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劫炼苍宇 > 章节目录 365. 第三百六十四章 无边黑海
    铸剑渊中的某处,南宫正的大伯南宫仲落在地面上,他的身前仰躺着一头金背蟾蜍。此时金背蟾蜍身上没有生命气息,显然已经是一具尸体,被斩杀在此。

    这头金背蟾蜍拥有神元三重的强悍实力,而且身为异种凶物,它的实力非常强横,一般同境界的修士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不过不幸的是它遇到的是南宫仲,南宫仲拥有神元四重境界,本身修为就在金背蟾蜍之上。

    更何况南宫仲出身南宫世家这种超级势力,并且是嫡系弟子,拥有的传承强大,同境界中也是佼佼者,这金背蟾蜍自然他的不是对手。

    尽管如此,南宫仲拿下这头金背蟾蜍也是付出了一些代价,他的本命法宝被金背蟾蜍的舌头损伤,需要他收在气府中以自身力量和精血温养不短的时间才能恢复。另外,南宫仲身上的宝衣也受到了损伤,他的嘴角有一抹血迹,脸色显得很苍白,身上的气息起伏不定。

    很显然,南宫仲受了伤势,虽然算不上多严重,却也不轻。但是南宫仲并没有停下来疗伤,他总感觉有种难以言明的感觉笼罩着自己,像是胸口被堵住一般,呼吸都不畅快。南宫仲不敢大意,这种感觉很可能是心血来潮,可能会有什么大事发生,而且这件事应在他身上。

    此番铸剑渊之行的目的他很清楚,他们那一脉的老家伙将他都给派了出来,不惜请动他们一脉的洞天王者出手炼制出联络秘宝,就是为了斩杀楚暮,然后促成他的侄儿南宫正与南宫玉瑶的婚事。

    南宫仲拥有神元四重的修为,天资地位虽然比不上他的弟弟南宫冲,但在他们那一脉已经属于高层,有资格知道一些隐秘。据说南宫正与南宫玉瑶的结合关乎他们那一脉一位大人物,是那位大人物传下了法旨,所以才会让族老们如此重视。不过那位大人物到底是谁,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洞天王者为此出手,对此南宫仲一无所知。

    正是因为族老们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南宫仲才不能允许出任何的意外,否则他在诸位族老心中的评价将会大大降低。南宫仲很清楚,以他的资质,此生几乎无望洞天之境,所以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家族的权力之上。

    家族的族老们修为也许并没有多强横,有的族老甚至不如南宫仲的修为高深,但是他们的辈分资格摆在那里,掌管着家族的隐秘和权力。

    这就是家族传承与宗门传承之间的一大不同之点,宗门传承中只有实力强大者才掌管着巨大的权力,也就是说实力与地位权力是对应的。但是家族传承是血脉为纽带,不可避免的要论资排辈,毕竟儿子、孙子的实力再强,总要听听父亲、祖父的话,这是一样的道理。

    一旦此番铸剑渊之行出了什么意外,导致任务失败,那么南宫仲的地位和权力必然被大大削弱。血脉是会越来越淡薄的,特别是对于他们这些动辄上千年寿命的存在来说更是如此,现在南宫仲的重孙都已经诞生。若是自己的地位降低,那么他的血脉后裔的地位也会受到影响,这是南宫仲绝不愿意看到的。

    想到这里,南宫仲根本顾不得停下来调息疗伤,将金背蟾蜍的尸身收进储物法宝中,追寻着联络秘宝的指引,身形消失不见。

    在铸剑渊的最深处有一处神秘所在,这里已经有百万年的时光无人踏足过,像是一处被世界遗忘的所在。此处入眼没有其他,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水,那黑水比墨汁还要浓郁深邃千万倍,像是无边黑色海洋。

    这座黑色海洋的水面上没有一丝波澜,如果能够看到黑色海洋的全貌,也许会以为这是一整块巨大的石墨。黑色海洋周围没有一丝光线,仿佛是因为这海洋太深邃,便是光线在这里都会被完全吸收掉。

    黑色海洋散发出滔天的凶戾气息,仿佛在海洋之下潜藏着一头毁天灭地的绝世凶物,看上一眼这黑色海洋都会让人灵魂沉沦,肉身腐朽。

    黑色海洋上方的空间突然开裂,像是有一双强壮有力的恐怖大手把空间像布匹一般撕裂开来,强烈刺眼的银色光芒从被撕裂的空间中飞来,落在黑色海洋上空。被撕裂的空间随即愈合,银色光芒收敛,显化出禁天与禁断帝族的十二名洞天王者。

    十二名洞天王者完全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黑暗并不会对他们的视野造成影响,但是他们发现,以他们的目力竟然完全没有办法测量这黑色海洋的范围。

    “先祖,这里是什么地方?”

    禁天身后,其中一名较为年轻的洞天王者开口道。

    禁天瞳孔中无穷无尽的银色符文翻滚,声音微冷道:“这里是镇压之地!”

    十二名洞天王者眼神交织,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镇压之地镇压的到底是什么,不过他们显然都听出了先祖语气中得寒冷,不敢继续追问下去。不过不用追问,马上他们就知道所谓镇压之地镇压的是什么。

    在禁天一行人出现不久,死寂的无边黑色海洋突然有了动静,原本一丝波澜都没有的海面上突然冒出直径几十、上百里,甚至是几百里、上千里的巨大水泡。水泡越来越多,并且范围越来越大,像是有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凶物在海底剧烈翻滚。

    随后黑色海洋中一道道水柱冲天而起,每一道水柱的直径都超过百里,像是撑起天地的黑色柱子一般。海洋之下接连传来两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前一道怒吼沙哑阴冷,后一道怒吼狂暴霸道。

    随着这两声怒吼响起,黑色海洋中的水柱像是狂龙一般齐齐砸向禁天一行人,几百道直径超过百里的水柱裹挟着无边力量,毁天灭地般的杀向禁天一行。

    禁天身后十二名洞天王者齐齐色变,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让他们根本升不起一丝一毫对抗的勇气,无穷无尽的绝望笼罩了他们。就在这时,站在最前面的禁天冷哼一声,瞳孔中银色符文剧烈翻滚,头顶的禁断图发出璀璨到极点的光芒,像是一颗银色的太阳般悬浮在禁天头顶。

    银色太阳发出的光芒形成一个直径三十丈左右的光球,将禁天一行人护持在光球中央,随后几百道狂龙般的水柱间不容发的砸了下来。

    水柱裹挟着崩山裂地的力量砸在光球上,光球上一枚枚拳头大小,蕴含着天地至理的符文流转不休。虽然水柱裹挟着恐怖至极,可以轻易碾压洞天王者的力量,但是却奈何不得光球分毫。

    银色太阳般的禁断图中传来一声冷哼,随后一只银白色的遮天大手从禁断图中探了出来,随后遮天大手五指张开向着几百道狂龙般的水柱压了下去。

    遮天大手的动作很缓慢,却好像蕴含了不容抵抗的意志,几百道直径超过百里,狂龙一般的水柱被慢慢压回黑色海洋中。黑色海洋中再次传来两声咆哮,随着这两声咆哮响起,正在被逐渐压回黑色海洋中的水柱硬生生抵挡住了遮天大手的压制,和遮天大手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禁天目光变得凌厉,冷笑道:“被镇压百万年还不老实,你们两个还能有多少力量突破封禁,竟然妄想对付本座。”

    话音落下,禁天向着头顶银色太阳般的禁断图看去,顿时禁断图收敛起璀璨的耀眼光芒,重新显露出图录本体。禁断图缓缓旋转,呼吸之间遮蔽天地,向着水柱缓缓镇压下去。这次禁断图本体亲自出手,几百道水柱再也无法抵挡镇压力量,直接被压回了黑色海洋当中。

    黑色海洋中传来愤怒不甘的咆哮,却无可奈何,根本无法对抗禁断图的力量,毕竟这可是一件无上天兵。将水柱压回黑色海洋中,禁断图飞回禁天头顶,静静的飘浮,仿佛之前爆发惊天伟力的并不是它一样。

    禁天头顶禁断图,虚空踏步,一步步向下走去,靠近黑色海洋,身后十二名洞天王者紧紧跟随。此时这十二名洞天王者脸色都很不好看,他们一向是高高在上惯了,却是生平第一次面对这种无法想象,无法抵抗的恐怖力量,对于他们的心神冲击极大。

    不久之后,禁天落在了黑色海洋的海面sh面在他脚下和平地没有任何区别。他没有被海水浸湿,也没有陷入黑色海洋中,只是静静的站在海面上。

    黑色海洋中凶戾的气息涌动,对禁天充满了敌意,有恐怖的力量试图从黑色海洋中钻出来袭杀禁天。但是禁天站在那里,方圆几里的海面像是被莫名的力量禁锢,变成了独立于黑色海洋之外的一处领域,任凭恐怖力量如何动作,都无法突破这片领域的封锁靠近禁天一行。

    禁天身后的十二名洞天王者战战兢兢,他们显然也感受到了水面下蛰伏的杀机,那是他们完全无法去想象的力量,超出他们的认知太多太多。虽然他们相信先祖会护持他们,但先祖毕竟已经是转世之身,还远远没有恢复到前世的修为。

    水下到底潜藏着什么东西,竟然隔着禁断图的庇护还能带给他们如此强烈的威胁,十二名洞天王者竭力保持着心神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