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科幻小说 > 大凶棺 > 章节目录 第126章 四阴山
    黄叔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咱们这次遇上的狠角儿啊,她这时给咱们示威呢!”

    我心口一跳,也顾不上想自己会不会给黄叔添乱,凑到那面墙上也开始端详起来。

    可是愣是将墙看出朵花儿来我都没看出什么门道,满脑子的二百五。

    此时黄叔仿佛终于想起了我,拿着八卦图给我讲解起来,只见他一手指着图上那坎字,一边说道,“这个坎字代表水,艮字代表山,而方向则是对应着东北,也就是说咱们得去东北方向,有山有水的地方找她去。”

    找她?

    我缩了缩脑袋,心想说我躲她还来不及,怎么还敢上杆子去找她呢。

    然而黄叔仿佛提前洞悉了我所有的想法,平静的问道,“难道你不想摆脱这个女鬼,过上正常生活?”

    黄叔这话直接戳进了我的心窝子里,我只得无力的点了点头,拖着沉重的脚步往门口走,“成,我去问问表姐。”

    我又将黄叔的话给表姐复述了一边,不过省略了其中光怪陆离的部分,只说黄老板孝顺,看到老爸年纪大了,想带着老人四处走走。

    表姐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又支着下巴想了半天,最后一拍大.腿道,“想起来了,东北方向依山傍水,可不就是四阴山吗!”

    我瞪圆了眼睛,“四阴山?”

    这名字听着就像个阴森地方,也忒不极力了。

    表姐扶着肚子一脸怀念,“对,你别看名字起成这样,那儿可好看了,一到春天好多人去春游,当初我跟你姐夫也去过,好玩!”

    听到这里我才放下了心,又回头去找黄叔,寻思着表姐对我们不薄,之前她因为我们被女鬼附身,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影响,想从黄叔那求个什么东西保佑她平平安安的。

    黄叔一听也没推辞,从原先那小瓷瓶里捏了些药粉撒在房间的角落里,而后又让我将表姐的头发取一小搓,打成结放进了一个黄符纸里头递给了我。

    我捏着那鼓鼓囊囊的符纸愣了半晌,“这就完啦?”

    黄叔点了点头,解释道,“你别看简单,先前我撒的药粉可以给她家辟邪,刚才这出就是保佑她出门的时候不受外头鬼的伤害。”

    我这才恍然大悟,捏着那小纸包半晌,最后还是砸吧这暗自惊叹黄叔果然是有大神通的。

    安排妥当了表姐,我们一行四人又浩浩荡荡的朝着表姐所指的四阴山出发了,到了那我们才发现,说是山,其实那里就是好多地势略微高点的山丘,不过到处都种满了野草和野花,想来春天的时候应该很好看,可是我们来的时候已经寒风凛冽,别说来游玩的人了,就连人影都没见到几个。

    我们四个就在那里抓瞎,连往哪个方向走都不知道,正在苦恼的时候远处居然走来了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我刚想上前说些好话问问路,没想到那老人老是主动跟我搭起了话。

    “小伙子,你们这是要上山吗?”

    上山?就这几个小山丘还值得用上字儿?

    我一脸见了鬼的神色,伸手一指旁边只比我高了两个头的山丘,“这个小土坡也只得上去?”

    话音刚落,那老头笑的见牙不见眼,一边笑一边摇头道,“小伙子,这可不是四阴山,你们离四阴山还远着呢,沿着这条路往外走,还得走上几十分钟才能看见四阴山。”

    原来如此。

    我一脸恍悟的点了点头,正准备跟那老人道谢,没想到就这一瞬间的功夫,眼前突然寒光闪过,刚才还跟我有说有笑的老头立刻尸首分家,脑袋已经飞出了几米远,身子还站在我面前,呈现站立的状态,甚至连里头还在跳动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饶是我见惯了残忍恐怖的场面,面对眼前发生的这出人间惨剧还是接受无能。

    那一瞬间我几乎吓得心脏骤停,腿软的往后退了两步,也就在我推开的那瞬间,那老人的尸体轰然倒塌,正好倒在我刚才所站的位置,我又是一阵后怕。

    他这倒下,方才露出了后面纪凌雨的身影,此时这杀人凶手还在慢条斯理的将她的宝贝匕首收回剑鞘神情端的那叫一个平静。

    我吞了口唾沫,这才找回了刚才不知道被吓去哪里的嗓子,沙哑着声音问道,“你、你干什么?”

    她没作声,甚至一个眼神都没给我,直接走到了旁边的石头上看远方。

    我心头顿时生出了一股恼怒,好啊,现在她全不人当人了,杀个生命宛如切菜一样?!

    想到这里我都觉得气血上涌,立刻起身恼怒的走到了纪凌雨的面前,高声喝道,“你是不是觉得有女鬼做姐姐就有了靠山,现在杀人连眼睛都不眨的?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了?”

    我这话说完,纪凌雨缓缓的转过了头,黑黝黝的瞳孔平静无波,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心里顿时生出了些许心虚,知道我刚才说的话其实有些过分,却又不好再这个时候怯场,只能端足了气势回望过去。

    纪凌雨缓缓将匕首抽了出来,刀尖指着我道,“你刚才说什么?”

    看到那刀我顿时更加愤怒,往前逼近了几分,不管不顾的开始嚷嚷起来,“怎么着,你还想杀了目击证人是吗?有种你把我们仨都杀了,来来来!”

    我刚说完,只听黄叔在一旁大喝道,“别吵,你们过来看看!”

    我一转头看到黄叔蹲在那尸体旁边眉头紧锁,仿佛发现了什么,也顾不上跟纪凌雨争执了,回头瞪了她一眼后急匆匆的走到了黄叔身边,“看什么?”

    他伸手一指那尸体的脖子,那里还有跟跳动的脉搏,抬头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我握紧了拳头,仔细的看了看愣是没看出什么来,只好老老实实的答道,“动脉。”黄叔收回了手指,“人被切断了动脉会怎么样?”

    会喷血啊!

    之前还在打工的时候我见过一次车祸,卡车直接把那人的头撞飞了,血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站的近的都溅了满身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