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科幻小说 > 灵器复苏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又见迷雾
    沙狼在听到“执天者”这三个字之后,眼中流露出一丝异样,他沉默了片刻,说道:“你知道执天者的事情?”

    “老实说,我才刚听说这个词,屠贯武手下有两个人死于非常锋利的刀刃,一刀毙命,杀人不见血。”

    辰风盯着沙狼手中的匕首,总觉得这把匕首就是杀死那两个人的灵器。

    沙狼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匕首,微微皱了下眉头:“你想说什么?”

    “刚才有两个人在这里面被杀,只有细细的伤口划痕,却没有出血,很诡异的杀人手法,而我见过你匕首的威力。”辰风说道。

    沙狼神情显得很奇怪,看着辰风许久,才说道:“你根本不知道执天者意味着什么。”

    “我应该知道吗?”辰风反问道。

    沙狼似乎并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回道:“我不是执天者,但我给你个忠告,离开秦站,别趟浑水。”

    “你现在才让我别趟浑水?刚才在客车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辰风对沙狼的话很有意见,如果沙狼真想让他别趟浑水,在出发来这里之前就应该把他扔在酒店里,还省去了这么多麻烦事。

    “不是我抓你来的。”沙狼简单地回应道。

    “是你们的段老大抓我来的。”辰风强调道。

    “他是他,我是我,执天者的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沙狼说道。

    “那你能告诉我,执天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吗?为什么连屠贯武他们都那般害怕?你是不是也害怕执天者?”辰风问道。

    沙狼沉默着,似乎在思考要不要回答辰风的这个问题,半晌后才开口:“离开秦站,执天者已经在里面,他不是你能对付的。”

    沙狼说完这句话便转身重新朝宫殿的缺口走去,他身形一闪,很快消失在缺口里的那片雾气中。

    “说得倒轻巧。”

    辰风看着沙狼消失的地方,微微沉思着。

    沙狼说自己不是所谓的执天者,辰风也没去怀疑,他一直认为沙狼和段天虎那行人不太一样,身上好像有一种特殊的气息,让人难以琢磨,不像是会说谎的人。

    可如果沙狼不是执天者,那谁又是执天者?能够让屠贯武这种恶贯满盈的镇灵师都吓成那样的执天者,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他没想明白这件事,便索性不再去纠结,看见沙狼已经进去了,他也毫不犹豫地跟进去。不管怎样,他也想去看个究竟,最好是想办法把秦站枢纽控制住。

    因为有沙狼在前面,辰风也不是很担心钻进去之后会突然遇到什么危险,如果有危险,沙狼应该会解决,对于沙狼的能力,辰风还是比较放心的。

    他小心翼翼地跨过缺口,站在了残缺不全的地面上,四周都被雾气给遮盖住,看不清楚具体的情景。

    辰风在这片雾气里也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便琢磨着利用双眼来看,也许能够看见些什么不同的景象。

    可这一次他尝试了单独用左眼和右眼以及同时用双眼来看,却发现自己的眼睛在这里似乎被限制住了,没法看清楚具体的情况。

    “奇怪,不管用了吗?”

    辰风心里有些意外,这样看来这里的雾气极有可能也是某种灵器所致,也许是弘祖对于秦站枢纽的一种保护,任何人都会受到雾气的限制,没法例外。

    目前四面八方都是雾气,对于这种遮蔽视线的雾气,辰风在秦皇桥那边已经见识过了,他知道自己该如何控制这些雾气。当下便将身上的气诀施展开来,附着在了雾气之上。

    他目前只能够做到利用气诀感知两米之内的动静,在这两米内,雾气被什么东西干扰到都逃不过他的感知,任何东西靠近的话,都会被气诀所感知。

    两米的距离还是过短,他没有发现沙狼的身影,也不知道沙狼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他想要小声地喊一下沙狼,但又忍住了,在这个地方乱说话,谁知道会不会惊动什么东西,还是不要乱喊比较好。

    他只能继续往前走,同时也提高了戒备,但这一次没有走多远,他忽然走进了一个房间里。雾气好像被隔绝在这个房间外面,那些雾气似乎就是房间的墙壁。

    这个房间古色古香,雕木的横梁,深褐色的木桌,轻纱帷帐微微垂下,清幽宁静,像是古时候的房间。正对面有一张书桌,桌上堆放着一卷卷的竹简书。

    不知为何辰风在走进这个房间之后,竟然萌生出一种要发奋读书的念头,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坐在那张书桌前,翻阅起那些竹简。这个念头就像是病毒一样在他脑海里蔓延,让他几乎控制不住。

    他觉得很奇怪,自己虽然爱看书,但也不至于会爱成这个样子。

    被读书的念头驱使着,辰风不由自主地朝书桌走去,然后坐在椅子上,随手翻阅起那些竹简。浅白色的竹简书古朴清新,用褐色的麻绳绑在一起,散发着一股令人新奇的芬芳。

    这还是辰风第一次接触竹简书,他打开了竹简,上面记载的文字居然是鲜红色的,就像是用血书写的,不过辰风更倾向于把这个当作朱砂写的。

    这些文字他一个都看不懂,可他就是莫名其妙地想要看下去,毕竟是象形文字,如果想象力稍微丰富,还是能猜出一些的。

    他盯着这些鲜红色的文字,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他把这卷竹简一直翻到了后面,发现竹简的空白处居然不断地浮现出新的文字出来!

    辰风感觉自己的手臂好像有些发麻,斜眼一看却发现自己的手臂上竟然密密麻麻浮现了许多文字。

    这些文字是鲜红色的,好像是他的血液组成,红色的文字是篆文,在他皮肤上蠕动着,这些指甲盖大小的篆文顺着他的指尖,融入到手里的竹简里,竟然在竹简的空白处排列起来,似乎在用他自己的鲜血来继续书写竹简!

    竹简上面血红色的文字,根本不是朱砂,而是真正的血!

    “这是什么东西?”

    辰风吃惊地看着这些竹简,他想要松开手,却发现自己脑海里还有另外一个念头,这个念头根深蒂固,他不愿意就这么离开这卷书简。

    辰风顿时醒悟过来,自己应该是被灵器给缠上了,从进入这个房间开始他就不知不觉被影响了。

    然而最诡异的是,他明明知道自己被灵器所影响,却没有任何想要停止看书的冲动,脑海里总是想着要把书都给读完才行。

    这种感觉非常古怪,他甚至想要松开书简,可是发奋读书的念头控制了他的身体,让他不愿意松手,像是不把这册竹简写完不罢休。

    所以当前的情势很不对劲。

    辰风的本意:“我不想读书了!”

    可是竹简只有一个回应:“不,你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