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176
    176

    正戚夫人第一日就拖着病体去见玉皇后了。

    这可把玉皇后给吓了一跳。

    她也不知道正戚夫人这是要闹哪样?

    可她也是万分不敢怠慢的,让芝兰几个亲自去把正戚夫人给迎进来了。

    玉皇后本来心里也有些七上八下的。

    云夙一直都没来见她,好像这件事根本与他们母子没关系似的。

    可是玉皇后越想越不心安,她在皇宫里浸染了这么多年,真不觉得自己是多想了。

    但是即便心里再着急,玉皇后也没有打发人去东宫。

    只是她嫌烦意乱的时候,正戚夫人竟然凑过来了。

    要知道,她现在的处境,不能说全都是正戚夫人一手造成的,但是也跟她有脱不开的关系。

    玉皇后如何能看着正戚夫人顺眼呢?

    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维持住的。

    “正戚夫人你昨日才刚刚见红,今日如何能出宫走动呢,赶紧安置夫人到内殿的软塌上去躺着。”玉皇后一脸关切的说道。

    她的大度自然不是为了正戚夫人,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

    “娘娘。”正戚夫人却直接跪了下来。

    她的脸色仍旧不大好看,虽然已经止住了血,但是小腹仍旧隐隐作痛,如果不是一碗一碗的安胎药喝着,她腹中的孩子只怕早就保不住了。

    “赶紧扶着夫人起来。”玉皇后也是吓了一跳,连忙让芝兰几个把正戚夫人扶起来。

    就正戚夫人这个样子,一副随时有可能昏倒的样子。

    玉皇后真的担心她就这样在凤仪宫昏倒了,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孩子在凤仪宫小产了,那她可真是全身都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玉皇后不由分说,直接把正戚夫人安排到了内殿躺着。

    正戚夫人想要起身谢恩,却被玉皇后给按住了,:“你好生歇着,千万别在动了胎气了。”

    如今正戚夫人这腹中的孩子,入了永安帝的眼,也是十分重要的。

    “皇后娘娘,臣妾惶恐啊,臣妾知道,娘娘是绝对不会害臣妾腹中的孩子的,臣妾求娘娘疼一疼臣妾,庇护臣妾和腹中的孩子。”正戚夫人满脸恳求的说道。

    玉皇后倒是没想到正戚夫人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她其实一直不大喜欢正戚夫人。

    主要是正戚夫人也是被吴家的名声所累了。

    吴家的名声的确是不大好。

    所以从正戚夫人一进宫,玉皇后就不大喜欢她。

    也正是因为如此,正戚夫人在宫里一直都是小透明,好不容易现在怀了身孕了,她才会拼死拼活也要保住腹中的孩子。

    玉皇后见状,也看出来了,她这是想要做自己阵营里的人。

    其实玉皇后还是十分贤德的,看丽妃的例子就知道了。

    丽妃的家世比吴家还不如。

    丽妃的父亲不过是个县城的县令罢了,家世寒微。

    入宫之后,若不是得了皇后的提携,如何能生下公主,毕竟还做到了正二品妃位。

    要知道,有些生下皇子的,还不过在从二品九嫔之位。

    就像生了二公主的梅嫔,只因为是宫女出身,生下了公主,也不过是个嫔妾。

    后来二公主远嫁南诏国,永安帝体恤她,才册封了贵嫔,成了一宫主位。

    丽妃的六公主是宫里最小的孩子,自己也坐到了妃位,据说她娘家父亲,也沾了光,升迁到了正四品知府。

    焉知不是玉皇后和玉家提携的缘故。

    所以说,玉皇后真的是一个十分贤德之人,如果能做玉皇后的人,正戚夫人自然是甘之如饴。

    “夫人何至于此,你腹中的孩子,有陛下庇护着,自然可以平安降生的。”玉皇后安慰着说道。

    正戚夫人想要寻求她的庇护,自然也要拿出点子诚意来的。

    就像当初的丽妃,玉皇后也试探过她。

    丽妃刚入宫,位分也不高,加之她容貌好,是陛下钦点入宫的。

    自然引起了各方的嫉妒。

    丽妃也想寻求玉皇后的庇护。

    玉皇后试探她,要她喝下绝子药,才肯让她做自己的人。

    结果丽妃想也没想,就端起药碗一饮而尽了。

    玉皇后自然不会叫她绝育,因为对于玉皇后来说,丽妃生不生孩子,真是无所谓的。

    不过玉皇后也没告知丽妃,她想看看丽妃会不会因此恨她,对她阳奉阴违,结果丽妃对她一直都忠心耿耿,也从没有过怨怼之情,玉皇后也在丽妃身边安插了人,都说丽妃对皇后绝对是衷心一片的。

    直到丽妃诊出了喜脉,她自己都吃了一惊。

    玉皇后这才说出真相,当年不过是试探罢了,根本就没让丽妃喝下绝子药。

    丽妃对玉皇后更是感激涕零,从此以后,更是鞍前马后了。

    要说收买人心,玉皇后认第二,也没有人敢认第一了。

    “皇后娘娘,只要娘娘能够庇护臣妾,臣妾唯娘娘马首是瞻,鞍前马后,娘娘叫臣妾做什么,臣妾绝无二话,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眉头。”正戚夫人满脸真诚的说道。

    这话对于玉皇后来说,自然也是听的多了。

    玉皇后倒是也尽信。

    “夫人会怎么个瞻前马后啊?”玉皇后饶有兴致的看着正戚夫人。

    正戚夫人也明白,玉皇后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

    其实正戚夫人知道玉皇后一向也不怎么待见她,她若是不拿出些诚意来,只怕玉皇后也是不会给自己承诺的。

    幸好昨日吴婕妤都已经告知她该怎么说了。

    正戚夫人只好硬着头皮说了一遍。

    果然玉皇后的脸色亮了,这可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啊。

    她正为这件事发愁呢。

    这正戚夫人自己就撞过来了。

    直接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了。

    果真是太好了。

    “如此,臣妾也能稍稍减轻一下内疚之情,毕竟也是臣妾连累了娘娘,臣妾是绝对相信娘娘不会害臣妾腹中孩子的。”正戚夫人恳切的说道。

    玉皇后这才满意的看着正戚夫人,没想到正戚夫人也是个拎得清的。

    她毕竟入宫这么多年了,自然对宫里的各方人马都是十分了解的。

    不算云祁的话,永安帝一共七位皇子,六位公主。

    先头大公主夭折。

    二公主和亲,三公主出嫁,宫里还有三位公主。

    太子排行第三。

    张贵妃的大皇子云里,德妃的二皇子云周,都比太子年长。

    而且永安帝最近打算将大皇子和二皇子,已经成年的四皇子,全都开府出宫的。

    除却东宫太子,成年的皇子,的确也不合适在留在宫里了。

    只怕是圣旨还有几天就要下达了。

    云里已经二十一岁了,云周只比云里小半年。

    二人还都尚未娶亲。

    这也是叫永安帝着急的地方。

    张贵妃和穆德妃一心都想给儿子选个高门女子为妃。

    左挑右选的,怎么都不满意,直到现如今太子定下了玉倾城,她们两个也开始着急了。

    张贵妃的意思,是让云里娶她娘家的侄女。

    毕竟张家也是世家大族,若是娶了张家女,也是助力。

    反正张贵妃的野心,真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

    想必之下,穆德妃还好一些。

    张贵妃是不甘心的。

    她的儿子是皇长子,可是就因为自己是贵妃,玉皇后是中宫皇后,所以这太子之位就落到了云夙头上了。

    而她的儿子,到底哪里比太子差了,凭什么就不能做太子了。

    尤其是这些年,永安帝也是对她宠爱有加的。

    所以这些年,张贵妃明里暗里给玉皇后使了不少绊子。

    二人的矛盾很明显的明朗化了。

    正戚夫人入宫多年,这一点自然也是看的清清楚楚了。

    只是张贵妃的虽然看起来温和无害,可是内里却阴毒的狠,这一点,正戚夫人还是领教过的。

    她就是疯了也不会投到张贵妃旗下的。

    所以唯一能保住她和孩子性命的人,就是玉皇后,这一点正戚夫人毫不怀疑。

    “正戚夫人既然这么乐意为本宫分忧,本宫自然也该怜惜你,放心吧,这件事解决之后,本宫自然会把夫人当做是自己人。”玉皇后笑盈盈的,也做出了自己的承诺。

    正戚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玉皇后终究还是信了她了。

    “不过。”玉皇后话锋一转,笑道,:“这个主意,是正戚夫人自己想出来的吗?还是背后有高人指点啊?”玉皇后突然问道。

    正戚夫人的脸色变了,没想到玉皇后会问这样的话。

    可见这玉皇后也不是能轻易糊弄的人。

    正戚夫人想了想,才开口说道,:“既然皇后娘娘询问臣妾,那臣妾也不能欺瞒娘娘,是吴婕妤给臣妾的出的主意,不过臣妾也的确是想与娘娘亲近的。”

    玉皇后瞬间就名表了,原来是吴婕妤出的主意。

    没想到这吴婕妤还满有心计的吗?

    也就只是现在位分太低,其实正戚夫人看起来到还好,这个吴婕妤毕竟年纪大一些,而且还是靖康侯府出来的,这些年,吴婕妤在靖康侯府能一手遮天,并且还能苛待瞳姐儿,只怕也是有些心机手段的。

    要说这玉皇后是十分不待见吴婕妤,甚至是十分厌恶吴婕妤的,前些日子,玉老夫人进宫过一次,没少说沈卿瞳在沈家守的委屈。

    玉皇后听了都心疼,更是对吴婕妤没有安分好感了。

    玉老夫人还头疼说沈之信要续弦,可是却没有合适的人选。

    玉皇后也暗自留心,的确是太难找了。

    沈之信虽然位高权重,可毕竟年纪不轻了,这也是快四十的人了。

    女子至多十八九岁,二十岁上就要出嫁了。

    年纪再大的,也没了。

    若是死了丈夫的,能够改嫁的也的确不多啊。

    玉皇后和玉老夫人都很发愁。

    所以不管怎么说,玉皇后对吴婕妤也喜欢不起来。

    转瞬之间,玉皇后有了一个主意。

    “正戚夫人,既然你一心要投靠本宫,那本宫也不与你废话了,本宫对吴婕妤深恶痛绝,个中原因,本宫也不愿意多说,本宫十分不乐意吴婕妤在宫里,如果你能大义灭亲,那本宫必定会帮你保住孩子,你以后的荣华富贵还在后头。”玉皇后一字一句的说道。

    正戚夫人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了。

    玉皇后也没管正戚夫人,继续说道,:“正戚夫人,你想必也清楚到底是谁容不下你腹中的龙胎,是谁想拿着你腹中的龙胎与本宫打擂台,若是这样下去,你腹中的孩子能不能保住,你心中有数,陛下对你腹中的龙胎虽然看重,但是对你如何,想必本宫不说,你心里也明白,何去何从,如何选择,本宫不逼你,你自己考虑清楚再说吧。”玉皇后淡淡的说道。

    正戚夫人的神色十分的挣扎。

    当然,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吴婕妤和正戚夫人是亲姐妹。

    而且吴婕妤入宫之后,对正戚夫人更是十分照顾,从小,吴婕妤对这个妹妹就十分的疼爱,到现在,也从来没变过。

    正戚夫人更是知道,吴家的人靠不住,唯一能靠得住只有这个亲姐姐。

    而今她们姐妹三人,二姐已经不在了。

    她唯有亲姐姐这一个亲人了,现在她要面临的选择是在亲姐姐跟自己的孩子和前途只能选择其一。

    她的心真的很痛,也真的很矛盾。

    吴婕妤入宫,她真的一点儿嫉妒都没有。

    因为她太清楚了,君恩稀薄,她唯一能靠得住的,还是亲姐姐,和腹中的骨肉。

    其实正戚夫人也知道皇后娘娘的意思,皇后娘娘是担心她们姐妹会联合在一起。

    这是要彻底的断了她的一切后路,才肯将她收入麾下,这样,她就能全心全意的投靠皇后娘娘了。

    正戚夫人对于宫中的这些事情,都看的清清楚楚,可是看清楚归看清楚,她心里是十分难受的。

    吴婕妤怎么说都是她亲姐姐,要她去害自己的亲姐姐,她真的于心不忍。

    “娘娘,吴婕妤她是臣妾的亲姐姐啊,况且她一直对臣妾疼爱有加,臣妾知道娘娘不喜吴婕妤,可是能不能饶了吴婕妤一命呢?”正戚夫人求道。

    “饶她性命可以,但是本宫不想看到她还在后宫,并且还得到陛下的临幸,这一点,你明白吗?”玉皇后问道。

    正戚夫人知道玉皇后的意思,她思虑再三,终究还是忍着痛点了点头。

    毕竟比起姐妹情,她更看重自己将来的前程,还有自己腹中的孩子。

    正戚夫人何尝不知道,她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腹中这块肉,一旦没了腹中的孩子,她又会活成从前的样子,没有恩宠,只有一个正戚夫人的头衔,如果在后宫,没有陛下的宠爱,没有孩子傍身,真的是什么都不算。

    那些宠爱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

    “臣妾明白了,臣妾会给娘娘一个交代的。”正戚夫人满脸伤痛的说道。

    “你若是能做到对本宫的承诺,本宫也对你承诺,往后的日子,只要本宫一日能护着你,绝对不会放弃你,你安心养胎,若是能替陛下生个皇子或者公主,那你以后的荣华富贵就能长长久久的了。”玉皇后轻声说道。

    玉皇后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似乎带着魔力。

    这样的承诺已经很不容易了,正戚夫人何尝不知,唯有靠着皇后的庇护,她才能平安生下腹中的孩子,也唯有生下孩子,才能谋求以后的路。

    不然,她立时就会被打回原形了。

    正戚夫人点头。

    “芝兰,好生的送了夫人回去,去库房里拿一盒上好的血燕给夫人,让她好生养胎。”玉皇后吩咐道,然后笑盈盈的看着正戚夫人,:“本宫就等着夫人的好消息了,不过本宫耐性不多,只给夫人三天的时间,三天时间一过,夫人还没有动作的话,那咱们的约定就全然不算数了,明白了吗?”玉皇后说完,就直接让芝兰带着几个工人陪着正戚夫人回去了。

    此刻吴婕妤还在长春宫,一直焦急的等着正戚夫人回去。

    她也是觉得要趁热打铁,才让正戚夫人拖着病体就去见皇后娘娘的,也是担心正戚夫人的安危。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正戚夫人已经彻底的放弃了她这个亲姐姐。

    她出卖她的时候,只怕也忘记了她们是亲姐妹了吧。

    吴婕妤见是玉皇后身边得脸的大宫女送了正戚夫人回来,心下就明白,看来玉皇后是答应了正戚夫人的请求了。

    吴婕妤旋即就放了心。

    她并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她还一脸笑容的对待芝兰,并且亲自把芝兰给送出门去了。

    正戚夫人的脸色并不好看。

    吴婕妤一脸关切,:“娘娘,既然皇后娘娘已经答应了咱们的请求,还送来了上好的血燕,就证明皇后娘娘也愿意同咱们结盟的,毕竟娘娘若是以后生下一男半女,地位稳固了,也是皇后娘娘的助力啊。”

    岂料正戚夫人心烦的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她又如何能说出口呢。

    只是淡然道,:“姐姐,我都明白,姐姐以后也不用称我为娘娘,叫我妹妹就是了,咱们终究是一家人,亲姐妹,在这宫里,已经够如履薄冰的了,我也不希望我们姐妹生分了。”

    吴婕妤听的十分动容,自然也知道正戚夫人还是她当初的小妹。

    “妹妹,我也不愿意和妹妹生分啊,只是这宫里的规矩,咱们还是遵守的好。”吴婕妤说道。

    “姐姐,皇后娘娘只给了我三天的时间,叫我一定把这件事给解决了,所以。”正戚夫人满是伤感的说道。

    “三天时间也不算短了,只要娘娘与陛下说,是宫里人不下心,撒了夹竹桃的花粉上去,相信陛下会相信的。”吴婕妤进言道。

    正戚夫人只是点了点头。

    “姐姐,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你也去歇一会子吧,这一晚你都没睡,一直陪着我。”正戚夫人体贴的说道。

    吴婕妤的确也觉得累了,也就没有强撑着,就下去了。

    结果当晚,永安帝召了吴婕妤侍寝。

    正戚夫人听闻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吩咐人好生侍候着吴婕妤去龙吟殿,也就是永安帝的寝宫。

    玉皇后一听是吴婕妤侍寝,不由得皱了皱眉。

    “也不知道陛下到底被这吴婕妤给灌了什么迷魂汤药,一个三十好几岁的老女人了,竟然也能接二连三的侍寝,当真是有手段啊。”玉皇后很显然对吴婕妤不屑一顾。

    “娘娘,不如让奴婢打听一下吧,龙吟殿那边,总归能传出些风声来的。”芝兰说道。

    “不必,陛下最忌讳旁人探听他的事情,如果被陛下知道了,只怕本宫是要吃挂落的。”玉皇后从来都是个有分寸的人,也不会去探听永安帝的私事。

    她和永安帝毕竟是结发夫妻,而且娘家也给力,怎么都是有些底气的。

    “张贵妃可是跟龙吟殿的周公公十分亲密的,陛下好多事情,都是周公公透漏给张贵妃的。”芝兰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周金宝这个奴才,这是不知道厉害,不过到龙吟殿伺候了几年,就觉得可以抖起来了,真是不知死活,你看姜福海可是陪着陛下长大的,姜福海十几岁的时候,就来到才几岁大的陛下身边伺候,这些年下来,陛下早就把姜福海当做最得用的人了,虽说姜福海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可陛下身边依旧离不了姜福海。”玉皇后分析着说道。

    周金宝十年前到龙吟殿伺候的,一直都跟着姜福海,可是这些年过去了,周金宝的心思越发的大了,想要取而代之。

    并且现在,周金宝背后还有张贵妃撑腰了,更是觉得自己能跟姜福海比拼一下了。

    玉皇后好不夸张的说,姜福海觉得能把周金宝给三振出局。

    只是姜福海到底是年纪大了,觉得自己在侍候也侍候不了几年了,怎么也要给陛下选一个合心的人,这周金宝虽然心思不正,但是伺候的的确贴心。

    只是姜福海到底不放心,又培养了另一个心腹,李长恩也在永安帝身边侍奉。

    这李长恩就老实的多,不过也是这几年才过来侍候的,至于将来怎么样,还不好说。

    永安帝身边的奴才也是明争暗斗的,都是如此。

    “这些事,不该咱们管的,咱们就不要多事,陛下身边的事儿,一向都是姜福海和少府司去办的,咱们若是掺和进去,只怕是要吃挂落的。”玉皇后一直都是清醒自知的。

    张贵妃就一门心思的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也不怕到时候惹了自己一身的骚。

    “娘娘,您说正戚夫人能下得了决心吗?吴婕妤可是她亲姐姐啊。”芝兰也有些担心。

    “差不多,正戚夫人是个有决断的人,况且她也知道,如果自己下不了狠心,要面对的是什么,比起姐妹之情,相信她更加看重的是自己的前途和孩子。”玉皇后很有把握的说道,这姐妹之情,在身家性命面前,真的是显得格外的无足轻重的。

    “还是娘娘有先见之明,奴婢是自愧不如了。”芝兰低头说道。

    果真玉皇后所料不错,第二日中午,在正戚夫人的安胎药里,竟然发现了藏红花。

    要知道这藏红花可是极其阴寒之物,若是这一碗安胎药喝下去,只怕孩子可就彻底保不住了,而太医检查的分量,只怕这一碗药喝下去,会大出血,严重的,连正戚夫人的性命都保不住。

    正戚夫人吓得花容失色,一个劲儿的靠在永安帝怀里哭,永安帝也是动了震怒了,没想到正戚夫人这里接二连三的出事,那边少府司还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已经让永安帝大怒了,今日正戚夫人的安胎药又出现了藏红花,看这样子,就是不弄掉正戚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是决不罢休了。

    看着正戚夫人哭的梨花带雨,花容失色,面色惨白,还抱着肚子。

    永安帝是真的怒了,实在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好歹也是一国之君,现如今,若连个未出生的婴儿都保不住,这也实在是让一国之君颜面尽失了。

    永安帝软语安慰了一会儿,并且承诺一定会保住正戚夫人腹中的孩儿,然后就展开了调查。

    吴婕妤也在一旁安慰着,说有陛下做主,一定会查出到底是谁这么歹毒的。

    正戚夫人连连哭诉,:“陛下,您可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今个儿若不是臣妾觉得安胎药太烫了,要放凉一会儿,加上太医正巧过来,看着安胎药颜色不对,那臣妾和孩子,可就真的一尸两命了。”

    永安帝听的一脸怒色,这一尸两命也着实刺激到永安帝了。

    这些日子,永安帝对正戚夫人一直也是宠爱有加。

    更是也生出了几分情谊,毕竟这个女人还怀着自己的孩子呢。

    想到这些,永安帝对正戚夫人更加的和颜悦色。

    “姜福海,查,今日就是把皇宫给翻过来,也一定要查清楚!”永安帝命令道。

    姜福海也知道永安帝是真的怒了,自然带着人去查了。

    而张贵妃这边,也是一脸的惊讶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儿?”张贵妃看着自己的心腹宫女,红萍问道。

    红萍立刻跪了下来,:“娘娘,这件事可是跟奴婢没有任何的关系啊,奴婢只听命于娘娘,娘娘没有命令,奴婢哪里敢做什么呢?”

    四公主对红萍摆了摆手,:“你下去吧,母妃也是一时着急了,才会问你的。”

    红萍听到这话,连忙退了下去。

    四公主穿着浅粉色的宫装,打扮的十分清纯可人,怎么看都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

    她和张贵妃的容貌有七八分相似,不过张贵妃看起来的确也是很娘请,倒像是四公主的姐姐,不像是四公主的母妃了。

    “母妃,这只不过是一点儿小事罢了,母妃何须这么紧张呢?”四公主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这孩子,不知道姜福海和少府司的厉害,若是让人查出了夹竹桃花粉的事情与你有关,那你可就全完了。”张贵妃满脸担忧的说道。

    “如何能查的出来呢,那玫瑰花糕点是丽妃亲手做的,整个过程都是在丽妃宫里做的,并且装了盒子,就再也没有人碰过了,一定是丽妃宫里的人做的手脚,而那个做手脚的人,如今已经死的透透的了,谁有能知道她是儿臣的人呢?”四公主巧笑嫣然的说道。

    “你这孩子,竟然瞒着本宫做这么大的事情,你可知道,若是一个不小心,就会烧到咱们身上了,连你皇兄也难以脱身。”张贵妃也是没想到女儿竟然有这么大的单子,敢做下这等事情来。

    “母妃,您就是太瞻前顾后了,当初,若是您肯拼一下,那太子之位未必不会是皇兄的,皇兄才是父皇的长子。”四公主十分不甘心的说道。

    “哎。”张贵妃叹了口气,:“虽然本宫是贵妃,可凤仪宫里那一位,才是正宫皇后啊,她贤明在外,娘家又是硬要杆子的,本宫如何能争得过呢?”

    “母妃也太妄自菲薄了吧,皇兄处处优秀都不亚于太子,难道母妃就不愿意替皇兄争夺一下吗?”四公主质问道。

    “本宫何尝不愿意,只是······”张贵妃到底也是有些犹豫的,这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张贵妃也是蛮清楚的。

    虽然素日的相处,张贵妃也没少给玉皇后使绊子,但到底也是真刀真枪拼起来,她也不一定有胜算的。

    “母妃,不要妇人之仁,不管少府司和姜福海怎么查,这人都是丽妃宫里的,怎么都要牵扯到皇后头上的,咱们就坐等着看戏就是了。”四公主安之若素的说道。

    四公主完全继承了张贵妃的美貌。

    她继承的最完美的,是张贵妃的野心。

    不,她甚至比张贵妃更加有野心,而且还是心结深沉,深藏不露。

    小小年纪,已经开始阴谋算计了,而且还步步为营,做的十分到位,连玉皇后都深陷其中了。

    张贵妃看着眼前的女儿,叹息不已。

    她的女儿如此有心计,真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儿。

    “朵儿啊,要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亲事也该有个着落了吧。”张贵妃问道。

    “母妃,儿臣说过,儿臣要嫁给楚睿,除了楚睿,儿臣谁也不嫁!”云朵直接开口说道。

    一提到楚睿,张贵妃就觉得眉头突突的。

    真的是没有一点儿办法的。

    这四公主云朵对楚睿,也是痴心不改的。

    一心就非得要嫁给楚睿。

    张贵妃心疼女儿,自然也是女儿喜欢谁,就嫁给谁了。

    可是楚睿不同意。

    事情也摆在永安帝面前说了,永安帝也亲自问过楚睿了。

    楚睿和云朵年纪相当,如果能成亲也是不错的。

    可楚睿一口回绝了,说自己还不想成亲。

    永安帝也说,这成亲之事,还是讲究两情相悦才好。

    说可以慢慢培养感情。反正四公主是认定了楚睿了。

    张贵妃也制造过机会给四公主和楚睿,只是楚睿不领情,这到底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啊。

    到现在张贵妃都十分的头大。

    “朵儿啊,你就非得一门心思的要嫁给楚睿吗?这盛京里的好男儿多的是,你干嘛就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啊,你看看宝音县主,整日里追着顾炎枫跑,都快成了盛京里的笑话了,好在你是公主,你喜欢楚睿的也只是位数不多的人知道,如果你也沦落到宝音县主那个境地,本宫看你该如何是好?”张贵妃一脸阴郁的说道。

    虽然气得慌自己的女儿一根筋,但是更多的还是对楚睿的不满,真不明白,她的女儿要模样儿有模样,还是公主之尊,这楚睿竟然还拒绝,真是气死人了。

    “母妃,儿臣不管,儿臣一定要嫁给楚睿,否则的话,儿臣宁可终身不嫁!”四公主说的十分坚决,直接把张贵妃给气了个倒仰差。

    果真儿女都是债啊。

    张贵妃也不想搭理四公主了。

    而长春宫这边,这一次仿佛很简单,只是查了半个时辰,就有了结果。

    姜福海带着人进来,直接对永安帝禀报道,:“启禀陛下,老奴已经查清楚了,这安胎药是吴婕妤亲自熬的,也是吴婕妤亲自端过来的,中间没有经过任何的人手。”

    吴婕妤听到这话,也莫名的有些紧张,不过她也坚信,正戚夫人会相信她的,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害正戚夫人的。

    “不可能。”正戚夫人直接说道,:“不可能是吴婕妤,吴婕妤可是本宫的亲姐姐!”

    姜福海继续说道,:“夫人,老奴最初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老奴带着人搜了吴婕妤的房间,在床底下最里面却藏着一包藏红花。”

    姜福海说着,将藏红花放到了永安帝和正戚夫人面前。

    吴婕妤彻底的愣住了,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她真的没做过啊。

    “妹妹,你可要相信我啊,我是你亲姐姐,我不会害你的,况且这宫里,志愿后咱们姐妹相互扶持,我怎么可能害你呢?”吴婕妤冲到正戚夫人面前,紧紧的握住了正戚夫人的手,十分焦急的说道。

    可是这一次,吴婕妤终究是要失望了,正戚夫人直接甩开了她的手,满脸的冷漠,甚至是冷漠过后的伤心,:“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样的质问,证明了正戚夫人已经不相信吴婕妤了。

    “姐姐,当初我怜惜你在吴家难以自处,将你接进宫来,进宫后,我又为你讨来了淑郡夫人的诰命,为的就是让你在宫里宫外都能抬得起头做人,后来陛下怜惜你,要册封你为妃嫔,我也高高兴兴的接受你我同为妃嫔,一同伺候陛下,可是姐姐,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腹中的孩子啊?你可知道,腹中的龙胎是妹妹唯一的指望,如果这龙胎不保了,妹妹也活不下去了!”正戚夫人说着,痛哭流涕起来。

    永安帝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吴婕妤害正戚夫人腹中的龙胎,这似乎也说不过去啊,可是一切证据都表明是吴婕妤做的啊。

    这藏红花,还有这安胎药,都是可以串联起来的。

    的确从熬药到端给正戚夫人,中间没有人在经手过了,这一点,姜福海不会调查错的,只是这样显而易见的谋害,是否有些太低级了呢。

    难不成吴婕妤真的这般自信满满,觉得正戚夫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怀疑她?

    “怪不得,怪不得上次送来的玫瑰花糕点会有夹竹桃的花粉。我倒是忘记了,姐姐从前是丽妃宫里的人,我怎么都想不到,原来一心要害我的,竟然是我最亲最亲的姐姐!”正戚夫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吴婕妤的眼神也格外的狠绝起来。

    吴婕妤真的是觉得自己要冤枉死了,:“妹妹,真的不是我啊,你可不要信了旁人的挑唆啊,我害了你,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妹妹,你好好想清楚啊!”吴婕妤一脸急切的说道。

    ------题外话------

    又是肥肥的一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