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劫炼苍宇 > 章节目录 374. 第三百七十四章 周姓老者死
    信仰的力量有强有弱,而且有时候信仰当中掺杂着杂质,会让信仰的力量变得很不纯净。毕竟拥有智慧的生灵心思念头不可能始终如一,他们有七情六欲,有各种复杂的想法。

    即便禁断帝族的修士对于他们的始祖禁断大帝的信仰非常狂热,但是不可避免的会有其他杂念融入其中,若是冒然将融入了杂念的信仰力量吸收,心境会受到巨大冲击,甚至导致心神失守。

    为了祛除信仰力量中的杂质,禁天可谓是煞费苦心,不惜动用两座威能超过一般帝级阵法的绝世大阵,动用十几件准帝兵以上的重宝,这才将信仰力量中的杂质祛除掉。

    驾驭信仰力量催动无上天兵禁断图,蛇首没有了反抗的力量,被死死的镇压在祭坛上,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紫黑色光球中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进入蛇首中,并且沿着蛇首慢慢侵入到蛇躯当中,头颅大小的光球中蕴含的力量却似乎无穷无尽。

    蛇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光球中那种超越天尊的不可知力量正在慢慢抹除他的意志,就算意志躲藏在大道中都没有用。一旦意志被完全抹除,也就意味着相柳天尊彻底失去了这截蛇首蛇躯,因为这截蛇躯说到底最根本的是相柳天尊的部分意志,其次才是其大道残留。

    从未有过的绝望感在蛇首中升起,自从他诞生以来就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因为他生来便是天尊。而天尊不死不灭,没有力量能够杀死他,自然也就不会有绝望这种情绪。但是现在这种力量出现了,这种能够杀死他的力量出现了,并且正作用在他的身上,所以他第一次产生了绝望的感觉。

    禁断帝族的族地当中,九层祭坛上禁断帝族的修士不断念诵古老而厚重的音节,源源不断的信仰力量通过虚空通道传到无尽黑色海洋世界,经过帝级阵法过滤够涌入禁天体内。

    然而即便禁天手中的紫黑色光球蕴含着超越天尊境之上的力量,想要将这相柳天尊九首之一中的意志抹除也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毕竟光球中的力量并不属于禁天自己所有,而相柳天尊九首之一中的意志实在太过顽强。

    化骨林中,周姓老者长刀法宝刀光绽放,与化骨飞蛾王再次战斗在了一起。化骨飞蛾王已经深受重伤,即便它体内还有之前吸收的那名涅槃四重修士的血肉骨骼力量,然而想要炼化吸收为来恢复伤势,却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周姓老者绝不会给它这个机会。

    楚暮还在与韩酉晨看似激烈的战斗着,不过他一直在关注化骨飞蛾王与周姓老者之间的战斗,他没想到一直被压制在下风,岌岌可危的周姓老者竟然有反败为胜的势头。这一切都是南宫正的功劳,没想到南宫正背后那对火红色骚包的羽翼竟然能够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竟然达到了涅槃四重圆满境界修士的全力一击。

    韩酉晨看到楚暮的表情,暗中传音道:“南宫正背后的那对羽翼可是普通宝阶中品的秘宝,全力飞遁起来的速度就算化骨飞蛾王全盛时期都追不上,这就是超级家族的底蕴啊!”

    楚暮没有理会,道:“你还有心情去管什么南宫正,若是让那老家伙解决了化骨飞蛾王,到时候你和我的约定就要作废了。”

    韩酉晨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道:“你太小看化骨飞蛾王,也太小看老夫了,且看老夫的手段。”

    虽然韩酉晨说看他的手段,但他还是在和楚暮假装战斗,没有干涉周姓老者与化骨飞蛾王战斗的意思。不过楚暮却是感受到韩酉晨身上有一道诡异的波动散发出去,这道波动非常隐晦,若不是楚暮的神识奇异,根本无法感应到那道波动。

    在楚暮感应到那道波动后不久,被周姓老者打得节节败退的化骨飞蛾王突然发出声嘶力竭的长啸,身上的气息突然间暴涨。只见化骨飞蛾王两对翅膀上的图案纹路齐齐被点亮,诡异笑脸神通与死灰色眼球神通同时释放。

    周姓老者怒目圆睁,头顶法力喷涌出来,形成一只赤红色狮头,正是周姓老者掌握的最为强大的神通“狮山啸”。狮山啸与诡异笑脸碰撞在一起,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大片气浪向着周围飞溅,两种神通双双湮灭消散。

    死灰色眼球却是继续杀向周姓老者,周姓老者怒吼,法力疯狂涌入手中的长刀法宝中。长刀周围一只火鬃狮子虚影一闪而逝,刀中传出一声狮吼声,而后长刀自动从周姓老者手中飞出迎上死灰色眼球神通。

    长刀法宝刚刚脱手而出,四道斑斓光芒已经迎面向着周姓老者斩下,周姓老者反应倒也不慢,一只方圆三丈的赤红色狮爪在他身后成型,随即拍向四道斑斓光芒。

    又是“轰隆”一声,赤红色狮爪爆碎开来,四道光芒余力未消,继续斩在周姓老者身上。周姓老者被四道光芒斩中,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像破麻袋一般抛飞出去。

    周姓老者身体砸在一株化骨树上,又从化骨树上摔到地面上,一只手捂住胸口,另一只手按在地上,半跪在地面上。周姓老者脸色发青,嘴唇呈现紫黑色,明显是中了剧毒的模样。

    南宫正一脸惊慌的落在周姓老者身旁,将周姓老者搀扶起来,道:“周叔,周叔,你怎么样?”

    周姓老者手中光芒闪烁,多出两枚淡红色的丹药,将两枚丹药吞服下去,周姓老者的脸色顿时好了一些。

    周姓老者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只见他身上穿的普通宝阶下品的宝衣破开了一条极为细微的口子,化骨飞蛾王的剧毒正是通过这个口子侵入到了他的体内。

    南宫正看到宝衣的破口处有五彩斑斓的光芒涌动,然后周姓老者伤口周围在逐渐恶化腐蚀。伤口内部有淡淡的红色光芒涌出来,试图将五彩斑斓的光芒祛除,但是五彩斑斓的光芒更胜一筹,淡淡的红色光芒只能延迟五彩斑斓的光芒对于周姓老者的侵蚀。

    五彩斑斓的光芒自然便是化骨飞蛾王的剧毒所化,而淡淡的红色光芒则是周姓老者服用的丹药药力,不过丹药的药力不是剧毒的对手,无法解除剧毒。

    “噗”周姓老者毫无征兆的又喷出一大口鲜血,只见长刀法宝摇摇晃晃的飞回了周姓老者身旁,长刀上的光芒黯淡到了极点。这长刀法宝是周姓老者的本命法宝,和死灰色眼球神通对抗,已经将死灰色眼球成功破去,不过死灰色眼球最厉害的就是对灵魂的伤害,长刀法宝中的器灵被死灰色眼球重创,所以牵连周姓老者伤上加伤。

    “少爷,快走!”

    周姓老者一把将南宫正推开,南宫正毫无防备,被一把推开十几丈远的距离。不过周姓老者的力量运用的巧妙,并没有伤到南宫正分毫。

    “周叔,不要!”

    南宫正大吼一声,只见周姓老者怒目圆睁,提起身旁的长刀法宝,身上的气息竟然在瞬间拔高,而后刺眼的刀光斩向扑过来的化骨飞蛾王。长达百丈的惊艳刀光斩去,霸道的力量向着四面八方横扫,化骨飞蛾王两对翅膀向盾牌一般挡在身前。

    刀光落下,瞬间的惊艳让人睁不开眼,只听“砰”的一声,化骨飞蛾王两对翅膀中的一对炸开,被强横的刀光撕的粉碎,另一对翅膀也是破破烂烂,身上到处是刀光斩出的伤口。

    空气仿佛被凝固,楚暮与韩酉晨看过去,只见周姓老者站在那里,仍然保持着挥刀斩击的姿态,不过他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

    韩酉晨眯着眼睛,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暗中传音道:“小子,老夫已经按照约定,将这些人全都葬送了性命,现在该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楚暮瞥了一眼韩酉晨,道:“真是好厉害的手段,竟然能够将两名涅槃五重生灵玩弄在鼓掌之间,而且让他们到死都一无所觉。”

    韩酉晨傲然道:“老夫的手段可远远不止你看到的这些。”

    南宫正呆呆的望着周姓老者,没想到周姓老者竟然死在自己面前,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周叔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就算南宫正心性不纯,但是周姓老者毕竟就像是他的长辈一般,从他有意识起就照顾他,比他的亲人更像是亲人。

    “不!”

    南宫正身后火红色羽翼震动,身形一个闪烁,出现在周姓老者身旁。他刚要去搀扶周姓老者一把,只见周姓老者的身体瞬间瘫软下去,化作浓稠的液体流了一地,只剩下一件破烂的宝衣。

    周姓老者身死之后,再也无法炼化丹药的力量来抵挡剧毒,所以在短短几个呼吸内,剧毒将周姓老者腐蚀的干干净净。

    “正公子小心!”

    韩酉晨高呼一声,抛下楚暮,纵身向着南宫正飞去。只见南宫正身后恶风扑来,竟是化骨飞蛾王震动着仅剩的一对破破烂烂的翅膀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