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圣人吟 > 章节目录 388. 第三百八十九章:大厦即倾
    第三百八十九章大厦即倾

    这空中的鬼山距离此刻已经不过十丈的距离,而且还在极速的下落着,虽然这速度受到了一些阻碍,但是这威势却丝毫不减,浑身上下散发着惊人的威势,通体之中漆黑的光晕不断的缭绕,这种黑色跟黑棍所散发出的黑色截然不同,黑棍所散发的黑色为一种深邃的黝黑,虽然为黑但是却光芒万丈,而这种黑则是一种漆黑,只是单纯的黑,而且其中附带这一种力量,像是一种吞噬感一般,透着疯狂的暴虐之气,目的是为了摧毁一切,碾压一切!

    阴风怒吼,黑气狂啸。

    单单只是看上一眼便觉得不寒而栗,惊悚万分。

    而当前的局势咋是更加紧迫,已经只剩下了五六人在苦苦支撑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坚持不住,可能是十秒也可能五秒也有可能就在下一秒。

    到了这个时候,整个广场空间之内已经被这硕大的鬼山给完全笼罩,已经变得无比之漆黑,就是说伸手不见五指也不为过,虽然看不见,但是所有人心中都能够不比清晰的感觉着这空中这硕大的索命之物的位置,这并不需要要看,只是凭借着一种感觉便可。

    心中那叫一个慌乱,因为你明明知道他马上就要发生,就要落下,但是你却对将要发生的一切无能为力,做不了任何的改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你的命索走,这才是真正的绝望…

    鬼山之下阴风怒号,黑气缭绕,那种破空之声已经无比悦耳的传来,而此刻的距离已经是五丈了,甚至是更近!

    越来越近了!

    而就在此事,“噗!”

    “噗!”

    “噗!”

    又是几声突然想起,在这顷刻之间,这剩下的几人除了宁奕之位也是接连的泄气,重重的吐了口鲜血,然后瘫倒了地面之上,身子那叫一个虚弱萎靡不堪。

    当前只剩下宁奕自已一人了,在不断的苦苦支撑。

    “鱼儿!”

    宁奕此刻已经被空中着硕大的压迫之感,此刻已经是面色涨红无比,嘴巴之中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在嗓子里咕哝着。

    “我没事!我没事!”王莲鱼瘫倒在地面之上,将嘴角的血渍擦干,听到了宁奕的言语之后,连忙的说到,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笑意,因为她此刻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开看了,虽死而已,犹有何惧?

    更况且还是跟这他在一起…

    “想必其他几位应该会很羡慕我吧!”

    这是此刻王莲鱼心中所闪过的一个念头,嘴角的笑意不禁更是明媚。

    听到了王莲鱼的声音宁奕下意识的心中一安,此刻已经来不及多想,心中似乎已经陷入了魔怔一般,又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这头上已经堪称近在咫尺的鬼山之上,拼了命的想要拖住。

    此刻的宁奕依旧在傲然的挺立的,这种压迫之感已无比强烈的袭来,汇聚在宁奕的身上,顷刻之间,只觉得双膝无比之沉重,这鬼山似乎含有那个东西的意志一般,自然是发现了宁奕,顿时来了兴致,然后将所有的压迫汇聚起来,朝着下面宁奕的身影不但的碾压而去,是要让其完全屈服在算达到目的!

    而宁奕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体挺立的笔直笔直,如同长枪一般,面色更加红润了三分,当然是这种极不自然极不正常的红润,果不其然,下一刻,“噗!!”长喷出一口浓血。

    但是身子依然没有任何的弯曲,更别说是跪倒再地,不过此刻脚下的地面已经深深的砸下了一个坑,周围尽是皲裂的痕迹,而且在不断的向着四周蔓延而去。

    这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这鬼山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了,四丈,三丈!

    所有人似乎是看看了一般,一个个笑骂着在相互告别,一时间这其中又是充满了笑意,不断的蔓延着。

    虽然如此,但所有人都看的出来,谁都不想死,更不想在这里稀里糊涂的死了,这才叫窝囊呢?

    毕竟大家前来参军就会想到可能有这种结果,但是绝对不是这种,上阵杀敌保家卫国,最后马革裹尸那也是死得其所,但是在这里,在这落日谷之中被这鬼山给活活压死,谁的心中也都是不甘!

    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命运就是如此安排的,谁也改变不了,只能受着…

    一个个嘴上不断的冲着对方笑骂着,回骂着,但是那眼角之中每一个都噙这浓浓的不敢,浓浓的求生之**,只是当前这种场景太过于绝望,绝望的让人提不起有任何一丁点的反抗,若要是有任何的希望或者转机也绝对不会如此!

    宁奕此刻还在不但承受着这硕大的夹带这无限煞气的鬼山所带来的压迫感,他依旧没有屈服,依旧在苦苦的坚持着,又是接连几口鲜血吐了出来,染得胸前的铠甲之上尽是血色。

    脑海和意识此刻已经不太接受控制,只感觉自己不能没有了思考能力,只是单纯的在坚持着, 坚守着,不能松懈,因为若自己在坚持不住了,那一切就算是彻底完了,在没有翻身的余地。

    这空中的鬼山见到宁奕居然还是没有匍匐在地,似乎更是发了狠,更是聚集起威势又是死死的朝着宁奕袭来,空间都厚重了几分,被这近乎窒息的压迫感给搞得喘不上气来,简直太过于磅礴,太过于盛大!

    这股能量足够将周围的所有的一切都完全碾碎,但是并没有往四周扩散而起,而是汇成了一个点死死的朝着宁奕的方向压去,只有宁奕一人!

    简直太过于庞大了!

    “噗!”又是重重的吐了口鲜血,浑身上下所有的气势已经萎靡不堪,眼神都是呆滞了三分,“不行了!”

    “不行了!”

    “小爷快坚持不住了!”

    “好累啊,好像睡上一觉!”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这种念头,也却是,此刻的宁奕依然到达了顶点,甚至此刻身上一阵阵的气血翻腾,甚至都会有一种随时爆体而亡的感觉。

    眼神之中透过一丝丝的绝望与黯淡,下意识的转头,向着四周看去,只见到周围的无数人此刻正凝望着自己,虽然这空间之中幽暗漆黑,但是宁奕却能见到,此刻所有人的目光正在紧紧的盯着自己,不是失望,而是希望,生的希望。

    “兄弟们啊,我真的对不起你们啊!”

    “是我宁奕太弱了,保护不了你们啊!”

    在心中悲怆的呢喃,失魂落魄…

    接着又是转头见到了已经瘫在地面之上的王莲鱼此刻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眼神之中满是心疼之色。

    “鱼儿~~”

    “鱼儿~~”

    “我……”

    想要开口却发现已经是无语凝噎,什么言语都说不出来。

    意识就这样沉沦着,不断的向下,向着无边的深渊之中。

    “这,这是我想要的吗?”此刻周围空无一物,只有无边的深邃蔚蓝,并且周围还散发这丝丝采光,这是宁奕的脑海之中仅存的意识,不断的呢喃这,也不断的向下沉沦着,或许这便是最后的挣扎于反抗。

    “就这样这般没面的结束了吗?”

    “还真是有点丢人!”

    “就这样结束了?”

    “结束了?”

    “你甘心吗?”

    “你甘心吗?”

    不断的呢喃着,反复的轻声询问这。

    周围兄弟的脸庞一个个的传来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像是过回目一般,这般清晰无二,嘴角不禁咧过一抹笑意,还有其他的人,宁路远,母亲静儿,最后定格在了王莲鱼林小喜王怡然落语彤这笑靥如花的脸庞之上,一个个娇羞柔怯。

    “奕儿~”

    “奕儿~”

    “奕哥哥~”

    一个个甜甜而又羞怯的笑着,轻轻的叫着!

    “啊!!!!”

    就在此刻一道从心底而来的怒气陡然迸发了出来,疯狂的怒吼着,体内在这顷刻之间迸发出了无尽的能量!

    宁奕的目光之中已经变了,变得血色弥漫,又是血目,看上去极为瘆人,像是陷入了魔怔一般…

    像是一个发狂的野兽般凶悍。

    下一刻,宁奕的身子突然是动了,挣脱了这无尽的压迫,愤然向上跃去,口中狂吼,下一刻手中的黑棍紧紧的握在手里,向上支撑而去,顿时间夹带起无穷的甚至是穿透一切的能量愤然挥去!

    冲着这厚重的张牙舞爪的鬼山。

    就在此刻令人震惊的现象发生了,原本这无坚不摧碾压一切的鬼山在此刻碰上这黑棍咋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四处闪躲而去,不断潜逃。

    宁奕的腰肢扭到极限,黑棍以一种无敌的姿态向着鬼山横扫而去!

    那萦绕在鬼山之中的黑色气息拼了命的肆意的逃散着,但是空间就怎么大,能往何处躲藏?

    最后终于是撞击到了一起,顷刻之间,无数的能量汇聚到一起,疯狂的倾泻着,在这一刻,“咔嚓!”

    无数道清脆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一道裂缝居然在此刻不断的变大,不断的朝上空还有四周疯狂的蔓延而去。

    居然!居然!

    这不知道有多宽,有多长,有多高的雄壮的磅礴的巍峨鬼山居然在此刻完全的蹦碎了!

    宛若大厦即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