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修真小说 > 邪风曲 > 章节目录 144. 第150-151章 天机迷城
    站在醉香楼的瓦顶,厉风回头朝着青衣人笑了笑:“你很有趣,如今燕京城风声鹤唳,你不怕我带你去王府的军营,把你射成个刺猬么?”

    那青衣人轻轻的揉动了一下纤长、细白的手指,轻声笑到:“我不是你的对手,要杀我,早就可以动手了,何须别人帮忙?”

    厉风盯着他的脸蛋看了老半天,这才微笑着点点头,虚空踏步,彷佛走楼梯一样的下到了院子里面。趣/读/屋/ ..那青衣人的脸上微微的浮现出一丝赞叹的神色,轻轻一纵身,彷佛四两棉花落入油盆里面一样,悄无声息的就落在了地上。厉风伸出双掌,猛的击掌了两下,喝道:“妈妈,怎么咋,正热闹的时候,你院子里面一个活人都没有么?”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鸨立刻出现在了大厅的门口,她娇柔做作的尖叫着:“啊呀,是厉大人啊,早说今天早上喜鹊正在……”

    厉风甩了一下长袍的前襟,冷笑着走上了台阶,冷哼到:“你明天早上要是能够在树上找到一只喜鹊,我就赏你五百两银子。要是你找不到,我就一耳光赏给你。我厉风可不是什么贵人,只会杀人……带了一个朋友过来,好好伺候吧。唔,听人说,你们楼子里面新来了几个小姑娘,都给我带出来,让我看看长得怎么样。”

    那老鸨满脸的尴尬,她看了看天色,可不是么,大秋天的冷得要死,喜鹊早不知道飞哪里去了,谁还会大清早的在树枝上蹦跳呢?听得厉风的要求,她连忙笑着哈腰到:“厉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诶,可是新来的紫玉她们,今天金公子他们已经……”

    厉风缓缓的看了她一眼,缓缓的点头:“哦?金公子?他全家不是已经死了么?”这是彻头彻尾的威胁了。

    老鸨的脸上立刻浮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珠子,带着厚厚的脂粉混合成了一道道的泥浆朝着下巴上滚了下去。她点头哈腰的陪着笑脸,连忙说到:“厉大人开玩笑了,金公子他们怎么敢得罪厉大人,这,这,我马上就把紫玉她们几个带来,厉大人可千万不要生气啊。”她彷佛见鬼一样的,飞跑着朝着后面的院子里面去了。

    那青衣人已经走到了厉风身后,摇头叹息到:“仗势欺人,这可……”

    厉风横了他一眼,微笑到:“仗势欺人么?小可倒是没有感觉不好的。尤其今日我就是想仗势欺人一下,看看这权势,到底能干什么。”说完,他也不理会这人,喝令着几个醉香楼的小厮带路,领着自己去了楼上最大的一个包厢。

    坐在那柔软、宽敞的,铺满了兽皮的靠椅中,厉风懒洋洋的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说到:“请坐。小子我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小子厉风,燕王府属下都指挥使,似乎还被封了一个爵位,但是我自己都忘记是什么封号了。如今是燕京城五城都督,总管城内一切兵马。”

    厉风端过身边小厮极其小心的奉上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淡绿色的酒液,轻笑到:“兵荒马乱的,做人都要小心一些,兄台半夜三更的冲进燕京城,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兄台是,杀手?密探?情报贩子?既然兄台肯跟着厉某进醉香楼,相比总有一个说法的。”

    那青衣人走近了一把靠椅,小心的用手按了一下那柔软的,足以让人陷入两尺深的毛皮垫子,摇摇头清冷的笑了笑:“罢了,给我一张太师椅,这种椅子,我是不习惯的……厉大人手握重权,却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对小人下杀手呢?兵荒马乱的,军队要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吧?在下徐青,贱名不足挂齿。”

    厉风歪歪的靠在了座椅上,懒洋洋的看着徐青四平八稳的坐在了一张太师椅上,摇摇头,又端起了一杯酒。“我厉风不是杀人狂,今天下午死的人已经够多了,我并不想无缘无故的再杀一人。虽然,从背后一刀抹掉你的头颅,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你不害怕我?”

    接过一杯小厮送上来的酒,徐青双手把酒杯合在掌心中,用自己的体温温烫着酒液,轻轻的用鼻子嗅那淡淡的香气。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秀气的睫毛在灯光下反射出了一丝温润的七彩光芒。他很儒雅的笑着,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厉大人身上的血腥味道还没有干,不过心里却是没有杀机,身上也没有杀气,我倒是不是很害怕的。”

    沉默了一阵,厉风干脆把全身都缩在了那温软的靠椅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眯着眼睛看向了徐青。自己的手指又控制不住的掏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感触着那细软的胡须在指头上拂拭而过的温柔感觉,厉风叹息了一声:“没错,我没有杀气,我不想无缘无故的杀死一个对自己并没有表现出敌意的人。尤其,我看你不是那种鸡鸣狗盗的小人,进了燕京,也不会给我们增加麻烦,但是总是要盘问一下的,谁叫是我碰上了你呢?如果是锦衣卫的那些太监碰到了你,你此刻大概已经被杀死了。”

    徐青矜持的摇摇头:“徐青的武功不是很高,但是,倒也不是任凭人宰杀的呢。”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话说了,就听到外面老鸨仓促的催促着,七八个轻柔的脚步声正在缓缓的靠近这个包厢的大门。厉风呵呵怪笑着:“好,妙极,我刚回燕京,手下那票兄弟就给我说,醉香楼来了七个才艺绝佳,容貌极美的姑娘,不知道徐兄是否有兴趣。”

    徐青有点坐不稳了,他扭动了一下身体,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的尴尬,倒是让厉风看得很是有趣。厉风不断的猜测着徐青的来历,但是就是看不出他到底是干什么的。武功极其高明,气度也极是优雅,倒像是一个大家族的贵公子一样。奈何他三更半夜的冲进燕京城,这来意就有些古怪了。说不得,只能用青楼的妓女来试探一下他了,看看他到底是真君子还是伪君子。

    此刻,燕王府内,吕老太监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凶光闪闪的三角眼不眨眼的盯着面前跪着的十几个红衣太监。过了很久很久,他才冷冰冰,没有一丝人气的说了一句:“哦?你们是说,厉风和那些叛逆有勾结,故意放走了他们府里的人,是不是啊?”

    一个太监头目不知道死活的爬上去了几句,连连点头说到:“可不是么,公公,那厉风可是嚣张了,他不仅逼我们放走了那些叛逆府里的人,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我们给毒打了一顿。公公,他可是勾结叛逆,外带对公公不敬啊,说什么他打我们,就是打公公您啊……”这些太监,已经开始有一点日后锦衣卫、东西厂的祸害本色了。

    吕老太监皮笑肉不笑的哈哈了一声,缓缓的站了起来,轻轻的一掌拍打在了那太监的身上。‘咯吱咯吱’的一阵响,那个太监顿时彷佛一个烂肉口袋一般的软在了地上,一股股漆黑的血从他的七窍之内彷佛喷泉一样的涌了出来。吕老太监阴笑着:“小娃娃,也敢骗公公我?今天你们行事的时候,公公我就在后面看着,要说那厉风勾结叛逆,他还会亲手杀死了十七个逆党么?”

    其他的那些跪倒的太监已经是吓得满脸苍白,浑身大汗淋漓的,不敢动弹了。吕老太监猛的咆哮起来:“一群混帐,敢联手起来欺瞒公公我?你们摸摸脑袋是不是还长在脖子上?啊?那厉风放走那些丫鬟使女,是宅心仁厚,你们一群小猴子狗屁不通的,就敢在公公面前给人身上栽赃扣黑锅?啊?谁教你们这么做的?”

    吕老太监冲上去,对着那些跪倒的太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他这次可没有用上那阴毒的内劲,只是运足了力气,拳拳到肉,脚脚透骨,打得地上的那些太监是满地的乱滚乱爬,但是就是没有一个敢逃跑的。趣/读/屋/ ..甚至有几个被踢飞的,还得乖乖的爬回来,把自己的脑袋送到吕老太监的脚尖前,让吕老太监那穿着厚重皮靴的脚丫子,在他们脸蛋上再狠狠的留下一个痕迹。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都按照你们这么干,以后公公我还敢相信你们回禀的事情么?啊?不要说公公我不护着你们,你们要是也有厉风那么能干,有这么高的武功,能收集这么大的一股子力量,公公我也由得你们出头,可是你们行么?”

    “一个个无才无能,练了几十年武功,这玄阴神罡才练到一半火候,你们就当自己了不起了?敢勾结在一起蒙骗公公我了?公公可是告诉你们,伸出一根小手指,你们都要死上一百次,全部给我滚你们娘的,下次再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我非宰了你们不成。哼,一群废物,没用的废物,陷害人都不会。”

    吕老太监眼里神光闪动,突然间再次起脚,恶狠狠的把最近的那个太监踢了个原地腾空周天三圈转,大头着地落下,凄惨无比的趴在了地上。他冷冰冰的喝了一句:“好了,都可以下去了,最近城里是非多,都给我好好的监视着,要是出了毛病,你们还能活么?……那李景隆派来的探子,也不要动他们,每天给我盯紧了,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动作。”

    他猛的提了一口真气,大声的吼叫起来:“给我滚。”

    那些太监头目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仓惶的朝着外面跑去,哪里有人敢丝毫的迟疑?

    吕老太监缓缓的坐回了那张太师椅上,突然开口问到:“小李子,你说,这些家伙还有什么用?……哼,厉风的为人,公公我也考究很久了,小孩子脾气,猖狂了一点,向上爬的心思太急切了一点,要说他心狠手辣么,他还不够心狠。嗯,可是要说他其他的地方,倒还是不错的,对王爷,还是忠心耿耿的,这群废物当公公我不知道厉风的为人,就敢诬陷他和叛逆勾结,简直就是一群白痴。”

    小李子笑嘻嘻的从阴暗的角落里面走了出来,溜须到:“公公英明,自然明白厉主管的好处,要说这些公公么,他们其实倒也不坏,就是手上的权力大了点,脾气也就大了点,到了最后心思也就大了点,对公公的话,也就不怎么入耳了一点……嘿嘿,别的倒也没什么。他们对公公,还是很忠诚的嘛!”

    吕老太监深深的看了小李子一眼,阴笑起来:“这一次他们骗了公公我,下次也一定会再骗下去的,公公我可没有这么好说话。找个理由,把他们都给咔嚓了吧,明天你给殿下说,就说要派人去刺杀李景隆,把他们都派出去吧。那李景隆的武功还不错,想来不会被他们杀死的,那么,就借刀杀人喽。”

    小李子听得满身冒汗,连忙鞠躬答应了。自从朱僖掌了燕王府的大权,他小李子也是水涨船高,手上的权力越来越大,这不,他就无形中成了吕老太监的副手,帮忙打理一些密探情报的事情,这吕老太监似乎也有意的栽培他,对他倒是不隐瞒什么事情。但是就是因为这样,让小李子发现吕老太监阴晴无常,可以笑脸杀人,不由得心里也变得害怕起来。

    沉默了一阵,吕老太监不教小李子走,他也不敢动弹。过了很久,吕老太监才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唉,小李子,你说公公我容易么?年纪一大把了,还要操心这里,操心那里的……公公年纪大了,时间不多了,总要给王府留下几个靠得住的人吧?这年头,能干又忠心的人难找啊。唉,谁能明白公公我的难处哦!”

    连连的摇头,吕老太监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模样。小李子听得心里微微欢喜,却是不敢流露出来。风从敞开的门户内吹了进来,吹灭了大厅内的蜡烛,顿时整个大厅都笼罩在了黑暗之中。吕老太监彷佛鬼魅一般的声音轻轻响起:“明天,叫厉风来见公公,公公我有些话要交代他。这次的事情,他放走那些丫鬟侍女,虽然是不想无辜杀人,但是世上哪里又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呢?”

    “是。”小李子轻声的回答了一句。

    醉香楼内,老鸨献宝一般的指着身后七名容貌极美,身材高条,手里抱着丝竹乐器的素衣女子,裂开通红的大嘴笑着:“厉大人,啊哟,还有这位大官人,这七位可就是我们醉香楼最新来的姑娘了。这位是紫玉,这位是红玉,这位是柔玉,青玉,胭玉,绯玉,温玉,个个都有一身绝佳的乐技……嘻嘻,那金公子说,不知道是厉大人也……”

    厉风懒洋洋的挥挥手,冷笑到:“告诉那什么金公子,我不认识他,不要套近乎……七位姑娘,先吹个小调听听,妈妈你要有什么事情,就可以出去办事去了。多上一点好酒,弄点下酒的小菜过来,厉某今天还没有用过餐的。”

    那老鸨不敢逗留,连声应是的退了出去。那七个以玉为名的女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厉风,微笑着坐在了房间一角的七个锦墩上,整理了一下自己手中的乐器,一会儿的功夫,一缕清幽的乐曲飘然而起。就在吹奏乐器的时候,这些女子还是在不断的打量厉风,对于那个彷佛贵公子一般的徐青,倒是没有人看上一眼。

    厉风眼里蕴涵着一层淡淡的金光,他已经看出了,这七个女子体内都有着近乎二十年苦功的内功修为,在江湖上,也是靠近一流高手的水准了。这样的女子会出来做歌姬么?厉风心里不断的冷笑着,他看了看面前的徐青,心里冒出了一个极其邪气的主意。

    徐青看到那七个女子,似乎也皱了一下眉头,但是他很小心的没有让那些女子发现自己注意到了她们,只是轻笑着对厉风说到:“厉大人的心绪不靖啊,似乎今天杀人,厉大人不是有心为之的,但是又无所奈何,所以心里忐忑?”

    厉风直起了身体,盘膝坐在了靠椅上,冷漠的说到:“心绪这东西,虚无飘渺,倒是不去说他。该杀不该杀,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徐兄倒是不用一直试探厉某心里的想法,这样对你绝对没有好处。如果是一个和你身手相当的人,你如何试探都无妨,但是面对一个举手之间就可以取走你性命的人,徐兄还如此做,是否太不谨慎了一些?”

    徐青笑起来,此时正好小厮们送来了四个凉盘,四个热碟,并且带来了两个倒酒夹菜的姑娘。徐青挥手赶开了自己身边的那个姑娘,自己抓起筷子,夹了几口菜送进了嘴里,咀嚼吞下后才说到:“厉大人莫非想杀我?”

    厉风歪着脑袋看了他一下,点头说到:“你不知道么?破人**的人,总是要倒霉的,你能看破我心里的犹豫,要是传出去,人家还说我厉风杀了几个叛逆还要如许的优柔寡断的,岂不是笑话?杀了你,可以免去天下人耻笑,为何不杀?”

    徐青指着房内的九个女子笑了一下,摇头叹息到:“杀了我徐青,还有她们呢?”

    厉风歪着脑袋看那七个吹奏乐曲的姑娘,突然阴笑起来:“她们?她们算人么?”厉风似乎一口气,把今天下午的那一肚子的憋闷全部给吐了出来:“她们是什么?不要说我,哪怕一个小小的百户长,都可以绝对的决定她们的死活,她们还算人么?……不要说她们九个,天下百姓,君要你死,你敢不死?我呸。”厉风抓起酒壶,一口气灌了下去。

    徐青看着厉风,突然笑起来。“呵呵,厉大人,你的心里,还是在乱啊。”他轻轻的摇头,喝了一杯酒,很是惬意的品味着嘴中的酒液。

    厉风站了起来,缓缓的走了两步,到了那紫玉的面前,笑道:“不错,心里还在乱啊。平日里我杀人不眨眼,今日里杀那三十五家勾结朝廷大军的官儿,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为何我心里总是有些放不开呢?象我厉风,杀人放火,抢劫掳掠的勾当做得不少了,为何我今日灭了她们满门,心里却是有戚戚然?”

    徐青沉默了很久,然后才很小心的说到:“厉大人,莫非你自己身上,曾经碰到过灭门之事么?”徐青的两只手放在了面前的八仙桌上,手背上青筋爆出,一股强劲的力道在他手中含而不放,似乎随时就准备破空拍出。

    厉风淡笑着看了看徐青,轻轻的摇头,他坐回了靠椅,说到:“哦?你怎么这么说?”

    徐青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两只手,迟疑了一阵子,这才说道:“罢了,徐青今日冒犯。我自幼苦习天机遁甲,精研命相数理,厉大人若不是曾经身受凄苦,何须为三十五叛逆官儿伤心,甚至撼动了自己的心境?按照厉大人表现出来的实力,怕不是已经功力已经进入了先天之境,心如铁石,哪怕身前死去数万人,恐怕也不会心惊,区区三十五家,呵呵……”

    厉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他对徐青的兴趣更加浓厚了,这么一个可以看破自己心思的人,实在是很难得的人才,而且,他居然能够说出自己曾经遭受灭门之祸,这份洞察力,可是惊人了。不过,厉风不会傻到去分辩自己是否真正如此,那是欲盖弥彰的事情,傻瓜才会作。厉风只是笑着,微笑着看着徐青,轻轻的点头。

    抚了一下腰间斜斜的插着的破天刀,厉风伸手吸过了一个酒壶,点头说道:“你,跟着我吧。我要你做我的下属,你武功不错,看起来就是一个出身不坏的人,尤其这份精明更是难得。我不就追究你深夜私自闯入燕京城的罪状,最近燕京城龙蛇混杂,是人不是人都跑过来捞好处,哼哼,你要是不成为我的属下,那么我自然有一百万个借口杀了你。”

    听到厉风的话,他身侧角落内坐着的几个女子,身体都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厉风没有看她们,但是他的神念把她们的动作看得清楚。

    徐青大笑起来:“厉大人,你好没有来由,对我这个来历不明,身份不明,有什么才能也不清楚的人物,你先是带我来青楼喝酒,然后就叫我做你的属下,厉大人把徐青当作什么人了?”

    厉风懒散的说到:“把你当作一个可以重视的人才,值得我搜刮的人物而已。我现在的属下,小猫是一员虎将,杀人征战,天下难得有人可及,但是脑袋就有些不灵活了;独孤胜是王府的护卫头子,打打杀杀还行,内外事务那是一窍不通;阿竹是我大哥,但是玩帮派都玩不滴溜,就不要说帮我在官场上厮混了。我手下没有一个可以帮我处理事情的人,我相信你可以。”

    徐青一脸古怪的看着厉风,彷佛看到了白痴一般。他吭吭了两声,想笑又笑不出的说到:“你这么肯定我就能帮你?”

    厉风点头:“我会望气之术。你的瞳孔清明如水,智商应该不低;你敢跟着我直接来醉香楼,要么是白痴,要么是大智大勇之人,但是你看起来不是白痴一个,所以有胆量有勇气,正好帮我做师爷。而且你的武功还过得去,日后不需要我浪费人手保护你,这是最理想的,所以,你投靠了我,对我有很大的好处。”厉风看到徐青几句话之中就直接指向了自己心中最**的地方,他要是不知道徐青是一个智商极高的人才,他就真的是一个蠢材了。

    徐青的确是一个心智极高的人物,否则他的师门也不会派他一个人出来查探事情了,但是此刻他也被厉风弄得心乱如麻。良久,他才苦笑了起来:“厉大人,你这么说,可就……如果我不答应呢?”

    厉风抽出了破天刀,狠狠的一刀剁在了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松开了手,让破天刀嵌在了桌面上。两个倒酒的姑娘吓得乱叫,跳着脚的跑出了门去。那七个正在吹奏的小姑娘则是脸色如常,但是也把手中乐器给放了下来,她们缓缓的站起,小心的聚集在了一起,露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躲在了屋角里。

    厉风狞笑着:“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杀了你,你私闯燕京城,妄图闯入王宫图谋不轨,我厉风身为燕京五城都督,都指挥使,有足够的理由和权力把你斩杀,人头悬挂示众。”

    徐青呆呆的看着桌上的破天刀,不由自主的苦笑起来。他感觉到很无力,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笼罩在了他的心头。饶是他计谋万千,手段变幻,但是厉风这种地痞习气一发作,一切都成空了。要么投靠厉风,要么被厉风杀死,就只有这两个选择。而且徐青毫不怀疑厉风会真的当场就斩杀了他。正如厉风所说的,他有权,杀一个人算什么?

    良久,良久,盘算了半天如今的局面以及日后可能造成的影响力之后,徐青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看向了厉风:“如果我投靠了你,有什么好处?我是说,就算我有一身本事,但是如果我仅仅是为你效力卖命,那除非是我真的傻了才作这种事情。而且,我总要给我的师门一个交代的。”

    厉风抽回了宝刀,在手上抖出了两片刀花,和蔼的笑到:“跟了我厉风,只要你认真做事,升官发财,荣华富贵自然不在话下,嘿嘿。”

    徐青嘴角一撇,冷笑了一声:“荣华富贵?浮云罢了。”

    厉风马上变了脸色:“浮云?我呸,就算是浮云,也总比你死在这里好吧?至于你要和师门交代的事情,哼哼,不管你师门要干什么,有我们燕王府的力量帮你,总比你们自己去辛辛苦苦的寻访的好……我见你进城后,莫名其妙的转了三个圈子,似乎是想要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我呸,就你一个人,半夜三更的还下着雨,你在偌大一个燕京城内寻访踪迹,你莫非是傻瓜不成?”

    徐青咳嗽了一声,似乎觉得厉风说话太难听了。他解释到:“我这么作,自然是有原因的。我自然有把握,找到那……”

    厉风手一摆,看了看那七个站在屋角‘发楞’的以玉为名的姑娘,冷笑到:“罢了,不要再这里说。我们走吧,外面的雨也快停歇了,我们去世子府叫人摆上一桌子的酒菜,好好的吃喝一顿。”

    徐青点头,慢吞吞的站了起来。突然又听到厉风邪笑着说到:“本来叫这七个娘们进来,是要她们今天晚上好好的陪陪你,看看你的笑话的,但是既然你有意思投靠我,我也有心思要收了你,也就不和你开这样的玩笑了。罢了罢了,我们走吧。”厉风抖手就是一锭银子丢在了桌上,淡淡的说到:“告诉你们妈妈,就说我走了,不用远送了。”

    徐青听得厉风的话,那是气得牙齿都发痒痒了,什么叫做自己有意思投靠他?分明就是厉风看到了自己,强行要收自己为属下罢了。他只能恨自己,为什么刚才和厉风谈话的时候,要因为厉风的几句感慨,自己就卖弄才学,猜测他的心思和经历,结果把自己给坑了进去。

    他在自己师门,是有名的天才人物,自幼心智过人,是门内青年弟子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但是就是因为太少在人间鬼混,所以对人处事的功夫太少了一些,第一次单身一人出门办事,结果就被厉风给套了一个死牢的,不能不说是他的悲哀了。

    厉风已经从窗户里跳了出去,轻飘飘的悬停在空中三次呼吸的时间,看到徐青也跳了出来,这才身体猛地一个转折,彷佛老鹰一样的扑上了十几丈外的一处屋顶,随后远远的朝着朱僖的府邸飞了过去。

    徐青看得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自忖门内功力最深的几个长老,恐怕也不能做出厉风的这一手功夫。悬停空中三次呼吸的时间,他徐青如果准备得当,也可以勉强的做到,但是悬停这么久之后还能如此轻盈的飘走,那没有六十年以上的苦练,是不可能达到这种水平的。徐青无奈的摇摇头,垂头丧气的告诉自己:“罢了,跟着他走罢,总之,他是燕王府的臣子,也许,借助燕王府的力量,我们门里还真的可以很轻松的就了解这次的事情呢。”

    一时间,徐青心里是各种念头纷纷而起:“罢了,罢了,我苦学二十年,到底是为了什么?就为了在城里的藏经阁钻研那些故纸堆么?学了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要是不拿到人间来亮亮,岂不是亏负了我这七尺之躯?……升官发财,荣华富贵,我倒是不在意,但是男子汉大丈夫,扬名天下,这也是一条正道啊。”

    咬着牙齿跟在厉风身后跑了一会,厉风轻飘飘的落在了朱僖府邸的门口,和那看门的八个护卫打了个招呼,带着徐青就进了院子,转了两个圈子,到了自己重新修缮好的精舍面前。此时,这个精舍已经全部是厉风和小猫占用了,独孤胜早就被赶到了另外一个偏院里住着了。

    徐青看着厉风进门点灯,拉开椅子让自己坐下,不由得横下一条心来:“罢了,罢了,听他说些什么吧,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如果他是一个好人,我就用自己的全部心思辅佐他又如何?总不能白白的被他杀死吧?如果他不是好人,那么,凭借我的身手,日后找一个机会逃走,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厉风已经出了门去,叫醒了两个值夜的丫鬟,叫她们胡乱去弄些酒食上来。两个丫鬟睡眼惺忪的含糊答应了一声,披上披风,朝外面去了。

    厉风先到小猫的屋子里面打了个转儿,看到小猫正鼾声如雷的酣畅大睡,这才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了徐青的面前。抓起桌上的茶壶,厉风倒了两杯茶水,含笑说到:“好了,现在我们开诚布公的说吧,你是什么人,来燕京干什么。我可以看看,如果我能帮你,我可以动用手上的一切力量帮你。”

    徐青端着茶杯,打量了一下厉风房间里的摆设,过了一阵子,他才满意的点点头,心思思忖着:“不错,最起码他没有那些骄奢之气,房间里的陈设很是简单。”

    厉风差点就笑了出来,他自然知道徐青在打量什么东西。他在肚子里面哼哼:“娘的,上次为了栽赃给京师的锦衣卫,我自己放火把这房子给烧了,现在是刚刚重新修好的,自己又在外面跑了好几个月才回来,哪里会有什么摆设?你小子,哼哼。”

    徐青长叹了一口气,双眸紧盯着厉风的眼睛,缓缓的开口到:“我是迷城出来的,天机迷城。”

    厉风心里哆嗦了一下,他自然知道这个名字,甚至在他还在苏州府当地痞小偷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名字了。天机迷城,号称天下最聪明的一群人居住的地方,是武林中极其神秘的一个门派。甚至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到底在哪里,但是人们纷纷传说,里面的人一个个计穷造化,都是诸葛亮一般的人物,尤其是对于机关阵法等等,无不精通,丹青医术,样样全能,甚至是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他们也懂了不少。

    厉风嘿嘿怪笑着看着徐青,连连摇头的说到:“老子这回可是占了大便宜了,徐青啊,要不是我厉风碰到了你,你怎么有机会投靠我这么一个英明神武的主子呢?嘿嘿……”

    徐青扁了扁嘴,轻轻的抚弄了一下自己的三缕长须,冷哼到:“这次城主派我出来,是要我打听我们迷城最大的对头锦绣府的事情。自从七年前苏州府争夺剑仙遗物一事,锦绣府的高手在苏州遭受重创之后,他们竟然是消失无踪了,可是最近他们似乎又冒了出来,而且声势更加浩大了,我们不能不加小心啊。”

    厉风皱起了眉头:“锦绣府么?我知道他们,但是他们和你们迷城,到底是怎么招惹上的是非?”

    徐青的脸色有点犹豫,但是到了最后还是坦白的说到:“说来也是我们天机迷城自己名头招来的是非,那锦绣府最大的能耐,就是靠女人混饭吃,他们满天下搜刮那些容貌秀丽的幼女,专门培养大后送进个个门派或者是朝廷重臣的府里,用意自然是不用我说了吧?……我们迷城,也是他们渗透的一大目标,为的就是我们迷城那绝传的……”徐青闭上了嘴巴。

    厉风嘿嘿笑着,他点点头,怪异的说到:“你们迷城,恐怕是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代人吃过这苦头了,所以看到锦绣府再次露头了,你们自然要派人出来打探消息,是不是?唔……”厉风沉吟片刻,问到:“你们迷城据说是在东南一带,你跑燕京来打探消息干什么?”

    徐青的脸色很是古怪,他看着厉风,低声说到:“据说,这一次锦绣府培养出了一仙三绝五美七娇,偏偏其中大半人手要么去了京师,要么来了燕京。京师有我的师兄去查探了,这燕京城,自然只有我徐青来探访了。奈何刚进城,就被人逮了个正着,我能奈何?”

    厉风下意识的抓了抓下巴,眼里神光诡谲的闪动着,他低声的说到:“乖乖,这锦绣府,是要趁乱子一网打尽了,不管是皇帝赢了还是我们王爷赢了,他们都要站稳这根基了,嘿嘿,果然是投下好大的力气……娘的,七娇,七娇……嘿嘿。”

    厉风看向了徐青,低声说到:“你觉得,那醉香楼的七位小妞儿,容貌和才艺如何呢?”

    徐青猛的跳了起来,‘哇’的一声怪叫:“这可不是志异小说,你当你随便找个喝酒的地方,就能……”

    厉风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发现她们体内的真气哦?她们的功力不错,如果不是我进入了先天之境,根本不可能发现她们丹田内潜藏的真气,但是很不幸大人我就是燕京城内仅有的四五个先天高手之一,那几个小丫头,瞒得过我么?”

    徐青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在房间内急促的走动起来。

    厉风看着彷佛火烧屁股一般的徐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好,天机迷城的高手,很好,很好,这回我赚到了。哪怕你不甘心跟着我,我也要逼着你非跟着我不可。哼哼,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过看起来人情世故,比我还不如啊。”

    天空中,一道巨大的雷霆劈下。

    书中之趣,在于分享-【..】-趣读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