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188
    188

    楚郡王府的变故,沈卿瞳自然是不知道的。

    若论起阴谋阳谋,赵氏一流实在不是楚睿的对手,楚睿人都没出面,就将赵氏给弄了个焦头烂额。

    将原本赵氏给他寻的麻烦,全都推给了赵氏。

    要说这冯小蝶也是个聪明的女人,稍稍提点了一下,就将楚覃牢牢的掌握在手心里了,如今赵氏那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哪里还有心思往他的院子里塞人呢。

    而这一切,沈卿瞳并不知晓。

    楚睿之所以会对付赵氏,完全是今天受到了沈卿瞳的刺激。

    楚睿从来没有把赵氏一流放在眼里,只觉得她们都是些不上道的人,随便她们怎么蹦跶就是了,他懒得去管,可是他认为理所应当的事情,并不是别人也这么看,沈卿瞳不愿意掺和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中来。

    而沈侯爷也因为楚郡王府的一顿烂账,不同意将沈卿瞳嫁给他。

    就因为这个,楚睿选择出手,这一出手,就打的赵氏毫无招架之力。

    楚睿太清楚赵氏的软肋在哪里,她的软肋就是楚覃,楚覃就是赵氏的心尖子,而且赵氏完全拿楚覃没有办法。

    赵氏这几日过的真的是水深火热啊,也许是内火太旺了,开始牙痛,半边脸都肿了。

    冯姨娘被赵氏收拾了个半死,却不敢反抗,每天都在心里骂冯小蝶这个贱人。

    但是却对冯小蝶无可奈何,连赵氏都不敢动冯小蝶,就别说是冯姨娘了。

    直到最后赵氏也认命了,算是默认了楚覃和冯小蝶的事情。

    冯姨娘也不甘心啊,还对赵氏进言道,不如禀报王爷,让王爷出面。

    赵氏直接给了冯姨娘一记打耳光,:“你这个贱人是不是脑袋不清醒了,这样的事情,如何能惊动王爷啊,若是王爷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责罚覃哥儿呢?”

    冯姨娘捂着脸,觉得火辣辣的疼,她如今是一动,浑身上下都疼,疼的要命。

    身上几乎是被打的没一点儿好地方了,当然,也都是皮外伤,将养些日子就好了,可也经不住赵氏天天的这么折磨她啊。

    现如今,赵氏是一不顺心,就拿着她撒气,她果真成了赵氏的出气筒了。

    虽然从前也做过赵氏的出气筒,可到底没这么严重啊。

    冯姨娘如何不明白,赵氏是把对冯小蝶的满腔怒火,全都发泄到她身上来了。

    她又何尝不是呢。

    “可是王妃娘娘,王爷早晚是要知道的啊,冯小蝶的身份这么低微,如何能做四公子的正妻呢,做个妾还差不多。”冯姨娘无比恶毒的说道。

    如果冯小蝶做了正妻,将来还不知道会如何作践她呢,还不如,她现在就从中作梗,让冯小蝶做不了正妻。

    “闭嘴!”赵氏又给了冯姨娘一记耳光,打的冯姨娘一个趔趄,差点就跌坐在地上了。

    “你当本王妃不知道吗?只是你有什么法子能说动覃哥儿吗?”赵氏狠狠的瞪着冯姨娘,眼中的怒火,似要将冯姨娘给活活烧死一般。

    冯姨娘自知说错话了,心中也是悔恨的要死。

    她也知道,四公子就是王妃的软肋,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有关于四公子的事情,王妃都会失去所有的理智,她也看的出来,四公子就是要天上的月亮,王妃也会想办法给摘下来的。

    冯姨娘不敢再说话,主要是怕说错了话,会在挨打,她是真的有些怕了赵氏了,没想到赵氏为了楚覃,整个人都陷入了疯狂的状态,让人害怕。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丫鬟匆忙进来,见了赵氏,连行礼都忘了,连忙结结巴巴的说道,:“王妃,二公子来了,直接去了此间找四公子,两个人吵起来了。”

    赵氏一听,立马起身就冲了出去,那个速度,非常的快。

    连冯姨娘都吓了一跳。

    果真,赵氏赶到的时候,楚昊正在揍楚覃,楚蕴也在,楚蕴身边的两个婆子正在压着冯小蝶,而冯小蝶满面泪痕的看着楚覃,虽然没有向楚覃求救,但是那个样子,更是让人怜惜。

    楚昊自小习武,武艺自然是极好的,并且如今在国子监,也是名列前茅,十分有出息。

    虽然不及楚睿,但也十分出众,赵氏自然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大儿子身上。

    虽然她万分心疼楚覃,但是也知道,楚覃比起楚昊,的确是扶不起的刘阿斗。

    楚覃根本不是楚睿的对手,而且还受了伤,现在更是被楚昊打的爬不起来。

    赵氏心疼死了,上前直接就分开了兄弟二人。

    “楚昊,你是不是疯了,你要干什么?”赵氏拉开楚昊之后,连忙把楚睿给扶了起来,并且十分不满的看着楚昊。

    “母妃,你到底还要惯着他到什么时候。”楚昊的也是满脸怒容。

    楚昊穿着一袭水蓝色的通身袍,玉冠束发,面容绝隽,气质出尘,很是符合世家公子的气质,身材修长,一双眼眸炯炯有神,此刻胸膛却是不断起伏着,可见,真的是被吹亲给气着了。

    原本也是亲兄弟,楚昊也很疼爱这个弟弟,虽然知道楚覃做事一向没有分寸,楚昊也认了,只要楚覃做的不太过分,怎么都好说,可是这一次,楚覃闹得太过火了,这么一个女人,竟然要明媒正娶,真是做妾都嫌弃身份低,

    楚昊一双眼眸轻轻扫过冯小蝶。

    的确,是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迎风弱柳,最是让人心疼了,可楚覃好歹也是阅女无数的人,怎么却被这样一个女子给迷了心智呢?

    楚昊都觉得有些奇怪。

    “够了,别说了,你四弟身子弱,他既然认定了,就随他去吧。”赵氏依旧偏心楚覃,把楚覃给扶到床上去了。

    “母妃,你真疯了。”楚昊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四疯了,你也疯了吗?这样的女人能娶进门吗?”

    “为什么不能娶。”楚覃此刻也反应过来了,反驳道,:“是我娶她,又不是让你娶,我不在意她的出身就行了,要你来多管闲事。”楚覃愤愤然说道。

    然后指着楚蕴,:“你赶紧给我放开蝶儿,听到了吗?楚蕴,你信不信我教训你啊。”楚覃威胁着说道。

    “我还就不是不放了,这一切的祸根都是这个贱人,我今天就要把这个贱人发卖出去。”楚蕴一脸阴鸷的看着冯小蝶,她还没忘记冯小蝶这个贱人是如何羞辱她的,一个这样出身的贱人都敢骑在她头上了,当真是气死人了,她若是不收拾这个贱人,她再也不活着了。

    “楚蕴,你敢!”楚覃挣扎着就要从床上坐起来。

    “好了,都别闹了!”赵氏吼道。

    楚覃知道赵氏肯定是站在他这一边的,听着赵氏开口了,他也就不急了。

    “蕴姐儿,你把她放开。”赵氏说道。

    “母妃,你疯了吧,你是不是疯了,这个女人是个什么货色,难道你还看不清吗?她就是个祸根,如果不除了这个祸根,那么楚覃以后一辈子都会被这个女人给掌控着,他还能有什么出息啊?”楚蕴气的对着赵氏大吼道。

    楚蕴自然看的明白,冯小蝶现在就仗着楚覃作威作福的,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楚覃这眼睛也是瞎的,怎么就偏偏看上了冯小蝶这个贱人呢。

    这贱人到底哪里好了,不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吗?

    “好了,别说了,我叫你把她放了。”赵氏又重复了一次。

    楚蕴看出来的事情,她自然也看的出来,可是看出来又能如何,她还能眼睁睁看着楚覃送命吗?她是绝对做不到的。

    所以也就只能随着楚覃去了。

    反正她本身也没对楚覃抱太大的希望,有楚昊就够了,楚覃只要能过好自己的日子,自己觉得好就行了。

    可见好事对楚覃的要求的确不高,一颗心也都在楚覃身上了。

    “蕴儿,放了她。”楚昊也开口说道。

    “二哥。”楚蕴还是一脸的不甘心。

    “你连二哥的话也不听了吗?”楚昊问道。

    楚蕴这才对那两个婆子摆了摆手,那两个婆子就将冯小蝶给放开了。

    楚昊二话没说,拉着楚蕴带着人就离开了。

    楚覃一脸胜利的笑容,对着赵氏撒娇,:“还是母妃最心疼儿子。”

    赵氏看着楚覃,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她上辈子真是欠楚覃的。

    “你呀你,这样跟你二哥作对,你可知道,将来你依靠的人,只有你二哥啊,你若是真的惹恼了你二哥,他狠心不管你了,看你如何是好。”赵氏一脸嗔怪。

    “我才不怕,我有母妃就够了。”

    “好了,你就会哄着我开心,这件事我虽然如了你的意,但你也要答应我,以后可不许在出什么幺蛾子了,听到了吗?”赵氏叮嘱着说道。

    “我都听母妃的。”楚覃想要过去抱一抱赵氏,可是却也扯痛了伤口,龇牙咧嘴的叫唤起来。

    赵氏自然担心的要命,连连安慰检查了一番。

    而冯小蝶就在一旁看着,这才算是看明白,原来赵氏这软肋,当真是楚覃,不管怎么说,就是偏心楚覃。

    其余的两个孩子,都比不上楚覃的一根小手指。

    她越来越清楚以后应该怎么做了,只要能牢牢的掌控住楚覃,就等于掐住了赵氏的喉咙。

    而这边,楚昊拉着楚蕴气呼呼的离开了。

    “二哥,你为什么拦着我啊,我就不信了,我今天发卖了那个贱人,楚覃能怎么样,我到是不信楚覃真的敢在寻死。”楚蕴一脸的怒容。

    “算了,楚覃没救了。”楚昊冷漠的开口说道,:“今天,即便不是这个什么蝶,也会有别人,我算是看透了,楚覃就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我也懒得去管了。”

    “二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要放弃四哥了吗。”楚蕴问道。

    “是的,以后我不会再管楚覃的事情。”楚昊说的很是清楚明白。

    “可是,四哥也是我们的亲兄弟啊。”楚蕴到底有些不忍心,虽然楚蕴经常骂楚覃,也觉得楚覃没出息,可他们三个,到底是一母同胞啊。

    “我不想再管他,他这个样子,只会成为我们兄妹的拖累。”楚昊的口吻显然冷漠了好多。

    “二哥,即便你不管他,你能让母妃也跟你一样吗?母妃对楚覃怎么样,咱们大家都心知肚明,母妃是不可能不管楚覃的,哪怕母妃不要我们俩,也不可能不要楚覃。”楚蕴说着,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你说的也对,母妃不会不会不管楚覃的,这事儿你就别管了,走一步说一步吧,毕竟现在楚覃也没有妨碍到我的计划,我们以后大不了不管他,随他去就是了,最多就是养着他吧。”楚昊淡淡的说道。

    楚蕴点了点头,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他们想让楚覃上进一点,可楚覃不领情,母妃也不领情,他们除了顺其自然,还能干什么呢?

    “二哥,你说这次,四哥的事情是不是有些邪门啊,这冯小蝶到底何德何能啊,虽然长得不错,可也不是倾国倾城吧,怎么就把四哥给迷得神魂颠倒了呢?”楚蕴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

    “好了,别说了,楚昊自己没出息,怪不得旁人。”楚昊很显然不想继续说这个话题了,因为他真的是气坏了。

    楚郡王府往后的事情暂时不表。

    而沈卿瞳还在玉家住着。

    这天,玉家也迎来了一位客人,正是前几日把玉家搅和的乱七八糟的宋长柏,总算是上京来了。

    和宋长柏一同来的,还有宋长柏的母亲,林氏,还有宋长柏的妹妹,宋宇雯。

    玉老夫人也是宋家人,见到自己的娘家人,尤其还是她最疼爱的侄孙,和侄媳妇,侄孙女,自然也是高兴万分的。

    先前因为宋长柏引起的那些争端,也就抛诸脑后了。

    因为玉老夫人已经有意将玉芷萱许配给宋长柏,自然也就给二人制造机会了。

    当然,也不会太明显。

    只是让玉芷萱跟着秦氏一起去迎接宋长柏一行人了。

    沈卿瞳自然也在场,她也是很想看看这个断袖之癖的宋长柏到底是何方神圣。

    她真的没有什么印象。

    当见到宋长柏的时候,的确相貌堂堂,气质出尘,绝对是标准的世家公子哥。

    只是眼底一片清明,倒是也看不出什么来。

    林氏就是标准的大家夫人,当家主母,很有气派。

    而宋玉雯,长房嫡次女,在宋家排行第四。

    林氏的长女和长子都已经成婚,次子和次女都还没有说亲。

    此番带着宋玉雯上京来,沈卿瞳捉摸着林氏的意思,只怕是想给宋玉雯在盛京说一门亲事,想把宋玉雯嫁到盛京来。

    宋家在陕甘地带自然也是名门望族,并且陕甘总督可是大权在握,自然有不少人家愿意同宋家结亲。

    后来沈卿瞳看到林氏身边还站着一个女子,虽然是姑娘的装扮,但是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起码的二十多岁以上了,打扮的清丽婉约,模样十分出众,倒是和林氏生的有几分相似。

    秦氏也不太认识这姑娘,自然开口问道,:“表嫂,这一位是?”

    林氏忙解释道,:“这是我娘家妹子,正巧来宋家散心,我这不上京来,就带她一起过来了。”

    秦氏微微皱眉,林氏的父亲,也在陕甘一带,也是名门望族,所以林氏才能嫁到宋家来,林氏的妹妹,自然也是世家千金了。

    可若是世家千金,这二十多岁的年纪了,早应该出嫁了才对,可眼看这位林姑娘,明明就是姑娘的打扮,是未出阁的啊。

    秦氏觉得奇怪,玉家人的也觉得奇怪。但是却没问出口。

    众人见礼之后,便引着去了玉老夫人的松竹院。

    虽然宋长柏是男子,自然也是要给玉老夫人请安的。

    玉老夫人见了林氏,宋长柏,宋玉雯也是高兴不已。

    拉着宋长柏和宋玉雯的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还叫顾嬷嬷送了见面礼。

    林氏自然也是会来事儿的,给玉家的几位姑娘都准备了见面礼。

    林氏来前早就打听过了,玉含羞不在了,自然没准备,沈卿瞳也没落下。

    她可是打听过了,现如今,玉老夫人最疼爱的可是这个外孙女,所以准备的跟玉倾城是一样的。

    足以证明,林氏真的十分会做人。

    玉老夫人见林氏处处妥帖,细致周到,宋长柏也是谈吐不凡,比起三年前,更加的光彩照人,宋玉雯也是进退有度,尽显大家风范,宋家的教养的确不错,这她自然知道,心中也就更加愿意和宋家结亲了。

    倒是那位林姑娘,一直都安静的坐着,仿佛是个透明人一般。

    沈卿瞳也观察着林氏母子三人,觉得从表面看,的确不错。

    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大概谁也想不到,看起来相貌堂堂的宋长柏,竟然不喜欢女人吧。

    如果不是知道楚睿这人不会说谎,沈卿瞳甚至都要怀疑楚睿这话的真实性了,这个男人,真的是断袖吗?看起来倒是不像啊。

    沈卿瞳还观察到,从见到宋长柏的那一刻开始,玉芷萱已经偷偷的打量了宋长柏二十多次了。

    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玉芷萱对宋长柏早就芳心暗许了。

    只是宋长柏却一直目不斜视,就好像是没看到一样。

    宋家人是昨晚到的盛京,因为太晚了,自然就住在了客栈里,今天一早,修整了一番,就立马过来了。

    昨日宋家人就送了帖子过来,所以玉家也准备的十分充分了。

    午宴的时候,玉敏竣几个也都赶回来了,不然显得宋长柏有些尴尬了。

    热热闹闹的凑在一起,玉老夫人也十分的开心。

    宋家到底也不是外人,所以也没有分开席面,大家热热闹闹的在一起,聊得也十分开心。

    林氏瞧着花氏也不在,花氏的女儿,五小姐玉蔚苒也不在,这就有些奇怪了,照理说,今日他们一行人远道而来,都应该出现的。

    不过林氏没问,如果玉老夫人乐意说,肯定就说了,不乐意说,也就有不乐意说的理由,她何必多此一举,要去问呢?

    用过了午膳,玉老夫人让人送了宋家一行人去客院休息。

    玉老夫人早就让人将客院收拾出来,宋家此番来,也是拖家带口,并且林氏打算在盛京置办房产,肯定一时半刻也走不了,自然要住在国公府,索性就收拾出来了一个客院,让宋家一行人都住在了里面,院子很大,宋家一行人住进去,也是绰绰有余的。

    林氏安置好了。

    宋玉雯却来了。

    “母亲。”宋玉雯十分轻快的唤道,这没有外人的时候,宋玉雯也是十分端庄,但是也有几分孩子气的跳脱,毕竟是在自己亲生母亲面前,又没有外人,也不必在意这么多吧。

    “雯儿,你怎么过来了。”林氏笑盈盈的望着自己的女儿。

    “母亲,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宋玉雯皱着眉说道。

    “哪里怪了?”林氏问道。

    “我怎么觉得,姑祖母乖乖的呢,仿佛对沈家那位妹妹十分的上心,比对大表姐还上心呢,二表婶不在了,今日连三表婶竟然也在席面上,并且还有五表妹也不在,还有三表姐推说身子不好,只是露了一面,中午的席面也没出现,总之,女儿就觉得玉家此番的气氛怪怪的。”宋玉雯歪着头说道,尽显小女儿的娇态。

    “的确,你姑祖母疼爱沈表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你那表姑姑过世的早,你姑祖母是把对你表姑姑所有的疼爱都倾注在你沈表妹身上了,你今日也看到了,沈卿瞳那通身的气派,竟然不输给你大表姐,你可也听说了,从前那沈卿瞳是个什么名声啊?”林氏有些奇怪的说道。

    “这倒也是,今日一见沈家表妹,的确让我吃了一惊,不过玉家这几位表姐妹,见得倒是真不多,那母亲可如何给三哥挑选妻子呢?”宋玉雯说着抿嘴笑了起来。

    的确,林氏此番来,可是有好几件大事要办的。

    自然首要的大事,是跟玉家结亲,这件事,两家其实也已经过了明路了,甚至宋家也提出人选了,就是宋长柏,但是玉家的人选还没定。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也想给宋玉雯在盛京寻一个好人家,说一门好亲事。

    其实凭着宋玉雯的条件,在陕甘一带自然也是能寻到好亲事的,可林氏的打算多半也是为了宋长柏,宋长柏是要走仕途的。

    毕竟宋家不在盛京,陕甘一带距离盛京甚远,想要帮助也是鞭长莫及。

    这也是为什么宋家非常乐意跟玉家结亲的缘故。就是希望能玉家能提携宋长柏。

    如果宋玉雯也能在盛京嫁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那对于宋长柏来说,也是一门助力。

    当然,兄妹二人也是互相帮助。

    这一切也是征求了宋玉雯的同意的,林氏也不是只顾儿子,不顾女儿的那种母亲。

    在她心里,儿子女儿是一样的。

    宋玉雯和宋长柏兄妹二人感情甚笃,宋玉雯也愿意和二哥一起在盛京。

    自然也就来了。

    “不过我瞧着二表姐不错,是三表叔的嫡长女,虽然打小儿失了母亲,可是却跟着姑祖母长大的,姑祖母一手抚养长大的,自然查不了,你说呢,母亲。”宋玉雯询问道。

    林氏因为大女儿已经出嫁了,宋家的事情也是千头万绪,三房人居住在一起,肯定也是有诸多麻烦的,宋玉雯也是个能干的,经常帮着林氏料理家事,所以讨论起这些事儿来,自然也是没有忌讳的。

    “玉家的家教极好,你姑祖母调理的人,自然查不了。”

    “那玉含羞呢?”提到玉含羞,宋玉雯也是一脸的不屑之色。

    “她是个例外,虽然让玉家蒙羞,可是玉家的家教,还是这盛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林氏丝毫没把玉含羞当回事儿。

    宋玉雯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自然也不会觉得玉含羞会对玉家造成什么影响的,毕竟玉含羞真的不算什么。

    “看看吧,赶明儿我去找老夫人商议一下。”林氏说道。

    “母亲,那七姨母的事情呢?”宋玉雯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宋玉雯口中的七姨母就是那位林姑娘,闺名,林雪蓉。

    是林氏娘家的妹妹,不过是堂妹,林家四房的嫡女。

    林家也是大家族,如今林老太爷还在,自然是群居的。

    林家大房,三房,四房都是嫡出,唯有三房是庶出。

    林四老爷跟林大老爷的年纪相差不少,林雪蓉又是林四老爷的嫡次女,所以才和林氏相差了十几岁的年纪。

    这林雪蓉是林家这一辈里最小的女儿,从小也是千娇万宠,金尊玉贵的长大的。

    只是这林雪蓉的婚事却十分的不顺遂。

    照理说,林家是陕甘一带数得着的世家大族,林雪蓉又是家中最小的姑娘,还是嫡出,人长的也是花容月貌,应该是不愁嫁,当然,的确是不愁嫁。

    本来也是好好的,但是这林雪蓉的亲爹,林四老爷不靠谱,林家是世家大族,林大老爷和林老太爷都是陕甘一带响当当的任务,只是林四老爷不争气啊,典型的纨绔子弟,谁让他也是嫡出,并且又是年纪最小的,小时候也是被林老太太给宠坏了。

    整日里就会招猫逗狗,要不就是和狐朋狗友在一起喝酒。

    问题是,你喝酒就喝酒吧,可是有一次林四老爷喝多了,竟然稀里糊涂的就给林雪蓉定了一门亲事。

    当然,林四老爷也是被人给算计了。

    是被对方给算计了。

    那人是同州刺史钱文化,虽说官位也不小,可通州距离陕甘一带是有一段距离的。

    和林四老爷本就是在酒场之上认识的,喝了几次酒,就成了好友了。

    一次酒席上,那钱文化说自己有一儿子,今年十七岁了,也是能文能武,并且已有功名在身,还未定亲,林四老爷一听,就动了心,说自己的嫡次女十四岁了,也为定亲,二人年纪相当,正好合适。

    结果在酒席上就拍板了,还交换了信物。

    第二天酒醒之后,林四老爷连人家儿子叫啥都没弄清楚。

    知道钱文化上门来商量定亲的事情,林四老爷才想起来这档子事。

    当时林老太爷和林大老爷就气疯了,对于这钱文化,林大老爷还是有些了解的,此人虽然有些能力,可却是阴险狡诈之人。

    况且很明显,这就是钱文化算计的。

    肯定就是想跟林家结亲。

    这样的人家,如何能让林雪蓉嫁过去呢,而且还对钱文化的日子一无所知,这不是把林雪蓉往火坑里推吗?

    这林雪蓉从十三岁起,上门说亲的媒婆就踏破了林家的门槛儿了。

    林老太爷心疼孙女儿,想多留几年,可是没想到竟然让林四老爷这个亲爹给坑死了。

    林老太爷就要打死林四老爷,林老太爷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为了这件事,差点气死了,大病了一场。

    但是人家拿着林四老爷给的信物了,也是林四老爷一口答应下来的亲事。

    说过的话,不能当放屁吧。

    林大老爷也气的不轻,好说歹说,好歹拖延了几天。

    钱文化知道林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可能反悔,所以也没有逼迫的太紧了。

    只想着等等就等等吧,看看林家能有什么办法。

    林四老爷还死不认错,说自己没错,他是当父亲的,给女儿定亲有什么不对的。

    林四夫人差点和林四老爷打起来,最后直接打起来了,打的林四老爷满院子躲,林大老爷在场,都没说一句,看样子,还嫌打的轻呢。

    林四夫人是武将之后,林四老爷这个不学无术之辈,自然不是对手,所以林大老爷才会站在院子袖手旁观。

    最后还是已经出嫁的林氏出了主意,让林雪蓉称病,只是说无意中落水了,然后就病了,这一病就是三年。

    大夫也来看过了,钱家找来的大夫也来看过了,的确是伤了身子,并且以后能不能生育都是问题。

    钱文化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但是他也说不出退亲的话来啊。

    倒是林家主动提出了退亲,才算是退了这门亲事。

    当然,林雪蓉是装病的,但是却耽搁了花期,并且当地也都知道林雪蓉是个病秧子,能不能生育也不一定,这亲事一下子就耽搁了下来。

    只有那位钱公子,后来林氏也派了人去打听,是不错,但是脾气不好,似乎有些暴力倾向,反正侍候他的人总是会鼻青脸肿的。

    这样的人,如果嫁过去,那才是火坑呢。

    林雪蓉倒是躲过了火坑,但是却耽误了自己的花期,虽然后来林雪蓉也出门交际了。

    她就是个健康人,也有很多人家不嫌弃林雪蓉,可是林雪蓉也是心高气傲的人,那些为了林家家世娶她的,她还不屑于嫁呢,要不就是看不上人家。

    与她年纪相当的吧,都娶亲了,让人家休妻不可能,丧偶更不可能了。

    那些娶填房的吧,要不就年纪一大把了,儿女成群了,这样的林雪蓉也觉得委屈啊,一来二去,就耽搁到现在,如今已经是二十四岁的老女了。

    这个年纪,真的是很难在有一门合适的亲事了。

    林雪蓉到了这个年纪还没嫁人,而她的侄女侄子很多都有孩子了,她心里如何能好受呢,索性就躲到了林氏这里,也是因为在诸多姐妹当中,她和林氏的关系最好。

    林氏这一次来盛京,索性就带着林雪蓉一起了,比起盛京的繁华,陕甘一带也就算不了什么了,说不定,会在盛京有个好的缘分开始也不一定,抱着这个信念,林氏说动了林雪蓉,跟着她一起到了盛京。

    对于林雪蓉来说,能够换个环境也是好的,不用在家里被人指指点点了。

    这些年,她也是过够了这样的日子了。

    所以林氏一提到林雪蓉,这心里就特别的不是滋味儿,好好的天之骄女,最后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还是被自己亲爹给坑的,这也是实在是太悲剧了。

    林雪蓉到现在为止,都不跟林四老爷说话,简直是把林四老爷当做仇人一般看待。

    这些年,林四老爷也悔不当初,倒是因为这件事,戒了酒,如今老老实实的,比从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可就是这样,林雪蓉也恨死了林四老爷这个父亲了。

    “说起你七姨母,我这心里就难受,前年你老祖过世的时候,还嘱咐我一定要照看好你七姨母,到现在你七姨母还是单身一个人,这可如何是好啊?”林氏说着,神色十分的哀伤。

    林氏对林老太爷的感情很深,林老太爷不是重男轻女的人,对林氏也是寄予厚望,悉心培养的,所以他们祖孙感情很好。

    “母亲,您也被太着急了,这盛京这么大,再说咱们也要在盛京呆很久,二哥更是要长期留在这里,总会遇到合适的人选的。”宋玉雯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希望你七姨母跟着咱们上京来,是个正确的选择。”林氏喃喃自语道。

    当时林雪蓉也是不愿意来的,但是却被林氏好说歹说,才点头的。

    “一定会的。”

    “总之先谈好你三哥的亲事,然后物色你的夫婿人选,你七姨母的事情,顺其自然吧,这么些年了,强求不来的。”林氏其实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林雪蓉这个年纪,说亲,也是可遇不可求了,即便一辈子不说亲,林雪蓉背靠着林家,林老太爷给林雪蓉留了大笔的嫁妆,基本上林老太爷的贴己私房,全都留给了林雪蓉,主要是他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孙女。

    好在林家众人也没意见,其实有意见也白搭,林老太爷的东西,自然是他自己决定了。

    加上公中的,林大老爷也心疼这个侄女,添了不少,还有林四夫人给准备的,林雪蓉的嫁妆,真的是无比的丰厚。

    就算一辈子不出家,背靠着林家,在加上这些嫁妆,一辈子衣食无忧。

    “母亲,我的事情不急啊,主要是三哥。”宋玉雯立刻羞红了脸,低着头说道。

    “你怎么不急啊,你马上要过及笄礼了,你姐姐在你这年纪都准备要出嫁了,如今你姐姐儿女双全了,你这连亲事都没找落呢。”林氏催促道。

    “母亲,我不是打算帮衬着三哥,准备嫁到盛京来吗?”宋玉雯立刻反驳道。

    “我知道,所以你的事情,也要拜托你姑祖母啊。”林氏连忙说道,她本就不是盛京人世,在这里出门交际,若是没有玉家撑腰,那可是融不进去盛京这社交圈子的。所以一切还是仰仗玉老夫人和国公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