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132 阴毒算计
    132

    “安哥哥,只是如今沈卿瞳好似变了一个人,可难对付的紧啊,千万不能有什么纰漏啊?”沈卿云叮嘱道。

    “一个小姑娘罢了,能有多厉害,放心好了,回头我去求求祖母,祖母一向疼我,不喜欢沈卿瞳,反倒是对你十分满意,祖母一定会帮我的。”谢世安一旦做了决定,就一心只往这方面考虑了。

    俗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谁叫沈卿瞳挡了他的路呢。

    沈卿云想到了谢老夫人对她和沈卿瞳的态度,心中放心不少。

    也不知道怎么的,谢老夫人很不喜欢沈卿瞳。

    沈卿瞳去谢家的时候,也总不肯见她。

    沈卿云不知道这个中原因,反正她只知道,谢老夫人讨厌沈卿瞳,也不想让谢世安娶沈卿瞳为妻。

    但是这亲事,是当初谢夫人和玉无瑕定的,但是谢老侯爷,谢谦谢世子,以及沈家都是同意的。

    而那个时候谢老夫人也说不出哪里不好来,自然也就是无法阻拦的。

    “安哥哥,你可一定要为我出口气,好生教训沈卿瞳,这些日子,我都快要憋屈死了。”沈卿云万分委屈。

    “放心吧,云儿,我一定替你出了这口恶气!”谢世安就差诅咒发誓了。

    谢世安虽然觉得自己是正人君子,可到底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此番对沈卿瞳已经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为了讨沈卿云欢心,不管对沈卿瞳做什么龌龊事儿,她都是心甘情愿的。

    男人就是如此,当他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对于其他的女人,自然是什么狠心绝情的事情都做的出来的。如此沈卿云自然高兴,又与谢世安耳鬓厮磨了一番,谢世安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谢世安回了武安侯府,第一件事就是去见谢老夫人。

    谢老夫人的年纪与沈老夫人相当,当今的谢老夫人并不是谢老侯爷的原配。

    谢老侯爷的原配夫人生孩子的时候难产过世了。

    前头只留下了两个嫡女,早早都嫁人了。

    后来才续娶了继夫人进门。

    谢老夫人进门第二年就生下了嫡子,接二连三生了三个儿子。

    谢老侯爷也算有后了,所以长子谢谦成年后,就请封了世子。

    谢老夫人最看重的还是自己的长子,连带着最喜欢的孙儿就是谢世安。

    即便谢谦外放,每年谢世安每年都会回来带上十天半月。

    此番长房回京,最高兴的莫过于谢老夫人了。

    如果说谢老夫人对谢谦谢世安父子唯一不满的地方,就是给谢世安挑选了沈卿瞳做媳妇。

    她是无论如何都瞧不上沈卿瞳来的。

    这一点,自然也是有缘故的,但是这件事,连谢谦都不晓得,也只有谢老夫人自己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吧。

    是和前头谢老侯爷的原配夫人有关。

    若说起这一位跟谢老夫人来,那和谢老侯爷的情分,真的是天差地别。

    当初原配夫人跟谢老侯爷是青梅竹马长大的情分,早早的定下了亲事,到了年岁,就成亲了,少年夫妻,更是情比金坚。

    即便前头两位夫人生了两个姑娘,谢老侯爷仍不肯纳妾。

    也是这一位心思忒重了些,虽说怀了第三胎,但是压力巨大,没想到生产的时候难产,一尸两命,这次到真是个哥儿,也早早的跟着一起去了。

    谢老侯爷悲痛万分,更是过了好几年才娶了现在的继室,也不过为了继后香灯罢了。

    他对谢老夫人的感情尔尔,只是侯夫人该有的体面也都给了。

    也循例给请封了诰命,但是也比原配矮了一肩。当然,这都是有例可循的。

    只是谢老夫人不甘心啊,她给谢老侯爷生了三个儿子,如何就抵不过那一位了。

    尤其是这些年,谢老侯爷一直也未曾忘记过他的原配夫人,对原配夫人的娘家人十分照顾。

    谢老夫人呕的要死,可是她怎么也无法跟个死人一般见识啊。

    只是在活着的人心中,她如何也不如一个死了的人。

    这叫她怎么甘心呢。

    谢老侯爷很照顾原配夫人的娘家人,这个娘家人就包括她的亲姐姐,安国公府的老夫人,玉老夫人。

    玉老夫人是谢老侯爷原配夫人的亲姐姐,两个人只差了两岁。年纪相当,感情甚笃。

    谢老侯爷自然有几分爱屋及乌的念头,对这位大姨姐明里暗里不少照顾,尤其是安国公过世之后,安国公府也经历过动荡,当时谢老侯爷出了不少力,对玉淮安几兄弟几位照拂。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也是亲戚一场的事儿。

    可谢老夫人心眼儿小,尤其是之前又存了心思,也就格外的介意,但是她也做不了主,就只能干生气。

    对玉老夫人自然也是深恶痛绝了。

    对于玉老夫人的女儿,玉无瑕,更是讨厌的要命。可没想到谢夫人跟玉无瑕是闺中密友。

    她连带着也不喜谢夫人。

    当时就没少挑剔谢夫人。

    后来谢夫人和玉无瑕竟然还定了这门亲事。

    可气的是,谢老侯爷跟谢谦都还满意的要命,这如何能叫谢老夫人狂吐血。

    于是心里就更加讨厌谢夫人,玉无瑕,沈卿瞳等人了。

    谢世安去见谢老夫人,谢老夫人看到长孙,自然是爱的不得了。

    谢老夫人端坐在主座之上,发髻梳得一丝不乱,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精神抖擞,虽然是五十几岁的人了,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

    “安哥儿来了啊。”谢老夫人笑着,连忙让请安的谢世安起身。

    谢世安请安过后,就径直走到谢老夫人身边紧挨着谢老夫人坐了下来。

    “祖母,孙儿在外头这一年,最惦记的就是祖母了。”谢世安笑呵呵的说道。

    “你这猴嘴儿,就是会糊弄老身。”谢老夫人乐得心里都开花了。

    这些年,她和谢老侯爷的感情越发的淡了,如今早不在一起了,谢老侯爷几年前,借口自己身体不适,怕打扰谢老夫人休息,直接搬去了前院书房,一应伺候的人都是他身边的人,谢老夫人如果要见谢老侯爷,也要先通报。

    他们不过只剩下面上情罢了。

    谢老夫人就越发的依赖起儿子和孙儿来。

    她和谢老侯爷做了大半辈子的夫妻,其实对于谢老侯爷的私库是一点儿都不知道的。

    侯府的内务,她说了算,但是谢老侯爷库房,她从来没以后插手的余地。

    也就是,他们夫妻从来就没有一心过。

    最让谢老夫人生气的是,她原配所生的那两个女儿,嫁的都不错。

    嫁妆公中的部分是她准备的,而谢老侯爷的添妆,她连见都没见到过。

    当然,原配夫人所留下的嫁妆,也给两个女儿分了。

    谢老夫人听说过,原配夫人的嫁妆十分丰厚,比玉老夫人还丰厚一些。

    要说谢老侯爷也是偏心到极点了。

    凭什么好东西,不留给儿子,全都给了那两个死丫头,到底谁才是继承他衣钵的血脉啊。

    谢老夫人就是觉得谢老侯爷把他们母子几人都当做是外人了。

    这心里的怨气就越发的多起来。

    虽然她的模样儿瞧着倒是年轻,只是眉宇间戾气十分重,一看就是心思重,并且心机深厚的人。

    “祖母,孙儿说的都是实情。”谢世安抓着谢老夫人的手臂撒娇。

    谢老夫人最吃谢世安这一套了。

    谢世安先是说了一箩筐的好话哄着谢老夫人开心,把谢老夫人哄得服服帖帖的。

    后来却是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

    谢老夫人看到了,心疼的问道,:“安哥儿,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儿啊?”

    谢世安自然是故意如此,不由得发起牢骚来。

    本身谢老夫人好几次都对他流露出来,不喜欢沈卿瞳,反倒是对沈卿云另眼相看,他自然也是顺着说了一番。

    总之,话里话外就是不想娶沈卿瞳。

    而且这次回来,谢家都打算下聘了,如果再不退亲,只怕也来不及了。

    谢老夫人一听,连忙屏退了诸人,虽然这是在的院子里,可保不齐被人给听到了。

    所以也就只留下了心腹几人来侍候。

    谢老夫人虽然脸色凝重,但是心里却是欢喜的,因为谢世安同她一心,不喜欢沈卿瞳,而且是特别讨厌沈卿瞳,想跟沈卿瞳退婚。

    这一点就足够了。

    “安哥儿,你当真不乐意娶沈卿瞳吗?”谢老夫人问道。

    “这是自然了,祖母不喜欢她,我娶她做什么,况且我是真不喜欢她,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祖母也知道,我母亲喜欢她,非得逼着我娶她,祖母,你能想法子帮帮我吗?”谢世安带着几分祈求说道。

    有些事情,谢世安必须来求助谢老夫人。

    他如果想在沈家来做客的那天挑事,就绕不开谢老夫人。

    他们大房三年都未在侯府了。

    即便当初谢夫人有些心腹,如今也都被遣散了。

    他更是没有头绪,所以唯一能求助的人就是谢老夫人。

    谢老夫人虽然美其名这些年不管外头的事儿,是一心享老太太的福了。

    但是谢世安知道谢老夫人是个看重权利的,自然不肯放权给两位婶娘,而且还经常挑起两位婶娘的内斗,所以这谢家的内务,还是把持在老夫人手里的。

    他如果想万无一失,想要成事的话,就必须绕不开谢老夫人。

    自然也要对谢老夫人说实话。

    “你想退亲,自然是不容易的,当初老身三番五次都没能说动你祖父,如今你祖父更不听老身的了。”谢老夫人抱怨道。

    “那咱们就想法子让祖父同意就是了。”谢世安神神秘秘的说道。

    “你有什么法子,说来听听。”谢老夫人也收敛了神色,正色问道。

    “祖母,若是沈卿瞳坏了名节,那祖父还会叫我娶她吗?”谢世安问道。

    谢老夫人吃了一惊,倒是没想到谢世安竟然这般的不择手段,也要退亲,可见真的是延误了沈卿瞳了。

    其实谢老夫人倒是无所谓,反正她一向不待见玉老夫人那起子人。

    “你说的容易,沈家岂是好相与的吗?若是咱们坏了沈卿瞳的名节,沈侯爷还不得和咱们家拼命啊,要知道沈,谢两家是世交,难不成还要为了一个沈卿瞳,做仇家不成?”谢老夫人不赞同,岂是也不是真的不赞同,只是没法子罢了。

    若是能用阴的,她老早就使阴招了,还不是怕东窗事发之后,无法给沈家交代啊。

    沈家不是吃素的,沈卿瞳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任人欺凌的人啊。

    “祖母,若是意外呢,那沈家也没法子怪我们啊?”谢世安眨了眨眼睛,阴笑着。

    “意外,什么意外?”

    “祖母,论起年纪来,三弟也该娶媳妇了,三弟也只比我小一岁啊。”谢世安突然说道。

    谢世安口中的但是,是谢谦的弟弟,谢峰的儿子。

    也是谢世安的亲堂弟,谢世贤。

    只比谢世安小一岁,今年十七岁了。

    这谢世贤从小聪明过人。

    三岁就会被唐诗宋词,五岁就熟读诗经论语的那一类,简直就是个中翘楚。

    只是天妒英才。

    九岁那年,谢世贤生了一场重病,连续高热十天不退,差点就一命呜呼了。

    最后总算是救回来了。

    只可惜他的脑子烧坏了,心智就只停留在九岁那年了。

    堂堂武安侯府的三房嫡子,竟然成了一个傻子。

    提到谢世贤,谢老夫人就一阵揪心。

    谢世贤小的时候,聪明伶俐,谢老夫人喜欢他,甚至都超过了谢世安,只可惜,老天妒忌啊。

    让好好的一个聪明孩子,变成了傻子。

    “可是你三弟,只有九岁孩子的心智啊。”谢老夫人担忧的说道。

    “那又如何,即便三弟心智只有九岁,可是他也是个成年人了,况且我从前听侍奉三弟的人说过,三弟也是个正常男人,难道不该娶媳妇吗?”

    “话虽如此,可老身也跟三婶娘商量过,娶个小门小户的女子即可,只要能替你三弟传宗接代就好了。”

    谢老夫人和谢三夫人的要求都不高,就是能传宗接代就好。

    虽然谢三夫人还有儿子,但是谢世贤是她疼着长大的,哪有当母亲的嫌弃自己儿子的。

    “小门小户的女子,如何比得过门当户对呢?依着孙儿看,沈卿瞳就是个不错的人选。”谢世安微微勾起唇角,神色有些残忍,但却十分的坚决。

    其实他知道祖母和三婶娘就是想给谢世贤买个媳妇。

    找个没落的蓬门小户里的姑娘,哪怕知道三弟是个傻子,也会心甘情愿的嫁女儿。

    “能成吗?”谢老夫人十分担心。

    “祖母,这事儿你和三婶娘商议一下,只要沈家来做客的那一日,沈卿瞳在厢房里更衣的时候,被三弟撞见了,三弟是个傻子,若是做出什么冲撞沈卿瞳的事情来,虽然是咱们理亏,但是咱们负责就是了,想来若是沈卿瞳亏了名节,沈家肯定也不会宣扬出去,只能让沈卿瞳嫁给三弟了,女人若是失了名节,几乎就等于没了性命,难道还会把这种事儿宣扬出来吗?”谢世安得意的说道。

    “你这话说的不错,女人若是失了名节,只有死路一条,咱们家若是肯负责,沈卿瞳不用死,自然要嫁给你三弟!”谢老夫人也动心了。

    她虽然讨厌沈卿瞳,嫁给谢世安,沈卿瞳是不配,可是谢世贤就不同了,谢世贤这种情况,蓬门小户的也未必能娶的上,若是能娶了沈侯爷的嫡女,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啊。

    哪怕要算计一番,也是值得的。

    “此时,容老身好生想想,千万不能有任何的纰漏,你先回去,安哥儿,给老身些时间,好生计划一下。”谢老夫人一脸正色道。

    “祖母,时间可不多了,您可不能想太久啊。”谢世安有些担忧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