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080 沈卿瞳的以暴制暴
    顾妃妃见到顾瑶瑶,眼睛总有些湿润,毕竟,顾瑶瑶是她亲姐姐,她们是血脉相连的亲人,虽然如今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了,可这在顾妃妃的心里,她始终都是自己的亲人。

    玉倾城和顾瑶瑶的关系一向亲密。

    顾瑶瑶来了,玉倾城自然迎上去,:“瑶瑶,好久不见了。”

    以往顾瑶瑶肯定也会热情的回应,可今日,顾瑶瑶只是冷冷的看了玉倾城一眼,并未接话。

    玉倾城的脸色有些难看,这当着众人的面儿,十分下不来台。

    玉倾城自己也糊涂了,这顾瑶瑶是怎么了,从前她们可是闺中密友啊,难不成为了康宁郡主的事情,瑶瑶心情还未恢复吗?

    玉倾城到底教养极好,忙道,:“瑶瑶还在为康宁郡主的事情伤心,不过逝者已矣,还请节哀。”

    这原本也是为了打圆场的话,毕竟当着众人的面儿,两个从前交好的人,一下子关系冷了,会引起众人的猜测,玉倾城不愿意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尽力弥补。

    可顾瑶瑶似乎并不打算领情,只是冷冷的瞥了玉倾城一眼,:“走开,本小姐不予你这种两面三刀的人说话。”说罢拉着顾珍珍就离开了。

    直接把玉倾城给晾在了原地。

    此刻过往的女客不少,玉倾城在盛京也是风云人物,仅次于顾妃妃。

    却被顾瑶瑶如此不客气的怨怼,自然人群中,也是议论纷纷。

    从前,谁人不知,顾瑶瑶和玉倾城是闺中密友,可现如今,顾瑶瑶公开说玉倾城两面三刀,这里面信息量真的是好大啊。

    难不成私下里,玉倾城做了什么对不住顾瑶瑶的事情吗?

    众人都忍不住脑补起来。

    饶是玉倾城修养在好,面对众人打量的眸光,脸上终究是有些挂不住了。

    汪氏见状,忙打着圆场道,:“玉大小姐别见怪,我们大小姐为了郡主的事儿,这心情还未恢复,所以请玉大小姐多多包涵。”汪氏陪着笑说道。

    汪氏其实也是被刚才的一幕给震惊到了。

    她也不知道顾瑶瑶这是发的什么疯,可她虽然是二婶儿,是长辈,可却不敢去说顾瑶瑶。

    顾瑶瑶可是长公主的女儿,虽然并没有册封郡主,但也是宗室女啊。

    如今顾家的气氛就够压抑了。

    长公主自从康宁郡主去了,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府里的事情一应不管不问。

    顾家上下,都唉声叹气的。

    虽然汪氏也觉得很可惜,虽说康宁郡主的风头无人能及,生生的把自己女儿给压下去了,但是汪氏真的对顾妃妃生不出一点儿怨恨来。

    顾妃妃模样儿好,脾气好,性子也好,跟顾珍珍的关系也很好,顾珍珍为了顾妃妃的死,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了。

    真不知道顾家这番阴霾,什么时候能过去。

    如果在从前,这安国公府的宴会,长公主自然是要出席的,可长公主也发下话来,一年内不出席任何宴会,宫宴除外。

    所以只好她来了。

    总不能死一个顾妃妃,大家都不用过日子了吧。

    顾珍珍也到年纪说亲了,从前有顾妃妃珠玉在前,旁人提到威武大将军府,哪里能想到顾三小姐,如今也该相看起来了。

    别说顾珍珍,顾瑶瑶也过了及笄,该定亲了,可长公主却一年不肯出门交际,就不怕耽搁了顾瑶瑶的花期。

    当然,顾瑶瑶身份尊贵,自然也是不着急的。

    “无妨,大家都很为康宁郡主的事情惋惜。”玉倾城勉强笑道。

    沈卿瞳此刻,什么也没说,只是过去握住了玉倾城的手,坚定的站在玉倾城身边。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白说,还不如给她无声的支持。

    玉倾城的手指冰冷,但是却从沈卿瞳温软的手掌内感到了丝丝温暖,也似乎给了她勇气。

    她再也不去想刚才的事情了,只是打起精神来,继续迎客。

    不过沈卿瞳也有些奇怪,顾瑶瑶这到底是怎么了?旁人不晓得,她自是知道,顾瑶瑶和玉倾城关系极好,甚至连她这个亲妹妹,都自愧不如,怎的好好的,就闹掰了?

    不过看玉倾城的样子,似乎也不明白个中缘由,这可真的奇了,沈卿瞳是个好奇心极重的人,心里此刻也像是被猫爪挠了一样难受。  玉倾城到底是玉家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孩儿,不过一时,就调整好了心态,就当方才的事情没发生过一般,笑颜如花的去招待来客了。

    这种心理素质,绝对不是一般世家小姐比得上的。

    沈卿瞳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皇舅父选了玉倾城为太子妃了。

    做太子妃的确是玉倾城比较合适,比她都合适。

    “倾城姐,咱们进去吧。”客人差不多都到齐了,沈卿瞳才开口说道。

    玉倾城觉得自己的脸都笑抽了,她虽然面上不露分毫,但是实际上此刻的心情的确不怎么好。

    换做是谁,被当众打脸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

    玉倾城真的不知道顾瑶瑶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们因为顾妃妃过世的事情,也好些日子没见过面了。

    但是也不至于如此吧。

    “好,咱们走。”玉倾城拉着沈卿瞳的手,姐妹二人一起往内院里走去。

    玉倾城其实很想找机会去见一面顾瑶瑶,但是想到顾瑶瑶刚才的态度,如果顾瑶瑶再当众给她没脸,岂不是更加下不来台吗?

    心里有事,难免有些恍惚,脚下绊了一下,幸好一旁的沈卿瞳扶住了她。

    “倾城姐,你先别想这么多了,待会儿找个机会去见见顾瑶瑶,问问她就是了。”沈卿瞳很随意的说道。

    “瞳儿,你见到顾大小姐千万不可直呼其名,她是个特别自持身份的人。”玉倾城皱了皱眉说道。

    沈卿瞳笑了笑,顾瑶瑶的性子,她能不了解吗?

    她这个姐姐,的确是太过于自持身份,总是觉得自己是长公主长女,所以特别看不起旁人。

    她在盛京的朋友也不多,除却玉倾城,别人更加跟她说不上话。

    “恩,我知道了。”沈卿瞳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顾瑶瑶是她亲姐姐,但是说实话,很多时候,顾瑶瑶的为人处世,她真的不是很赞同。

    姑娘们都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说话,关系特别好的,也都凑在一起。

    玉倾城作为东道主,自然一刻也少不了她。

    沈家自然也来人了。

    沈家来的是二夫人白氏,还有沈卿雪。

    沈卿雪笑着过来与沈卿瞳和玉倾城打招呼,:“二姐姐,玉姐姐。”

    沈卿雪素来都是大方得体的,自然也很招人喜欢。

    面对笑脸人,玉倾城也回以微笑。

    “三妹妹。”

    “二姐姐的伤全好了?果然比从前更加明艳了。”沈卿雪打量着沈卿瞳,由衷的说道。

    从前并不觉得沈卿瞳貌美,主要是沈卿瞳从来都是唯唯诺诺的态度,根本就彰显不出她的美貌来,可现如今感觉真的不同了。

    这周身的气韵也完全变了,真的不像从前那谨小慎微,见到她们都低着头的沈卿瞳了。

    “三妹妹过奖了。”沈卿瞳淡淡的笑着。

    “这不是沈家二小姐吗?”一道戏谑的声音由远及近,只是这声音,听着就带着几分挑衅的意思,尤其是沈家二小姐几个字,咬的特别重。

    三人转眸,却看到了一个身穿翠绿色衣衫的女子。

    面容姣好,妆容精致,肤色白皙,唇红齿白,只是神情倨傲,看着沈卿瞳的眸子,带着几分不屑。

    沈卿瞳其实也习惯了,自打她从顾妃妃变成沈卿瞳那一日,基本上接收的都是这种轻蔑,不屑一顾的眼神。

    虽然沈卿瞳内心很崩溃,毕竟从前她走到哪里,人人都只有捧着她的份儿,可如今呢,真是一言难尽啊。

    但到底也习惯过来了。

    本来她的性子就十分的洒脱,不怎么在意旁人的目光。

    只是这说话的女子沈卿瞳认得,是明郡王府的三小姐明燕玲。

    明郡王府是异姓王,当初云家一统天下,只册封了两位异姓王,明郡王府明家,和楚郡王府楚家。

    并且这两大异姓王府是永远不降爵的。

    只是百十年下来,明郡王府已经只剩了空架子了。

    而这一代的明郡王,除了寻花问柳,招猫逗狗,只凭着祖荫过日子,旁的也就不剩什么了?

    明郡王府之所以还能在盛京立足,完全永安帝的优待。

    永安帝是个极为念旧情之人,当年在泾阳那场叛乱,当时的明郡老王爷也去了,并且为了保护永安帝也受了重伤,因为那个时候明郡王年纪也不小了,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到底也伤了根本,过了十年就去世了。

    所以永安帝对明郡王府也格外的优待。

    而且最重要的是,叛乱过后,永安帝就纳了明郡老王爷的长女为妃。

    当时是太子良娣,如今可是已经是德妃娘娘了,生育了一儿一女,二皇子云翳,二公主云凤。

    所以明郡王即便在糊涂,在盛京依旧可以混的如鱼得水。

    而这位明家三小姐说起来,跟沈卿瞳也是有些渊源的。

    为什么呢?这位明家三小姐是庶出,她的姨娘姓吴。

    如今是明郡王的侧妃,人称吴侧妃。

    没错,就是吴姨娘的亲堂姐。

    这吴家送女做妾是出了名的,不少名门世家都有吴家的女儿为妾室。

    当初这位吴侧妃进明家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姨娘,连个名分都没有,而且她还是吴家隔房的姑娘。

    身份也不是多出众。

    可是这位吴姨娘凭借自己的努力,十几年就爬上了侧妃之位,还给明郡王生了一儿一女,稳坐侧妃之位,深得明郡王的宠爱,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所以,明艳玲对沈卿瞳的仇视,蔑视,从哪里来,就一目了然了。

    明艳玲跟沈卿云的关系极好,和玉含羞也是好姐妹,这两个人都恨沈卿瞳恨得牙痒痒,明艳玲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把沈卿瞳当仇人了。

    可即便是没有这一层,从前,明艳玲也看不起沈卿瞳,往日里,也没少作践过沈卿瞳。

    她虽然是庶女,可到底是郡王府的小姐,身份尊贵,又深得明郡王的喜欢,欺负沈卿瞳这种胆小怕事的女孩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做的熟门熟路。

    “原来是明三小姐。”沈卿瞳淡淡的说道,对明艳玲,她实在是没什么好脸色。

    “沈卿瞳,本小姐的鞋子脏了,你过来替我擦一擦。”明艳玲一脸倨傲的看着沈卿瞳,毫不客气的命令道,那架势那口吻,仿佛沈卿瞳就是一个下人一般。明艳玲说这话,可谓是极尽侮辱了,根本就是把沈卿瞳当做是下人看待。

    玉倾城气的脸都红了。

    要说玉倾城的修养已经是极好,但是听了这话,也忍不住要疯了。

    因为这是赤裸裸的侮辱啊。

    “明艳玲,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瞳儿当成什么了?你如果再敢出言侮辱瞳儿一句,你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玉倾城皱着眉呵斥道,看样子恨不得把沈卿瞳护到身后了。

    生怕沈卿瞳受到什么委屈。

    沈卿瞳看着心暖暖的,没想到玉倾城竟然这般护着她。

    方才,顾瑶瑶这么不给玉倾城脸面,玉倾城都能忍住没发作,足以证明,玉倾城是个很注重修养的人,一般不愿意与旁人起争执。

    可是为了她,却毫不犹豫的跟明艳玲据理力争。

    要知道,明艳玲和玉倾城比起来,明艳玲只是郡王府的一个庶女罢了,可玉倾城不同,玉倾城将来可是要做太子妃的人,自然是很注重自己的形象了。

    “玉大小姐看来是要护着沈卿瞳这个怂包了吗?”明艳玲微微挑眉,语气十分不善的说道。

    明艳玲的容貌生的不差,但是眉眼间却多了几分戾气,给人的感觉十分不善。

    “明三小姐,瞳儿是我的表妹,我自然是要护着她,况且是你先出言羞辱瞳儿的,瞳儿是靖远侯府嫡出二小姐,是我皇后姑母的亲外甥女,岂能是你一个小小郡王府的小姐能随意欺辱的,你最好马上给瞳儿赔礼道歉,否则今日,我绝对不与你善罢甘休!”玉倾城霸气凛然的说道,与明艳玲争锋相对,半步不让。

    明艳玲的脸色十分难看,玉倾城话语里说的很清楚,并且特意注重了沈卿瞳嫡女的身份,还是皇后的外甥女,不是明艳玲能得罪的起的。

    明艳玲起的浑身发怔,满脸怨毒的看着沈卿瞳,:“沈卿瞳,我现在只问你,方才我欺辱你了吗?”

    明艳玲笃定沈卿瞳不敢怎么样她,从前欺辱沈卿瞳的话,她也说多了,沈卿瞳虽然不会真去给她擦鞋子,但是多半也是一言不发的走开,任由她怎么说,都不会反抗的。

    “明三小姐是想让我给你擦鞋子吗?”沈卿瞳很好脾气的问道。

    玉倾城脸色都变了,看着沈卿瞳,这丫头不会糊涂害怕到真去给明艳玲擦鞋子吧。

    玉倾城刚要说话,却被沈卿雪给拉住了,沈卿雪对着玉倾城摇了摇头。

    依着沈卿雪对沈卿瞳这些日子的了解,沈卿瞳自然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人,明艳玲只怕是要倒霉了。

    明艳玲满意的看着沈卿瞳软弱可欺的样子,得意的点头,:“自然是。”说罢还伸出了脚。

    沈卿瞳缓缓走了过去,对着明艳玲粉色的绣花鞋,狠狠的踩了下去。

    明艳玲的脸色立刻大变,高声叫起来,:“啊,疼死我了!”

    沈卿瞳用力碾了一下,明艳玲立刻叫的更厉害了,简直是不要形象的大吼大叫起来了。

    玉倾城看着这一幕,总算是放下心来了,虽然瞳儿的方法有些简单粗暴,但是还挺大快人心的。

    对待明艳玲这种人,就不该客气。

    简直太过分了。

    明艳玲先把教抽回来,可是却怎么也抽不回来。

    她苦着脸,觉得自己的脚背处火辣辣的疼,仿佛整个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沈卿瞳,你要死啊,你放开我。”明艳玲吼道。

    “明三小姐,女孩子要贞静一些,你看看,你吼得这么没有形象,大家都在你啊。”沈卿瞳嬉笑着说道,她的动作不大,踩着明艳玲,所以不会特别引人注目,可是明艳玲的叫声,却真的是让过往的人大皱眉头。

    明艳玲的脚都快要痛死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形象啊。

    “你快点放开我,你听到没有!”明艳玲狠狠的说道,但是声音却真的压低了不少。

    “放开你啊,那你还想让我给你擦鞋子吗?”沈卿瞳轻声细语的问道,始终是笑语晏晏的样子,不见动气。

    明艳玲恨不得上去撕了沈卿瞳的脸,但是脚下传来的疼痛,让她不敢轻举妄动,如果她真的敢上手,看沈卿瞳这架势,可能会直接弄断她的脚。

    “不了,不了,刚才是玩笑话而已,别当真。”明艳玲的语气也软化了不少。

    “可是我的鞋子脏了,想让人给擦一下。”沈卿瞳的语气仍旧很轻,但是却十分的坚定,一字一句,都映入人心。

    “沈卿瞳,你不要太过分!”明艳玲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回道,那眼神简直要喷出火来,活活把沈卿瞳给点燃了一般。

    沈卿瞳脚上继续用力。

    明艳玲冷汗直流,:“我擦,我擦。”

    明艳玲真的受不了这种疼,今个儿又是在安国公府做客,她如果继续大喊大叫,丢的也不过是自己的人罢了。

    她少不得掏出帕子,俯下身子,在沈卿瞳的绣鞋上擦了几下。

    其实沈卿瞳哪里就是让她真的擦鞋子,只是让她低头弯腰罢了。

    沈卿瞳这才抬脚放开了明艳玲,明艳玲如释重负,只是脚背处已经疼的不行了。

    一旁的丫鬟忙扶住了明艳玲。

    沈卿瞳冷冷的扫过明艳玲,:“今天的事儿,我饶你这一遭,如果你再敢对我出言不逊,后果自负。”沈卿瞳说完这话,一脸傲娇的丢下明艳玲,不在看她一眼。

    明艳玲也是丢尽了颜面,虽然这一处并不显眼,并且大家都很心照不宣的绕开这一处,没有驻足观察,但是这事儿迟早是瞒不住的,肯定是要传出去的。

    她一开始对沈卿瞳出言不逊,不也是想羞辱沈卿瞳吗?

    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被羞辱的抬不起头来。

    明艳玲哪里还有脸在这儿待下去,自然带着丫鬟仓皇离开了。

    “瞳儿,霸气啊。”玉倾城满眼赞许的看着沈卿瞳,忍不住夸赞道。

    沈卿雪倒是习惯沈卿瞳这般简单粗暴的处理事情了,这还算霸气吗?更霸气的玉倾城没见着,沈卿雪心里暗自腹诽道。

    ------题外话------

    瞳瞳好霸气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