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盛宠侯门医妃 > 章节目录 019 顾妃妃的死有内情?
    019

    顾瑶瑶真的就不明白了,同样是女儿,为什么母亲对她们两个却天差地别呢。

    顾妃妃七岁的时候,就被册封为康宁郡主,历来长公主的女儿册封郡主,也算是比较大的荣耀了,这都是享受亲王尊位或者是嫡长公主才有的待遇。

    昌平长公主是当今圣上永安帝的嫡亲妹妹,永安帝比昌平长公主年长几岁,二人都是先皇后所生,感情甚笃。

    所以册封昌平长公主的女儿为郡主,也在情理之中。

    但这一般来说,都是过了及笄礼才会获封,只有顾妃妃是个特例,七岁那年,就被册封为郡主。

    当初都传言,是永安帝十分喜爱顾妃妃,觉得此女与众不同,才有了这先例。

    可顾瑶瑶觉得,八成是母亲求来的,否则为何她这个做姐姐的一直都没有封号尊位,反倒是让顾妃妃抢了先。

    她虽然是威武将军府的大小姐,可是这整个盛京,谁却记得威武将军府还有一位大小姐。

    提到威武将军府,人人称颂的,都是这位康宁郡主,顾妃妃。

    所有的光环,全都笼罩在顾妃妃头上,而她顾瑶瑶永远都是陪衬。

    不管走到哪里都是。

    她明明也是才华横溢,倾国倾城,为何就得不到众人的认可呢。

    不管她多么努力,在母亲眼里,都只有顾妃妃一个人。

    她及笄礼都过了几个月了,册封郡主的旨意还没下来,这些她都忍了,最让她不能忍的是,顾妃妃竟然要嫁给太子表哥。

    这是顾瑶瑶绝对不能容忍的一件事。

    从小,她就喜欢太子表哥,太子表哥也钟情与她,他们两个人是两情相悦的。

    可所有的人,都理所当然的想让顾妃妃嫁给太子表哥,做太子妃。

    尤其是这件事,顾瑶瑶还是听皇后亲自和昌平长公主提起的。

    并且是永安帝的意思。

    毕竟顾妃妃是云英未嫁,当着顾妃妃到底是不能说这些,所以皇后特意挑着顾妃妃未随着昌平长公主进宫之时,提及了这件事。

    当时顾瑶瑶就在场,她们倒是也没顾忌,毕竟顾瑶瑶也不是外人。

    两个人就旁若无人的讨论这件事,殊不知,顾瑶瑶的心在那一刻几乎就是放在火上烤的。

    不过她从小喜怒不形于色惯了,虽然已经伤心到不能自已,但到底还是忍住了,没有表现出来。

    就是从那天开始,顾瑶瑶觉得,如果顾妃妃在一天,她一天都没有好日子过,永远都会被顾妃妃压着不能翻身。

    而母亲也永远看不到自己的存在。

    现在顾妃妃死了,她终于死了,她终于不会在碍手碍脚的挡着自己了。

    太子妃,这威武将军府的荣耀,昌平长公主的荣耀,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她的了。

    即便现在母亲伤心,也只是一时的。

    时间久了,有她这个贴心的女儿陪着,顾妃妃,早晚会成为过去。

    想到这里,顾妃妃心里多少平衡一些了。

    她耐着性子,继续劝道,:“母亲,您别这样想,妃妃若在天有灵,也不愿意看到您这样的,她素日里也是最纯孝的。”

    昌平长公主似乎听不到顾瑶瑶的话,却一味儿的沉浸在伤心里,根本连话都不接了。

    顾瑶瑶心里不平衡,但是此刻更加不肯表露出来。

    她知道顾妃妃的死,就好像是挖了昌平长公主的心肺一样,这种切肤之痛,她是体会不了了。

    但是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胡闹的。

    当顾瑶瑶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顾炎枫去大步走了进来。

    这才几天的光景,顾炎枫看起来,整个人也颓废了不少,起码这精气神儿比起前两天看起来,是差多了。

    “给母亲请安。”顾炎枫俯身道。

    昌平长公主恍若未觉,还是一味儿的沉浸在自己的伤心之中。

    顾瑶瑶忙道,:“二哥,母亲大概还是不能接受妃妃的死。”

    顾炎枫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昌平长公主面前,温声道,:“母亲,儿子觉得妃妃的死,似乎不是一场意外。”

    顾瑶瑶听的这话,只觉得轰隆一声,心都快要炸裂开来了,顿时脸色惨白一片。

    “这怎么可能啊?”顾瑶瑶几乎是尖叫而出。

    “大妹,你这是怎么了?”顾炎枫问道。

    “没,没有,我只是觉得二哥的话有些离谱了,妃妃难道不是犯了哮症而死的吗?”

    顾瑶瑶想要问的话,也正是昌平长公主想要问的。

    昌平长公主显然也被顾炎枫的话给震惊住了。

    当日的情形,昌平长公主其实并未见到。

    顾妃妃负气而走,顾炎枫进来问明了原因,倒是也没说什么,就要去追顾妃妃。

    顾瑶瑶也放心不下,兄妹二人就一起去了。

    当时在郊外找到顾妃妃的时候,顾妃妃不省人事了,气息也很微弱了。

    顾炎枫去找马车来,让顾瑶瑶看着顾妃妃。

    回来的时候,看到顾瑶瑶拿着顾妃妃的香包,放在顾妃妃鼻子跟前儿,但是顾妃妃已经吸不进去了。

    然后在回程的马车上,顾妃妃就断气了。

    当时顾炎枫和顾瑶瑶都不能接受,顾瑶瑶直接哭晕了过去。

    很明显,顾妃妃急怒之下,加上剧烈运动,在郊外犯了旧疾,然后不治而亡。

    这是一个意外,也是一个很悲惨的意外。

    没有人提出过什么异议,怎么到了现在,顾炎枫却说这样的话呢?

    “大妹,有件事,我要问你,当时你给妃妃用的香包是在哪里拿来的?”顾炎枫看着顾瑶瑶,神色十分的严肃。

    顾瑶瑶其实心里很害怕,但是表面却十分的镇定,答道:“是在妃妃的腰上解下来的,她的香包从来都是系在腰间,这里面放着缓解哮症的药物,这我是知道的。”

    顾炎枫点了点头,:“对,这是妃妃的习惯,咱们这些亲近的人都是知道的,我当时就一直在想,妃妃犯病了,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去解下腰间的香包,她也知道那里放着救命的东西,除非这里面有什么内情。”

    “什么内情?”昌平长公主迫切的问道。

    因为此时此刻,她也觉得顾炎枫说的十分有道理,妃妃是个性子十分妥帖的人,这哮症是她胎里带来的,并不是一天两天的病症了,对于自救的方法,妃妃早就烂熟于心了,并且她的病症也算是控制的很不错了,如果有救命的香包在身边,是不可能引发旧疾致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