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女人姿态 > 章节目录 124 嫁给我好吗
    为着儿子的这句话,沈克回去后在书房哭了半夜。

    哭完了,去卧室把阿恋叫醒,郑重其事地和阿恋谈话,问阿恋是走还是留,走的话就给她一笔钱做补偿,留的话就跟着他踏踏实实过日子,把家当成是真正的家。

    阿恋一时也茫然了。

    最初喜欢上沈克,虽然有物质和虚荣心作祟,但那份喜欢也是真真切切的喜欢,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什么都可以不计较。

    可是后来怎么又计较上了呢,她也说不清楚,她只是慢慢地觉得不公平,不管她付出再多,沈克每晚还是要回到老婆身边。

    从她开始计较的那一刻,那份喜欢就开始变了质,不再纯粹,不再美好,她需要沈克为她花更多的钱,在她身上流更多的汗,才能证明她是被宠爱的那一个。

    她渐渐迷失了自己的心,不再是最初那个纯真无邪向往爱情的姑娘,她开始机关算尽想要独占这个原本不属于她的男人。

    和孟澜交了那么多次手,虽然过程很屈辱,但她最终还是赢了,她得到了沈克,顺利入住了这栋大房子,成为了新的沈太太,可她再也找不到当初那份单纯的喜欢了。

    眼前这个头发蓬乱,双眼浮肿,脸上还泛着油光的男人,真的是她当初挖空心思想要抢到手的那个吗?

    她就是为了这样一个大她十几岁的男人变得像过街老鼠一样声名狼藉并且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吗?

    傻吗?

    值吗?

    还爱吗?

    留吗?

    走吗?

    去哪呢?

    阿恋抱着双膝,眼泪掉下来。

    天亮后,她拎着一只箱子,在日出之时离开了沈克的家。

    ……

    孟澜和季红送两个孩子去机场,楚君和李明皓也来了,魏城和厉晨是免费司机和搬运工。

    因为昨天已经哭过了,今天的气氛还算轻松。

    三个孩子在单独告别。

    李明皓说,“你俩就放心走吧,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彼此,妈妈们就交给我了!”

    沈煜抱着他说,“好兄弟,大恩不言谢,等我回来,一定以身相许报答你!”

    “滚!恶不恶心?”李明皓推开他,“你以身相许就免了,笑笑嘛……”

    “笑笑也免了。”沈煜说,“笑笑就是个渣,根本配不上你,回头我给你介绍个洋妞。”

    “找死是吧,说谁渣呢?”常笑一脚踹过去,对李明皓说,“别听他的,好好学习,不要分心,照顾好妈妈是正事,听见没?”

    “好,听你的。”李明皓满口答应。

    魏城和厉晨办完行李托运回来,把机票身份证和登机牌分别交给沈煜和常笑。

    厉晨拍拍常笑的头,说,“时间差不多了,别闹腾了,跟妈妈说再见吧!”

    大家围拢到一起,相互拥抱告别。

    广播提示登机时间到了。

    沈煜最后抱了抱妈妈,和常笑并肩往安检口走去。

    孟澜和季红依依不舍地目送他们随人群往里走,本来还挺平静的,等两个孩子过了安检,在人群中踮着脚最后一次向她们挥手,眼泪瞬间就决了堤。

    沈煜走了几步,突然把手里的包塞给常笑又跑了回来,站在警戒线里面叫魏城,“魏叔叔!”

    这一声叔叔把魏城叫愣了,顿了两秒,忙大步跑过去,问他,“怎么,忘带东西了吗?”

    沈煜隔着护栏给了他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魏叔叔,我妈就拜托你了!”

    魏城的心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鼻子直发酸。

    孟澜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心里百感交集。

    “放心,我会照顾好你妈的。”魏城扶住沈煜的肩,重重拍了两下,“去吧,常笑在等你呢!”

    沈煜点点头,红着眼眶转身,大步追上常笑,和她一起汇入人群。

    大家静静地站着,直到两个人的身影消失不见,孟澜和季红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难受。

    “走吧!”魏城过来揽住孟澜的肩,“回去还有一大堆事要忙呢!”

    大家收拾心情,往停车场去。

    孟澜和季红怅然若失,接下来的几天都蔫蔫儿的,干什么都提不起劲。

    魏城为了哄孟澜开心,特地腾出时间请大家坐游轮出海散心。

    孟澜和季红都没有心情去,后来还是楚君说自己这段时间心里总是郁闷,想出去散散心,孟澜和季红心疼她,这才答应了魏城的邀请。

    轮船破浪而行,激起层层波涛,银白的浪花掠过船舷,远处是望不到边际的蓝,头顶是盘旋鸣叫的鸟,当阳光像碎金一样撒满海面,当湿漉漉的海风挟裹着水雾扑面而来,再多的烦恼忧愁也随风消散了。

    白天玩了一天,黄昏时分,累到无力的几个人躺在甲板上看日落。

    风轻云柔,倦鸟归去,万丈霞光染红了海水,太阳像个大火球,一点一点沉入海底,夜幕慢慢降临。

    厉晨枕着头,无限感慨,“唉呀,有钱就是好呀,怪不得那么多人为了钱铤而走险,连我这种意志坚定的正义之士都快被腐蚀了。”

    “那只能说明你意志还不够坚定。”季红说,“你看看人家唐僧,女儿国国王又有钱又漂亮,倒贴给他他都不动心。”

    “我能跟他比吗?”厉晨说,“我又不是魏城。”

    “魏城怎么了?”季红问。

    “意志坚定呀!”厉晨说,“上次那个简妮还记得吧……”

    “你行了你!”魏城打断他,不让他往下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快说快说。”季红威胁他,“不然跟你没完。”

    厉晨怕老婆,只能选择卖兄弟,“那个简妮啊,她爹是华尔街有名的富豪,家财万贯就这一个独生女,魏城愣是没动心,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把人给拒绝了。”

    “真的假的?”季红震惊道,“有钱人家的孩子那么低调吗,一点没看出来。”

    孟澜心头微微一漾,看了魏城一眼,魏城挑挑眉,冲她笑了笑,抬头看天。

    明月东升,星辰闪烁,大海在夜色里变得深沉,静谧,如梦似幻,露天晚餐就在这梦境般的星空下愉快地进行。

    餐后,大家坐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魏城起身离开,说要去洗手间,片刻后,服务生突然推着挂满彩灯的蛋糕车走过来,魏城跟在后面,捧着一大束鲜红的玫瑰,白衬衫在灯光下白得晃眼。

    “天呐,这是什么情况?”季红激动地大叫。

    孟澜下意识地捂住心口,一颗心在里面“嘭嘭”乱跳,目光呆滞地看着魏城,连呼吸都忘了。

    魏城带着深情的微笑,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孟澜傻了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魏城走到她面前,笑着把花递过去。

    孟澜深吸一口气,僵硬地接过花抱在怀里。

    魏城单膝跪地,掏出一颗璀璨夺目的钻戒,款款深情地问她,“孟澜,嫁给我好吗?”

    孟澜微张着嘴,说不出话。

    季红在旁边焦急地催促“答应他答应他”,恨不得自己替孟澜应承下来。

    “我……”孟澜迟疑道,“我还没问过沈煜。”

    “现在问。”魏城说,回头看向楚君。

    楚君一直没说话,原来正拿着手机和沈煜视频,给沈煜看求婚现场。

    “你自己问他吧!”楚君拿着手机过去,把屏幕对准孟澜,沈煜和常笑挤在一起向她挥手。

    孟澜的眼睛湿润了。

    “妈!”沈煜叫她,“你不用问我了,我已经同意了。”

    “为什么?”孟澜很意外。

    “因为他能让你幸福。”沈煜说。

    孟澜的眼泪掉下来。

    和以往的每次都不同,这一次,是幸福的眼泪。

    魏城拉过她的左手,将戒指戴在她无名指上,凝望着她的眼睛,在她手背印下深情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