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中文|69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二章 好好干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农女福妃,别太甜最新章节!

    喜宴喧闹至月上中天才散席。

    而在这场喜宴上,结成的人脉网不知凡几。

    送走宾客,又着人将风墨晗送回皇宫,风青柏先往汤池沐浴,洗去一身酒气才回了新房。

    女子已经斜倚床榻睡着。

    挥退侍女,风青柏解衣上榻,将女子轻轻搂在怀里,于她眉心印下一吻。

    将她的手执起,交握成十指紧扣。

    他其实也很乏,却没有睡意。

    怀中女子,是他一生所求。

    如今终于得到。

    得偿所愿的兴奋,至今未褪。

    将头微微低下,浅尝她的唇,她是他的了。

    是他的妻,是他孩子的娘亲,是他要执手一生的人。

    是他的梦。

    女子在频繁骚扰中嘤咛醒来,睁着惺忪眼睛于他四目相对。

    他便这么含笑凝着她,等她清醒。

    “风青柏。”

    “夫人。”

    她愣了下,眼底涌上笑意,“……夫君。”

    这声呼唤,让他心头骤然滚烫。

    大手一挥,红帐落下。

    春宵苦短,人既然醒了,那便暂时别睡了。

    第二日,柳玉笙睡到午后方醒。

    作为一名新妇,柳玉笙以为,成亲之后,每日都是体力活。

    从今往后,她再没机会看着男子隐忍的时候在旁幸灾乐祸了。

    诚如她的夫君所言,日后她没有得意笑的机会。

    她若是敢,她就得合不拢腿。

    有气无力撩开红帐,柳玉笙刚要唤人,便听房门咿呀一声打开。

    男子从外走进来,紫袍玉冠,穿戴整齐,精神焕发。

    衣冠禽兽。

    “醒了?”男子眼角含笑。

    柳玉笙抽着嘴角,怀疑男子吃了兴奋剂,“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辰时。”

    吃了兴奋剂无疑了。

    她没记错的话,昨晚他合眼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卯时,半夜五点。

    这个禽兽就睡了两小时啊!

    男子假装没看到她暗暗翻起的小白眼,从床头架子拿起她的衣衫,伺候她穿上。

    没有唤侍女进来,他在的时候,这种事情无需假手于人。

    “这个时辰,该吃午饭了吧?”由着男子帮她将衣衫穿上,反正她自己也没什么力气。

    柳玉笙摸着肚子,饿,一边摸,一边又偷偷瞪了男子一眼。

    风青柏将唇角笑意抿下去,免得女子恼羞成怒,“午膳我们进宫吃。”

    对上女子疑惑的眼神,解释,“一会先吃点糕点垫垫肚子,宫里午膳准备好了,我们去给皇太后请个安,在养心殿用膳。”

    闻言,柳玉笙拍拍额头,因着风青柏上面没有高堂,她忘了新妇是要给长辈请安的。

    先皇跟蓉姨都不在了,还有太后在。

    严格意义上来说,风青柏实则需要唤皇太后一声母后。

    她既然嫁进皇家,就要守皇家的这些礼节,不可能像生活在自己家里一样随意。

    梳妆洗漱后,两人即往皇宫出发。

    到得养心殿的时候,皇太后跟风墨晗已经等候多时。

    这是柳玉笙第二次见到皇太后。

    第一次是在皇宫家宴的时候,那时候离得远些,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仔细。

    坐在首座上的老妇人,面目姣好,尚能看出年轻时候的风姿。

    她身上最刺目的,是那一头银丝。

    白发,是岁月风霜凝结而成。

    还有她那双眼睛,不凌厉,很是平和,却透着洗尽铅华后的沉淀。

    “妾身见过皇太后。”柳玉笙福了一礼。

    “都是自家人,用不着多礼了,坐下吧。”皇太后朝她抬抬手,转而吩咐身边老嬷嬷,“人到齐了,吩咐御膳房传膳,这个时辰,肚子该都饿了。”

    跟在风青柏身后入座,听到这话柳玉笙耳根子热了下。

    皇太后莫不是知道她才刚起床?

    “皇叔,皇婶,我就猜到你们肯定中午才会过来。”两人一坐下,风墨晗立即笑得贼兮兮,一副我都懂的模样。

    柳玉笙斜他一眼,压低声音,“小孩子家家,关注哪呢!”

    风墨晗抿唇,“……”小孩子家家?

    皇婶不会是还当他跟刚认识的时候一样是个小孩子吧?

    他十五岁了!

    就因为认识的时候年纪小,没法改观了?

    让她上一次早朝,看看他在朝堂应对文武百官的模样,看她还说不说他的小孩子!

    “听说你昨晚招妃子侍寝了。”风青柏半垂眸子,探手取过旁边的茶杯递给女子,话则是对风墨晗说的。

    风墨晗脸一下涨得通红,“皇叔,您昨晚洞房花烛,应该没什么闲暇吧?”

    好好洞你的房,你管我招妃子侍寝?

    “到了年纪,也该为皇室开枝散叶了,”男子像是没听懂他的反诘,“好好干。”

    “……”好好干,干什么?

    旁边有皇太后跟皇婶在,风墨晗被风青柏一句好好干,弄得脸都干了。

    好像他多好美色一样。

    那边厢女子已经看过来,眼神里尽是玩味揶揄。

    风墨晗捏住眉心,很想解释他不好美色,不是昏君,偏生又说不得。

    解释就是掩饰。

    皇叔是个人精,他再要说多,只怕皇叔会一脚把他踩到泥底。

    看着小少年手脚无处安放的模样,柳玉笙好心扭开了脸,别过一旁暗笑。

    风青柏行事作风素来是抓住软肋拼命放箭,连怼人也是一惯风格。

    小风儿不是对手啊。

    宫婢传菜上桌,膳食已经摆放完毕,一行人移步。

    说是来给皇太后请安,真就只是过来行个礼而已。

    她不多话,吃饭也是安安静静的,任由旁边三个年轻人之间打趣斗机锋,并不插嘴,也不摆长辈威严。

    一顿饭下来,柳玉笙吃得还算舒适。

    临走前,皇太后身边的老嬷嬷递给她一个锦盒。

    “你已经嫁给王爷,日后就是皇家人,这是哀家给你的见面礼,好好收着。”

    “皇太后……”柳玉笙想推辞。

    “长者赐,不可辞。”皇太后朝她笑笑,随后摆手,“行了,你们回去吧,在哀家这养心殿,有我这个老妇人在,你们也不自在。”

    说罢,也不管他们什么反应,皇太后起身,在老嬷嬷搀扶下进了内室。

    走出养心殿,柳玉笙将锦盒打开,里面是一对成色通透的龙凤镯。

    长辈送给新妇,大多是这种礼物。

    不特别,也不寒酸。