和自己一样的平等的位置对待的。

    从来不会侮辱羞辱,或者有半点不尊重。

    “丈夫?”溧阳郡主冷笑了一下,却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皇妹,我今日也不怕你笑话了,他算什么丈夫,我也是瞎了眼了,才嫁给这么一个窝囊废,如果不是皇室女,不是长公主,只怕早就被钟家那个死老太婆给拿捏到死了。”溧阳郡主狠狠的说道。

    “皇姐,我从未听你说过,钟老夫人很不讲理吗?”昌平长公主问道。

    这些年,她们姐妹虽然交往甚密,但是溧阳郡主从来不说钟家的事情。

    昌平长公主以为溧阳郡主是懒得说,她也就没问,可现在看来倒不是懒得说,而是难以启齿,不愿意说才是。

    “那个死老太婆,钟家处处都是她把持着,当年我怎么就没看清楚这一点呢,只觉得他四角齐全,谈吐文雅,外表看起来也十分不错,所以才嫁给他了,可却没想到一嫁过去,才知道,这钟家根本就是个狼窝,钟家当时虽然看着不错,可钟家这几位爷,全都是耳根子软,一心只会听老娘的话,根本就是没断奶。”溧阳郡主恨恨的说道。

    这话是一点儿也不错,现在钟老夫人是死了,活着的时候,没少折腾生活在钟家的两个儿媳,溧阳郡主她是不敢随便拿捏了,因为溧阳郡主是真的与她死磕到底,并且她还是皇室女,钟老夫人一早败下阵来了。

    也是钟老夫人有了经验了,给二儿子和小儿子说亲的时候,寻的媳妇门第都不高,她就可以尽情的折腾两个儿媳妇了,把之前在溧阳郡主这里受的气,从两个儿媳妇身上找不回来了,这样变态的老太太,是不是很可怕。

    溧阳郡主的府邸和钟家也不过是前后街之隔。

    溧阳郡主和两个妯娌的关系倒是不差,所以钟老夫人那些极品事儿,她也都知道。

    “你不知道那死老太婆有多可恶,我才嫁过去第一天,竟然还要我立规矩,真是见鬼了,我再不济,也是皇室女,母妃那里也从不让我立规矩,她都不知道是从那坑洞里爬出来的,竟然要给我立规矩,只是好歹是新婚第二天,不好翻脸,只是让丫鬟给她倒了杯茶好歹也揭过去了。”溧阳郡主回忆起从前来,都觉得十分后悔,当时就该狠狠的打脸才对。

    昌平长公主没说话,这钟老夫人,的确是有些脑袋不好使。

    堂堂皇家公主,也是你能支使的起的。

    想她进了顾家之后,头几年都是在顾家住的,因为她的长公主府,就建在了顾家的隔壁,虽然当时与顾家相邻的房舍是空的,但是这改建却需要很长的时间,断断续续的,足足改造了五年,才让昌平长公主满意,所这五年,昌平长公主一直都是住在顾府的。

    顾老爷子和顾老夫人,对她都十分好,也十分的尊敬。

    完全将她当长公主看待,根本就不是儿戏,当然相处久了,和顾老夫人也处出了不少感情。

    顾老夫人的个性很好,年纪大了,什么都不愿意管,家里的事情一应交给儿媳妇打理,她就只管吃好喝好,玩好,儿子房里的事情一概不过问,从来不会给儿子房里塞女人。

    相反的,时不时的给几个儿子耳提命面一番,让他们珍惜自己的妻子,千万不可宠妾灭妻。

    顾家家风意向不错。

    顾老爷子,顾老夫人身体还比较好,现如今,倒是带着孙女儿和几个表姑娘玩玩闹闹的。

    只是妃妃的死,顾老夫人也和她一样,病倒卧床了好几个月,现在身体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自从顾妃妃去了之后,她和顾老夫人也不怎么见面了。

    其实婆媳两个都知道,她们见了面,不过是徒增伤悲罢了。

    顾老夫人一向最疼顾妃妃,到现在,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而她也是,从前婆媳两个最大的话题就是顾妃妃,之前也见过,见了不过是两个人对着掉眼泪,她也怕顾老夫人的身体受不了,索性也就很少过去了。

    不过这事情也奇怪,顾老夫人一直都瞧不上顾瑶瑶,也许就是天生不对眼,对顾瑶瑶冷淡的很,饶是顾瑶瑶再三的讨她欢心,她对顾瑶瑶也亲近不起来。

    只是昌平长公主从来也没有怪过顾老夫人,也许真的是天性使然吧。

    顾瑶瑶本身就不是顾家的人,她也不会去强求的。

    说起来,顾家真的很不错,她算是没有嫁错人。

    起码和皇姐比起来,她真的也是幸福好多的。

    溧阳郡主不知道昌平长公主的思绪早就过了好几道,然则却继续说道,:“皇妹啊,你不知道,这才是开头,往后真是越做越过分啊,我嫁过来刚怀孕一个多月,她就开始往郡马房里塞女人了,你说我能忍吗?原本我和骏马的感情也是很不错的,可是那个死老太婆竟然做这样的事情,我堂堂一个皇家公主的后院,需要你来插手吗?”

    溧阳郡主说到这里,真的是气的脸色都变了,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了,孩子都大了,可是她当初受到的伤害,仍旧不能抹平。

    “的确过分。”

    “最过分的是,郡马竟然还听他娘的话,明着被我拒绝了之后,竟然来暗的,就在那死老太婆的院子里偷吃,结果偷吃没擦干净嘴,那丫鬟竟然怀了身孕。”

    这段往事,在溧阳郡主心中,是不堪回首的,一想起来,她就气的肝儿疼。

    这就是钟家那死老太婆做的事儿,简直是过分到极致了。

    “当时实在是瞒不住了,阖府上下风言风语啊,合着就瞒着我一个人,当时我也怀着身孕呢,那丫头竟然就比我晚一个月,你可知道郡马是个什么东西了吧,我这辛苦的怀着身孕,他就这么忍不住,找别的女人偷吃了,这样的男人,还算人吗?”溧阳郡主大骂道,可见真的是为了这件事,伤透了心。

    这些事情,昌平长公主都不知道,只怕连永安帝也不知情。

    想来当时臻淑太妃还活着,她如何不说呢,若是说了,皇兄和臻淑太妃如何不给她出口恶气啊。

    “皇姐当时为何不对皇兄和太妃说呢,说了,皇兄和太妃一定要严惩钟家的。”昌平长公主也很替溧阳郡主不值,毕竟这事儿也是钟家做的太过分了。

    “我一向要强,如何说呢,况且你也知道,母妃的身子一向不大好,自从父皇驾崩,陛下即位之后,母妃的身子越发的不好起来了,当时我出嫁,母妃多希望我能过的幸福啊,我如何能说了这些事儿让母妃烦心呢,而且这事儿原本也不是大事儿,而且我也觉得丢人,只想着赶紧的解决了就算了,别节外生枝了。”溧阳郡主解释道。

    昌平长公主点了点头,这也符合溧阳郡主的性格。

    别的不说,溧阳郡主也当真是很孝顺的,尤其是对臻淑太妃,在臻淑太妃面前,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

    根本就不愿意让臻淑太妃操心。

    “昌平,你根本不知道我当时是个什么心情,那死老太婆拉着郡马,还有那该死的贱皮子丫鬟跪在我面前,苦苦的哀求我,给孩子一个名分,让我同意郡马纳妾。”到了此刻,溧阳郡主说起来,仍旧是咬牙启齿。

    昌平长公主真的可以想象得到,那个场面的。

    “我当然不会答应了,那个时候若不是我已经怀了四个多月的身孕,我都恨不得和钟家脱离关系,我宁可让母妃担心,也不想被这一家子人恶心了。”

    溧阳郡主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也许之前几个月,我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性格,才让那死老太婆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不料那一次我真的是大发雷霆了,直接将那丫鬟杖毙,还把郡马给打了一顿,也把那死老太婆一通臭骂,若不是看她年纪大,我连她一起打。”溧阳郡主说着都觉得解恨,那一次,她做的事儿,也是大快人心啊,也让自己身边的人跟着一起高兴了一把。

    溧阳郡主身边的宫女,自然也有会武功的,直接把郡马给打了个满脸花,打的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而那丫鬟,就被直接拖出去杖毙了,当时也有三个多月的身孕了。

    溧阳郡主身边的人,也是心狠手辣的,一开始专挑肚子打,没几下就小产了。

    那丫鬟也是死的十分惨的,因为当时是在一起打的,也真的是把郡马给吓坏了。

    这一举,就直接把钟郡马给打的彻底服了。

    他本以为娶得的是温柔贤淑的公主,却不料这公主发起火来,后果太严重了,他是不敢去惹公主了。

    钟老夫人也吓坏了,本以为这儿媳妇虽然是公主,可性子也算温和,这几个月来,对自己也是十分恭敬的,虽然不能做到晨昏定省,时时刻刻在身边立规矩吧,可是若是儿媳妇那里有什么好东西,从来不会忘了她,而且她若是看中了什么,也一并全都大方的送给自己了,钟老夫人以为这儿媳妇也是好拿捏的,结果才有了这样的主意。

    没想到却直接捅了马蜂窝,把人给惹恼了。

    直接骂了她个狗血喷头,还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儿,她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

    钟老夫人觉得自己丢了脸面,不依不饶,非得闹着寻死。

    这可吓坏了,钟郡马,自然是拉着不让啊。

    结果还是溧阳郡主一声大吼,让死老太婆随便去死,谁若是敢去阻拦,直接活活打死。

    自然有人上去拉开了钟郡马。

    钟老夫人当时不做声了,溧阳郡主这口气可没消啊,直接扔了条绳子过去,让钟老夫人拿着绳子去上吊,绝对没人拦着她。

    溧阳郡主还说,只要她敢死,她和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给她赔命就是了,她们娘俩陪她一起死,一命赔两命,钟老夫人绝对不亏啊。

    结果这一举,把钟老夫人逼得直接下不来台了。

    钟老夫人还是没死,却是憋得脸通红。

    而溧阳郡主直接就走人了。

    钟郡马被打的在地上哎吆哎吆的叫唤着。

    钟老夫人这次是完败给溧阳郡主了,溧阳郡主也不敢惹她了。

    而钟郡马呢,为了求得溧阳郡主的原谅,每天都要在溧阳郡主房门口跪两个时辰,当时也是炎热的夏天,每天溧阳郡主都是选择太阳正毒的时候,让钟郡马去外头跪着,两个时辰,不许人打伞,也不许人送水过去。

    连续三天,钟郡马就中暑了,半条命都差点赔进去了。

    钟老夫人气的在背后破口大骂,但是却也不敢去找溧阳郡主的麻烦了。

    因为真的是被溧阳郡主给整治怕了。这溧阳郡主也实在是太可怕了。

    溧阳郡主断断续续的将这些事儿说给昌平长公主的时候,昌平长公主都觉得溧阳郡主对钟家的处罚太轻了,如果换做她,非得让钟家天翻地覆不可,否则还真是当皇家的公主好欺负不成。

    “皇姐,我没想到你还被钟家如此欺负啊。”昌平长公主说道。

    “别提了,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不过我好歹也出了口气,只是你只见我现在这般对郡马,你却不知道,他后头做的事情,才叫人不耻呢。”溧阳郡主满脸不屑的说道。

    “他还做什么了?”昌平长公主问道。

    “当真是龃龉无耻啊。”溧阳郡主连连咬牙,:“你应当知道郡马有一位庶弟吧,也就是钟家的四爷,年纪比郡马小了十来岁的那一位,当年我嫁到钟家的时候,他年纪还不大,不过现在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

    “知道,但是他好像也不是多出彩的人物吧,现如今应该不在盛京了吧。”

    “是,他这庶弟读书不怎样,但是对于经商却有一定的头脑,那老太婆也不是容人的人,对庶出自然也是十分苛待的,不过钟家老四的确是经商头脑不错,早早的就出门经商了,过了几年,却带着妻女回来了,他去了趟南边经商,声音做的挺大,赚了不少银子,这次回来,不过也是会盛京看看,带着妻女看看自己生活过的地方罢了,其实钟家早就是外强中干了,看着外头风光,若是没有当年我这个长公主撑着,早就不剩什么了,可钟家老四回来,不管是从衣着打扮,还是言谈举止,都比过去不知道强多少倍,而且出手阔绰,肯定是身价不菲,只可惜啊,当时那死老太婆怕庶出的分财产,是已经分了家的,将人家分出去了的,现在人家有多少产业都跟钟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溧阳郡主想着,就十分的幸灾乐祸。

    “钟家老四带着妻女回来探亲,他那妻子我见过,极其貌美如花,只不过是商家之女,但是谈吐不俗,且气质出尘,真的倒是没沾染半分商贾的俗气。”溧阳郡主忍不住赞叹道。

    “那小姑娘我也十分喜欢,特别的有规矩,不知道比钟家其他的姑娘强多少倍,当时我正怀着静儿,正盼着生个女儿,所以对那小姑娘十分的喜欢,自然也就跟老四一家子亲近了许多,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老四的媳妇儿也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了,刚回来没几天就发现了。”

    昌平长公主听的十分认真,她隐约猜到了要发生什么事情,不过也希望自己猜测的不对,钟驸马应当没有下作到这个地步吧。

    “瞧你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也猜得七七八八了,不错,引着我们两个都是孕妇,而且钟老夫人也不待见人家老四两口子,所以我就留老四住在了公主府,没想到,郡马个厚颜无耻的东西,有一次喝醉了,竟然去轻薄人家老四媳妇。”溧阳郡主说道这里,差点就气炸了肺。

    到现在,她还不能忘记当初的惨烈场面。

    那天老四出门交际了,钟家老四回来,也不单单只是探亲,也有在盛京这边的生意要打理,

    溧阳郡主正好进宫了,结果钟郡马喝的醉醺醺的回来,大下午的就喝醉了,他进后院来找溧阳郡主,而老四媳妇也巧了,正好也来见溧阳郡主,她也前几日做了些小婴儿的衣服,因为也快要离开盛京了,所以想亲自给溧阳郡主送来,也算是感谢一下溧阳郡主这一个月一来的盛情款待。

    结果就碰到一起了。

    钟郡马也不知道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见到人家老四媳妇貌美如花。

    就起了坏心思,竟然相对人家欲行不轨,这可是在溧阳郡主的院子里啊。

    身边还跟着丫鬟。

    自然一家子人都要去拉的。

    如果只有二人,钟郡马调戏一番也能说得过去,可是当着众人,这实在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

    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侵犯,但到底还是拉扯了几下子,尤其是钟郡马还扯怀了人家的衣袖,半截藕臂都露在外头了。

    老四媳妇是个刚烈的,回去就悬梁了,幸好跟着丫鬟,这才没出大事。

    溧阳郡主从宫里回来自然马上就听说了,而钟郡马此刻却呼呼大睡了。

    溧阳郡主先来不及处理钟郡马了,赶紧去看这位四夫人了。

    溧阳郡主和四夫人相处了这么久,自然知道她的为人,也知道钟郡马是一块什么料。

    她自然是相信四夫人的,并且好生安慰了一番,说回去一定要让钟郡马好看。

    好说歹说,才劝住了人家。

    溧阳郡主回去,肯定是将钟郡马好好的修理了一顿,直接压着他去给钟家老四赔不是去了。

    当然不可能再去打扰人家四夫人了,四夫人现在提到钟郡马都后怕。

    钟家老四也是恨的牙痒痒,恨不得把这大哥生吞活剥了都不解恨。

    主要是这事儿做的实在是太过火了,霸占弟媳,这若是传了出去,只怕会被人戳断了脊梁骨的。这事儿做的实在是太丧尽天良了。

    不过溧阳郡主也把钟郡马揍得惨不忍睹了,人家钟家老四两口子,没过两天就直接离开了盛京,从此以后再也没回来过。

    因为这件事,溧阳郡主是彻底厌恶了钟郡马。

    如果不是正好怀了身孕,只怕溧阳郡主死都要和离,她是跟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一分钟也相处不下去了。

    正因为这件事之后,溧阳郡主生了钟静,但是再也不许钟郡马进她的院子,碰她一下了。

    因为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龌龊了,龌龊到她无法忍受,看一眼都会恶心的那种。

    起先的时候,溧阳郡主也没想过找其他的男人。

    可到底溧阳郡主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啊,说实话,钟郡马虽然人品不好,但是皮相好,这床上功夫也真是不错,她们夫妻两个,这方面还是比较和谐的。

    所以溧阳郡主也知道男女之事的好处。

    正是因为如此,这阴阳失衡了,溧阳郡主也受不了啊,从前的时候,虽然也生气钟郡马,但是多少是有些感情在的,可知道他这么龌龊龃龉之后,她是真的是宁可一辈子不要男人,也不愿意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

    然后才开始私下里找面首的。

    溧阳郡主容貌不差,身段也好,并且当时也不过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级,正是有韵味儿的时候,而且又是长公主之尊,自然有不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也就慢慢的有了现在的生活了。

    原本这些事儿,溧阳郡主也不愿意跟被人说,即便是昌平是她的皇妹,她也不愿意说,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可是今日也实在是憋屈的没办法了,才全都对昌平长公主和盘托出了。

    昌平长公主听的也是唏嘘不已。

    “皇姐,这些年,你受委屈了。”昌平长公主叹着气说道,这样的日子,要放在她身上,她是一天也过不下去的,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皇妹,陛下心中瞧不上我是应该的,毕竟我做的这些事儿,也的确给咱们皇室丢脸了,可是我这日子,真的是过不得太不顺心了,郡马是那个样子,儿子也不上进,女儿又被我宠的无法无天的,我自己心里也难过啊,可是悔之晚矣啊,如果我知道会有现在的日子,当初说什么也要和离的。”溧阳郡主满脸伤心的说道。

    她和钟郡马闹得最大的两场正好都巧了,一场是怀着儿子的时候,四个多月了,她不忍心,而那一次,却正好是怀着女儿的时候,儿子也几岁了,又怀着身孕,若是和离,这两个孩子也是受苦啊,而且她自己也丢人,结果现在她自己把日子给过成了这样。

    “皇姐,这些事,皇兄都不知道,严格说起来,也怪皇兄,这钟家的亲事,是他给你选的,他识人不清,却害了你一生。”昌平长公主替溧阳郡主抱不平。

    “不怪陛下,毕竟当初相看的时候,我也是自己点头的,不然陛下也不会赐婚,怪我识人不清才是,这钟家就是个火坑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溧阳郡主恨恨的说道。

    当时钟家看着真的不错,钟老爷子虽然不是内阁首辅,但却也文臣之首。

    后来钟老爷子荣养之后,没过几年,就因病过世了,钟家从此开始走下坡路,而且是一路下滑,若不是因为尚了溧阳长公主,只怕钟家现在在盛京都活不下去了吧。

    “昌平,今日跟你说了我这些年的委屈,心里也好受一些了,总归静儿这孩子是被我给惯坏了,也怪我只觉得她是长公主之女,而且当年母妃也喜欢她,你也宠着她,陛下也宠着她,觉得也不必太拘着孩子,结果把这孩子给惯得无法无天的,这次的事情,也怪不得人家侯府和皇后抓着咱们不放,若是旁人要静儿的性命,我还指不定会跟人家拼成什么样子呢,左不过我也想开了,在静心庵也死不了人,况且陛下亲自派人监督她,肯定也不会叫她吃太多的苦头,静儿这孩子,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溧阳郡主直接说道。

    “皇姐倒是想开了,只是皇姐长此以往打算怎么办呢,皇兄既然这次降了你的位分,肯定是不希望你再闹出神丑闻来了,你打算怎么处理你的私事?”昌平长公主问道。

    溧阳郡主想了想,说道,:“我是不会跟小林子分开的。”

    “皇姐,你不要再去挑战皇兄的耐心了,皇兄最看重的就是宗室的脸面,而你这些年,不断的包养面首,你知道外头的人是怎么说你的吗?皇兄对你也算比较宽容了,你若是真的跟郡马过不下去了,不如和离算了,你若是和离了,别说样面首了,你就是将他们都召进府里来,谁又能说你什么呢,毕竟你没有成家,而且又是郡主之尊,即便是有些闲言碎语,也没什么,起码皇兄不会对你意见这么大。”昌平长公主劝慰道。

    溧阳郡主想了想,她早就想和离了,早先也是为了儿子女儿,觉得和离了对孩子始终是不太好的,可是现在儿子那个样子,女儿这个样子,她和离不和离的,也没有多大的影响了。

    “恩,你说的对,从前我也是想不开,总想着为了孩子,能凑合着也就凑合了,毕竟将来儿子要娶妻,女儿要嫁人,可是现在,这两个孩子都被耽搁了,到不如成全了自己,和离。”溧阳郡主定定的说道。

    “这就对了,皇姐虽然现如今被降为郡主,可也是皇室女,和离也没什么不可,况且你有封地,有爵禄,日子不会过不下去的,岂不是比现在的日子要舒坦吗?”昌平长公主开解着说道。

    “皇妹不必劝我,和离这件事,在我心里已经考虑不下一百次,说实话,从前我也是放不开脸面,说句难听点的,就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可现如今,我想开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顺其自然吧,我只管顾好眼前的日子吧,我和小林子相处的十分好,和离之后,我就将他接进府邸来,过几年舒心的日子,也不枉此生了。”溧阳郡主提到小林子,神情带着几分羞怯,倒是让昌平长公主大吃一惊。

    ------题外话------

    今天还是一更,明天恢复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