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112 一场混乱的撕逼大战
    112

    那步摇簪子是极其尖锐锋利的,而且明艳玲也并没有防备,玉含羞这一下几乎是用尽了所有力气,从明艳玲额头正中央,顺着一直划下来,连嘴唇都豁开了一道口子。

    明艳玲只觉得脸上一痛,她扔了茶杯,用手抹了一把脸。

    满手都是鲜血,并且剧烈的疼痛接踵而来。

    她顿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玉含羞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而手中的簪子上还滴着殷红的鲜血。

    “明艳玲,你毁了我的清白,我毁了你的脸,我们这才是两清了!”玉含羞说完,转身欲走。

    而一直守在外面的明艳玲丫鬟和跟着玉含羞的人,都吓疯了,也顾不得规矩了,连忙推门进来查看情况。

    一进门,却看到明艳玲摔倒在地上,并且双手捂着脸,手上都是血,口中凄厉的惨叫着。

    而玉含羞对这一切仿若视若无睹,转身就走了。

    “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玢儿要吓死了,慌忙上前问道。

    别说是玢儿了,花厅里这边伺候的下人也都吓疯了。

    慌忙有人去通知吴姨娘了,明艳玲出了事,她们这些下人,可不敢擅自做主。

    也许是明艳玲的叫声太过于凄惨,整个南院都被惊着了。

    吴姨娘那边还不等人过去请,自己就过来了。

    “这是怎么了?”吴姨娘进门就闻到。

    明艳玲满脸都痛死了,整个人已经处于崩溃的状态。

    “玉含羞,你这个贱人,你死定了!”明艳玲大喊道,:“快拿镜子过来。”

    明艳玲此刻早已发髻松散,钗环尽退,加上满脸是血,简直犹如疯婆子一般,也把吴姨娘给吓了一跳。

    玢儿如何敢去拿镜子啊,这个样子若是被明艳玲自己瞧见了,还不得活活的吓晕过去啊。

    “艳玲,别着急,我马上找府医来给你看。”吴姨娘也吓坏了,看这样子,听明艳玲刚才的话,这难不成是含羞干的吗?

    “拿镜子来!”明艳玲再次喊道。

    玢儿无法,只得颤颤巍巍的把小镜子递了过去。

    明艳玲一看,一个满脸是血,一道清晰的血痕从额头一直到下巴处,连嘴唇都豁开了一条口子,头发也乱了,这个疯婆子是她?

    明艳玲再也受不了刺激了,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而另一个伺候明艳玲的丫鬟,比较机灵,早早的就跑出去,打算让人先回去给吴侧妃报信儿了。

    毕竟明艳玲在玉家被玉含羞伤成这幅样子,自然是要让吴侧妃知晓的,不然吴侧妃回头拿她们撒气,那她们这些下人还有活路吗?

    吴姨娘顿时心烦意乱,头也开始疼起来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可如何是好啊?

    “姨娘,赶紧的叫府医来啊,如果被吴侧妃知道了,只怕是要跟咱们死磕到底的。”迎春推了推吴姨娘说道,真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看着伤痕,这张脸是彻底的毁了。

    这下好了,玉含羞把明艳玲的脸给毁了,这下子玉家如何跟明家交代啊。

    迎春都觉得玉含羞这次是真完了。

    吴姨娘慌忙安排人去了。

    南院的动静太大了,明艳玲丫头匆匆的往外院跑,怎么也瞒不住的。

    秦氏无法,也只得来看看。

    虽然她真的不愿意跟吴姨娘的亲戚有什么来往,可是明艳玲不同,明艳玲好歹是明郡王府的三小姐,侧妃生的,虽然是庶出,但是侧妃比起姨娘来,还是地位高出很多的,毕竟侧妃还是有品级的。

    不多时,府医先到了,然后秦氏带着玉倾城和玉采薇也到了。

    玉采薇已经不在南院住了,早就搬到松竹院去了。

    正巧她在玉倾城那里小坐,知道南院这边发生了意外,也就随着一道来了。

    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幕。

    明艳玲昏过去之后,被抬到了偏厅的软榻上。

    府医正在诊治。

    一边处理伤口,一边摇头,:“这伤痕太深了,这脸只怕是毁了。”

    吴姨娘听的心惊胆战的,如果明艳玲真的毁容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秦氏也焦躁不已。

    事情闹成这样,已经不是吴姨娘的事情了,肯定是要上升到安国公府和明郡王府的矛盾了。

    虽然明郡王如今只是闲散的职位,可是永安帝十分念旧情。

    就冲着老王爷救过永安帝,受了重伤,并且还因为此早早过世。

    就足够护着明郡王府好几辈子无忧无虑的了。

    如果不是永安帝抬举,凭着明郡王这种纨绔子弟,如何能在盛京有今日今日的地位。

    这盛京,就没有人不给明郡王面子,人人也都知道,明郡王只要不闹得太过分,永安帝一般连个申伤都没有的。

    哪怕安国公府是永安帝的身边的重臣,也不得不给明郡王面子。

    更遑论,今日这事,完全是玉家的责任。

    明艳玲好好的来玉家做客,却被玉含羞划了脸,毁了容,这走到哪里,道理都说不过去啊。

    玉倾城和玉采薇看到明艳玲的伤势,心中也震惊不已,这得是有怎么样的深仇大恨啊,才能下次狠手啊。

    一张脸完全被划开了两边啊。

    连嘴唇都豁开了。

    “王大夫,您可要好好的医治啊,这可是个女孩子,若是留下这样的疤痕,将来可怎么好啊?”秦氏一脸担心。

    “夫人啊,不是老朽不尽力啊,只是你看着伤口,太深了,不留疤根本不可能,老朽只能尽力做到好生处理,将来的疤痕不要这么明显吧。”府医叹着气答道。

    “还有别的人有法子吗?”秦氏不死心的问道。

    “老朽虽然不是特备精通这祛疤,即便是华佗在世,也无法将这瘢痕完全去除。”府医郑重其事的答道。

    别说是府医了,就是秦氏一个不懂医的人看着,如果能完全去除疤痕,似乎也不大可能。

    这疤痕深的,连肉皮都翻出来了,我的天,这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啊。

    “吴姨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四姑娘怎么会对明三小姐下次毒手,四姑娘呢?”秦氏疾声厉色的问道。

    这可不是旁的人啊,要说这明艳玲可是吴姨娘的外甥女,如何就闹成这样子,这可如何收场啊。

    “都是妾身的错,请夫人责罚。”吴姨娘直接跪了下来。

    “吴姨娘,你回答问题,四妹妹在哪里,如今她闯下这弥天大祸,难道就要躲起来吗?一会儿若是明家的人上门来问罪,吴姨娘也不打算给明家一个交代吗?要知道,吴侧妃,可是吴姨娘的亲姐姐。”

    不是亲姐妹,只是堂姐而已,吴姨娘在心中反驳,她巴不得吴侧妃这个姐姐。

    如果不是吴侧妃,她的含羞也不会受到这么多的苦楚。

    但是这话,她也是没法说出来的。

    “夫人请放心,这件事妾身来处理就是,夫人不必担心了。”吴姨娘连忙说道。

    她不想让秦氏也掺和进来,本来事情就够复杂的了,如果秦氏在掺和进来,岂不是更乱了吗?

    秦氏一怔,觉得吴姨娘简直太把自己当盘菜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可知道自己的身份吗?本夫人是安国公府的国公夫人,你是什么,不过是个妾室罢了,本夫人问你话,你答非所问,还在这儿避重就轻,你信不信本夫人现在就可以罚你!”秦氏没好气的说道。

    “就是,吴姨娘,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二老爷抬举你,让你主持二房的庶务,可不代表你就是二房的正室夫人,要知道,你只是一个妾。”玉采薇也附和着说道,并且满脸嘲讽的看着吴姨娘。

    吴姨娘看着玉采薇似笑非笑的样子,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气的活活晕死过去。

    她真没想到,有一天,也能被玉采薇气成这样。

    贱人,贱人,都是贱人!吴姨娘在心里狠狠的咒骂道。

    但是却也不敢太过于顶撞秦氏。

    从前在黎氏面前,她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因为玉淮北护着她。

    可是秦氏是国公夫人,并且还是掌家夫人,她与之身份有这天差地别,自然不敢太过于放肆了。

    “来人,去把四姑娘带过来。”秦氏直接对自己身边的人吩咐。

    吴姨娘刚想开口阻拦,但是触及到秦氏冷冷的眼神之后,也就什么话说不出来了。

    吴姨娘心中隐隐担忧,事情闹这么大,万一含羞失贞的事情也闹出来,该如何收场啊。

    她真想着现在就把明艳玲给送走啊,也省的一会儿明艳玲醒过来,先把玉含羞失贞的事情给说出来,这可就全完了。

    吴姨娘真的很懊恼,但是却无可奈何。

    玉含羞划花了明艳玲的脸之后,心情反倒是好了许多。

    在她眼里,明艳玲害的她失去了清白,她毁了明艳玲的脸,这本就是天经地义,你来我往的事情。

    现如今她们两个是谁也不欠谁的了。

    她反倒心情好,然后回了房间,也觉得有些饿了,然后就叫人送了饭菜进来,

    自从昨天,她经历了那场人间惨剧之后,她就一口东西都没吃过。

    现在是真的饿了。

    玉含羞正吃着呢,秦氏身边的婆子直接闯了进来。

    看到玉含羞还有心情吃东西,也是唬了一跳。

    没想到这四小姐的心这么大啊,把人的脸给毁成那个样子,还津津有味的吃东西,果真厉害啊。

    一个婆子直接说道,:“四小姐,我们夫人请你过去。”

    “不去,我还没吃饱呢。”玉含羞头也没抬,直接拒绝道。

    两个婆子不由分说,直接上前,架起了玉含羞就走了。

    她们都是秦氏身边的人,自然不会把一个庶出的四小姐放在眼里,尤其还是犯了大错的四小姐。

    玉含羞立时就破口大骂起来,什么奴大欺主啊,死奴才找死啊,反正各种难听的话都往外冒。

    玉含羞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骂起人来还能不带重样的,但是这心里是很痛快啊。

    两个婆子充耳不闻,直接把玉含羞带到了南院的偏厅里。

    然后往里一推。

    玉含羞直接跌坐在地上了。

    “含羞。”吴姨娘口中叫着,连忙上千去查看玉含羞,并且还狠狠的瞪了那两个人推人的婆子。

    “在哪里找到四姑娘的?”秦氏问道。

    “回夫人的话,是在四小姐的房间里,四小姐正在吃东西。”婆子答道。

    秦氏也惊着了,这玉含羞下此狠手,把人给伤成了这样子,竟然还有心情去吃东西?

    她是要对玉含羞另眼相看了,果然心狠手辣啊。

    玉含羞倒是恍若未觉,看着府医还在给明艳玲医治。

    “大夫,请问她的脸还能治好吗?会留疤吗?”玉含羞突然出声问道。

    “这么深的伤痕,不留疤绝不可能。”府医再一次答道,有些不耐烦了,毕竟已经回答了好几次了。

    玉含羞这才面露笑容,:“那就好,只要留疤就好,越深越好!”

    秦氏听了,气的差点绷不住,想要过来抽死玉含羞。

    这说的叫什么话啊。

    “含羞。”吴姨娘也觉得玉含羞说的这话是有些过分了,不由得呵斥道。

    “娘,你干嘛这么凶啊,我说的难道不对吗?我划花了她的脸,就是要毁了她的容貌,如果不留疤,我浪费这个力气干什么?”玉含羞反问道。

    吴姨娘被玉含羞反问的答不上话来,她此刻真的很想昏倒算了。

    府医听的脸色也是一抽一抽的,只得装作听不到了。

    “夫人,不好了,吴侧妃带人来了,马车已经到了二门上了,吴侧妃带了十几个婆子来,并且怒火冲冲的要进咱们后院呢。”正在这时,一个婆子匆匆进来说道。

    秦氏心想吴侧妃来得好快,并且看这个架势似乎不怕把事情给闹大了。

    吴姨娘也担忧不已,她有多爱护玉含羞,她那个姐姐就有多爱护明艳玲。

    如今明艳在这里毁了容,只怕她大姐也不会善罢甘休啊。

    “算了,把人请进来吧。”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就只能解决啊,此番也是玉家理亏,如果真的闹得太大了,在被玉老夫人知道了,又是一场气。

    玉老夫人先前为了黎氏的死,已经也生够了气。

    秦氏是不敢在让人气着了玉老夫人了。

    “是。”那婆子应声去了。

    玉含羞倒是不害怕,她也是受害者,若不是明艳玲,她也不会变成这样,她划花了明艳玲的脸,大家只不过是两不相欠罢了。

    吴侧妃敢怎么样?

    如果吴侧妃敢怎么样她,她就把吴侧妃要害沈卿瞳的事情全都给抖落出来,到时候吴侧妃也要跟着吃挂落。

    玉含羞此刻心里十分镇定,也十分有底,一点儿都不怕了。

    吴侧妃来的很快,不过半盏茶的工夫,已经进了房门。

    她带着十几个丫鬟婆子,气势汹汹的进了房间。

    二话不说,一声令下,:“来人,给我打死玉含羞这个小娼妇!”

    她身后的十几个人一哄而上,劈头盖脸对着玉含羞就打了下来。

    这一幕也实在是太过于戏剧性,变化太快,谁也没料到这吴侧妃竟然这般暴力,二话不说,甚至连明艳玲的伤势都没去看,一进门就要打人。

    房间本来也不大,人又多,一哄而上,玉含羞连个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直接打翻在地了。

    这些婆子样,下手都特别黑,对着玉含羞又掐,又拧,又扭,甚至还有人抓她的脸,扯她的衣服。

    顿时,玉含羞觉得浑身都痛死了。

    “娘,救我啊,救我!”玉含羞大喊着,紧接着嘴里就被塞进了一双臭袜子,差点没把她熏晕过去。

    吴姨娘也是护女心切,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和婆子厮打起来。

    “都别客气,给我狠狠的打这对贱货母女,打死了算我的!”吴侧妃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吼道。

    秦氏愣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了,忙看着吴侧妃,冷笑道,:“吴侧妃,这里是安国公府,不是你们明郡王府,你现在立刻助手,否则,本夫人对你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