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渔色大宋 > 章节目录 895. 第875章:这是我的孩子么
    徐子桢张着的嘴一下子僵住,高璞君就这么擦着他身边走过,连眼角都没扫过他,仿佛当他是一团空气似的。

    赵楦不等高璞君拜下便扶住她,眼中闪过一抹黯然,苦笑道:“高姐姐,你我自幼相识,再莫要如此多礼,何况……”她说到这里就打住了,高璞君自然能懂她的意思,连父亲兄长都被金人掳走了,她这帝姬的身份还算什么?

    高璞君轻叹一声,便随着她的搀扶站了起来,反手挽住她道:“先进去说话罢,这次可苦了你了。”

    赵楦瞥了一眼尴尬中的徐子桢,轻轻说道:“我未曾苦什么,苦的是阿娇,她……怕是再也站不起身了。”

    高璞君大吃一惊,她不是没看见阿娇,只是她正和徐子桢怄气,看见阿娇被抱着还以为是路上受了风寒,可是竟没想到会是这么严重。

    她顿时回到徐子桢身边,一把拉住阿娇的手,急声问道:“阿娇,你这是怎么了?”

    阿娇靠在徐子桢怀里,脸上略有些红,抿嘴笑道:“我还以为最近我真胖得连姐姐都不认得我了,没什么,只是受了些小伤罢了,姐姐不必担心。”

    这个玩笑一点都没消除高璞君的担忧,她颤抖着手摸了摸阿娇的腿,发现阿娇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顿时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同时怒目瞪向了徐子桢。

    高璞君和阿娇早已交好,私下里阿娇常向她讨教学问,而高璞君也很是喜欢阿娇直来直往又带点傻乎乎的性子,那次阿娇突然出走,她还为此担心落泪了好些日子。

    “你!……”她狠狠瞪着徐子桢,象是要使劲骂他一顿的样子,可最终只说了一个字便再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愤愤地跺了跺脚喝道,“来人,取软榻来。”

    话音刚落,就见两个下人抬着个软榻而来。

    一个中年人欠身道:“三夫人,软榻来了。”

    谁料高璞君却看都不看他一眼,伸手夺过软榻来,完颜泓很有眼力的从后边走上来接过一头,徐子桢正要将阿娇放到软榻上,忽然扭头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人。

    这是个圆脸的中年男子,青布袍子厚底靴,打扮得干净利落又不失讲究,嘴角带着似乎常年不消的笑容,看上去一脸的富态和气。

    徐子桢扫了他一眼,问高璞君:“这是谁?”

    高璞君哼了一声没答话,那人却过来打了个躬,赔笑道:“老爷可回来了,小人姓丁,现如今忝为徐府总管。”

    徐子桢眉头皱了皱,这个姓丁的他从没见过,怎么莫名其妙就成了他家的总管了?他从来不讲究什么,以前家里有什么事都是莫梨儿管着,后来莫梨儿有了身孕就由钱同致代劳了,难道这是高璞君她们招来的人才?

    可是他却忽然发现高璞君一脸的厌恶和不耐烦,心中灵光一闪,问道:“是七爷派你来的?”

    丁管家还是一脸笑容:“回老爷,正是。”

    徐子桢只觉一股怒火从心底直窜而起,赵构你个王八蛋,老子就算是真死了那也才过没多少日子,你就想直接接管老子的家么?好!很好!

    “嗯,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他说完将阿娇往软榻上轻轻放下,然后接过高璞君握着的那头,和完颜泓两人就要往里抬去。

    丁管家似乎愣了一下:“老爷您让小人回哪去?”

    徐子桢停下脚步,瞥了他一眼:“打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连人话都听不明白?”

    丁管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看着很是古怪,但犹自说道:“老爷,小人是康王殿下……”

    话刚说到这里,他忽然感觉胸口猛的传来一股大力,仿佛被一匹奔驰的快马撞了一下似的,身体顿时往后飞去,然后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徐子桢双手稳稳握住软榻,右脚慢慢收回,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老子现在要进去看我的老婆孩子,带着你的人,滚!”

    丁管家强撑着从地上坐起,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胸前一个脚印赫然,只是他再不敢说半个字,颤抖着摆了摆手,原本站他身后的几人赶紧过来扶着他往外仓皇而去。

    砰的一声,一个花盆砸在他们身后,摔成了无数碎片,扔花盆的是林芝,只见她小脸涨得通红,一副憋闷了很久终于得以发泄的样子,看来这些日子她没少受委屈。

    徐子桢心中愧疚,叹了口气道:“放心,我回来了,天底下没人再敢欺负你们了。”

    林芝重重地点了点头,眼泪挂在了小花般的俏脸上,高璞君则依然板着脸,但徐子桢还是发现了她眼睛里的晶莹。

    进到里边的时候已经有下人迎了过来,将软榻接过手去,林芝扁着嘴告状说那个丁管家来了之后就不许下人到处乱跑,没他点头谁都不许离开后院,摆明了是将他全家人都软禁了。

    徐子桢没再说话,只是把这一切都记在了心里,这时候他只想见到自己的心上人和他的孩子,这么长时间的相思可把他熬得苦了。

    进了后院刚拐过院门,就见一个妇人怀抱着一个婴儿匆匆而出,在她身旁还有一个女子,腹部高高隆起,显然正身怀六甲,二人和徐子桢遥遥打了个照面,顿时脚步都停了下来,眼中珠泪不约而同地滚滚而下。

    徐子桢只觉鼻子一酸,心中有股说不出的味道钻了出来,因为那是他日夜思念的人儿。

    “梨儿,巧衣,我……我回来了。”

    话未落下他已大步冲了过去,一把将二人紧紧抱住。

    “徐大哥!”

    “少爷!”

    怀抱婴儿的是莫梨儿,身怀六甲的是寇巧衣,两人只来得及喊了一声便已泣不成声,任由徐子桢抱着她们,而她们也紧紧揪着徐子桢的衣服,象是生怕他再跑了一般。

    高璞君和赵楦完颜泓站在原地未动,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但却已被感染了情绪,珠泪盈盈,林芝更是哭得直抹眼泪。

    徐子桢狠狠地在莫梨儿和寇巧衣嘴上各自亲了一下,然后看向莫梨儿怀中婴儿,只见襁褓内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孩子,正睁着眼睛看着他,徐子桢的心仿佛被一道电流打过,狠狠一抖,颤声问道:“梨儿,这是……这是我的孩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