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天才画师小娘子 > 章节目录 295 好好说话
    “听说你这几日挺忙的。”裴重锦撇开对陆芷麒的心思,唇角带笑的看着陆芷筠。

    “是春碧告诉你的?”陆芷筠斜睨他。

    几日不见,裴重锦看起来似乎更丰神俊朗了。

    陆芷筠好不容易脸不红了,似乎现在又有点发热了。

    以前总是与他吵吵闹闹,却总是忽略裴重锦在不板着脸散发一身寒气的时候亦是风度翩翩一佳公子。

    “我需要她告诉吗?”裴重锦横了陆芷筠一眼,颇有点傲然的说道,“我是锦衣卫的指挥使,若是连自己亲近的下属最近在做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怎么混?她对你的事情可是上心的很。我能不知道吗?”

    陆芷筠……也是!

    “那丫头对你倒是好。”裴重锦哼了一声,但是未见有什么不平之意,“一定是你叮嘱她不准与我说。所以她在我面前半个字都没提。”

    “那你生气了?”陆芷筠知道裴重锦没那意思,但是为了春碧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毕竟春碧在帮她的忙。

    “我若与你生气,怕是早就被你气死了!”裴重锦抬手点了点陆芷筠的额头。

    这个棒槌!

    “疼!”陆芷筠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嗔道。

    裴重锦的手指停下,改为摸了摸自己刚刚戳陆芷筠的地方,笑道,“你放心,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明白吗?我是不会因为春碧帮你而去找春碧的麻烦的。只是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你若是有事,务必第一时间找我,你当耳边风了?”

    “那你不是忙吗?”陆芷筠赶紧陪笑道,她又替裴重锦倒了点热水,“吃茶吃茶。”

    裴重锦笑着摇了摇头,“我再忙,你的事情也是大事。以后你大可不必自己去找春碧,直接和我说便是了。”

    “我知道了。”陆芷筠点了点头。“不过我家也是,自我从临川回来,就一直各种破事不断,如今又出了这么一个幺蛾子女人。她花旁人的钱随意花去,只是这家业本就是我母亲置办下来的,若是都被这样的人给霍霍了,我心底总是不甘。”

    “我知你。”裴重锦凝视了陆芷筠半晌,才缓缓地开口说道。

    陆芷筠的身子微微的一震,这一句“我知你”竟是比裴重锦之前说过所有的话加起来都让人感觉到温暖和贴心。她竟是被惹的有点眼眶发酸了。

    “嗐,别说这些了。”陆芷筠赶紧垂下头,觉得自己挺没用的,不过就是三个字而已,怎么自己先感动成这样了,她忙岔开话题,“我家这些事情有点糟心。”

    “你这还不算糟心的。”裴重锦也是看出陆芷筠的情绪有点激动,心顿时柔了起来,“我见的多了,比你糟心的笔笔皆是。这京城的皇亲贵胄,看起来门第高贵,一个个的都花团锦簇的,但是进了大门,里面掩盖了多少龌龊我比你清楚多了。”裴重锦说完神色渐冷,这也是当年他离开京城的原因之一。

    在临川的时候,他总是敲打陆芷筠,便是想让她凡事多想,多看,少说。原本他的意思是难得见到这么蠢笨的头铁丫头,若是等回到京城被后宅的这些龌龊给磨灭掉不免有点可惜。

    而如今,他却只想将这个棒槌一样的姑娘赶紧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保护起来。

    可是……这个头铁的姑娘却每每都出乎他的意料,凭着自己的才华与干劲一路走到今日。

    裴重锦心底比谁都明白,陆芷筠需要的不是他的庇护!

    她就像是在他眼前一点点长大的雏鸟,从笨的走路都歪歪扭扭,到渐渐的生出飞羽,再到可以与他一起翱翔天空……

    她一路跌跌撞撞,不光是从临川撞入了京城,更是直直的撞入他的心底……

    “所以你今夜来,便是要和我说那些豪门辛密了吗?”陆芷筠笑问道。

    “我可没那闲工夫。”裴重锦笑道,“明年开春会有春猎,此番春猎声势浩大。”

    “开春?”陆芷筠眨了眨眼睛,“那还早啊,现在才刚刚入冬。”

    “嗯,还有三四个月。这消息差不多明日便该传开了。京城就是这样,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当成大事来传。”裴重锦笑道。“更何况这是皇家举办的春猎,是在陛下面前露脸的机会,没人不会重视,依我看打从消息传出之后三日,京城的但凡是好的绫罗绸缎以及黄金珠宝都要涨价了。”

    “我怕是不够资格去吧!”陆芷筠笑道,“你和我说这些无疑对牛弹琴。”

    “你想去的话,我自有本事让你去。”裴重锦笑道。陆芷筠的确没资格去,单从家世上来说,能伴驾春猎的必须是正三品以上的官员以及其家眷,还必须是天子近臣,监理司才会将名单列进去。这京城有封号爵位的人家太多了,有些人家虽然还有封号但是已经人才凋落,并无人在天子身边,像这样的人家也是不会被邀请的。更何况是陆家这样才刚刚从四品的人家,这在那些豪门眼底,与白衣也没什么大区别了。

    就是从画院来说,陆芷筠才刚入画院,资历太浅,便是选画师伴驾狩猎去替皇家画画,陆芷筠被选上的概率也十分低。

    “我可不去。”陆芷筠笑着摇了摇头,“这些热闹我就不去凑了。”

    “每次这样的春猎,总是会传出几段佳话的。”裴重锦斜了陆芷筠一眼,“你就不怕我在春猎上被什么姑娘看中了?”

    “谁能看中你?那是要多眼瞎啊!”陆芷筠歪头笑道。

    裴重锦……

    他抬手就拧了一下陆芷筠的脸颊,“我便这么不招人待见?”笑问道,“那要不要我寻个大夫来给你看看眼睛?”

    “我就是瞎啊!”横竖裴重锦捏的又不疼,陆芷筠索性眯起眼睛来,手朝前一伸,摆出一副瞎子摸索前行的动作,“不然怎么会看上你?”

    她的手被裴重锦一把拉住,随后被他拽入了怀中,狠狠的被裴重锦亲了一口在额头,陆芷筠躲在裴重锦的怀里笑了起来。

    “你就坏吧!”裴重锦低声道!

    “裴指挥使就是来欺负我这个小画师的吗?”陆芷筠从裴重锦的怀里抬起头,眼角带着醉人的笑意,问道。

    “本座就是来欺负你的!”裴重锦真是爱极了她这小模样,明明就没生出一幅妖精脸,但是却比任何人都要勾动他的心弦。便只是拥她在怀,他便有一种难言的满足感,似乎一切疲惫与愤怒都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给平复了。

    “哎,对了。你说黄金珠宝会涨价?”陆芷筠忽然收了笑容正色道。

    “稍微名贵点的的确会涨价。”裴重锦点了点头。

    陆芷筠挑了一下眉头。

    “你又在想什么?”裴重锦问道,“是岳柔儿要出手她的首饰?”

    “她若是想多弄点钱,只怕真的会啊。”陆芷筠点了点头,随后又瞥了一下嘴角,“不过她那点玩意儿,怕是也入不了豪门贵胄的眼。人家若是真想准备去春猎用的首饰,也不会买她的二手的。”

    “那倒也不是。”裴重锦笑道,“这还真是一个出手首饰的好机会,因为这消息传出,过不了一个月,便有许多京城外的珠宝商会来京城。他们便是来收首饰的。说起来,有些豪门贵胄家虽然表面看起来十分的富贵,但是也不完全是这样,她们很多人会拿家里不怎么用的旧货出来,若是在京城的银楼去翻新被熟人看到那就十分的尴尬,但是拿去典当又不值当!所以干脆找外面来的珠宝商卖掉,加些银子去买新的。横竖在京城的银楼翻新也是要加银子的。那些珠宝商这个时候闻风而动,有些会收到不少好东西,毕竟眼瞎的不光你一个……”

    陆芷筠……

    “好好说话!”她瞪了裴重锦一眼,这家伙真的是没救了,毒舌的毛病就是改不掉!

    “你真的好懂哦。”陆芷筠叹了一声,不过马上就想起来了,“我倒是忘记,你就是开银楼的。以前在临川的时候你抠的要死!我还以为你很穷呢!”

    裴重锦笑而不语。

    其实那个吉祥银楼他已经送给陆芷筠了,他给陆芷筠的那个手链便是信物。只是他怕吓着陆芷筠,陆芷筠不肯收,这才没说明。

    掌柜的公孙庆是他的人,自明白他的意思,也没在陆芷筠的面前明说,只是说陆芷筠不管看中银楼里面的任何东西都可以直接拿走。

    因为整个银楼都是陆芷筠的!

    “你早点嫁我,我的不就是你的?”裴重锦道。

    “你正经点好不好!”陆芷筠脸又红了。

    “好。”裴重锦知道她脸皮子薄,便不再逗她了,“你没事常去吉祥银楼转转,公孙庆对珠宝这一行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的门道都很清楚,你若是想知道岳柔儿有没有想出手她那些首饰,找公孙庆帮你盯着就是了。”

    “他这么厉害吗?”陆芷筠一脸的惊喜,她正愁若是岳柔儿真的要出手那些首饰给外地的珠宝商,她很难抓住把柄,毕竟她也不可能派人整日盯着岳柔儿,岳柔儿若是真的与人有什么首尾的话,自会十分的谨慎。

    “毕竟他是吉祥银楼的掌柜啊。若是不厉害,我为何要用他?”裴重锦笑道。“不过我今日来不光是告诉你这件事情,还有个事情要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