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玄幻小说 > 天才画师小娘子 > 章节目录 294 你不觉得簪子有点怪?
    岳柔儿被陆芷筠给气的不轻,原本是装病,现在胸口也真的有几分堵了。

    “大姑娘可真是会自己打自己的嘴,适才大姑娘还说这簪子好看呢!这么一会就变成俗气了!”岳柔儿道。

    陆芷筠暗自的笑了笑,岳柔儿还真是挺聪明的,若不是故意露点破绽给她,怕是她要起疑。

    “我说俗气就是俗气!”陆芷筠眼睛一瞪,蛮横的说道。

    岳柔儿见陆芷筠这般模样,却是笑了起来,“好好好,那便是俗气了。”

    陆芷筠一撇嘴,满眼的不屑,“你买的其他东西呢?拿出来给我开开眼啊!”她一脸挑衅的看着岳柔儿,岳柔儿缓声道,“星儿,去将我那点不入大姑娘眼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姑娘瞧瞧吧。”

    星儿不疑有他,直接昂着头从陆芷筠的身侧走过,取出了一枚钥匙,打开了梳妆台上的一只梨花木的箱子。

    箱子打开后,就连绿萼都觉得自己有点被晃了眼睛了。

    这光辉耀眼的一盒子!各种各样的首饰,发簪,耳环,项链,镯子,戒指什么都有,看看件数,还真是一天不漏!

    陆芷筠拿起来看了看,不由微微的一笑,“不过如此。”她转眸看向了岳柔儿,“我不管你是怎么哄骗我爹的,但是我的眼睛里面可揉不得砂子!以前买的这些就算了,以后你给我收敛点,虽然爹说随你,但是这府宅里面可不光你一个人,更何况你如今也没什么名分,实在算不得正经的陆家人!”

    陆芷筠一翻手腕将那盒子盖给盖上,“今儿你的丫鬟不过就为了一碗燕窝与我的丫鬟就起了争执,眼皮子实在是浅的厉害!听说你识字,那就多读上几本书吧。”

    陆芷筠转眸对绿萼说道,“咱们走吧,既然这位岳姑娘身子骨不适,就让她多歇着。一会咱们回去拿一碗燕窝送过来。人家小气,咱们不能跟着不大气。以后也别与那些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起什么争执,实在是掉价。”

    “是。”绿萼福了一福,随着陆芷筠昂着头直接走了出去。

    岳柔儿与星儿两个面面相觑……

    合着她们还没怎么插上话呢!

    陆芷筠风风火火的来,又风风火火的走,来去自如,且态度嚣张傲慢,语出连珠,真是将岳柔儿给说的有点懵。

    等陆芷筠带着绿萼都走不见了身影了,星儿这才反应过来,她抬手指着门外,“娘子你看!她们就是这么嚣张!欺负欺负我一个小丫头也就算了,您可是这府上最受宠的,怎么连您都敢踩?”

    岳柔儿也寻思过味来,本来她谎称身体不好,要去找老爷回来就是为了要打压一下陆芷筠,叫她又个怕惧,哪里知道自己却反而被人家给刮了一顿脸皮,这个臊人啊!

    “我买东西怎么了?”岳柔儿将手里的帕子狠狠的丢在了地上,几乎是要喊的破音,也不知道是喊给谁听,“我不光要买!还要将这个家给买空了!”

    喊完之后她便感觉不对……

    这个院子里面的人不光都是她的人!她能靠得住的不过就是随她过来的两三个人而已。

    “你去看看去。”岳柔儿赶紧收敛了声息对星儿说道,“看看有谁在门外。”

    “是。”星儿赶紧打开门朝外面张望了一下。

    已经天黑了,院子里掌了灯,灯光之下,院子里空无一人。

    “娘子,没看到有人。”星儿也是个不怎么仔细的,只是粗略的看了看,便说道。

    “哦。”岳柔儿点了点头,倒也没多想,因为她还在气头上,只是光想着以后要怎么回敬一下陆芷筠,叫她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原本她还存着与陆芷筠多结交一下的心思,如今这点点心思也彻底的被她给掐灭了。

    陆芷筠带着绿萼回到凌风阁之后,绿萼关上门问道,“姑娘刚才在那婆娘那边闹了一番,不怕她去告状吗?”

    “告状是肯定的!”陆芷筠倒是一派闲适的模样,“不过适才在那边你没觉出有什么不对吗?”

    “姑娘的意思是……”绿萼迟疑了一下。

    陆芷筠指着自己的梳妆盒,“你去拿一根与她那长簪差不多的金簪掂量掂量看看。”

    绿萼走了过去,在陆芷筠的首饰盒中选了一根出来,在手心这么一掂。“分量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嗯。可不就是。”陆芷筠笑道,“我拿起来的瞬间就感觉到了。”那根簪子太轻了。

    绿萼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唇,惊恐的看着陆芷筠,“她怎么敢这么做?”

    “有什么不敢的!”陆芷筠笑道,“我父亲是个大男人,难道还要去管女子的金钗有多重这么无聊的事情吗?方姨娘和曲姨娘表面上对她还行,实际也是怕她总在父亲面前吹耳边风,所以她那院子也是能不去就不去,避免起什么冲突。况且现在方姨娘不在,曲姨娘一个人忙活一大家子的事情,她朝自己的口袋里搂钱还忙不过来呢,何必要去找岳柔儿的晦气,她与我抱怨归抱怨,只是说岳柔儿会花钱,岳柔儿花的越多,账面的钱就越少,她就越是好造价。说起来她们是对立的,但是暗地里又都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绿萼……半晌,她只能瞪着一双大眼睛,摇了摇头,“真是……真是一环扣一环啊!”

    “拿纸笔来。”陆芷筠对绿萼说道。

    绿萼赶紧取来了陆芷筠的笔墨。

    陆芷筠凭着自己的记忆将岳柔儿那里的所有首饰样式都画了下来,适才她翻了一遍,基本上将所有的东西都牢记在心里。

    “明日我去找春碧,请她帮我查查看,这些首饰到底是哪里造的。”陆芷筠将纸收了起来,笑着对绿萼说道。

    她要去查这些东西实在是不太容易且容易暴露,但是春碧去查就不一样了,她是锦衣卫的人,自然有自己的道。

    说起来自己自从和裴重锦和好之后,还没见过春碧呢!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京城……

    也是巧了,翌日陆芷筠带着画纸去找春碧的时候,春碧才刚刚从外面赶回京城。

    这些日子她被派出去查案,案子才刚刚结束。

    春碧自然不会薄陆芷筠的面子,拍胸脯保证这些事情都包在她的身上。

    “别和你们指挥使大人说啊。”陆芷筠叮嘱春碧道。

    “为何不能?”陆芷筠与裴重锦和好的事情,春碧虽然不在京城,但是也听凌风说了,都是裴重锦的暗卫出身,他们之间没什么秘密。

    “他那么忙,我不想让他分心。”陆芷筠说道。“而且这种屁大的事情劳烦他实在是不好。”

    “行了!好姐妹!”春碧豪气的拍了拍陆芷筠的肩膀,“我不会对我们爷说的。”

    得了春碧的保证,陆芷筠这才放心的回了陆府,才不过两天的时间,夜间,陆芷筠的窗户又被人撬开了。

    陆芷筠无语的看着站在自己窗子下面的裴重锦,“你就不能每次都走这里?”

    “那我走你家正门?”裴重锦白了陆芷筠一眼,“你不怕明日满城风雨我就马上去送个拜帖。”

    陆芷筠……

    “服你了!”陆芷筠披了见披风,起身将灯火拨亮了一些。

    裴重锦一身黑衣,肩膀上落了不少的雪花,他拍了拍自己的身上,等雪花都落在地上这才走了过来,伸手在火炉上烤着手。

    “喝点茶水。”陆芷筠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了裴重锦,裴重锦垂眸看着陆芷筠忽然嘴角挂上了笑,“你我如此,倒像是……”

    “什么?”陆芷筠不解的看着裴重锦。

    裴重锦待身上的寒气散尽了,这才长臂一探,将陆芷筠拉了过去,接过她手中的茶杯,随后低头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倒像是老夫老妻一般。”

    “呸!”陆芷筠顿时脸憋的通红,拍了一下裴重锦,“别胡说八道!”

    “我可没胡说!”裴重锦抿了一口陆芷筠亲手倒的热茶,最后低声道,“我是一定会将你娶到手的!”

    他的气息擦着陆芷筠的耳垂滑过,给陆芷筠带来一阵难以言表的酥麻……陆芷筠本来脸就红,这下可就更红了,她赶紧一缩脖子,身子侧滑,从裴重锦的臂弯躲开,将裴重锦推到了一边,“正经点!”她眼带嗔怒的看着裴重锦,只不过这嗔怒之中又夹杂着几分笑意。

    裴重锦看着宜嗔宜喜的陆芷筠,真是欢喜到了极致,可是一想到这丫头头铁的很,若是陆芷麒不长快点,他怕是就算来下聘书了,陆芷筠大概也会因为陆芷麒而再三推脱,裴重锦就有点泄气。

    不过这就是自己喜欢的姑娘啊!

    还能拿她怎么办?只能宠着了!

    “你让你那弟弟长快点!”裴重锦朝着陆芷筠一龇牙,“我不管,我可不能等到他成年了,顶多等到他上了学堂!我就要把你娶回去!”

    便是要等陆芷麒上了学堂那也要等上至少四年的时间。

    裴重锦决定了,等那小子会说话开始,他就要替那小子找个师傅!

    真是太气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