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学霸娇妻:陆少宠上瘾 > 章节目录 067:凶巴巴的,真带劲儿
    看到短信的时候,江沅还在烧烤店帮忙。

    她早上起的特别早,看了会书,写了部分作业,之后去兼职,兼职完了又去图书馆看了些编导专业的文章,掐着烧烤店生意最忙的时间点,赶过去。

    她去的时候,江晨希和老太太也在店里面,此外,还有她二叔一家三口。

    和江文秀那一家比起来,二叔这一家,她一直是能避多远避多远。

    许是因为早熟敏感,她早已经发现,小姑那边,丈夫当家。姑父宋康安是个医生,性子温和正派,亲朋好友之间相处,从来不会占便宜,每一次过来,不会空着手,人也很客气。二叔这边不一样,女人当家,二婶杨娟特别厉害,养了个儿子,也是那种自私自利的性子。

    每一次过来都会连吃带拿,外加高谈阔论,这谈话主题,大多都以数落她为主。

    不过,今天倒有些例外。

    可能是顾忌着在外面,二婶跟她儿子江鹏飞,找了张桌子坐着吃喝。老太太也陪他们吃着,将各种肉串儿往孙子跟前堆。

    “早晚吃成猪。”

    江晨希也不喜欢那一家,看了一会儿,朝江沅说。

    江沅还没来得及回话,就看见二婶转过头,朝她来了句:“江沅,去拿四个烤扇贝。”

    点点头,江沅去了门口。

    传话给江志远后,正站着等,裤兜里手机震动了起来。

    她拿起来一看,下意识就蹙了眉,抿唇想了想,给回复了一句:“没有。”

    她出门没带书包,早上却整理过,一回忆便能想起来,没有拿错书本,直接就回了一句。回完之后才反应过来,陆川有她手机号了。

    想来,应该是陆渺说的。

    有点郁闷,却也没办法,叹口气,就要装手机。

    谁想,又来一条短信:“本子呢?”

    “什么?”

    “语文作业本。”

    江沅又想了想,“没有,我没拿。”

    “英语书?”

    江沅:“……”

    这人,好像存心在捉弄她。

    反应过来,恼得不行,她不想回复了,装了手机,抬手接了江志远递过来的盘子。

    瞅见上面不止有四个扇贝,还有两串烤翅,她愣了一下,也没说什么,端着送到了里面桌上。十几年了,她对这养父再了解不过,他是那种很乐意让旁人占便宜的人,用他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说就是:吃亏是福。可显然,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跟他一样。垂眸看见两串鸡翅,杨娟笑了,问她:“两串鸡翅,谁吃谁看呀?”

    江沅垂在身侧的手指捏了捏,目光扫过铺了一桌的签子,抿抿唇道:“我再去拿。”

    目送她转身,杨娟看了眼对面坐着的老太太,笑起来:“要我说,这世上还真没几个人像我大哥这样当继父的。江沅这才高三,手机都拿上了。”

    姐妹俩拿了手机的事,老太太也发现了,脸色不怎么好,沉着声音接腔:“手机算什么。早上两口子在厨房里,说话声被我听见了。就人家,还想当艺术生呢。依我说之前就该听我的,赶紧让嫁出去。这不嫁人,还不知道后面闹什么幺蛾子。臭女子年龄不大,心眼多的很。”

    “可不——”

    杨娟声音压低,“见人连个笑脸都没有,谁知道心里想什么。”

    “跟她妈一样,净琢磨勾引男人呢。你是不知道,就你大嫂。”说到这,老太太声音一顿,啐了一口,“怀着孕还不安分,晚上那个床摇的呀。”

    “这不才三个来月?”

    杨娟一张脸笑出了褶子,声音鄙夷。

    “天生的贱胚子,没男人能活?你大哥要不是因为被她勾去魂了,能落到眼下这种地步?家里没个顶梁的,每天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净为两个赔钱货奉献了。啧啧啧,你看看——”

    杨娟循着视线转过头,瞧见就在门口,同江志远说话的龙锦云。

    她比自己还大几岁,偏偏,一张脸白嫩得不像个年近四十的女人,轮廓很立体,笑起来丰润的唇儿翘着,天生一股子勾引人的狐媚风流。

    江志远在烤肉,拿签子直接递到她嘴边,她摇头,那签子就追着她嘴,非要她张口。

    啧,什么玩意儿!

    看得窝火,杨娟转过头,却说了句:“这一胎不就是个男的?”

    “真是个男的那就好了。”

    说到还没出生的孙子,老太太的脸色缓和了。

    与此同时,江沅拿着几串鸡翅又过来了,给放在盘子里。

    她二叔江志刚性子比兄长还窝囊,来了之后简单地吃了盘炒饭,里外忙着招呼客人,打扫卫生。略微一得闲,便走了过来,朝江沅说:“你这都念高三了,还过来帮什么忙,早点回去复习,这儿我们都在呢。”

    “我们不回家啊!”

    闻言,边上的杨娟一下子火了,抬手就在丈夫胳膊上拧了一把,冷笑着说,“放着亲侄女不关心,关心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江志刚你能耐了呀,找小姐还没找够,琢磨什么呢。”

    这话太重,江沅懵了一下,铁青着脸道:“你说什么!”

    “怎么,还要我给你重复一遍?”

    杨娟砰一声拍了桌子,站起身凶起来。

    “怎么了这是!”

    早在几人站一块儿,江志远就发现了,这会儿大步走过来先把江沅扯自己身后去,朝杨娟道:“干什么呢,吃饭就吃饭,不兴这一套,孩子又怎么你了!坐下。”

    他语气重,当着他面,杨娟也落不着好,剜了自己丈夫一眼,坐下了。

    她和江志刚是经人介绍组建家庭的。婚后,因为她过于强势,江志刚苦闷憋屈,在外头偷吃被逮到过一次,这把柄成了她心里一根刺,时不时就要借题发挥闹一次。因为这,老太太哄着她,江志刚顺着她,就连江志远一家都因此对她诸多忍让。眼下见她偃旗息鼓,江志远叹口气,转过身,在江沅肩膀上拍了拍:“没事。”

    江沅只觉得憋得慌,站在原地,没吭声,偏了下头。

    “时间不早了,你课业重,早点回吧。”

    晓得这丫头受了委屈,可家里就这么个情况,江志远总不能为她撕了弟媳那张嘴,心里叹口气,说话的语气越发软了,透着股哄劝的意思。

    江沅点点头,转身走了。

    被那一家子这样对待,数不清有多少次了。

    江家就这么点儿人,也分三六九等,她就是那最低等,各种东西压着,无论面对谁,都毫无还击之力。龙锦云因为她受委屈,江志远因为她左右为难,老太太看她不顺眼,就连一个毫无关系的二婶,也能一不舒服就拿她开刀。她能怎么办,忍耐忍耐再忍耐,没有一点儿办法。

    可,不会永远这样子的。

    总有一天,她要那些看不起她的人,跪着看她的脸色。

    一路走,一路乱想,被手机震动声惊到的时候,江沅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机拿了出来。

    陌生来电……

    她拧着眉接听,语气很冲,“谁!”

    那一头,陆川被她凶巴巴的语气吓得心尖一颤,下意识握紧手机,起身问了句:“怎么了这是?谁惹你了?凶成这样?”

    听见他说话,江沅才想起他先前一直发短信捉弄她的事,也不晓得怎么地,脾气一下子就爆发了,冲着手机吼:“陆川你无不无聊!是不是有病!”

    陆川:“……”

    可能他大脑构造跟别人不一样,被骂后不但没觉得生气,反而还通体舒畅,同时还若有所思地在想:这是不是江沅第一次喊他名字,凶巴巴的调子,真带劲儿。

    ------题外话------

    陆小川:“我就爱听沅沅骂我,打是亲骂是爱,她一天不骂我,我就不舒服。┓(?′?`?)┏”

    江沅:“……”

    阿锦:“……”

    吃瓜群众:“男主你好,男主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