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每日一娇[穿书] > 章节目录 37.勾魂
    正文被大魔王吃了, 72小时后回来  男人轻车熟路地将车驶往铁门前的方向, 门口的保安发现这一幕, 慌忙将铁门打开,并用一声并不流利的中文和男人问好:“傅先生, 您回来了?”

    傅韶坐在车内,安静地笑了一笑。他的肤色生得如白玉似的,脸容年轻且鲜活, 明明已经是一个久经商场的老行家了, 却叫人分辨不出具体的年龄。甚至有一种难辨雌雄的美。

    “是啊,回来了。”他语声顿了顿, 好像想到了什么, 赶紧追问, “娇娇她……今天有乖乖地待在房子里吗?”

    褐发的保安是这个常年被雪覆盖的小国的居民,因为会一点中文,被傅韶相中选择成为这栋藏娇金屋的工作人员。

    除了他之外,庄园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工作人员,或负责日常照料, 或负责医疗设备,统统围绕一位名叫韩娇娇的女人在运转。

    日常的生活平平淡淡, 大家都以为傅先生是一个大方, 且重情重义的好人。今天的气氛却有些不一样。

    听到傅先生这么说,身材健硕的保安, 身体却慢慢有些僵硬。

    冰凉刺骨的感觉涌上全身, 他喉口发哑, 两只眼睛甚至都不敢看向傅韶。

    傅韶耐心等待了片刻,他才战战兢兢地回答:“韩小姐、韩小姐……一直……一直在屋……”

    他的中文断断续续地说不好,最后只能用英语勉强告诉傅韶如下内容:“韩小姐今天和往常一样,躺在床上没有苏醒,哪里都没有去。”

    傅韶听后,心情似乎好了许多,眼眸微眯,笑容徐徐在嘴边绽放。

    他不再看着保安,而是将车缓慢地驶向别墅前,驶向他为娇娇精心建筑的这个爱巢。

    看着慢慢远去的车身,保安一颗悬着的心直打鼓。

    来到傅韶身边工作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从半年前开始,傅韶的身边已经出现一个女人。

    只不过那个女人一直陷入沉睡当中,这期间从来没有清醒过。

    一开始保安听说傅韶为了救治她,带着她在各国之间辗转,期望于通过现代发达的医疗技术能够将女人彻底治好,保安和其他许多人一样,深受他们的爱情所动,对傅韶敬佩有加。

    直到昨天保安从其他的同事,也就是知情人口中得知,傅韶对待那个女人,到底有多么的心狠手辣。

    他望着前方停下的一道黑影,喉口窒息一般地难以呼吸。

    为了将那个女人尽情地占有,傅韶先是通过一些手段将女人的父亲送进牢狱,接着又制造了一场车祸,让女人的脑颅受到严重的创伤,暂时陷入了植物人的状态。

    仿佛只有这样做,这个女人才能完全为傅韶所有。

    ……

    黑漆漆的夜里,车辆在孤独直立的别墅前终于停好,傅韶解开安全带下车。

    门口另有两个严格把守的保镖在巡逻,全副武装的他们,身上带着电棍、手铐等物品,以防有不轨之徒翻墙进来。当然这些都是傅韶的意思。

    与其说是防止外人进入,不如说是防止里面的笼中鸟轻易地飞出去。

    见到慢慢走近的傅韶,两名褐发碧眼的保镖向他礼貌性地问好。

    这是傅韶离开这处爱巢去往其他国家谈生意的第五天,仅仅五天的时间,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赶回来,想要快一点,再快一点看到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简短地问过最近几日的情况,得到和铁门处的保安同样的回答,傅韶加快脚步朝着廊道深处走去。

    一楼最尽头是一扇朱红色的房门,唯有在这里,傅韶害怕频繁的脚步声会扰到里面的人休息,被他撤除了所有的防守。

    门把手慢慢转动,朱红色的房门被开启,傅韶高大的身影几乎遮住廊道投来的灯光。

    他的眼皮轻轻跳动,心脏的位置也在轻轻跳动,直到频率越来越快,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傅韶的目光移动到床上静静躺着的那个人身上。

    女人闭着眼睛,浅薄的呼吸让她的胸部一起一伏,似乎在酣眠,如此一看和正常熟睡中的人没有区别。然而她的身上被贴着电极片,口鼻部位覆盖着氧气罩,心电监护仪的曲线在不断变化,皮肤苍白且逐渐失去了润泽。

    即使如此,她依然是美的,美得惊心动魄,美得极致妖冶,美得如同神造的一副艺术品,让人不敢轻易碰触。

    岁月好像从来不会薄待她,只会让她的五官越长越惊艳,包括她的长发,也比一般人要黑得更加纯粹。

    从傅韶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起,就被她的美貌所俘虏。

    可同他想法相同的人有太多太多,傅韶在那短暂的一段时间之内,但凡看到有男人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便会忍不住胡思乱想,觉得那些男人统统想要把她从他的身边残酷地掠夺走。

    他深陷痛苦当中,深陷这个胆战心惊的噩梦当中。他希望她能够永永远远只属于他一个人,他想要缔造他们两人的神话,想要建筑有她在内,两个人共同居住的伊甸园。

    所以他把她藏在了这里,藏在这个属于欧洲的国家。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哪怕她正在沉睡。

    这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娇娇啊。

    女人的被角被掀起,露出一截精致小巧的脚腕。

    傅韶曾经为她涂过鲜红的甲油,配上这双白嫩柔细的脚,说不出的秀色可餐。

    掐住她的脚腕,白皙的脚背紧紧地往侧脸贴了过去,傅韶一声声地呼唤着她的名字,仿佛这样女人就能够清醒:“娇娇,娇娇,娇娇……”

    脸部在脚背上慢慢摩挲,樱红色的甲油鲜亮,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充斥着鼻尖。傅韶如饥似渴似的捧着她的脚心,缓了缓,红着眼怜惜地说道:“娇娇,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开始,我就想着这辈子非你不可。”

    “可是我好怕,好怕你从我的身边离开,好怕你飞向别的男人的怀抱。”

    “与其如此,不如让我趁早折断你的羽翼,让你永永远远地只做我金屋里的娇娇好不好?”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停止,略显期待的眼睛,毫无保留地看向床上女人安静祥和的面容。

    她的眼皮紧闭,能够回复他的只有浅薄的呼吸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将要苏醒的征兆。

    傅韶的眼神黯淡下去,终于气馁地将她的脚腕放下,看起来娇娇今天也会和往常一样不会苏醒。

    明明他很期待看到她喜悦的表情。

    既然如此,那也没有办法了,她就是这么爱依赖他。

    傅韶心满意足地将被角替她掖好,看着这个即使陷入昏迷状态中,容颜也能美到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的女人,无奈地说道:“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那就是好的意思。真拿你没办法,就这么不想和我分开吗?”

    他的语调柔和,声音里充满了宠溺和甜蜜,总会叫旁人误以为他情深至此。

    所以越是表现得深情,越是叫知情人感到难以言状的恐怖。

    傅韶笑说道:“就这么想和我永世不相离吗?”

    他递出手指,一遍一遍地抚摸起床中人的眉眼,只有在熟睡的时候,她是这么乖巧可人,除他之外的人谁也感受不到。

    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欢愉时光,傅韶很珍惜,开始亲吻她的右手手指,一根接着一根,忘我到没有发现女人藏在被褥下面的左手,正慢慢地将五指蜷紧。

    面对这个反复无常的男人,韩娇娇下意识地控制着呼吸的频率,假装自己还在昏迷。

    然而心脏跳动的速度几乎出卖了她!

    随着他冰凉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耳垂,拨弄着她耳边的发,清浅温热的呼吸也在逐渐靠近,仿佛下一秒要用他薄软的唇刻下爱的印记,心电监护仪的数字越升越高,越升越快!

    韩娇娇终于快要破功,心想不妙,快要引起傅韶注意的时候,门口响起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有男人用流利的中文说道:“傅总,您的姐姐打电话过来,说是您的外甥已经离家出走了。”

    傅韶顿时直起弯下的腰,敛了眉,眼中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那男人仍然没走:“您的姐姐正在等待您的回复,她很想知道萧寰宇是不是来了这边。”

    萧寰宇就是他外甥的名字,从小不是一个叫人省心的主,现年不过二十岁,惹是生非的事倒是做了不少。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一方校霸,为人很桀骜不驯,明明头脑很好,偏偏不肯好好读书。

    傅韶终于寒了声音,慢慢调转过头,眉峰也冷:“你没看见我正在和娇娇两个人共度好春光吗?”

    门口的男人屏住呼吸,一侧眼便看到傅韶高大背影后藏着的那个病容满面的女人。

    与此同时,心电监护仪的数字渐渐回归正常的数值。

    韩娇娇稳定好心跳声。虚惊一场。

    傅韶再次冷笑着回过眸,撤离前,恋恋不舍地勾勾她的手指,想与她交握在一起,并贴耳与她嘱咐道:“娇娇,我很快就会回来。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可能会感到寂寞,但我不会让你寂寞太久。”

    明知道她不会回答,可他还是伪装出女人的声音,笑着答了一声:“好。”

    随即传来房门被阖上的声音,周围顿时陷入一片死寂,床上的女人起先一动不动,直到脚步声越行越远之后,紧闭的一双眼皮底下,眼珠似在快速地转动。

    “走了吗?”韩娇娇在内心呼唤着系统。

    说实话,她被男人刚才的表现吓得不轻。

    这男人不仅有病,还病入膏肓,简直无可救药。

    系统也被刚才的一幕吓得嗓子颤:“走、走了。”

    但更多的是韩娇娇刚才的表现,差一点就要被这个连系统都忌惮几分的男人逮个正着——其实从一个小时前开始,韩娇娇与这具新身体兼容以后,她就已经苏醒!

    系统君忍不住说:“宿主,你刚刚真的吓死我了,要是现在被傅韶发现你已经苏醒的事实,很有可能提前与您进入强行生孩子的结局。”

    娇娇,娇娇……

    苏枕重复看着姓名那栏的小字,默默将她的名字念了好几遍。

    心中顿时有一股异样,想起她含情带怯的双眸,果然人如其名,确实很娇娇,不禁又晃了晃神,直到听到傅韶嘲讽的声音在说:“怎么样,苏先生还喜欢多管闲事吗?连院方都为我证明了,我确实没有涉嫌非法人口买卖,又或者家暴。娇娇她是我的女人,我一直在带着她看病。”

    不仅如此,傅韶将前因后果全部表明清楚,用的依然是韩娇娇听不懂的这个欧洲国家的语言。

    “娇娇在一年多前出了车祸,脑颅受损,当时所有的人都叫我放弃,说她可能不会再醒了。即使醒了,也有可能会半身不遂,或者严重的后遗症。但是我不愿意放弃,既然她是我的女人,我想办法都要让她苏醒,让她恢复以前的生机。”

    “我爱她胜过一切,哪怕叫我身败名裂!”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傅韶的声音中充满了坚定,不带半分谎言的性质,引得周围的本地居民纷纷动了恻隐之心。

    没想到这个故事的背后,竟然有着这么一个让人感到悲伤的背景。

    眼前这个爱妻如生命的男人,在用自己的心血浇灌着对方成长,哪怕全世界都要他放弃,告诉他希望不在,他也依然为了完成心中的执念,一意孤行地在失望与希望的边缘挣扎。

    不少人听得摇头叹息,没想到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还能有着这么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真的是可歌可泣。

    苏枕的眉头不免皱了起来,如果真相真像傅韶说的那样,为什么小姑娘清醒以后会这么害怕他们?

    他不让步:“既然如此,傅先生该怎么解释,你们把她关起来的事实?”

    没想到还有反转!苏枕用的是陈述句,说这话的时候也很镇定自若,仿佛掌握了什么不得了的关键证据。

    本地居民们又统统看向傅韶。

    而傅韶,也把目光转向娇娇。

    韩娇娇虽然听不懂他们在交流什么,但是傅韶的那道视线很不友善,眉尖轻轻一挑,他的嘴角慢慢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韩娇娇猜测,肯定是苏枕说了什么很关键的话。

    有可能就是和她说傅韶把她关起来有关!

    韩娇娇在思索她该怎么应对,因为以上的猜测只是她的脑补,他们两个人究竟生成了什么对话,她根本一无所知。只是傅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他心机太深。

    果不其然,傅韶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片刻,便转向苏枕。

    廊道里众人都屏住了呼吸,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傅韶慢慢地开口,说:“关于这一点,娇娇她前两天刚刚清醒,醒了以后,连我都不认识了。”

    他的目光穿过人群,廊道侧面的墙壁,有一扇扇洞开的窗户,傅韶看向其中一扇窗户外,远山连绵起伏,能看见山尖尖处的一点积雪。

    好像陷入久远的回忆。

    他的眼神有些迷离:“她以前一直说,很喜欢这个国家的风景,一年里,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不会下雪,其余的时间,大雪漫城,会覆盖整个地貌。”

    “我带她来这里安家,答应她的事,我要为她做到。但是她不记得我了。不记得我和她之间的点点滴滴,不记得以前她有多依赖我。”

    “她的印象里,只剩下原来的祖国。”

    “她对这里不熟,我怕她走丢,才安排了这么多人手平时跟着。”

    顺便多说一句,傅韶将娇娇往怀里搂了几分,在苏枕的眼皮底下,亲吻她的额头。

    苏枕不知怎么的,身子绷紧一瞬。

    傅韶轻声警告:“苏先生,你要记住,娇娇是我的女人,不要以为她和你多说了一句话,你就可以乱管闲事了。也不要什么都喜欢和我争和我抢,尤其是女人,别想着和我抢。”

    傅韶始终记得在国内的情景,苏枕和他硬碰硬的次数。

    但是有娇娇在,他不好发作,他怕发作起来,会吓坏他的这个好不容易重新得手的小动物。

    傅韶说:“之前拍卖行的事情,还有商业合作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了。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像你这种什么都喜欢盯着别人碗里的性子,最好收敛一点。”

    医院里的本地居民在此刻总算也听明白了,苏枕和傅韶之间,有可能是情敌关系。

    说起来,是男人都很难过情字这一关。

    大家又开始对这个女人的长相充满了好奇。

    同时有人警告苏枕:“这位先生,既然事情已经搞清楚了,请你不要随便插手好吗?”

    “是啊,院方都已经证实了,那位女士确实是那位先生的未婚妻。”

    “不要以为你们人多就可以任意妄为了。”

    自家苏总吃了亏,章安气得想让那些人立即闭嘴。

    但被苏枕摆摆手劝退下去。

    傅韶说的话仔细一想,确实滴水不漏,又有院方出面证明,这么多的人证物证摆在面前,加上傅韶也不是一个小人物,有一定的话语权与决定权让别人信服。

    继续对峙下去,只会对他们这种所谓的外人越来越不利。

    苏枕慢慢捏紧双手,他和那个女人不过是萍水相逢,于情于理都没有资格插手别人家的事。

    但是……

    指间的颜色逐渐青白,苏枕的面上却保持着温雅的笑容:“如果真是这样,确实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傅先生。”他的目光定在他们身上几秒,不小心触到韩娇娇的柔软目光,他的心底莫名一颤,她眼底的渴望太强烈,他把目光很快收回,“慢走不送。”

    等等!韩娇娇正要开口:“别……”

    她想说“别走”,被傅韶用劲一拉手腕,疼得她嗓子眼冒火,眼睛顿时不争气地红了。

    不是她想表现得委屈,而是这副身体很好地履行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与义务——真是被男人稍微摧残一下,都能疼得她立即不能行动。

    难怪小系统会提前提醒她:宿主,这具身体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男人稍微欺负一下就能坏了,您在行动过程中,千万要悠着点啊!

    岂止是小系统说的程度,简直是弱爆了。

    本来韩娇娇以为小系统在和她开黄腔,忽然,她发现自己误会了,不仅错了,错的还很离谱。

    再转头看去,苏枕已经准备离开。

    抬脚的前一刻,他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润雅,态度却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变化。

    “既然是夫妻,有什么矛盾,回去之后好好说就行了。”

    韩娇娇:“……”

    等等,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她还是希望苏枕能回来。

    他是她目前为止遇到的唯一的希望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苏枕这个人值得信任。

    可能是他当时抬起手臂将她护在身后的时候,有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也可能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在这个容易被碰瓷的社会并不多见了。

    韩娇娇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往前努力地跑出两步。

    然而身后一只大掌立即捉住她的手腕,一个大力将她重新扯了回来。

    是傅韶每隔一段时间带她去各个病院检查。

    夹杂在记录当中的,还有其他国家其他病院共同参与研讨出的结果。

    一沓厚厚的纸张,可以看得出傅韶对小姑娘用足了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